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化繭成蝶

  我原本以為麻衣老頭要進山好幾天,沒想到第二天就回來了,而我卻被抓了個正著,當時腦袋就短了路,膛目結舌,不知道說什么好。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對我又打又罵的楊小懶卻站了出來,對她爹說道:“啊,我在這洞子里待得悶煩了,就帶著二蛋出去轉了一圈,還打了兩只肥兔子,爹,一會兒中午做兔子湯啊,過冬了,可肥了呢……”

  楊小懶聊家常一般地說著話,我不知道她為何要幫我,不過麻衣老頭那緊繃的臉色卻松動了一些,確認一般地又問了我一句:“是么,二蛋?”我忙不迭地點頭,笑著說道:“是啊,小師姐可厲害了,只要是入了她的眼睛,什么都逃不掉。過冬了,這兔子肥,一會兒我弄好,給師父您嘗嘗鮮。”麻衣老頭點了點頭,不再追問,而是回頭吩咐了一下楊小懶:“最近外面的形勢變動,宗教局的人跳得厲害,你以后出去的時候,最好給我留一個言,知道了么?”

  楊小懶渾不在意地擺了擺手,說:“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后我叫二蛋留便是了。你呀你,太謹慎了,什么都小心翼翼,一點都沒有邪符王的威風……”

  楊小懶伸了一個懶腰,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間,而麻衣老頭寵溺地看了她一眼,回過頭來跟我認真地說道:“二蛋,這一次呢,還真的是湊巧,基本上的藥材都準備好了,你今天什么也不要練,放松一點,明天我就給你洗髓伐經,知道不?”

  我心中發苦,臉上卻露出了驚喜,說了幾句歡欣雀躍的話,然后拎著那兩頭肥兔子到廚房去了。

  接下來的整整一天,我都有些魂不守舍,連那兩只兔子都沒做好,楊小懶拎著我的耳朵罵,說是不是鹽不要錢呢?我心中在哭泣,然而卻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晚上安眠之前,又流了一回眼淚。

  次日醒來,我瞧見大個兒僵尸在廚房那里劈柴火,它拿的是大斧子,雪亮的斧刃,往下一斬,兩人腰身一般粗的樹干就被劈成了兩截,再一斬,又對半,三下兩除二,就是一大堆。我被麻衣老頭叫到觀音洞的深處去幫忙,那是一個我從來沒有到過的小廳,正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石釜,圓底無足,下方有一個凹型火坑,里面正燒著熊熊的烈火,將洞中寒氣一驅而光,而麻衣老道則在旁邊調配起了各種各樣的材料。

  這些材料品種繁多,有礦物質的三仙丹、黃丹、砒霜、無名異、赤石脂、磁石、石灰、丹砂、雄黃、云母、滑石、陽起石、不灰木,有藥材的八寶、虎杖、十大功勞葉、百合、千斤草猴頭藤、雞血藤、狗耳朵草、豬沙沙草天南星、地骨皮、血見愁、千日紅春辛草、夏枯草諸多重重,又有無根水、陰巢土不等,這些都需要分門別類,依次而放,他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不但是我,就連向來都是撒手掌故的楊小懶,都給他拽了過來。

  麻衣老頭為這一次的藥浴準備良久,那石釜傳熱并不好,地下的火足足從早上一直燃到了中午,里間的藥材也煮熬過了大半,他才停火,然后讓我脫光衣服,給我身上涂抹薄荷汁,以及一種很特別的冷油。

  這個過程,楊小懶一點兒回避的意思都沒有,我從小在溪水里光屁股到大,本來是沒有什么羞恥感的,只是那個時候已經開始發育了,我越發覺得自己那玩意兒丑陋,不敢露出來。

  如此磨蹭了好一會兒,麻衣老頭回過頭去瞪了楊小懶一眼,那小娘們才露出潔白的牙齒,一笑,然后離開。

  楊小懶走了之后,麻衣老頭忙活開來,給我從頭到腳地涂上了薄荷汁,以及香氣四溢的冷油,犄角旮旯,就連指甲縫里都沒有放過。他一邊涂,口中一直念念不休,仿佛在完成某種儀式。完了之后,他抓著我的胳膊,一臉嚴肅地問我,說:“二蛋,那種魔經注解最后一句話,你可記得?”我點頭,復述道:“……我欲成魔,身心皆奉,克心、抑性,杜絕所有加諸于罪身的痛苦,痛乃存在,乃愛,乃無所不在的關懷,我欲成魔,奈何奈何!”

  聽到我一字不差地復述起以上文字,麻衣老頭點了點頭,很認真地告訴我:“記住,當你痛苦的時候,你要記住,這是上天對你獨有的愛,你幸福,整個世界便也圣光生出。”

  我很堅定地點了點頭,然而下一秒,卻感覺我的脖子被麻衣老頭像揪小雞一樣地抓起來,然后朝著上方一拋。

  我呈現出一個歪曲的拋物線,掉落進了那滾燙的石釜之中。

  這石釜里面的藥汁,足足煮熬了一個上午,雖然剛剛撤了火,但是里面的溫度絕對超過八十度。我在即將入水的那一剎那,聽到麻衣老頭大聲喊道:“閉上眼睛!”我下意識地遵著做了,結果一瞬間,感覺自己整個人像是著了火一樣,每一寸皮膚都在吱吱的響。

  整個人燒著了,會是什么樣子?

  我不知道,在那一剎那,我幾乎以為自己已經死了,然而隨后又感覺到了一絲清涼。這灼熱的世界中,陡然間的一絲清涼就像溺水者所能夠抓到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用力抓住了它,將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其上,接著我又終于重回了人間,感覺這一絲清涼瞬間擴大,將我整個人包裹成了一個繭,身體依舊灼熱,肌膚仿似剝離,然而我卻能夠看到希望,還在頭頂高懸著。

  幾乎是處于本能,我開始在經脈中運行起了麻衣老頭教授給我的《種魔經注解》,當初所有讓我覺得千奇百怪、不可思量的脈絡,竟然在這一刻,自動連接。

  世界仿佛一層膜,一捅即破,接著我感覺自己的身體里,仿佛孕育出來了一個小生命。

  種魔,種魔,我身體里面,已經種上了一個“魔”。

  百骸暢通,流暢無比。

  這感覺僅僅只是一霎那,接著無數的熱意又要將我給吞噬,不過那個小生命似乎源源不斷地開始回饋出一種讓人驚訝的力量,使得我沒有被這滾燙的氣息打敗。我幾乎忘記了呼吸,只是通暢的運行著《種魔經注解》的周天,這種感覺好像是便秘之人突然一泄如注,像個嬰兒,在裝著古怪藥汁的偌大石釜中,靜靜地吸收著所有的藥材精華,讓自己的身體接受洗滌——后來我才知道,那種感覺,叫做入定,而且還是能夠忘我、忘它和忘神的一種至高境界,后面的回憶,便已經消失了。

  一切的一切,都化作了烏有,仿佛死一樣的寂靜,又如同得道了一般,靜謐祥和。

  我的意識再次恢復,居然又是腹中的一陣劇痛,這是嬰靈在我體內最后的一點力量,糾纏不休,正當我即將要睜開眼睛的時候,卻聽到了旁邊一聲長嘆。

  這聲長嘆讓我感覺自己被人注視著,有一種從里到外的透明感。

  我聽到楊小懶問麻衣老頭:“爹,他是不是扛不過去,快要死了?”麻衣老頭長嘆尾聲,凝重地說道:“不愧是它,竟然能夠撐得住。小懶,爹問你一件事情,這小子是不是私自跑了,然后被你給逮回來的?”

  楊小懶支支吾吾,不過麻衣老頭人精一般,立刻曉得了事情的過程,語氣變得更加嚴肅了:“看來,他應該是曉得了一些東西,那么,我們的計劃,要提前了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