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三章 闊別三年又返家

  青衣老道走了,帶著小白狐兒離開,沒有給我一點兒解釋,只是留給我一句勸告:“二蛋,你這三年所學,也算是有點兒本事了,記住,萬勿憑術為惡,否則無論千里萬里,我都會將所有給你的,一一收回。”

  他離開了,而我則二話不說地跪在了他的面前。這幾年來青衣老道表面上雖然冷冰冰的,但是心思卻是極好,經常會開爐煉丹,給我調養身體,使得我血氣兩旺,不再跟以前一樣瘦弱,生得跟個小牛犢子一般。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我發蒙受的是古言教義,知道什么叫做感恩,青衣老道對我有活命和供養之恩,而老鬼則對我有教授之意,這恩情大如天,我陳二蛋一定會還的。

  青衣老道既走,老鬼自然也不會再出現,我的心中不由得多出了幾分空虛,站在五姑娘主峰之上,看著莽莽林海,風呼呼刮來,感覺到一陣迷茫。

  在待了好一會兒之后,還是胖妞把我彷徨的心思拽了回來,瞧見這小猴兒又蹦又跳,一副難過的表情,我的心中也多了許多悲涼。

  哼,雜毛老道,我感激是感激你,不過你把小白狐兒帶走,是什么意思?我、胖妞和小白狐兒三個苦命孩兒在峰頂相依為命,現如今你卻又把我們給拆散了,真的是太可惡了。我心中憤憤不平,但卻也知道那小白狐兒十分不凡,身份遠比我們這一人一猴兒尊貴得多,并不能夠相比較的。我無奈,折回了神仙府里,想著我也是有好久沒有回家了,書信雖好,但是總不及見面親切,既然沒人管我,那我便回家好了。

  反正我現在還沒有那七尺身高,總不會害到我家里人。

  青衣老道走得匆忙,只是帶走了他畫符的一應物件,至于其他東西都沒有收拾,我挑了一圈,想著那張硝制好的野豬皮算一件,再加上我平日里用來做飯切肉用的小寶劍也算一件,換洗衣物帶上,梁上兩掛臘肉提走,就這些,我陳二蛋也算是衣錦還鄉了。收拾完外間,我的眼睛不由得又瞅向了里頭,這三年來我幾乎沒有進去過,天生就有一股畏懼感,思前想后,我最后還是邁開了步子。

  神仙府的里間是因為青衣老道而神秘,他走了,里面便也沒有什么稀奇的,就連門口那面銅鏡,也都沒有什么可看的。

  里間一片狼藉,不過我卻在石案上瞧見了一個明黃色的符袋,半掩的袋口處碼著六張符箓。

  這三年內我習過《太上三洞神卷》,雖然沒有氣感,但能夠認出這六張符箓分別是落幡神符、破地獄符、甘露符、風符、斗母玄靈秘符以及雷符,這六種符箓各有妙用,而且我也都知道激發之法。瞧見這符袋規整地擺放案臺之上,我心中頓時一陣激動,青衣老道此番回來,一身鮮血,行色匆匆,沒想到竟然還給我留了這么一個符袋,顯然還是在擔心我。

  我心中一陣溫暖,眼淚就止不住地往外流,恭恭敬敬地往那石案之上磕了三個響頭,然后退出內室,小心地把符袋貼身放好,席地而眠。

  此時天色已晚,我需要等到明日天亮,才能夠下山回家。

  我在五姑娘山主峰之上生活了三年,并無多少防范之心,一覺睡起,卻不想到半夜里竟然聽到胖妞“嗷嗷”的叫聲,睜開眼睛,卻瞧見一個身型雄壯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黑暗中,一雙眸子宛若太陽,正仔細地打量著我呢。我修習道經三年,談不上多少進步,但是卻練了一身的膽量,骨碌一下爬了起來,朝著黑暗中的這個黑影喊道:“誰,你是誰?”

  一陣風響,掛在頭上的一盞油燈亮了,露出了這個黑影子的臉容來——他是一個有著一臉又黑又粗絡腮胡的大漢,很高,足有兩米,像道經里面的黃巾力士,或者天兵天將。

  不過長得如此粗豪,但是他并不會給人魯莽的感覺,那雙眼睛光芒收斂,晶晶亮,充滿了智慧,讓我感覺他跟青衣老道一樣,是一個有很大本事的人。

  “天兵天將”的臉有些白,蹲在我的面前,一手拎著不斷揮舞雙手的胖妞,一手摸了摸大胡子,慢條斯理地問道:“你,是李道子的徒弟?”

  我蹲著身子,往后縮了縮,搖頭,說:“我不認識李道子?他是誰?”

  “天兵天將”哈哈笑,指著這神仙府說道:“你不認識李道子,怎么會住在他這里?小屁孩子,你別騙我,我用鼻子一聞,就能夠曉得你在這里住了多久,還不快承認,再撒謊,我一巴掌打得你腦漿開花!”他說得惡聲惡氣,圓鈴大的眼睛朝我一瞪,煞氣凜然,而我則是一臉惶恐,無辜地說道:“原來那雜毛老道叫做李道子啊,我真不曉得,我只是被他抓上山來,幫著給他做飯洗衣的小雜役,什么也不知道呢,你別殺我?”

  “天兵天將”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有些不相信,他懶得和一個小屁孩子啰嗦,直接一把將我抓過來,跟拎胖妞一樣,然后摔在地上,開始在我身上摸了起來。

  小寶劍和符袋很快就被他搜出來了,然后他開始對我摸骨。

  跟青衣老道的手法不一樣,“天兵天將”摸得更細致,從頭蓋骨到腳丫子,又到我的小雀雀,足足摸了十多分鐘,他疑惑地看著我,口中喃喃自語道:“咦,奇怪了,這個小家伙根骨雖然不錯,但沒有一點氣感,脈象滯澀,神魂郁發,比普通人還要差,難道真的跟李道子無關?”我哭著接腔,說:“我真的不曉得,我連那雜毛老道的名字都不曉得呢,他上半夜回來,收拾一下就走了,我正打算明天回家呢——我就是山那邊龍家嶺的人,叫陳二蛋,不信你去打聽?”

  我哭得稀里嘩啦,那“天兵天將”反倒是笑了,朝我腦袋就是一巴掌,嘿嘿說道:“媽了個巴子的,我就曉得,依李道子那老不死的個性,向來都只擇良才,這世間有幾人能入得他眼?小老弟,你莫怕,老子雖然被人說是邪魔外道,但是從來不亂殺人——‘雜毛老道’?好,罵得好,天下間敢罵他的人不多,你算一個。行了,老子也不擾你清夢,你且睡,我還有事情要辦呢?”

  從冷酷寒天到朝陽升起,轉換卻只有區區一秒,我不知道怎么的,就對這個“天兵天將”心生好感,笑著朝李道子走的相反方向指去:“他從哪兒下了山!”

  “天兵天將”啥也不說,啪的一下,又給我腦袋來一巴掌,說:“你敢罵李道子,老子還敬你是條漢子,結果你他娘的又來誆騙我?小小年紀就如此腹黑,我倒是有些轉變主意了,要不然直接把你扔山下去得了?”他這話說得我靜若噓聲,不敢再言,就在我心生忐忑的時候,他竟然放開了我和胖妞,連地上的那小寶劍和符袋都沒有,然后轉身離開了神仙府。

  這個家伙行為詭異得很,我再也睡不著了,出去瞄了一眼,人影無蹤,于是跑回了神仙府,將東西稍微收拾了一下,看著天際有些亮光,也顧不得許多,跌跌撞撞地就跑下山去。

  從五姑娘山到龍家嶺這條路,我日思夜想,整整想了三年,下了山來,一時間呼吸一聲沉過一聲,胖妞老馬識途,帶著我一陣飛奔,終于出了深山,過了螺螄林,終于到了龍家嶺,看著霧色慢起的這棟又一棟的吊腳樓,我激動得心都要炸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淚就嘩啦啦地往外流了出來。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十三章 闊別三年又返家”

  1. 回復 2014/12/25

    fffffop

    果然是李道子,看來他跟肥母雞果然是好基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