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林中吊尸

  生于麻栗山的我們,在八歲的時候,就敢往山里面闖,時光匆匆,五年過去,如今的我和羅大屌都已經長成大人模樣,那家伙他爹是獵戶,肉食多,身體格外強壯,說是十六七歲的大小伙也不為過,而我也在五姑娘山生活數年,也一點怯意沒有。

  兩個膽大包天的家伙那叫一個情投意合、干柴烈火,幾句話說完,一拍即合,找到了村子里面留守的勘測隊領導,說準備進山尋找。

  勘測隊這次總共來了二十多人,就留了三個在龍家嶺,一個做飯的老頭兒,還有兩個領導,一個姓劉,一個姓馬,劉領導四十多歲,穿著藍色的干部裝,四個兜,還帶著黑框眼鏡,馬領導小他一點,眼睛狹長,臉頰上面有一道疤,十分兇悍。這勘測隊進山二十多天,毫無音訊,他們也是焦急得很,但是我和羅大屌這般找來,還是覺得可笑,不想理我們,馬領導還想把我們攆出門外去。

  他們這德性讓羅大屌十分氣憤,勘測隊里面有他爹,本事比他大得多,他不好比,便把我往前推,趾高氣揚地說道:“知道他是誰不?上清派宗師李道長的關門弟子,本事厲害得很呢,我們也不問你們要什么,只要告訴我們,他們去哪兒勘探了,我們自個兒找去。”

  羅大屌說得硬氣,而我這些年來在青衣老道跟前打雜,回家之后又沒有放下道經,隱然間有有一種超越羅大屌這種同齡人的沉穩,他們也是病急亂投醫,拱手問起:“未曾請教?”

  我瞧見這兩個認真起來,倒也沒有領導的架子,反而有些江湖的路數,于是不卑不亢地說道:“我早先遇劫,福緣深厚,倒是遇到一位老師,學了點毛皮。這事情本來也不想過問,不過隨同勘測隊一起進山的陳知禮醫師,他是我爹,所以也只有冒險進山一看。”我說得淡然,旁邊自有羅大屌將我的光輝事跡一一講明,從溪邊水鬼,到怨咒嬰靈,抹去旁人功勞,然后娓娓道來,無限凸顯出了我高大偉岸的形象,那兩位領導倒也不敢怠慢,連忙把我們請進屋子里,一番盤問之后,那個姓劉的領導一拍大腿,說妥了,破釜沉舟,我們進山。

  兩個半大小子,帶著一只猴兒,忽悠著兩個勘測隊留守的領導一起進山,太陽初升,我們就已經過了螺螄林。

  莽莽麻栗山,上百里的山路曲折,螺螄林是最靠近外界的地方,進了里面去,就是大山——無邊無際的大山,從東走是五姑娘山,打南便走是我先前遭禍的小溪,再過去就是啞巴他們的生苗寨子。勘測隊跟以前日本人的不一樣,不是勘測鐵礦,所以走的是北方。

  出了螺螄林,一進山,這路就不成路,獸徑兩旁的茅草愣是能比人還高,十分難行。

  羅大屌這些年也不讀書,跟著自家父親滿山竄,學到不少本事,他家那鐵砂槍被攆山狗拿走了,手中只有一把磨得鋒利的快刀,一路在前探路,身形矯健,倒也有他爹的幾分風范。走了小半天,他發現了攆山狗留下來的標識,那是一種在樹上刻出來的印記,他用手摸了摸,眉頭發皺,回過來跟我商量:“二蛋,這印子可有些時間了,我爹他們怕不是遭了什么災?”

  這山里有狼,我是知道的,除了狼,據說還有老虎,還有好多老人口中奇奇怪怪的東西,但是二十多人啊,沒有一個能夠回來,莫非是像蛇婆婆這樣的人,出了手?

  沒道理啊,羅大屌他爹常年跟這深山里面的生苗寨子換鹽巴,結交下了很深的交情,要不然他也不能夠將啞巴努爾從山里面叫出來辦事啊?

  事情有點超出了我們的想象,不過再難,那失蹤的人里面還有我們兩個人的爹,我們一定會找過去的。我們把事情反饋給了隨同而來的兩位領導,他們也沒有多說,講沒關系,直接進去,到了指定的地方,我們再說。

  說來也奇怪,這兩位領導跟我們以前看到的干部不一樣,背著兩個大包,跑了這么久的山路,臉不紅氣不喘,神采奕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常年在山里面跑的緣故。現在的時間還早,我們也不耽擱,再次往前走,每走一段路程,羅大屌總能夠找到他爹留下來的獨特印記,然后跟著這指引前進。

  那兩位領導對我和羅大屌十分滿意,他們其實早就想進來了,主要就是因為不熟悉這山,怕轉迷了路,現在有羅大屌在這里,就沒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催促著我們趕快前行。

  山路難行,卻擋不住我們對于失去親人的恐懼。我們走得匆忙,而且還是瞞著家里人來的,所以除了幾個粑粑,也沒什么準備,但是勘測隊的兩位領導卻是準備周全,軍用扁水壺,還有好吃的罐頭肉,都能夠補充體力。一路走走停停,腳步匆匆,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下午,我們來到一條寬敞的小溪來,兩邊是高高的山澗,那溪水也湍急,夕陽透過林間落下,能夠看到那溪水的表面,有金色的反光出現。

  我看到兩位領導的喉嚨不由自主地蠕動,立刻明白過來,這溪水下面的沙礫里面,有金砂,倘若是能夠淘弄出來,還真的是一門絕佳的好生意。

  果然,瞧見這場景,兩位領導就走不動路了,將身上的背包放下來,從里面拿出一個簸箕形的漏斗,然后挽起褲腳,朝著下游稍微平緩一些的溪水里走去。若擱在平日里,我和羅大屌說不定也跟過去了,然而這金子再好,也沒有爹親,于是我站在岸邊的石塊上朝兩位領導喊道:“劉領導、馬領導,我們還要趕路呢,可不能在這里停留啊?”

  劉領導低頭在溪水里面尋找著金砂,而馬領導則不耐煩地朝我們揮手喊道:“小孩,你們先在岸上找一找,我們勘測一會就上來。”

  看到他們都掉進錢眼里了,十幾口子的人命都及不上那些溪水里面的金砂,羅大屌立刻就想發火了,脖子憋得通紅,我一把拉住他,低聲說道:“你先別急,他們不找,我們自己找。”羅大屌被我勸下,仍然憤憤不平地嘀咕道:“這兩個人,一點都不像是領導干部,反而像是掉錢眼里的資本主義。”

  我沒有回話,環目四望,瞧見在上游的一片草地那兒,好像有些東西,連忙拉著羅大屌過去看。

  這溪水在山澗下面,上游下游都有巨石阻隔,便是我們,都足足爬了一刻鐘,才到現場,瞧見這里就是勘測隊的臨時營地,有帳篷,有被褥,鍋碗瓢盆,我在一個帳篷里還翻到了我爹的桐木藥箱子。

  地方是找到了,不過人呢?

  我和羅大屌對視一眼,都覺得一陣古怪的感覺爬上心頭,跑出這營地,朝著下游喊,說找到了。羅大屌的嗓門大,雖然隔著幾塊大石頭,不過整個山澗都有回響,然而那兩位領導都沒有回話,我不知道他們是被金砂瞇了眼,還是咋地,吸了吸鼻子,突然聞到有一股濃郁不散的臭氣,便拔出腰間的小寶劍,緊緊握著,然后對旁邊的小猴子說道:“胖妞,去看一看!”

  胖妞得令,鼻間聳動,然后朝著旁邊的小林子那兒竄去,我緊緊跟在后面,越往里走,那臭氣越重,等我來到了跟前的時候,聽到胖妞凄厲的嘶喊聲,抬頭一看,卻見前方的樹上,吊著四個舌頭長長的尸體。

  這些尸體已經半腐爛了,滴滴答答的尸液往下滴落,白乎乎的蛆蟲在皮膚真皮層下穿梭,四肢垂落,那風一吹,我就跪倒在地,哇的一聲,中午那午餐肉直接都給吐了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