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燃魂點燈

  瞧見這紙錢,我有些發愣,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給踩上的。

  這邊的紙錢跟我們那兒不一樣,我們家的,黃色糙紙,方方正正,用印子印上三排,然后三張疊成一塊兒,算是一套,而我腳跟的這紙錢,卻是那種圓型的,跟銅錢一樣。不過不管怎么說,這紙錢是陰錢,死人用的,發送且不說,路上遇到了,最好繞開點,這是忌諱,免得被死人覺得你把它的錢帶走了,到時候來纏你。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那鬼可比人不講究,到時候真纏上來,實在不好。

  我也不知道荒郊野嶺的,為什么會這么倒霉,一邊小心地取下來,作了兩回揖,然后開門,把這紙錢拋出去,一陣冷風吹來,那紙錢晃晃悠悠地飛走了,還迷了我一眼。

  這邊有動靜,里屋的老奶奶問怎么了,我怕人家嫌晦氣,沒敢說實話,只是說風有些大,我把門鎖好點兒。

  里面沒音了,我趕緊把衣服換上,沒想到還挺合身,仿佛專門給我定制的一般。干衣服比起濕衣服來說,自然是舒爽很多,我抱著濕衣服走進里屋,瞧見老奶奶坐在床上,旁邊有一個襁褓,裹得嚴嚴實實,她一邊搖一邊哄,唱著當地的小歌。

  我望了那襁褓一眼,沒敢細看,只是在旁邊賠笑道:“奶奶,這兒是哪里了啊?”

  老奶奶詫異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了濃濃的狐疑,過了一會兒,她才緩聲回答道:“我們這里啊,是神農架啊。”我點頭,說我知道這里是神農架,但是我想知道這里具體是那,我往哪兒走,能夠走出去,到附近的公社,或者縣城……

  她點了點頭,說:“哦,這樣啊,我們這里是下谷坪,公社往東走二十多里山路就到,至于大的,老婆子我也不太曉得,上次聽宣傳的干部講,我們這里劃歸了鄖陽地區革命委員會管理。”

  她說完這話,我就放心了,還有二十里,我就能夠出山了,到了公社,我把情況講一下,到時候自然有公家人送我回去的。心中的擔憂少了,但是那疲倦卻涌上了心頭,我跟這老奶奶寒暄了幾句話,她瞧見我這般困,指著另一邊的一鋪床,對我說道:“我兒子兒媳,他們去修水庫去了,這里空著一鋪床,我看你這么累,天黑又不好趕路,要是不嫌棄,先在我家里歇一會,到了早晨,吃點東西再上路……”

  不知道是不是太困了,我的思緒都有些飄忽,聽到老奶奶這么熱情,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溫暖,朝著她鞠躬道:“奶奶,謝謝你,我躺一會兒,天一亮就走。”

  老奶奶擺了擺手,露出了慈祥地微笑:“你莫客氣,出門在外,哪里有什么好講究的,有瞌睡就睡唄,與人方便、自己方便,你把濕衣服晾起來,天亮的時候,差不多就干了。我哄一下孩子,你自己忙哈……”

  老奶奶說得隨便,我便將還有些濕氣的衣服擰了擰,然后掛在屋子里的麻繩上,忙完之后,也沒有再跟那老奶奶寒暄,而是躺在了旁邊的床上,和衣而睡,老奶奶十分貼心,等我躺下了之后,這才將燈給吹熄了,輕輕哄著孩子睡覺。

  說是哄孩子,但是從我進到這屋子里面來,那孩子都沒有哭一聲,實在是太乖了,弄得那襁褓里面包著個假人兒一樣。

  一夜奔走,摸爬滾打,我疲倦欲死,躺在床上,整個人都變得昏昏沉沉的了,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每當我就要閉上眼睛的時候,腦海里都會浮現出剛才被風吹走的那紙錢,晃晃悠悠,一直都在黑暗中飄蕩。我一開始還并不在意,只是摟著胳膊,感覺到越來越冷,過了一會兒,我覺得可能是我太累了,心神不寧,于是在腦海里面念起了清心寧神的咒訣,這才將那不斷跳動的小心臟給撫平了一些。

  沒過一會兒,困意席上心頭,我便顧不得許多,長長伸了一個懶腰,睡了過去。

  按理說我疲倦欲死,眼睛一閉,應該就是白天的,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做著各種的噩夢,翻來覆去,一會兒出汗,一會兒呼吸急促,總是不安穩,如此迷迷糊糊,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全身冰冷,下意識地坐了起來,睜開眼睛,瞧見黑暗中那老奶奶正站在我的床頭,認認真真地看著我呢。

  我被噩夢嚇醒了,心砰砰跳,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問她道:“奶奶,你怎么了?”

  老奶奶沒有回話,而是認真地看著我,我被看得發毛,突然感覺到渾身發冷,原本封閉的小屋變得無比寬敞,四處都是風,而還沒有等我往四周打量,突然瞧見面前的這個老奶奶,她那張滿是皺紋的老臉開始變得扭曲,一雙眼睛里,流出了兩行血色淚水來。

  平白無故的,兩行泛著亮光的血淚突然就流了出來,當時那場面簡直就是讓人崩潰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啊的一聲大叫,想要從床上蹦起來,然而我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

  老奶奶原先給我換上的那件白色長衫將我死死地綁在了床上,讓我根本就動不得,無論怎么用力,除了那床腳咯吱咯吱地搖晃著,一點用都沒有。

  我定是心慌意亂,已經完全沒有了主意,就只有看著那老奶奶緩步走到我面前來,一蹲,那張麻木的臉就湊到了我的面前來,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我,仿佛都能夠凸出來一般,而我們就這么面對著面,我卻感受不到一點呼氣,也沒有一點兒溫度。

  過了好一會兒,我以為自己快要嚇斷過氣去的時候,那老奶奶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然后她突然說話了:“你知道我兒子和兒媳,到哪兒去了么?”

  我拼命搖頭,哭著說道:“我不知道,不知道——奶奶,你放過我吧,我好久沒有回家了,我想我爹,也想我娘和我姐姐……”

  “放過你?那誰來放過我們呢?”老奶奶幽幽地說道:“我兒子兒媳,年紀輕輕,被他們拉去修水庫,結果他們觸動了水王爺,啞炮炸了,兩個人都被壓在了巖石塊里,粉身碎骨,連尸體都找不回來;我有三個兒子,大子被拉去打小日本,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二子被拉了壯丁,跑到了臺灣,人倒沒死,我們家倒是變成了刮民黨家屬,三子又死了,連魂都沒有回來……他回不來,我只有把你的魂點燃,引他前來,只有這樣,我們一家人,才好一起上路啊……”

  神經病啊!

  我頓時就一股怒火涌上心頭,氣得要死,破口大罵:“滾蛋,想拿你二蛋哥的命,去換你那死鬼兒子?沒門!你有兒子,我就沒有父母么?這么大的人了,該上路就上路唄,一個人害怕么?”

  我一邊罵,一邊拼命扭動著身子,那老奶奶的臉也變得越發的恐怖起來,一對眼珠子凸出來,牙齒白森森,一雙手伸過來掐我的脖子,厲聲喊道:“我說行就行,殺了你,我點燃你的魂,我兒子就可以回家了!”

  脖子被掐,我頓時感覺頭暈目眩,渾身冰寒,那氣息一點比一點少,而就在我以為自己即將就要死去的時候,突然懷里面有一道金光迸射出來。

  這金光充斥在了我所有的視線之中,而我也仿佛被一個大錘擊中了胸口一般,兩眼一黑,再次昏死過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