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勾心斗角

  楊小懶在我面前是霸道小魔女,然而在外人面前卻乖巧得很,這甜甜的一聲“王叔”,喊得面前這個精干矮小的男子喜笑顏開,忙不迭地擺手說道:“別這么說呢,楊老前輩名滿江湖的時候,我都還沒出生呢。不敢當呢,不敢當……”

  他說完,轉向麻衣老頭拍胸脯:“符王,您能夠找到我,而且還這么慷慨,我地包天不甚感激。俗話說‘士為知己者死’,下面的事情,一定會盡心盡力的,你放心。”

  這個黑衣勁裝打扮的矮個兒漢子倒是個知顏色的人物,雖說那落地鳳凰不如雞,走火入魔的邪符王雖然已經趨于平庸,但是江湖地位在那兒,高高抬起,總比安之若素地接受,要讓人感覺愉快,果然麻衣老頭的臉上露出了高手特有的那種風輕云淡的笑容:“好漢不提當年勇,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不提也罷。今天既然大家走到一起來了,就要把勁兒往一塊兒使。我們剛來,什么事情都不了解,你坐,給我們講一講最近的情況……”

  麻衣老頭引導著地包天坐下,黑燈瞎火的,也沒有什么好講究的,地包天隨便找了一塊石頭,剛剛坐好,便告訴我們:“前輩,上一次您和老鼠會的糾紛,鬧得有點大了,他們的人過來找了兩次,后來還跟官面上的人有了沖突,這才消停一點。不過您在麻栗山煉尸的事情曝光了,上面查得嚴,據說虎門張曉濤都被調過來。我的建議,您最好還是再過幾個月,風聲小了,春暖花開,我們再行動,您覺得如何?”

  麻衣老頭連連搖頭,說道:“等到那個時候,黃花菜都涼了。富貴險中求,我們夜里行動,人不知鬼不覺,倒也不會有什么意外,只是那墓,你確定地方了沒有?”

  地包天摸了摸兩撇胡須,然后看了一眼旁邊那十來具僵尸,咽著口水說道:“當年我爹,能夠進得那墓,也是機緣巧合,雖然得了些好處,但是驚惶而逃,十三個兄弟,相繼都因為各種意外而死,只有他一人能活;即便如此,還活得跟死人一般,唯有行修鬼道,方才存世。為此,他從來都是緘默其口,不過我在他箱底里,倒是翻出了一些當年的記錄,有心琢磨,倒也有些收獲,后來接到了您的消息,方才用心尋找,大約能夠確定了山頭,只是……”

  他低著頭,長吟不止,這是在坐地加價,麻衣老頭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狠戾,隨即收斂,臉上露出和煦春風的微笑來:“此行的確兇險,這樣吧,我除了這十二頭僵尸之外,我還余一些,放在了神農架,如果一切順利,墓中財物,皆歸你不說,那些僵尸也都由你領走,重現你王家當年輝煌,皆在于此,你說可好?”

  地包天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拱手說道:“楊老前輩慷慨,那小的就卻之不恭了,一會兒勞煩您將這控尸的手段給我交接一下,接著我們立刻出發,爭取今天晚上,就把事情給辦成了。”

  兩人又是摟肩膀,又是笑嘻嘻,然而我卻能夠瞧得出這和煦春風之后的寒冷,想著這地包天的名號到底還是叫錯了,他應該叫做膽大包天才對——膽敢勒索心黑如墨的麻衣老頭,他到底是有真本事,還是不知死活啊?

  這般勾心斗角的談話結束之后,兩人便走向了旁邊的那十二頭僵尸,開始交接起來,我和楊小懶在遠處待著無聊,便小聲地問起了話兒來:“小師姐,你說這地包天怎么這么大膽,盡然敢說出這樣的話兒來?他,就不怕師父他老人家翻臉啊?”

  楊小懶一把扯住我,義正言辭地說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那墓中的物件,對你和我爹極為總要,特別是你——所以那些僵尸,即便是我爹養了十幾年,也沒有什么好吝惜的。”

  她說得冠冕堂皇,一本正經,反倒讓我生出了好多疑惑來,下意識地抬頭瞧去,看見遠處的地包天有意無意地朝著我們這兒瞟了一眼,笑容若有若無,心中不由得一陣驚訝,沒想到這個地包天看著圓滑有禮,卻也是個不好惹的高手啊?

  我捏了捏拳頭,不再說話,旁邊的楊小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腦袋轉到了別的地方去。

  我默然不語,從神農架出來的這些天里,我已經感受到了《種魔經注解》在我身上的變化,也感受到了藥浴在我的作用,已經逐漸地體現出來,無論是從體質,還是精神,都有著質的提升,自覺能夠有了一些反抗之力,然而在這一刻,我才曉得這天下之大,高手林立,修行的道路上,我還需要走很遠,很久,方才能夠跟我面前的這些敵人并立。

  麻衣老頭和地包天兩人在山口轉角處商量了好久,過了一會兒,麻衣老頭過來告訴我們,說他和地包天先去把這些僵尸給存放起來,然后跟我們一起出發。

  兩人離開,留下了我和楊小懶,以及僵尸大個兒在附近的林子邊等待,我心情郁悶,蹲在那兒不說話,而楊小懶卻有了聊天的興致,走過來踢我的屁股,招呼道:“二蛋,知道剛才我為什么瞪你不?”

  我搖頭,說不知道,楊小懶謹慎地朝四周打量一番,讓大個兒擋在我們的前面,然后低聲說道:“像地包天這樣的角色,若是以前,我爹連正眼都不會瞧他一下;不過虎落平陽被犬欺,才不得不委曲求全而已。那個家伙,身上帶得小鬼,能夠耳聽八方,所以你最好不要亂說話,小心隔墻有耳。”

  帶小鬼?我有些不明白,楊小懶瞧見我懵懂無知的模樣,也懶得解釋,只是告訴我:“就是他能夠跟看不見、摸不著的鬼魂交流,而那些臟東西,就在我們身旁,防不勝防,所以你自己小心些就是了。”

  我點頭,沒有再多說話了,楊小懶瞧著我悶不做聲,氣不打一處來,又踢了我一腳,恨恨說道:“你就知道‘哦’,不會說些別的么?”

  我看了楊小懶一眼,心中想著:“老子話可多了,要是有可能,我先把你吊起來,像攆山狗打羅大屌一樣,抽你一宿!”不過時機未到,我也只是在心中想一想而已,根本不敢付諸于實踐,楊小懶瞧見我像那糞坑里面的石頭,又臭又硬,就沒有了跟我閑扯的心情,反過去跟大個兒玩去了。

  我們并沒有等待多久,麻衣老頭和地包天兩人攜手而歸,然后招呼了我們,朝著前方的深山走去。

  麻衣老頭給出了足夠的酬勞,而地包天也表現出了相應的價值來,他在此之前就已經進行過了周密的勘測,帶著我們一路疾行,幾乎沒有半點兒停留,翻過了幾個山頭之后,我們來到了一處長著茂密云杉的懸崖口,路到一半,中間折斷,他蹲在懸崖峭壁間,將右手中指放在了舌尖,舔了舔,然后放在了風中。

  沒多一會兒,他回過頭來,對麻衣老頭說道:“楊老前輩,瞧這里,龍過中折,莽原滔滔,巨石折轉之下,下有深潭數口,巖口懸棺,差不多就在這里了……”

  麻衣老頭左右一看,眉間不由變得十分凝重,慎重地又問了一句話:“你確定?”

  地包天拍著胸脯說道:“當然,不瞞你說,我之前就來瞧過,只是因為我這本事低微,所以才沒有成行,這一回有了您,也才有了那膽兒。”

  麻衣老頭深深吸了一口夜空的涼風,點了點頭:“嗯,我聞到了,很濃的煞氣啊,應該沒錯,走,我們下去。”他一揮手,地包天反倒有些詫異了,左右一看,猶豫地問道:“都去?墓中危險,不如留小姐,或者這位小哥在外面,也好有一個照應啊……”

  聽到這話,我整個心臟都開始跳了起來,想著倘若是要留下我,那這不就是我最后一次逃跑的機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