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楊小懶

  關鍵時刻,我的手不自覺地摸到了內兜里面的符袋。

  這是青衣老道當初離開的時候,送給我的,里面裝有符箓六張,分別是落幡神符、破地獄符、甘露符、風符、斗母玄靈秘符以及雷符。

  青衣老道究竟有多厲害,這個我不知道,但是共同生活了三年,卻無時不刻地能夠感受到他的行為,無論是生活還是修行,都貼合自然之法,遠遠比我面前這些通過旁門左道弄出來的家伙,要厲害許多,所有我想要脫險,恐怕就只能夠拜托他留下來的符袋了。

  我在一瞬間就冷靜下來,心中盤算著這六張符箓,倘若用上風符,我自然是可以逃之夭夭,可憐我老爹又要跑到那灶臺邊去熬人油了——到底應該用什么呢?

  我的臉色陰晴不定,而攔在我面前的那個綠衣女孩嘴角卻翹了起來:“小子,你是老鼠會的吧,人挺賊的啊,趁著我爹去追人,自個兒卻溜到了這里來,還將我爹那鎮魂符給解了,不錯,是個人才,不過遇到你姐姐我,還是要吃癟啊!”

  這小妞瞧著不過十四五歲,但是長得有模有樣,要胸脯有胸脯,要臉蛋有臉蛋,跟畫片上的美人兒一樣,平日里倘若遇見,必然是我、羅大屌和龍根子幾個人意淫的對象,不過瞧見剛才灶房里面那熬煮的人油,還有拱衛在她旁邊的那兩具僵尸,我可沒有半點兒輕松的心思,也顧不得仔細思量那個七老八十的麻衣老頭是如何生出這么水靈的小妞兒來的,只是深呼吸,然后低聲對我爹說道:“爹,一會兒我一出聲,你就朝著那兒跑,不要回頭,也不要停留,懂不懂?”

  我爹此刻都還沒有從那種巨大的恐懼中走脫出來,再加上我這超越年齡的沉穩和淡定,以及這些日子以來我的表現,覺得我是道門中人,比他這老子還厲害,于是毫不猶豫地點頭回答:“好,我曉得了!”

  我爹這么一說,我就沒有一點兒負擔了,右手在符袋里面一陣摸索,終于挑中了一張,口中默默念道:“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天罪消愆……”

  我念咒引導,這法門是老鬼一言一語帶著我學會的,原本并無大用,然而有了青衣老道這符箓,我卻是夷然無畏,隨著那符箓之上回蕩而來的巨大力量,與我的咒訣共鳴而生,我立刻感覺到了信心滿滿,一步踏前,開始吼了起來:“經完幡落,云旆回天……”

  就在我這一般吼的時候,我爹就邁著腳步,朝著攆山狗他們藏身的那草叢飛奔而走,而這個時候,那個綠衣女孩也感受到了附錄之上傳遞而來的恐怖力量,也來不及阻攔我爹,白藕胳膊往前一揮,大聲喊道:“攔住他!”

  她所說的“他”,不是我爹,而是我,那兩具高大的白毛僵尸原本僵直不動,如同擺設,然而一得了命令,就如同猛虎,嘴一張,黑色獠牙顯露,便朝著我撲來。

  這樣兩具渾身是毛的尸體突然一動,并且朝著而我這邊沖來,那畫面感真的是讓人毛骨悚然,然而我卻感覺到了滿滿的信心,全身的鮮血沸騰,用一種吼叫的聲音大聲喊道:“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

  一聲念完,我感覺那符箓仿佛一個巨大的黑洞,一瞬間就將我所有的氣力都抽光了,我腳一軟,癱倒下來,而那符箓卻“轟”的一下,燃燒起來,接著化作一道白光,像煙花,朝著天空升起。我瞧見那兩具僵尸就要沖到我的面前來,雙手的指間油黑銳利,僵硬的臉上似乎還流露出了一絲興奮……

  不會吧,這符箓沒用?

  我心中幾乎生出一絲絕望,然而就在此刻,一道炸雷當場生出,我瞧見天空之上,垂落旗幡無數,無風而起,簌簌飛揚,接著充斥在我眼中的一切世界,而我也被那急劇而起的氣流卷起,在地上翻滾不休。

  我當時的記憶充斥著滿滿的白光,整個人都暈過去了,等我恢復意識的時候,感覺一只毛茸茸的小手在摸我的臉,耳邊傳來胖妞焦急的叫聲。我睜開眼,發現自己全身酸痛,勉強撐起身子來,瞧見我已經滾落到離剛才所站之地十幾米遠,旁邊軟軟的,一摸,竟然還是劉領導那具無頭尸身,而在另一頭,我瞧見那兩具嚇人的白毛僵尸竟然炸成了碎片,而攔在我面前的那個綠衣女孩則半坐在地上,一臉怨恨地朝著我這邊看,顯然也是剛剛醒過來。

  我強忍著巨大的疼痛爬起來,看了一眼我爹跑開的方向,沒見到人影,說明已經走遠了,幾乎沒有思量,我便毅然轉過頭去,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踉踉蹌蹌地跑開,而后面則留下了那個綠衣女孩憤怒地喊聲:“那小子,你等著,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這威脅軟綿綿的,我只當是在放屁,拼命邁開雙腿,帶著胖妞朝另外一個方向逃離。

  我見過勘測隊的劉領導和馬領導和麻衣老頭之間的拼斗,曉得馬領導就算是逃,恐怕也逃不開多遠,等到那個麻衣老頭回來的時候,我們恐怕就是砧板上面的肥肉,想怎么剁,就怎么剁了。

  在我的生命里面,這麻衣老頭和綠衣女孩是我見過的最殘忍最恐怖的人物,倘若落在他們的手上,生不如死那是妥妥的,這痛苦,我寧愿我來享,也不愿生我養我的老爹來受,所以我只有南轅北轍,背道而馳,這樣才能夠引開那人的注意。這樣一想,我便是滿腔的悲壯之心,自覺得牛逼無比,腳步便越發地快了幾分。然而我終究還是太小,沒有跑過一刻鐘,便感覺脖子后面來了一陣風,我往著前面一縮,結果還是躲不開,后腦勺被狠狠磕了一下,兩眼一黑,人就直接暈死過了去。

  等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剝得光光的,雙手被捆在溪邊的一棵樹杈上面,涼風一吹,我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

  睜開眼睛,入目處正是那個麻衣老頭,旁邊過還有那個又兇又美的綠衣女孩,正惡狠狠地瞪著我呢。

  似乎預料到了我的醒來,正蹲在地上抽旱煙的麻衣老頭吐了一口煙霧,平平靜靜地說道:“我呢,比較急,事情也多,就不跟你廢話了,就問你幾句話,答得好,或許能活,答不好,溪水長流,愿你得以安眠。”

  咬人的狗不叫,叫人的狗不咬,我二蛋縱橫龍家嶺這么多年,自然曉得這個道理,麻衣老頭說得越是平靜,我便曉得自己后路越發的少,想起那灶臺上面熬煮的人油和尸體碎塊,我原本無比悲壯豪放的心情立刻沉到了谷底里。不過這世界上又沒有什么后悔藥吃,于是只有極力表現出配合的意圖來:“嗯,嗯,你說,我聽呢。”

  麻衣老頭拿出了從我懷里搜出來的符袋,平靜地說道:“這個東西,是哪里得到的?”

  “一個青衣老道送的,我給他打了三年雜,臨走的時候,他給了我,說留一個念想。”我忙不迭地說道,這才瞧見麻衣老頭的臉上繃得緊緊,繼續又問我:“他人呢?”

  真話?還是謊話?

  電光火石之間,我幾乎是憑著本能地說道:“他走了,不曉得到了哪兒。”

  這句話救了我,他手一揮,我就滾落在了地上,接著他吩咐道:“把你的衣服穿上,然后跟著我們走。”我可不習慣光溜溜地出現在別人面前,忙不迭地穿衣服,那綠衣女孩急了,一把拉住她爹,問:“爹,你怎么這樣就放過他了啊?”

  麻衣老頭不答話,只是走向了旁邊的一堆物件,綠衣女孩受了氣,走到我面前來,一腳把我踢在地上,踩著我的腦殼,惡狠狠地說道:“小子,算你幸運,不過你記住,碰到我楊小懶,你這輩子的好日子,就算是到頭來!”

2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楊小懶”

  1. 回復 2014/08/19

    胖爺

    靠,岷山老母

  2. 回復 2014/12/25

    fffffop

    黃鵬飛他媽從小就這么兇悍,不愧是岷山老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