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凈手摸骨言轉世

  我原先感覺自己的肩膀上沉甸甸的,好像是坐了一個人,陰嗖嗖,后來胖妞一屁股坐上來,才感覺好一點,當時也沒有多想,誰知道當我往那銅鏡子里面看過去的時候,卻見到一個濕淋淋的小孩子正坐在我的肩膀上面,一兩歲的樣子,手和腳都肥嘟嘟的,但不白,青幽幽的,上面布滿了水草和爬來爬去的小蟲子,腦殼爛了半邊,一雙像刀尖一樣銳利的怨毒目光,死死盯著我,好像要把我吞掉了一般。

  啊……

  我哪里見過這樣恐怖的場面,頓時就嚇得大聲地叫了起來,一屁股坐在地上,褲襠里面也熱烘烘的,發瘋一樣的使勁兒往頭上拍去。

  世間,怎么會有這么可怕的東西?

  我的一雙手都揮舞成了風車,但卻是一點兒用都沒有,我的一雙手根本就碰不到那爛乎乎的小孩子,我揮得越使勁,它就笑得越厲害,嘴一咧,整張嘴巴居然裂得比我的頭還要大,里面黑乎乎,一股陰氣兒順著我的脊梁骨一直爬到尾錐。我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動彈不得了,身子麻酥酥的,氣也喘不過來,我在地上使勁兒翻滾,天旋地轉。

  突然間,我又瞧了那銅鏡子一眼,看見我整個人的臉繃得像死人,青幽幽的,一雙眼珠子幾乎就要凸出來,舌掉嘴咧,而在我脖子上面,兩只濕乎乎的手緊緊掐著……

  “前有黃神、后有越章,神師殺伐、不避豪強;先殺惡鬼、后斬夜光,何神不服、何鬼敢當!”

  就在我胸膛里面最后一點兒氣息即將泯滅的時候,突然洞中一聲暴喝,我渾身一震,感覺一陣暖意涌上心頭,寒氣稍減,抬頭朝那銅鏡看去,卻見騎在我身上潮乎乎的小鬼臉上那怨毒邪惡的表情不見了,十分驚惶,縮進了我脖子上的那片血肉模糊的魚鱗里去。我一嘴的牙齒咯咯直響,抬起頭來,看到那青衣老道慢條斯理地走到我跟前來,眼淚水一下子就涌出來了:“道爺,救我!”

  直到了這個時候,我才曉得他先前對我父母說的話不假,被那樣的惡鬼纏上了,我別說活到十八歲,這八歲的當口都不曉得過得了不。

  我淚水漣漣,青衣老道卻一點兒也不理會,用那雙黑布鞋踢我:“起來吧,有我在,它不會出來的。”

  為了怕惹他生氣,我也不敢違反他任何的命令,一骨碌就爬了起來,一邊揩著眼淚水,一邊說道:“道爺,這是什么東西啊,我到底該怎么辦?”青衣老道看我這副沒出息的樣子,不由覺得好笑,拉著我來到了火邊,兩人坐下,他笑著說道:“你這個沒出息的慫貨,以前出生時,可是一聲哭腔都沒開,怎么養了八年,就成了一個哭哭啼啼的小娘子了?”

  我有點不好意思了,使勁把眼淚水揩干凈,吸著鼻子,好奇地問道:“道爺,我出生的時候你見過我啊?”

  青衣老道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開始料理起了那只受傷的小狐貍來——先是用開水兌換些凈水,仔細清理傷口,然后又拿出兩張黃紙來,無火自燃,接著將灰小心灑在傷口上,又有一塊干凈的白布包好,最后撬開它的嘴巴,喂了一顆香氣四溢的紅色藥丸進去。我看著那藥丸,好香,忍不住咽口水,肚子就咕咕叫了起來。

  我是中午的時候吃了兩口紅薯,接著疲累一天,滴水未沾,小孩子最熬不住餓了,但凡看到一點兒能吃的,一雙眼珠子就能夠放光。

  咕咕、咕咕,這肚子叫開了,像布谷鳥在唱歌。青衣老道士看了我一眼,然后問我說餓么?我很誠實地點頭,他明白了,招呼我去把我爹送來的那兩只死兔子剝皮,清理好。我得了差事,就從竹背簍里面把這兩只死兔子拎出來,走到大水缸旁邊,那兒有一個小水溝,可以洗東西,旁邊有把鋒利的小寶劍,墊著石頭往水缸里看,里面晃蕩著半邊葫蘆瓢。

  我爹心善,不敢殺雞,我因為饞,在家里面也幫著弄過活物,所以曉得怎么做,規規矩矩地忙活開來。

  扒皮切肉,這是個技術活,我并不擅長,但是好在那把不知道是什么金屬材質的小寶劍卻是鋒利得很,沒多久我就弄好了,兩只肥兔子弄了整整一大陶罐,青衣老道接過來,弄了一個鐵鍋子來, 趁著火勢,裹點油,生姜、蒜頭、小辣椒,扔進去爆香,然后把一大盆兔肉放進去面去爆炒,待去了血色,就放了點酒去燜,不一會兒又加水,咕嘟咕嘟,那香氣布滿了整個山洞,我看著那翻滾的油湯,口水咽了一回又一回。

  這兔肉燜熟煮爛,再撒上一把小野蔥,我感覺自己就好像到了天堂,不過等到青衣老道把一副碗筷放到我面前來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心底里的疑惑:“道爺,你不是出家人么,能吃肉?”

  青衣道人也饞了許久,弄了一點兒小酒,抿一口,忙不迭地夾了一塊肉往嘴里塞,剛出鍋的肉熱乎,他卻吃得歡暢,聽到我這般問,突然忍不住笑出聲,哈哈哈,眼淚都流了下來。笑完過后,他跟我解釋:“小家伙,我是上清派符箓宗的,行畫符念咒、驅鬼降妖、祈福禳災的本事,不忌葷腥。”我點頭,說:“對呀,肉這么好吃,要是不能吃,那得多傷心啊……”

  在這一鍋熱騰騰、香氣四溢的兔肉面前,又喝了點兒小酒,青衣老道的心情似乎也好了許多,我瞧見他嘴角上翹,也不再拘束,甩開了膀子吃,旁邊的小猴子胖妞吸著鼻子直跳腳,我小心地看了青衣老道一眼,挾了塊沒肉的胸脯骨架給它,胖妞伸手接過來,一邊吹,一邊吃得眼淚流,我見青衣老道不管,又扒拉了好幾坨大肉給胖妞。

  身子瘦得盡是排骨的胖妞哪里見過這陣勢,蹲在地上,吧唧吧唧,吃得可歡暢了。

  那一頓飯是我記憶中最美好的場景,吃完飯,我主動去刷碗,收拾鍋臺,完了之后,我洗干凈手,小心翼翼地來到青衣老道面前,恭恭敬敬地問有何吩咐,他看了我一眼,平靜地說:“你坐,我跟你講一講你的事情。”

  得到了青衣老道的善意,我歡天喜地地盤腿坐下,興奮地看著他,而他沒有說話,而是用凈水清潔雙手后,伸過來,在我的身上開始摸起骨來。

  這摸骨尋命,弄了好久,他才收回去,又洗了一回手,輕輕嘆道:“二蛋,你可知道我先前為什么不想救你么?”

  我搖頭,這個老先生別看臉冷,但是他連幾頭惡狼都不舍得傷害,肯定是個心善的人,但是他救得惡狼,怎么就救不得我呢?我奇怪,他卻解釋道:“你身上有‘山鬼老魅聚邪紋’,一般有這種東西的,要么就是惡鬼投胎,要么就是陰靈遁世,我當初以為你是我老友轉世,所以想要拉你一把,但是后來仔細觀察不是,反而發現在你身上,有魔,有憎恨這世間一切的恐怖惡魔,如果讓它轉世重修了,世間又是一場劫難,所以我寧愿讓你死,也不會讓你活!”

  這話一說完我就哭了,激動地說:“怎么可能,我二蛋從小雖然調皮,但是卻從來沒有做過惡事呢!”

  青衣老道也嘆氣:“你是無辜的,但是卻投錯了胎,若當初我沒有出手鎮壓,只怕你早就做起了惡來。”

  我嚇壞了,整個腦子都是空的,只曉得不停磕頭,青衣老道看我可憐,嘆了一口氣,說:“大道五十,遁去的一,你若真的想活,我卻有一個法子,但是不比那唐僧的九九八十一難簡單,你可愿意?”

  我重重磕了一個頭,哭了:“只要能活,我什么都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