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山鬼老魅聚邪紋

  倘若是別人聽到了這話兒,說不定立刻就給那青衣老道跪下來了,不過我爹自謂讀過一兩年書,又在外面見過些世面,曉得這道士啊、算命先生、神棍之類的人物,他給你斷命的時候,總是先給你斷生死,嚇得你半死,然后再等著你求活命的法子,這叫“先抑后揚”。于是我爹梗著脖子,小心翼翼地說道:“道爺,你八年前的時候去過我們家,當時不是跟我們說,這孩子跟了你的話,你是能夠給他改命的么?”

  聽到我爹的話語,那青衣老道的眉頭便高高揚了起來,大聲說道:“改命?天下之大,想要改變命運之人何其多也,但古往今來,又有幾人能成功?不論是這扶抑、通關、調侯,或用神、或用理、或后天五行、或命理預測,以及這四柱扶圓,或者是那傳說中的金篆玉涵,所做的都不過是小運而已,于命理無關,你家娃兒,病入骨髓,非人力所能及也,自歸去,不要打擾老道我修真得果了……”

  青衣老道大袖一甩,就要離開,我爹有些愣住了,然而我娘卻不曉得哪兒來的勇氣,一把就跪在那青衣道人的面前,抱著他的大腿,便哭了起來:“道爺、道爺,求你救救我家二蛋啊,他才八歲,還沒有給我們老陳家傳宗接代呢……八年前的時候你不是說要收他為徒么?你現在就收了他吧,求求你了!”

  我娘這不管不顧地抱著那青衣老道,他也走不脫,有點兒尷尬地看著我娘,摸著唇邊的胡子,好言相勸道:“呃,大嫂,你別這樣,先起來。”

  我娘心系幺兒,也耍起了賴來,說道爺,你收了我這兒吧,讓他給你端茶送水,端屎端尿地伺候你——八年前的時候你說過要收他為徒的,你可不能反悔呢……

  青衣老道哭笑不得,說:“八年前的時候,我幫著封了那個神魂,本以為是我的一個老友,收了他當徒弟呢,是因為以前被他耍得厲害,現在風水輪流轉了,圖一個心里面爽利而已。后來我發現你兒子就是一個‘山鬼老魅聚邪紋’的絕脈,這個是死結,天罰人受,硬著頭皮活下去,不但害己,還會延禍家人,所以當時才想著說帶他走。不過你們不答應,我卻是少了一份事情,樂得自在,現在嘛……勸你們一句話,這孩子是個禍端,早死早投胎,說不定還能投個好人家……”

  那青衣老道說得一本正經,不但我娘奔潰了,就連我爹也跪了下來——他本來還以為這老道士看上了自家娃兒呢,結果人家根本就把這當作是件麻煩事,于是一個偌大的漢子哭得不像樣子,說道爺,我就這么一個娃兒呢,求你救救他吧。

  我爹我娘兩個人在那里哭得稀里嘩啦,我反倒是沒有什么感覺,反而有點兒討厭這個青衣老道——雖然他剛剛救了我們,但是把我爹我娘弄哭了,就就該死。

  這時剛才被甩開的小猴子胖妞“嗖”的一下就跑了過來,爬上我的肩膀,仔細看著這個青衣老道,而我的心里面也憑空生出一絲不樂意,說爹娘,人家不肯給咱治病,我們就回家吧?鬼才愿意給他當徒弟呢,走、走……

  誰知道我還沒有說完話,正在那兒求人的我爹突然就扭過身子來,“啪”的一下,給了我一個大耳刮子。

  我有點兒被扇懵了,直挺挺地倒在了草地上,耳朵旁邊“嗡、嗡、嗡”地響著,接著聽到我爹朝著我大聲喊道:“鬼崽,還不跟道爺道歉?趕緊跪下來,給道爺磕頭,求他收你當徒弟,要不然你就不要認我這個爹!”我聽到這話語,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我長這么大,跟別人家的孩子一樣頑皮,但是羅大屌總被他爹吊在房梁上打,但我就沒有被我爹打過,沒想到今天他倒是下了這么重的手。

  不過哭歸哭,我爹一吩咐,我就骨碌一下爬起來了,跪在那青衣老道面前磕頭,說道爺,求你收我為徒,求你收我為徒……

  我像一個磕頭蟲一樣,一個又一個地磕,然而那道人卻看也不看我一眼,而是輕描淡寫地對我爹我娘說道:“萬事皆講究一個‘緣分’二字,我當初跟你們家娃兒有緣,不過盡了,就不要再講了,這個……”他還待多說幾句,突然眉頭一皺,一聲冷哼道:“好你個耍猴的,竟然敢在我的地盤撒野,真當我在這五姑娘山上是擺設么?”

  他這一句話說完,身子微微一晃,突然就不見了,沒了蹤影,我愣住了,都忘記了磕頭,而我爹我娘也傻了,過來好一會兒,我娘才哭喊著推我爹,說你看看,人家道爺真是個有本事的神仙呢,可是當初你這也不肯,那也不肯,結果愣把我們家二蛋耽誤了,現在你看看,到底怎么辦?

  我爹被我娘鬧得兇,要是擱以前,他早就發火了,然而現在心中卻是一陣憋悶,緩慢地蹲下身子來,長長嘆了一口氣,整個人仿佛就老了好幾歲,捂著臉,用一種近乎于哭泣的沙啞嗓音說道:“唉,這都是命啊……”

  我爹是個鐵打的漢子,平日里總是堅強地支撐起整個家庭,然而這兩天卻是哭了好幾回,像個娘們兒一樣,一雙肩膀不停地抖,顯然是傷心到了極點。

  我娘一把就將有些發愣的我摟入懷里,哭著說:“我這苦命的娃哦,早曉得這樣,我當初就不該把你生下來受苦呢……”

  我爹哭,我娘也哭,然而我卻沒有哭,只是緊緊握著拳頭,咬著牙,心里面暗暗發誓:“我不信,鬼才信那個死道士的話呢,他們都說我要死了,即使過了這個坎,最多活到十八歲也過不去——那我就活到十八歲,一直活到老,活到我牙齒也掉光了,頭發也脫完了,我也要活著,笑瞇瞇的,看你比我還要早死去……”

  哭完了,鬧完了,我爹把背簍上面的東西小心翼翼地放在草地上,然后拉著我娘回家,我也要跟著回,結果剛剛一站起來,就給我爹一腳踹倒在了地上,他的臉有些猙獰了,不過還是一字一句地說道:“你給我跪在這里,他一天答應你,就跪一天;三天答應你,就跪三天!”

  我哭了,說要是他一直不答應我呢?

  我爹拉著我娘走開了,聽到這話兒,腳步挺住,肩膀抖得厲害,但是卻沒有回頭,而是從嗓子眼里面迸出一句話來:“那就死在這里算了。”

  說完這話,我爹和我娘就走了,我因為跪在那里的緣故,所以沒有看到他們離開的樣子。我爹我娘有多疼我,雖然當時我的年紀小,但是心里面卻啥都曉得,別的不說,我娘估計回去時得哭一路。不過我也來不及多想,腦海里面只有我爹那句“絕情”的話,于是又繼續磕頭,朝著空氣一直磕——彎腰、額頭貼地、直起,復彎腰……

  周而復始,我磕得頭昏眼花,然而小猴子胖妞卻也沒有跟我父母離開,而是跪在我對面,也跟我學,兩個人搞得像是在拜天地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頭昏眼花的我幾乎就要撐不住了,卻感覺多了一個身影,抬頭一看,卻瞧見先前離開的那個青衣老道又出現在我的面前,不過他的懷里面,卻是多了一個白色的小狐貍,臉兒好漂亮,就是身上有好多血。青衣老道詫異地問:“你在拜什么?”

  我想了想,然后恭敬地說:“拜天、拜地,拜父母!”

  他點了點頭,說起來,跟我走吧。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七章 山鬼老魅聚邪紋”

  1. 回復 2014/06/10

    美味使者

    寫的黑手雙陳老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