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章 通家之誼

  我的超度咒文,并非什么強力的東西,不過就是勸人向善,消磨斗志和戾氣,聽久了,自然而然的受不了,這是一個水磨功夫,但凡能夠闖蕩碼頭的和尚道士,都會這么一點。

  嬰靈雖然無形,但是卻能夠去感受,這并非通過炁場,而是一種心靈上面的溝通,我能夠感受到那一縷青煙,便是嬰靈化散、度化的具象,心中正想著大功告成之時,瞧見啞巴在我身前的地板上面寫下這么一句話,頓時就有些疑惑起來。

  我與啞巴努爾,相熟不過一天,按理說不會有太多的信任,然而人和人之間總是不同的,有的人相交一輩子,都疏遠,而我與這個笑起來有如春風拂面的啞巴少年卻是一見如故,他說的話,可比那真金還真。

  面對著我的疑惑,啞巴開始給我解釋,配合著手語和攆山狗的旁白,我大概清楚,原來在剛才最后一下,那東西自知必死無望,便將一部分戾氣遞出,鉆入我的體內。

  此戾氣屬陰,性刁且寒,平日里如冬眠毒蛇,毫不起眼,但卻如跗骨之蛆,源源不斷地禍害于我,并且還會在關鍵時刻,置我于死地。此物深入膏肓,藥力不能達,唯有緩慢調養,徐徐化解。

  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聽得啞巴的意思,我反倒是笑了起來,說:“我二蛋本來就是個倒霉蛋兒,若是換了別人,這還要哭上兩場,是我的話,過眼云煙而已。”我說得豪氣,啞巴似乎聽懂了,從腰間解下一個皮囊來,擰開蓋子,自己喝了一口,然后遞給我。我聞了聞,濃香甘爽,微微帶辣,是酒,我沒喝過這玩意,但是瞧青衣老道喝過,甘之如飴,知道是好東西,也抿了一口,火辣辣,只燒心,結果嗆得只咳嗽,不過咂過味兒來,倒是綿長。

  啞巴咧嘴大笑,然后過去看小妮去了,攆山狗過來拍我的肩膀,說:“二蛋,真男人。努爾他這樣的生苗人,最重英雄,肯把腰間的酒給你喝,算是認下了你這朋友了……”

  我抹著嘴邊的酒液,也跟著笑,心里面豪氣十足,覺得能夠交上啞巴努爾這樣的朋友,怎么樣都值得。

  啞巴忙活好久,終于確定小妮無事,弄了點寧神養氣的湯藥,使其睡去,又找到張知青一家,告訴他們,這嬰靈之所以會困擾許久,是因為它天生就是不凡人物,如果生下來,必定名揚天下,然而這回走投無路,才會心生怨恨,這怨靈雖解,執念未消,五年之內且先別要孩子,不然它還會過來叨擾,以后的初一十五,上一炷香,也算是盡一盡父母的緣分。

  這些一一應下,啞巴便不再停留,而是提著張知青家準備的禮物,與我們一同返回龍家嶺。

  他是住在攆山狗家里,我也沒有歸家,而是腆著臉一起混過去。那嬰靈十分難以對付,所以即便是蛇婆婆的弟子,啞巴也有些精疲力竭,不過他并沒有多說什么,很認真地走著路,一步一個腳印。我從小頑皮,伙伴也多,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這般模樣的同齡人,雖然他才比我大一兩歲,但是給我的感覺,好像那大人一般,心里面有著許多心事,和悲傷的過往。

  那天晚上我是在攆山狗家睡的,我和啞巴睡床,羅大屌被我們擠得只有睡地板,我跟啞巴說了好多話,從小時候的各種囧事,到后來上了五姑娘山,與胖妞、小白狐兒一起生活的日子,都講。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對這個啞巴少年有著特別的親近之感,他很認真地聽著,不時還點頭比劃,又沖蹲在房梁上的小猴子胖妞笑。

  本來十分疲憊,但是這一聊天,不知不覺東方的天色就明朗了起來。

  啞巴本來是打算解決完這里的事情,就回山的,然而跟我聊得默契,第二天居然也沒有動身的念頭,而是與我把臂言歡,同游龍家嶺,在后山的山坳子里面,他也不藏私,給我亮起了他嫡傳的苗巫十二路棍法。他手上的那個木棍是用那杉樹芯做的,自小就有,表面早就被汗水浸透,氣息養足,長不過三尺,兩頭滾圓,耍弄起來,卻給人予重影無數的威風。

  我跟老鬼修習的都是些粗淺的法子,站馬步、打直拳,黑虎掏心,要么就是各種持符解咒的法子,像這種千錘百煉的套路,倒是少有,看得津津有味。

  啞巴平日里應該很少跟人交往,除了跟我這話癆之外,也就和胖妞親近一些,其他人,無論是羅大屌還是我爹,都不太愛搭理,唯獨攆山狗跟他們寨子有些淵源,才會聽一些。我們兩個在一起玩了三天,他才返回深山里面的生苗寨子去,臨走前依依不舍,還送了我一個小銀牌,上面是一個碩大的牛腦袋,表面發黑,看著好似古物。我也不客氣,收下后翻遍身邊的物件,想把那小寶劍贈予他,他堅決不接受,最后拿了我的一顆塑料紐扣。

  啞巴走后,我有事沒事就往羅大屌家竄,纏著攆山狗叫我手語,那段時間把羅大屌他爹纏得沒辦法,后來看到我就躲,弄出了好多笑話。

  張知青家出了那么一件事情后,他終于沒有再想著調回城里去,每天依舊出工干活,安心地照顧一家人,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愧疚,在得知我為了就小妮而受到了隱疾之后,一枝花總是帶著小妮過來看我,有時帶些吃的,有時就純粹是走動,我還瞧見一枝花跟我娘在背地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說些啥。

  那時候我迷著學手語,整天凈去逮攆山狗去了,倒也沒有怎么留意這些,不過小妮在我家出現得多了,也明顯地感覺到兩家人親近許多。

  張知青是外來的,我爹也是解放前才到的龍家嶺,兩個男人還算是有一些共同話題,田家壩和龍家嶺離得不遠,兩家走動頻繁,不知道怎么地,小妮就認了我爹當干爹,而我也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妹子。小妮從小就漂亮,皮膚像雪一樣白,多了這么一個妹子,其實還是一件不錯的事情,特別是這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喊我二蛋哥,哎喲喂,骨頭都有些酥了。

  不過唯一讓我不滿的,就是羅大屌、龍根子和王狗子這幾個龜孫,總是笑嘻嘻地纏著我,說二蛋哥,我給你當妹夫吧,以后都叫你哥。

  當然,這些家伙都逃不過我的一番痛揍。

  時間慢慢流走,又是一年過去,山外面早已經換了天,浪潮平息,撥亂反正,不過這些都不是我們所關心的,農民嘛,最關心的不過就是土坷垃里面的產出,是否能夠填飽這一家人的嘴巴和肚子。我十三歲那年,龍家嶺來了一支勘探隊,說是要進山找礦,讓村里出兩個認識路的村民。細數整個麻栗山,要說熟悉這片深山老林子的,恐怕攆山狗要說第二,沒人敢認第一了,所以他算一份。

  后來有人聽說山里面的瘴氣重,又過來找我爹。我爹本來不愿去,但是人家出的酬勞高,他沉默了好一會兒,就接了這活。

  那些人去探礦,來了近二十號人,說是最多幾天就回來,然而這一入了林子,十來天都沒有消息,留守的人和我們家屬都慌了,我看著我娘和我姐那一日比一日擔憂的表情,想了想,將小寶劍和符袋帶在身上,便去找羅大屌,問他要不要和我進山。

2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二十章 通家之誼”

  1. 回復 2014/06/28

    qq1667878386

    這個小妮是鐵嘴張艾妮吧

  2. 回復 2014/12/25

    fffffop

    青梅竹馬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