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神仙洞府一打雜

  任誰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被來這么一下子,肯定都是嚇得魂飛魄也散,一陣冷汗爬上背脊梁,雞皮疙瘩遍地走。

  我的腦子里混亂一陣,猛然睜開眼睛,卻見到一抹白色。

  我仔細一看,卻是青衣老道托我照顧的那只小狐貍,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爬到了我的懷里,跟我睡了一晚上,這會兒醒了,正用舌頭舔我的脖子呢。當時是六月份,雖然是盛夏,但是山里面的早晚溫差大,也有點兒冷,難怪它會鉆到我的懷里來。那小狐貍伸著粉嫩的舌頭,眼睛滴溜溜地轉,看到我醒過來了,倏然而動,又縮回了旁邊的黑毛草上面,身子緊緊縮著,一束大尾巴遮住頭,但是那小眼睛卻還是在看我呢。

  我沖它笑了笑,那小狐貍不好意思了,扭過頭去,不再理我。

  我感覺脖子上有些癢癢的,下意識地伸手過去一抓,結果抓下一大把的干皮來,手指往里摸,原先模糊一片的爛肉,一夜之間竟然全部結痂,摸著滑滑,雖然昨天將那水鬼兒超度,但是我沒有想到脖子上面居然這么快就好了。這情況讓我滿心歡喜,刺溜一下就爬了起來,四處轉了一圈,發現青衣老道并沒有在,我跑出神仙府,發現胖妞居然拿了一把竹枝編制的笤帚在掃地,它個兒小,那笤帚大,結果一來一往,十分可笑。

  不過瞧見連胖妞都這般自覺,我也應該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不是一個無用之人,要不然依著那位道爺的脾氣秉性,說不定哪天不高興,就把我趕下山去了。

  他還沒有告訴我那“祖靈融煞”,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可不想回家了去,過兩年,就又要面臨死亡的威脅。

  六月天,一大早,一個八歲孩童,一個瘦弱的小猴子,我們哥倆兒開始忙活了起來,胖妞負責神仙府門口的清潔,而我則先是回去看了一下那只小白狐貍,發現它把身子縮得緊緊,也不理我,于是我就把石洞外間收拾起來——家務活我經常看我姐和我娘做,并不復雜,只是需要耐心,要是擱以前的時候,我或許就待不住,跑到外面去野了,然而經此大劫,我也曉得了對錯,于是老老實實地做著事情。

  相比之神奇的道法,青衣老道的生活水平屬于那種入門級,除了做得一手好飯,其余的都不行,這石洞子里亂得不行,我為了體現出自己的價值來,努力地清潔,然后歸攏起這里面的物件來。我忙活了好久,累得夠嗆,瞧見那小白狐兒又睜開眼睛過來瞧我了,就弄了一點兒涼開水,用碗盛著,放到它面前來。

  小白狐兒的眼睛很亮,像剛出生的嬰孩兒,我們兩個互相瞪了好一會兒,它突然把頭伸過來,小口小口地舔舐。

  看到它喝水的模樣,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片柔軟,輕聲對它說道:“小狐貍,你是不是爹娘不在了,所以才跟的那個雜毛老道啊?你別害怕啊,二蛋哥哥會好好照顧你的。”我這邊念叨著,那小白狐兒好像能夠聽懂一樣,朝著我“嗷、嗷”一叫,這聲音像狗,不過更加尖銳,像女人的聲音一樣。胖妞看見我在跟小白狐兒說話,把笤帚一甩,也爬了過來,朝著這小白狐兒扮鬼臉,三個小家伙嘻嘻笑,好是親切。

  我們三個就只有我會說話,于是我拍著胸脯,說小狐貍,胖妞,我們都是離開爹娘的可憐人兒,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你們的。

  胖妞一見我拍胸脯,也照著做,我哈哈笑,它又爬到我身后來,小拳頭沒輕沒重地給我捶,一副討好的模樣。

  我知道胖妞又餓了,于是翻開鍋蓋,找了一塊熟爛的兔子肉丟給它,胖妞吃得滿嘴流油,而小白狐兒則舔著嘴唇只羨慕,我瞧見這小家伙體型不大,估計只能喝奶,但是見它餓得慌,不忍心,給它盛了一點兒肉湯,結果小白狐兒吃得也可歡了。照顧完這兩個小家伙吃完,我自己也啃了兩個骨頭,完了把垃圾兜著到外面松樹下埋著,四處轉了一圈,依然還是沒有瞧見青衣老道,我就有些心慌,想著他莫非把我們扔在這兒了?

  這么想著,我就更加有些害怕,想起神仙府里面還有個內室,他會不會在里面睡著了呢?

  我雖然對那個門前有著神奇銅鏡的內室有些懼意,但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鼓足了勇氣,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

  路過銅鏡,我朝著里面看了一眼,我還是我,細胳膊細腿,臉上繃得緊緊,全是緊張。過了銅鏡,我往里走,是一個通道,起先有些黑,而后便亮了,呼呼的風刮了過來,走進去一看,這里哪是內室,分明就是一個懸崖邊的敞口,比一般的房子都大,正中間有一個巨大的銅爐,旁邊有一個石案,上面放著好多東西,有黃色的符紙,有十多只掛起來的毛筆,還有無數裝著墨汁的瓷盒,以及許許多多古里古怪的東西。

  山風從對面呼呼吹來,刮在我的臉上生冷,不過石案那些更輕的黃色紙片兒,卻一點兒也沒有動。

  我知道,這里面是那個青衣老道的布置,能夠讓那些風繞開這兒,從通道這邊過——難怪昨天這么冷,原來是這里的原因。

  青衣老道沒在內室,不過這里面有好多琳瑯滿目的東西,看得我發愣,沒想到身后突然傳來一聲冷肅的喝問:“你在這里干什么,誰叫你進來的?”我嚇了一大跳,扭過頭去,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不由得更是心驚,聲音兒發顫地說道:“我,我進來看道爺在不在……”

  我眼神四處晃悠,結果那墻壁上突然浮現出一張石臉,嚇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發涼。

  石臉瞧了我半天,這才緩緩說道:“他去找一個老朋友去了,這里是他的禁地,你以后沒有吩咐,就一定不能進來,知道么?”這張臉棱角分明,是個中年男人,我心中忐忑,不過卻曉得它跟青衣老道是一起的,于是小聲問道:“哦,我知道了——我叫陳二蛋,你叫什么名字?”

  “老鬼!”石臉吐著了這么兩個字來后,便吩咐道:“水缸旁邊有兩個木桶,沿著峰頂山路往下,到半山腰的時候有一眼泉水,你以后每天都負責打水吧,快去……”

  這是我和老鬼的第一次對話,很奇怪,我除了一開始的驚恐之外,心中對于這個山壁之上冒出來的人臉竟然充滿了好奇。得了它的吩咐,我很快便用扁擔挑著那兩個木桶,帶著胖妞,去老鬼說的那口泉眼去打了水。上山下山,差不多要一個多小時,而且這桶大,我人小,來來回回折騰了一下午,傍晚的時候青衣老道回來了,沒有怎么理我,只是給那小白狐兒帶了點魚蝦,還有一種叫做黃精的東西。

  青衣老道不怎么理人,而胖妞和小白狐兒雖好,但是又不會說話,我心里面憋了一天的話兒,除了對胖妞和小白狐兒之外,竟然沒有人理會,于是滿心地想和那個墻壁上的人臉說話,不過又不敢,沒想到半夜的時候,我聽到有人喊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瞧見老鬼又出現了,笑嘻嘻地問我:“二蛋,二蛋,你想學道么?”

  我一陣激靈,立刻就清醒過來,連忙點頭說道:“想,我想的!”

  那老鬼笑著說道:“要想學道,首先得學寫字,我教你啊,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十一章 神仙洞府一打雜”

  1. 回復 2015/03/25

    陸左

    這山洞不會是陸左培訓時被困的山洞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