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胖妞噩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面對著這樣惡聲惡氣的威脅,我知道最正確的做法,就是用沉默來應對,于是閉著眼睛,默然無語。

  楊小懶?哼,聽名字就不是什么好鳥,雖然你長得漂亮,但是在我的心中,卻跟那長著白毛的僵尸,沒有什么區別。

  無他,惡毒的女人討人嫌。

  然而我這一閉眼,肚子又挨了幾腳——這少女也忒狠毒了,每一腳都仿佛使上了全力,我直感覺自己的肚子翻江倒海,仿佛里面的腸子全部都打了結,使勁兒擰巴呢,難受得哇哇大叫,不過這麻衣老頭在旁邊,我也不敢反抗。再說了,即使我奮起反擊,全身物件被繳的我,估計也抵不過這個自小就兇悍如獅的小娘子,于是只有在草地上翻滾,盡量避開這拳腳。

  這一陣胖揍以麻衣老頭的喝止為結束,也仿佛是那“殺威棒”一般,讓我深深記住了這三個字:“楊小懶!”

  自此以后,我一想到“母老虎”三個字,腦子里便自動浮現出這個綠衣少女的名字來。

  楊小懶揍我走得歡暢,兇惡得緊,然而在他爹面前,卻是無比的嬌憨,抱著麻衣老頭的胳膊,一邊晃,一邊撒嬌:“爹,我們為什么要走啊,憑你的手段,將那幾個逃走的山民給辦了,誰能夠曉得我們住在這兒?”

  麻衣老頭手中忙著活計,不過看得出來,他對這個年幼的女兒十分喜愛,細心解釋道:“那幾個村民倒是小事,主要是老鼠會那個姓馬的家伙從溪水里跑了,他一走,我們就暴露了;還有,那天來的人里面,有一個人跑了,不過卻被我認了出來,是鳳凰王家的,想來他們的目的,是又在找白蓮教的那個墓地,王家跟邪教扯得上關系,這里必定會是風口浪尖,我們還是躲開的好一點。”

  楊小懶有些奇怪,問:“怕什么啊,爹你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邪符王,無論是老鼠會的俞麟,還是鳳凰王家,哪里比得上你?再有了,實在不行,不是還有我哥么?”

  說到這兒,麻衣老頭就變得有些嚴肅了,停下手上的活計,看了我一眼,肅聲說道:“胡扯什么?我告訴你,以后少提你哥,知道沒?他是有大前途的人,沒我們這號親戚。再說了,你沒聽這小子說李道子出現在這附近么?李道子自上次從兩彈一星的實驗基地回來,就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你難道想我們撞到他槍口上啊?”

  楊小懶更加不樂意了,指著我,說:“要不然,我們把這小子種荷花算了,神不知鬼不覺,不然帶著他在路上,多不方便啊?”

  我感受到了楊小懶最深的惡意,心中忐忑,不過麻衣老頭并沒有同意,而是告誡她道:“不管怎么說,他跟李道子還是有些淵源的,做人留一線,日后好想見,這道理你要記住,以后也不會吃虧……”

  兩人說完,麻衣老頭遞給我一副擔子,平靜地說道:“小子,你命好,本來我不準備帶上你的,不過你說了實話,蠻對我的胃口,所以你這條命呢,暫時寄放在我這里,表現好了,就活著,表現不好呢,誰也救不了你自己,懂了沒有?”我將那副擔子接過來,扁擔兩頭是一對沉甸甸的封閉式木桶,里面有液體晃動,我擔著,好沉,不過還是裝作無恙,腆著臉跟楊小懶套近乎:“小懶姐,這里面是什么啊,挺沉!”

  楊小懶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一雙眼睛在夜里面泛起了微微的光芒,平靜地說:“這里面啊,是熬煮好的尸油啊,之所以沉,是因為有好多冤魂在里面作亂呢。”

  她這話說得我一陣踉蹌,整個人都不淡定了,感覺一陣又一陣的陰寒從扁擔那兒傳遞過來,身體冰涼涼的。

  啟程了,我聽到麻衣老頭一個唿哨,口中高喝道:“喂乎喲,開門行路,慢慢走,路在腳下,行程在心頭,注意著呢。”他這話兒像山歌子,韻律古怪,又有些綿長,不過那話音一落,從黑暗中竟然走出了二十多黑影子,身上背著大包小包,腳步僵硬地朝著左邊的一條小道走去。

  而在末尾,有一個兩米高的巨大黑影,一身的雜毛,有白有黑也有紫色,那腦袋像是猿猴一樣,楊小懶足尖一蹬,竟然跳上了那個巨大黑影的肩上,坐著,喊道:“大個兒,我們走。”

  她手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條皮鞭子,在空中一甩,啪的一聲響,那巨大的黑影就緩步朝前走。

  麻衣老頭在最前面領路,而楊小懶則騎著大個兒僵尸押尾,好像是沒有人管我,不過我知道,我只要是敢流露出一點兒跑的意思,恐怕就要跟我擔著的這兩桶尸油一樣,怨魂不散了。

  經過了先前跟青衣老道三年的經歷,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就是這些有本事、有手段的人,大抵都是些瘋子,脾氣古怪、隨性而為,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若是想要安安穩穩地活下來,那就必須表現得無比的順從,并且沒有半點兒威脅性。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只要我不是表現得太討人厭,他們總不會無緣無故地下黑手的。

  更何況,麻衣老頭說了,留我一條性命,也是為了給青衣老道,也就是李道子結善緣。

  在得知他們并沒有謀害我父親,而是讓他們自行離開之后,我將受到的所有羞辱和打罵都收斂在了心里,一邊咬牙挑著擔子,一邊跟綠衣少女楊小懶攀起關系來。

  結果那女孩瞌睡得很,根本就沒有跟我聊天的意思,噼里啪啦訓了我一頓之后,行程陷入了沉默。

  一路緩行,在前頭領路的麻衣老頭專挑那偏僻難行的路走,有的地方甚至根本沒有路,走得十分艱辛。這樣的路,空著手走都夠嗆,何況是擔著一副架子,可以想象得到當時的我有多狼狽,然而這一切困難,在生死威脅的面前,都顯得沒有那么的嚴重。

  黑漆漆的夜里,其實視線也是有限的,不過我能夠看天山的星斗,曉得大概是一直往西。

  走到了下半夜,前面的僵尸群好像有一些躁動,麻衣老頭便吩咐停歇下來,將尸體全部藏在了草叢中躺下,然后吩咐我去撿干柴來生火。我做這一切,都沒有人監督,不過我知道這是在考驗我,極盡謹慎,一點也不敢異動。

  麻衣老頭顯然常年都在山林行走,火很快就生好了,上面駕著一口鍋,咕嘟咕嘟煮著水,然后開始弄來了路上搞的野物,兩只花羽毛的山雞,一個肥碩的山鼠,還有一些野地里的蔬菜。這些我都熟門熟路,自告奮勇地上前幫忙,麻衣老頭本來就不愿意做這事兒,瞧見我忙活得利索,便索性讓我來做,而我也為了凸顯出自己的價值,大展身手,一只荷葉叫花雞,一鍋濃濃的雞鼠湯,綠油油的野菜在鍋里飄蕩,這味道香得在旁邊睡覺的楊小懶都給饞醒了。

  麻衣老頭對我刮目相看,那張丑臉難得地露出了笑容,朝我舉起大拇指,而楊小懶則拍著手,歡快地喊道:“不錯啊,好香呢。”

  我發現這個時候的她,笑起來好漂亮。

  到了這個時候,我才終于將悶在心里面的話講出來:“楊老爹,先前跟著我的那猴子,你有沒有見著啊?”麻衣老頭沒說話,在旁邊拿勺子往鍋里舀肉的楊小懶接茬道:“死了,一掌拍死,利落得很。”

  “啊?”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發涼,想起胖妞陪在我身邊的這些歲月,眼淚水就止不住地往外流。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胖妞噩耗”

  1. 回復 2015/05/12

    小妖朵朵

    鳳凰王家?地翻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