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自由,以及林中小屋

  時光苒荏,不知不覺又到了冬天,我記得麻衣老頭離開的那天早上,天格外的陰沉,遠山不停打著悶雷,轟隆隆,轟隆隆,讓人的心情無比壓抑。

  這樣的打雷天,是僵尸最怕的時候,臨走前麻衣老頭還特地囑咐我,讓我看好在山洞深處的那些僵尸,前往不要鬧出什么幺蛾子來。我滿口答應,而心中卻一直都在盤算著如何離開這里,在此之前,我已經在廚房的角落找到了麻衣老頭每次迷昏我的那東西,是一種面粉一樣的白色粉末,壓抑著跳動不休的小心臟,我和楊小懶目送著麻衣老頭的背影,消失于叢林深處,然后下意識地用余光看了旁邊的楊小懶一眼。

  熟話說日久生情,養只狗,久了都有感情呢,何況是人?然而楊小懶卻沒有這種情感,瞧見我瞥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走到我的面前來,擰著我的耳朵罵道:“看什么,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下來?”

  我不想惹事,生出事端,頓時就慫了,說:“小師姐,我什么也沒看呢……”

  “什么也沒看?剛才不是拿眼珠子戳我咪咪呢?”楊小懶一臉認真地說道:“你以為我不知道是吧,每一次給我洗衣服的時候,我的內衣你都是洗得最久的,你心里面,到底裝著什么齷齪事呢?”

  面對著楊小懶的咄咄逼人,我無言以對,都十五六歲的大姑娘了,這懶得連自己的內衣都不愿意洗,你以為我就愿意啊。

  面對著楊小懶的質問,我沒有辯駁,只是解釋說我要去修行打坐了,便折轉回了房間。

  那日白天,楊小懶幾次來到我的房間里,似乎要找我說話,不過我都裝作在修行,不理睬,她許是得到了麻衣老頭的吩咐,也不敢過分打擾我,于是氣哼哼地離開。到了下午的時候,我開始做飯。麻衣老頭走的時候留下了足夠的食物,光雞蛋都有滿滿一籃子,我做了一大盤的炒雞蛋,分兩次炒的,小分量的在一旁,大分量的加了料,裝盤的時候,小分量的放在了角落。

  楊小懶又饞又懶,吃菜不吃飯,那盤炒雞蛋我幾乎都沒有夾幾筷子,便給她給吃個干凈,她一邊吃,一邊還喜笑顏開:“今天的炒雞蛋,怎么這么好吃呢?”

  我心中冷笑,想著你現在吃得歡暢,過一會就要哭了。果然吃完晚飯沒多久,楊小懶就呵欠連天,等我從廚房那兒收拾完回來,瞧見她竟然趴在主廳的木桌上睡著了。

  那一刻,我全身激動得一陣戰栗,想著老子終于海闊任魚躍、天高任鳥飛了,血液就朝著脖子上面涌。

  幾秒鐘之后,我平復了心情,緩步走到了楊小懶的面前來,凝望著她那一雙緊緊閉著的眼睛,眼瞼下面的眼珠子沒有一點兒動,呼吸均勻,小臉紅撲撲的,睡得正熟。我知道那藥奏效了,不過還是有些虛,輕輕喊了兩聲:“小師姐、小師姐?”沒有回應,只有輕輕的鼾聲。我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想起這幾個月來楊小懶對我的各種惡言惡語,忍不住伸過手去,捉起她的臉就揉。

  我一會揉成包子,一會兒又往兩邊扯開,感覺男女果然有別,這小師姐的臉蛋兒滑滑嫩嫩,一掐就像要出水兒來一樣。

  我原本是想要報復來著,結果摸了兩把,望著她那嬌艷的面容和撅起來的可愛小嘴巴,以及眉目之間的憨態,止不住地渾身發熱起來,吞咽著口水,一時間有些發呆。

  過了一會兒,我感覺到自己這樣有些不對勁了,趕忙停止住了這場試探,將楊小懶給抱起來,放回了她房間的床上去,然后開始找我的那把小寶劍和符袋。結果小寶劍很快就找到了,但是符袋卻沒有了蹤影。洞外的雷聲還在持續響起,我回頭望那邊的小道看去,害怕大個兒會出來,便不再尋找,而是將小寶劍放好,回頭看了躺在床上昏迷的楊小懶一眼,不再停留,匆匆離去。

  觀音洞懸空而立,位于懸崖半腰,上下都要攀附其間的藤蔓,不過這難不倒我,借著傍晚僅剩的一點兒亮光,我直降三十多米,然后雙腳著地,伸了一個懶腰,迎接我盼望了已久的自由。

  當然,這只是一個開始,此刻的我已經是破釜沉舟了,如果要是在路上被麻衣老頭抓住,那我是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的。一想起得罪了那惡人的下場,我渾身就是不寒而栗,當下也沒有再做停留,而是邁開腳步,朝著印象之中的南方開始走去。

  麻衣老頭采藥的方向是往北,而我則是朝了南方,這是我們當初來時的路,雖然過了好久,倒是我卻依稀還能夠認得一點,趁著天還沒有完全黑,我奪路而走,馬不停蹄,狂奔不休。

  差不多走了一個多小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那天的天氣特別不好,沒有月亮,整個天空仿佛被一張幕布給蒙上,黑乎乎的,我在此之前到達了一條小溪,這溪水寬約一丈,溪流湍急,我那個時候已經失去了方向感,為了防止自己迷路,又轉了回去,于是沿著溪水的河灘,往下游走。

  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有水的地方,總是有人家的,我只要一直走,就能夠找到外面的出路,另外一點,那就是夜太黑了,反倒是溪邊能夠有一點兒可視度。

  寒冷的冬夜,一個少年沿著小溪,跌跌撞撞地行走著,那畫面想想都有些可憐,然而當時的我,除了一點兒被抓到的害怕,充斥在心頭的,卻是滿滿的快活。

  我像風兒一般自由……

  我走了大半夜,摔了無數跤,到了后來,疲憊終于開始爬上了我的身體,我開始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重,而呼吸也開始變得有些困難,終于有一次,我一腳踏空,跌落在了溪水中,雖然我趕緊爬回了岸邊,但是半邊身子都濕了,冷風一吹,我直打寒顫,冷得發抖。直到此刻,我終于意識到這樣子走下去,只怕不行,我還沒有走出這大山呢,可能就要累死在這里了。

  明白了這點,我變得無比沮喪,脫光光,將水給擰干了之后,繼續緩步慢行,不過沒有了先前的拼命。半身濕,冷風吹,我覺得自己肯定是活不出這座大山了,然而就在我幾近絕望的時候,瞧見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座小屋。

  瞧見那個,我頓時就像是打了雞血,一陣狂奔,走上前一看,果然是一座小屋,茅草頂,旁邊搭著一個棚子,前面還開著兩壟菜地。

  我心里面歡喜得快要炸開了,沖到這屋子的門口,然后開始敲門。敲了兩回,第三次的時候,里面傳來了一個老奶奶的聲音,問是誰?我說我是過路的,在這里面迷了路,掉溪水里去了,又冷又餓,能不能進來,討一口熱水喝,歇歇腳。

  說這話的時候我忐忑極了,因為這兒荒郊野嶺的,半夜里突然冒出一個過路人來敲門,的確是有些唐突,人家未必肯開門。不過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時候,屋子里突然有一盞燈亮了,發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過了一會兒,門后面的木閘一松,有一個老奶奶掌著燈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這老奶奶有七八十歲了,一臉的皺紋,眼睛里面白的多過于黑的,衣著跟我們龍家嶺的老人家差不多,她打量了一下渾身瑟瑟發抖的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轉身說道:“可憐的孩子,進來吧。”

  我跟著走進了屋子,發現就兩間房,外間放著些農具和零碎,雜亂無比,而里面是臥房,關著燈,啥也瞧不見。

  屋子里面好像比外面還冷,我一邊關門,一邊跟老奶奶套近乎道:“奶奶,家里面就你一個人啊?”

  老奶奶拿了一件長衫出來,喘著粗氣,對我說道:“沒呢,屋子里還睡著乖孫,他爹和娘給人叫去修水庫去了,十天半個月,怕是活不了。孩子,你全身濕透了,我這里有孩他爹的一件衣服,你先換上吧。”我接過來,是長衫,白色的,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這式樣好像是解放前的,怎么還有人穿呢?

  不過我也不作它想,點頭稱是,然后看了她一眼,老奶奶就笑了,說這孩子,還挺害羞的,行,奶奶進里屋去,你穿好進來啊。

  我摸了摸腦袋,不好意思的笑了,脫衣服開始換,結果一蹲身,瞧見左腳上面,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沾了一張紙錢。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自由,以及林中小屋”

  1. 回復 2014/06/28

    qq1667878386

    我艸冬天打毛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