第一卷 第五章 這孩子哭聲能招狼

  這小腦袋兒毛茸茸的,黃中帶灰,往下看,卻是一雙烏溜溜直轉的黑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我。我瞧見這皺皺巴巴的粉嫩猴臉兒,才曉得竟然是一個幸存的小猴子,漏網之魚,剛才那些捉猴人不知道是憐憫,還是沒有瞧見它,所以才留下了它一個,此刻瞧見空空蕩蕩的林中平地,不由得發出了聲來:“吱吱、吱吱……”

  這叫聲短暫而急促,好似在悲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里面就好像被茅草塞住了一樣。

  跟這可憐的小猴子對視了兩眼,我突然發現那天我淹到水里面的時候,往溪水里砸石頭救我的猴子里面,就有這么一只。如果是這樣,那么剛才那些捉猴人抓走的那些,可不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一想到這里我就無比的懊悔,悻悻地看了一下我爹,又看了看我,想著那幾個家伙的身板真硬,不過要是我回去喊龍家嶺和田家壩的后生仔,扛著鋤頭過來,不曉得能不能攔下他們?

  不過我們家做主的可不是我,而是我老爹陳知禮,他原本期待著那只被宰的雞沒有被帶走,拿回家又是一頓葷腥,結果發現只是個小猴子,就覺得有些掃興。

  猴子和人長得差不多,就算是再餓的人,都不會那它們來當食物,而且我們麻栗山的猴子靈性得很,性子又暴躁,離得越遠越好。

  我爹沒有管這小猴子,摸著腰后的柴刀就要離開,然而不曉得為什么,剛才還被人抓的那個小猴子,居然一下子就躥到了我的肩膀上面來,然后用粉嫩的舌頭舔我脖子這一大塊魚鱗。我曉得這小猴子是我的救命恩人之后,也不怕它,反而覺得好玩,伸手去逗它,它朝我呲牙咧嘴,我就笑,然后覺得脖子上面的魚鱗本來火辣辣的,結果它舔過之后,卻有一股子絲絲滑滑的冰涼。

  這小猴子一下子躥過來,我沒有嚇到,我爹倒是嚇了一大跳,他以為這猴子當我們是擄走它父母親人的仇家,想要報復我們呢,于是揚起了柴刀,說嘿,你別亂來啊,我的柴刀可是厲害得很咧,砍你了啊?

  我爹學過點中醫,相信“萬物有靈”,所以說著話嚇著猴子,不過他倒也沒有真砍——他這輩子連只雞都沒有殺過,都是我娘弄的,善良得很。

  那小猴子蹲在我的肩膀上,我從小身體也不太好,這是從娘胎里就帶來的,瘦瘦弱弱的,不過這小家伙更瘦,身子縮起來不比我的腦袋大多少,我看不到它的模樣,但是聽到它好像在向我爹咧嘴,又發出了剛才那短促的吱吱聲。

  我爹是太過緊張了,我娘倒是瞧出來這小猴子對我沒有什么惡意,攔住我爹,說老陳你緊張啥,你沒看到那小猴子跟二蛋親熱著嘛?

  我也跟著喊道:“爹,我上次在水里面被那水鬼兒拉,就是這小猴子和幾個大猴子把那鬼東西趕走的。”

  聽到我和我娘的勸,我爹這才放了心,把柴刀收起來。他是個實誠人,曉得這個小猴子是自己兒子的救命恩人之后,從身后的竹背篼里摸出半塊煮熟了的甜紅薯,伸到那小猴子的面前,蹲下身子,念叨說你莫怪我們沒管剛才的事情啊,那些人兇得很,一個就能夠料理我們這仨了,我們惹不起,對不起啊。

  我爹認認真真地跟這小猴子道歉,奇的是那小家伙好像是聽得懂了一樣,直接跳下來,接過那半塊紅薯就吃。

  我看到這小猴子吃得好急,噎得直翻白眼,頓時就有點兒心酸——紅薯是最沒有油水的東西了,吃到肚子里,沒一會兒,放個屁就啥都沒有了,偶爾吃一下還好,吃多了,人都是飄的。我不愛吃,從小就不喜歡,不過家里窮,沒辦法,沒想到這個猴子吃得倒是香。

  我爹站了起來,因為要趕路,所以也沒有久留,而是整理了一下肩上的竹背簍,然后帶著我娘和我朝著五姑娘山那邊走去。

  我爹給的那半塊紅薯很大,那小猴子正吃著,也不管我們,讓我們自行離開了。它不理我們,我卻有點兒失落,總覺得那個小猴子跟我好親近,就像我的弟弟妹妹一樣,于是忍不住老是回頭,一直到它的影子消失在了林子的盡頭,我都擔心不已,問我娘,說這小猴子沒有了爹媽,它會不會餓死啊?

  我娘低頭看了我一眼,抿著嘴巴,想了一會兒還是告訴我,說有可能……

  聽到這話兒我就停住了腳步,轉身就要回去,結果被我爹一把撈住,厲聲罵我:“你這個鬼崽子,自己的命都活不成了,還管那小猴子做什么?”

  我爹是山里面的赤腳醫生,又自謂文化人,頗受人尊敬,平日里說一不二,我也有點兒怕他,雖然心里面十二分的不樂意,也只有被他拽著,朝著前面的主峰爬去。我一邊爬,還一邊在心里面想,說小猴子,你等著,等你二蛋哥治完病回來,我天天偷家里面的紅薯給你吃,撐死你個餓死鬼投胎的龜兒子。

  我心里面這么想著,結果沒走一兩里地,便總感覺后面有東西,一開始還只是我,后來連我爹我娘都感覺得出來了,我娘的文化低,最是迷信,說哎,老陳,你感覺到沒有,莫不是有山鬼在跟著我們啊?

  我爹雖然心地里面發虛,但是作為一家之主,他也只有鼓足勇氣,緊緊握著柴刀說道:“鬼扯,哪里來的山鬼,我來你們麻栗山十多年,也沒有瞧見過……啊!”

  這最后一句話,居然就是直接從肺里面喊了出來,我朝著后面看過去,卻見有一個小黑影子在我們的身后跟著,突然一下冒出來,卻是把我爹給嚇到了。我爹是文化人,有點兒近視,我卻瞧得分明,這黑影子可不就是剛才被我們拋到后面的那小猴子么?瞧見它,我滿心歡喜地跑過去,而那小猴子也興奮地吱吱叫,一下子又跳上了我的肩膀上來,幫我舔那塊滲血的魚鱗塊兒。

  在小猴子上了我的肩膀時,我當時就下了一個影響我一生的決定——我要收養它。

  我扛著這小猴子,興沖沖地跑到我爹娘面前,將這個決定告訴他們,我爹立刻就虎著臉來,說不行,我不同意。這兒我可不干了,當時也就跟我爹頂了牛——小孩子頂牛能有啥招呢?無非就是干嚎,于是我就哭了起來,哇啦哇啦,一開始還沒覺得啥,瞧見肩膀上小猴兒那張皺巴巴的臉,越看越丑,于是就傷心了,淚水嘩啦啦地也跟著留了出來。

  我娘最受不了我這個,于是就勸我爹,說他都這樣子了,你就順他一回心意會死啊?

  我爹表面上心硬,但耳根子是軟的,勸兩回就投降了,板著臉說好了好了,別哭了,再哭小心把狼給招來。你要是肯負責照顧它,就收留著吧,反正我是不管的。我爹氣呼呼的,我卻歡喜得要炸了,猛地一跳起來,使勁兒叫,那小猴子也跳到地上,跟我一起跳。我瞧見這瘦猴兒,高興地對我娘說:“娘,它以后就叫胖妞,我一定把它喂得肥嘟嘟的!”

  我娘見我這么開心,略有些發苦的臉上也有了笑容,然而我爹卻仍舊氣,往那小猴兒的胯下一看,一個小雀雀,氣得扇我一腦門兒,說這猴子是公的。

  我說我不管,就胖妞啦,胖妞、胖妞、胖妞……

  我爹拿我沒辦法,也只好笑,然后招呼著我們再離開,然而剛剛準備起身,突然從小猴兒胖妞剛才出現的那草叢中“跐溜”一下,竟然躥出一頭灰色的野獸來,舌頭長長,眼睛綠油油。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