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命里當有十八劫難

  這野獸灰不溜丟,長得像大狗,不過身形矯健,一身油光水滑的皮毛,脖子上面的毛豎起來,嘴巴長又大,白森森的牙齒看著就瘆人,龍家嶺村民家里養的那種土狗跟它根本就比不了。這東西一下子就沖到了距離我們十來米遠的地方,整個身子朝下低伏,一雙綠油油的眼眸子凝聚起來,有著駭人的兇光,我雖然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但是感覺整個人就好像掉進了冰窟窿里。

  六月份的野林子里面又濕又熱,結果被這野獸盯著,我們一家人止不住地就打起了擺子來。

  “我的娘唉,是狼!”瞧見這畜生,我爹的聲音頓時就發顫兒了,他跟羅大屌爹攆山狗不一樣,是個地地道道的赤腳醫生,連家里的農活都差不多是我娘做的,像老人家擺古時說的那書生一樣,哪里能夠應付得了這個?說來也奇怪,這五姑娘山雖然大,但是狼卻真的少,我爹來麻栗山這十多年,都沒有遇到過,哪里想得到隨隨便便一句話,竟然還真的把那東西招了過來。

  這一頭灰狼停在我們前面不遠,爪子刨著土,一臉兇光,喉嚨里面發出了可怕的聲音,那身子好像繃起來的彈簧,隨時都有可能撲過來。

  我爹這人其實膽兒并不大,龍家嶺稍微兇一點兒的狗都不敢惹,何況是一頭狼,不過這老婆孩子在旁邊,他也只有硬著頭皮,拿了一把柴刀擋在我們面前,而我娘也拿著一把柴刀,帶著哭聲喊道:“老陳,老陳,這可咋辦啊?要不然我們兩個擋著,讓二蛋跑開去啊?”

  我娘六神無主,而我也是被嚇到了,摟著肩膀上那小猴子不知所措,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我們的身后又傳來了一聲低沉的嘶吼,我們下意識地扭過頭去看,卻瞧見又有兩頭身形稍微小一點的灰狼從我們的后路躥了出來,直接將后路給堵上了。

  還沒有等我們瞧清楚那兩頭新出來的灰狼,接著只感覺身后一陣腥臭的風襲來,一扭頭,卻見前面那頭大灰狼呼的一聲,直接撲到了我爹面前。

  我爹的精神本來就高度緊張,瞧見這一道黑影子撲來,下意識地就將那柴刀揮去。不過這一刀根本就沒有砍到那頭灰狼,這畜生是一種十分狡猾的動物,虛張聲勢地一撲,結果提前落下,瞧見我爹這邊甩了個空,立刻一個騰身,竟然朝著我這邊咬來,措不及防下,我一下子就被那狼給撲倒,一張腥臭的嘴巴幾乎就湊到了我的面前來。

  我摔倒在地,只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又腥又臭,連用手擋的功夫都沒有,就瞧見那白森森的牙齒朝我脖子咬來。

  然而這個時候,在我肩膀上的胖妞,突然卻跳到了那頭灰狼的腦袋上面,唰地一下,伸爪去撓它的眼睛。

  這小猴子別看沒多大,但是爪子卻硬得很,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一下子就真撓到了這頭狼的眼睛上,這畜生一甩腦袋,我也就暫時脫離了被咬死的危險。

  這個時候的我也已經反應過來了,伸手去推它的身子,結果這頭狼別看跟一條大狗般大小,但是卻重的很,死沉死沉的,我還沒有脫開,它就把那小猴子給甩開去了,再次低頭下來欲咬我的脖子。

  我整個人被熏得暈暈乎乎的,這時才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可怕,也不曉得哭,心里頭一百個念頭,一千個念頭,一萬個念頭,盡在想著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一聲尖利的叫聲如洪泉般爆發:“啊、啊……救命啊!”

  就在我心頭被死亡的恐懼所全部占據,慌不知所措,無可選擇地只能無助面對之際,突然間我整個身子只感覺一輕,原先壓在我身上的那條灰狼竟然整個兒被憑空托起,接著“砰”地一聲,栽倒在了地上。

  而遭受死亡恐懼過后,稍微緩過神來的我眼珠子跟著瞧過去的時候,卻瞧見灰狼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又猛地爬了起來,整個身子繃得緊緊,一張腥臭的大嘴使勁兒地張著,對著空中一張緩緩燃燒、憑空飛舞的黃紙片兒,發出了一聲凄厲到了極點的嚎叫聲:“嗷……嗚……”

  而與之遙遙對應的,則是一道似遠又似近,滄桑而空靈的聲音在半空中遙遙響起,像是來自天際,又似是近在耳畔:“……若在鬼廟之中,山林之下,大疫之地,冢墓之閒,虎狼之藪,蛇蝮之處,守一不怠,眾惡遠迸……”

  魂飛魄散的我本來被那灰狼嚎得渾身發麻,不過待聽到那空靈之聲時,不知為何,心中頓時竟變得一片安寧。

  而那條狼,也并沒有再朝這邊撲過來,不但是它,就連另兩頭稍微小一點兒的野狼,也灰溜溜地跑到了它的身邊,嘴里低嚎著,瑟瑟發抖。

  微風一動,我才發現我的身旁,不知何時竟多出了一名臉色冷峻,仙風道骨的老道士,一身青色的袍子,頭上挽著一個發髻,兩鬢斑白,唇邊有兩縷規整的胡須垂落下來,一雙手特別干凈——我從來沒有看過這么干凈的手指,又長又白,比大姑娘的還要好看,像抽條兒的嫩芽茬子,玲瓏剔透。

  剛剛跟那野狼搏斗,我爹也是驚魂未定,待瞧見這青衣老道之時,我爹眼神之間,突然間變得無比激動:“道爺,道爺,您怎么會在這里,謝謝您救了我們全家的性命啊!”

  那青衣老道一臉嚴肅,不過對著我爹的熱情,還是勉強地揮了揮手,道:“我路過這里,搭一把手而已,小事一樁。”

  我在旁邊看著這青衣老道,心想看這這打扮,還有爹那態度,莫非我們這回進山過來,找的那個老道士就是他?

  我小腦袋里面裝不下太多的事情,不過就是好奇,剛才他到底是使了什么法子,竟然把那么兇惡的畜生給弄得憑空托起來,又是怎么突然一下就出現在了我們這里來的呢?

  他跑得有這么快么,連聲音都沒有?

  青衣老道此時卻又淡淡地瞥了一眼那三頭瑟瑟發抖的野狼,隨后道了一句:“走啊,還留在這里干嘛,等著吃肉呢?”

  那幾條野狼似是能聽懂人話一般,待聽的老道此言之時,頓時一聲嗚咽,夾著尾巴,跑得不知要多快有多快。

  我看見那幾條野狼跑開,臉上頓時一急,忙拉住青衣老道的衣角喊道:“唉,別讓它們跑啊,打死它們!”

  青衣老道看了焦急的我一眼,竟然很認真地跟我解釋起來:“上天有好生之德——每一條生命在這個世界上都是獨一無二的,要懂得尊重,能不下死手,就不要下死手,這樣子手才干凈,心也干凈。”

  我看著他那一雙干干凈凈的手,心里面不認可,說要是像你說的一樣,那狼怎么又要吃我呢?

  青衣老道原本冷峻的臉上竟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這狼要吃你,那是它的本性,因為不吃你它就要餓死了,不過你要打死它呢,是仇恨,跟生存沒有關系——因為仇恨而生起來的殺戮,這就是人們心頭上的魔性,要摒棄,這樣子你以后才會活得安寧、痛快,心里面也沒有掛礙……

  我聽得懵懵懂懂,感覺這老道士說的有那么一點道理,但是卻又不知道道理在何處,一時間也不知再說些什么。

  而這時,一旁我爹見那野狼跑了,心中稍安之后,走幾步近距離來到老道面前,眼神之間激動盎然,指了指我,張口就要說話。

  然而他還沒講呢,青衣老道已是一個手勢打斷了我爹,道:“我知道你想要說什么,也知道你們此行來的目的是什么……”

  隨后,他摸了把胡子,目光如炬,望向我,一字一句:“這娃兒,印堂發黑,死氣縈繞,五行犯水……更重要的是,命犯十八劫,最多活不過十八歲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