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七章 小妮中邪

  “你說謊,你說謊……”

  剛剛還躺在竹床上面昏迷不醒的小妮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喊叫,像豹子一樣,猛地跳起來,將張知青撲倒在地,然后騎在他的身上,一雙小手死死地掐住了自己父親。所有人都沒有防備,包括我,正擰著毛巾,準備給這女孩兒降一降體溫呢,便瞧見小妮將自家老爹撲倒,一雙怨毒的眼睛幾乎就要凸了出來,滿臉都是密布的蚯蚓血管,牙齒白森森。

  張知青被自家女兒撲倒在地,瞧見她這般恐怖的面容,當時也有些慌了,想伸手推開,結果發現原本沒有什么氣力的小妮居然像一頭蠻牛一般,死死掐住自己的脖子,根本就無法呼吸,頓時就有些慌了,使勁兒掙扎、翻滾,然而掐在自己脖子上的小手卻是越來越緊,越來越深……

  要死了么?

  瞧見張知青口中發出“嗬嗬”的聲音,雙手雙腳胡亂蹬,我爹就知道壞了,伸手過去拉小妮,想把這個小女孩兒給拉起來,然而也真是中了邪,那小女孩一揮手,我爹四十多歲的人,連腳都站不住,蹬蹬蹬,直往后面退。深夜,煤油燈下,瞧見這樣一幅詭異的場景,我心中暗道不好,有過這樣的經歷,我知道這一定是中邪了,腦海里面過了一遍,下意識地抬起手,將這一桶井水就朝著前方潑去。

  井水屬陰,化而顯形,一下潑到了小妮的背上,我立刻瞧見一個不一樣的透明氣團,附在了小妮的腦袋上。

  在那井水落地的一瞬間,我瞧見了一雙怨毒的眼睛猛然回過頭,朝著我狠狠瞪了過來。

  我被這么一瞪,小心肝都不由得顫了起來,然而隨后便是一陣氣惱——哼,那山溪里面的水鬼兒,積陰不知多少年,都被你二蛋哥給超度了,我未必還會怕你這生下來沒有幾天的小嬰靈?心中想著,我三兩步沖上前去,朝著小妮的肩膀就是一抓。小妮正在死死掐著張知青呢,被我這么一抓,就想甩我爹一樣,把我甩開,結果卻發現我依舊纏住,猛地扭頭看來,卻見我口中念念有詞,一副捉妖驅鬼的模樣。

  我口中念的是“登真隱訣”,當日超度附在我身體里那小水鬼兒的法子,不過當日是那青衣老道的功勞,與我無關,而沒有氣感的我此番念來,倒是沒有啥子威脅性,反而使得那嬰靈的仇恨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啊……”

  一聲厲喝,就在張知青準備咽下最后一口氣的時候,他女兒終于放開了他,而是朝著我這邊撲來。

  我學道三年,無數道經充斥于腦海,然而真正派得上用場的本事卻并不多,一就是念念超度,二來就是持符念咒,三也就是有點兒入門的粗淺把式,原本拼氣力是比不過中邪的小妮,只有引火燒身,瞧見她聽不得我念叨,朝著我這里撲來,我便往旁邊閃開,然而剛剛一回頭,便聽到一陣陰風拂面,接著一陣巨大的撞擊力,將我給朝著墻壁推去。

  我回身一摟,正好抱住了小妮,那年我十一二歲,而小妮才五歲半,個子矮我一大截,卻沒想到那力氣比牛犢子還要厲害,我剎不住腳,三兩下,后背便結結實實地撞到了墻上。

  前面說過,我家是木房子,樓板都是木頭做的,我這后背一接觸,便感覺那木板像紙糊的一樣,喀嚓一聲裂開了,竟然被小妮撲出了房子外面去。

  龍家嶺的房子是依山而立,一棟挨著一棟往坡上爬,我家的下坎是王狗子家,而我被撲出了房子后,直接墜落三四米,掉到了王狗子家的房頂上。那個年代的人家房頂上面鋪的不是瓦,而是從杉樹上面剝下來曬干的皮,我和小妮一起墜落王狗子家,三兩下緩沖,就又砸落在地上,我墊在下來,被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撲來了小妮的臉上。

  這一口血救了我的命,當初青衣老道鎮壓我體內的邪性,從雙手中指各迸出一滴血來,射入我的眼睛里,融入血脈,行于周天,已經跟我整個的體內融為一體,此番吐出來,卻聽到那小妮整個人一聲厲叫,一陣青煙就冒了出來。

  被我的血一激,附身在小妮之上的那嬰靈頓時就開始分崩離析,然而它仿佛在瞬間又恢復了氣力,雙手又朝著我的脖子掐來。

  而就在此時,一道寒光出現,小妮嚇了一跳,翻身滾落一邊,我抬頭看,卻見胖妞居然也從我家跳了下來,手上還捧著我從神仙府里面帶回來的小寶劍。屋子里面像打雷一般,王狗子他爺爺人來了,瞌睡本來就不多,出門一瞧,嚇了一跳,朝著我大聲喊道:“二蛋,你在做什么?你……”這話兒還沒有說完,便瞧見旁邊的小妮張開嘴,一雙眼睛藍幽幽的,頓時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捂眼睛,嚇得背過了氣去。

  我接過胖妞遞過來的小寶劍,心中稍微有些安寧,這小寶劍是青衣老道留下來的,雖然只是切菜切肉的小玩意,比匕首長不了多少,但鋒利無比,說不定也有鎮邪的功效。

  不過當我舉起這劍來的時候,那小妮又朝著我撲來,口中還含糊不清地喊道:“為什么,為什么,爸爸不愛我,媽媽喜歡別人多過于我,你這臭小子,也要與我為敵?”

  她不管不顧,朝著我這邊撲來,我的心中就有些害怕了——不錯,我手中有劍,又尖又快,但是作惡的是那怨氣不散的英靈,而不是小妮,我總不能把她給桶了吧?這么一想,我也沒了主意,就朝著旁邊跑,而那小妮則跟著我屁股后面追,一逃一追,兩人就在王狗子家的堂屋躲起貓貓來。這時候王狗子他爹和他娘都起來了,喊住小孩不要出房間,然后掌了燈來看,問我是怎么回事?

  我摔得七葷八素,又給小妮追得狼狽而逃,哪里有時間顧得上回答,只是悶著頭跑路,這可把王狗子他爹惹惱了,沖過來攔住我。

  我腳步快,一下就閃開去了,而小妮卻被他給攔住。

  我沖到門口,去拉那木門閘,手忙腳亂,聽到后面“啊”的一聲叫喊,回過頭去,瞧見攔住小妮的王狗子他爹一屁股坐在地上,僵直不動,而那小妮又朝著我這邊跑來。胖妞在我旁邊吱吱亂叫,而我也有些慌了,幾次都沒有摸到門閘的位置。不過在最后關頭,我終于將門給打開了,跳了出去,就在小妮沖到近前來的時候,我把門猛地一關,身子死死抵在了上面。

  轟——

  那門一陣巨震,背靠著門的我感覺到五臟六腑都在打結,整個人都是要飛出去了。不過我暗自扎著馬步,終于定住了身子來,就在我準備迎接第二次沖擊的時候,前邊打來一道手電,照在我驚惶的臉上,接著我聽到了羅大屌他爹攆山狗的聲音:“二蛋,你這是在做什么?”我血氣翻涌,哪里還能回答他的問題,一張嘴,就是一口血噴了出來,攆山狗好像沒有看到,走上前來繼續問:“二蛋,張知青有沒有在你們家……”

  他這句話還沒有問完,我預期之中的第二次沖擊如約而至,轟的一下,撞在了我的背脊上,我再也抵不住了,整個人一飛,直接摔到了王狗子家門外的田坎上。

  我摔得暈暈乎,卻還是扭過頭來,瞧見小妮桀桀怪笑地沖出,朝著我這邊走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攆山狗身邊突然閃出了一個黑影,直接迎上了中邪的小妮。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