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道門三戒血咒生

  大難當頭,由不得我多說什么,想也不敢想,這一個響頭磕下去,青衣老道便笑了,說:“孺子可教也!按理說,你是魔,我是降妖除魔的上清派道士,咱們是天生的死對頭,不過一來你此世從未作惡,殺你我手中不凈,作符就不會穩,二來我適才摸骨,發現你雖與我無師徒之緣,但是隱隱中又與我門有掛礙。命運河流,源遠流長,我看不透,也不曉得此番結了這因果,養的小樹苗,能長多高,所以得讓你明白三件事情。”

  我恭恭敬敬地磕頭,額頭點地,朗聲說:“道爺請講!”

  一壇濁酒,青衣老道喝得略高,長身而起,朗聲說道:“其一,術法險惡,修行路長,所有術法皆乃兇惡之氣,是重器,如無溫良和善之心緩解,便會入魔,所以其一你需向善,這可依得?”

  我叩首,一字一句復述,然后高聲說道:“我曉得了。”青衣老道頷首,又復說道:“其二,善惡隨心,又隨性,天下間有幾人能夠說清,我既然救得你性命,傳你活命之法,便有成全你的功勞,以后如果你遇到我宗門之人,千萬需要退避,不可忤逆,這可依得?”

  我不曉得青衣老道還有什么親戚朋友啥的,不過也是叩首允諾,而他也不停歇,繼續說道:“其三,邪魔擾心,誘人向惡,最是擅長,日后你若能夠活命,有人引你向惡,若是真惡,你自應當與之為敵,便是死,也不能與之同行,助紂為虐,這可依得?”

  我不解其意,也不知道這三句承諾會對我的一生有何影響,只是復述叩首,完畢之后,青衣老道哈哈大笑,說:“既然都應允了,那么我為你做血咒,你可有意見?”

  血咒?

  這名字聽起來忒嚇人了,不過我卻是沒有什么后路可選,磕頭蟲一樣地說好,青衣老道走進里間,不一會兒抱著個小箱子走了出來,讓我坐到銅鏡之前,盤腿坐好,然后閉上眼睛。我不敢違背,依樣照做,然而沒過多久,我感覺到雙手手腕處突然一陣刺痛,接著就有血往外流,我想要睜開眼睛來,卻聽到青衣老道一聲厲喝:“閉眼!”

  我被嚇到了,死死閉住眼睛,然而卻感覺手腕上的鮮血留得越來越多,接著是腳踝,這種流血的痛苦在黑暗中,顯得更加的陰森恐怖,我不敢哭,也不敢動,只有咬牙硬忍著,結果感覺到一只手指開始抵在了我的額頭上,青衣老道開始沾著血,在我的臉上涂抹起來。

  他一邊抹,口中一邊念念有詞:“勒令通尊急剎靈斃雷電繳消絕瞻、勒令護法四門尊者運教成本經集、勒令奸貪枉魔神顯靈光氣霾除退……”

  如此持續良久,突然我感覺頭頂被猛地拍了一下,他一聲暴喝道:“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我軒,急急如律令!”

  我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這一刻沸騰起來,忍不住地睜開眼去,卻見到青衣老道雙手拇指處迸發出兩滴金色鮮血,竟然朝著我的一對眼睛射來,我啊的一聲喊,感覺靈魂都被洗滌和燃燒了一般,當下也盤坐不住,在地上翻滾好幾圈,發瘋了一般的哭嚎,然而仿佛重音一般,我感覺我身體里面還有另外一種哭聲,嚶嚶嚶,是那種直入骨髓里面的陰寒。

  我痛,但是卻睜開了眼睛來,瞧見先前騎在我脖子上的那個鬼小孩竟然也在我的面前,濕淋淋的,一雙慘白的眼睛里,開始往外面冒出鮮血來。

  哇哇哇、哇哇哇……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中莫名的憤怒,伸手去抓,這回竟然給我抓到了,我顧不得這水鬼孩兒腦袋上盡是水藻和魚蟲的恐怖,憤怒地去撕它的臉,原本無比兇惡的它竟然一點兒還手之力都沒有,只是哭。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后腦勺一痛,抬頭去看,卻見那青衣老道輕聲喝道:“你若要向善,就要遏止殺戮之心,它雖然纏你數日,讓你輾轉難寐,但也是可憐之人,還不如把它超度了去?”

  他用的是一把戒尺,敲得我好痛,不過我還是咬著牙,求教道:“怎么超度它呢?”

  青衣老道收起戒尺,雙手結印,抵在了我的后背上,然后朗聲說道:“我這里有《登真隱訣》終卷殘部一份,你且隨我念來——天地自然,穢氣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他朗聲念,聽在我的耳中卻似那雷聲轟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腦海里仿佛也浮現出了相關的記憶來,一聲不差地念誦起來。我誦得仔細,而就在這樣的經文之中,那頭水鬼孩兒的身形開始慢慢地化作虛無,接著脫離了我的身體,朝著上方飄去。

  我看見那水鬼孩兒似乎在笑,原本盡是怨毒和狠厲之色的眼睛里面,現在竟然有著感激之情。

  善為海,德為根,人心感激,則四季安寧,我的心中暖暖,也覺得讓這水鬼孩兒解脫了,遠遠比掐死它,將其擊潰得身形俱滅,更加欣喜。

  這便是得到的力量,也是被人需要的那種成就感。

  將這水鬼孩兒超度完畢之后,我從銅鏡里面看到了自己,被那張盡是詭異血色紋路的小臉嚇了一大跳,不過很快我就穩定下心神來,回頭看青衣老道,瞧見他也是出了一身的汗,那雙本來干凈無瑕的手上盡是污垢,瞧見我望來,他笑了笑,說:“我這血咒,與他們南疆緬泰的讖法又有不同,除了你體內之魔作惡時才會響應之外,別的時候也不損害你——不但如此,而且這兩滴精血注入你體內,你倒是因禍得福,種下了道果,日后說不定能夠有一番成就呢!”

  我看著青衣老道滿是虛汗的臉,心中頓時就被一股無以復加的感激之情充斥著,雙膝一跪,再次磕頭道:“二蛋謝謝道爺的活命之情!”

  我跪了這么多次,這回他倒是回應了,大袖一揮,我就不由自主地坐了起來,接著他的眉頭一掀,鄭重其事地說道:“此前我也不管你,鄉野小孩而已。自此之后,你也算入門,我便有話交待——男兒生于世間,膝蓋可比黃金,可跪天,可跪地,可跪生養的父母,最后的最后,只可跪授你一身技藝的師父,除此之外,天下皆無你可跪之人,這你可曾曉得?”

  我恭恭敬敬地拱手,誠懇地說道:“我記住了,以后也會一直記在心里的。”

  青衣老道拉我起來,語氣稍微和緩了一些,然后認真跟我說道:“你別以為剛才你就萬事皆休了,此為水劫,乃你命中劫數之第二劫,而后你還有十六劫,每一次都比此番更加兇險。若是想要化解,天下間或許只有一個法子,那就是祖靈融煞。什么是祖靈融煞呢,就是以毒攻毒、以惡制惡,用更兇的祖靈來鎮住你身體里的這魔,這里面的講究很多,說了你也未必懂,總之一句話,若想活,就要吃很多的苦……”

  我堅定地點頭,一字一句地說道:“我都死過一次了,就不怕吃苦了!”

  青衣老道認真地看了我一眼,輕輕一嘆:“你跟他真的很像啊,可惜不是他……他在哪兒呢?孩子,天晚了,你先睡,這山上寒,不要熬夜。”

  我洗過臉,乖乖地跑去草墊子那兒瞇瞌睡,吃飽喝足的胖妞也過來跟我擠,而青衣老道則走出了神仙府,不知道去了哪兒。我經過這一天的變故,身心俱疲,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而我醒過來的時候,卻感覺到脖子處那塊魚鱗濕濕滑滑的,不知道是怎么了。

  難道是……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十章 道門三戒血咒生”

  1. 回復 2015/06/07

    貓小黑

    這明顯就是李道子啊,他在等大人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