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棺中有梯

  聽到地包天這般解釋,我們不由得有些愣神,若說在這樽棺柩之中,躺著的是那名傳聞已久的白蓮教鬼道高手,這個倒也還可以理解,但是誰會把這么完整的黑曜石棺柩,拿來做一個通道的出口呢?

  這不是暴殄天物么?黑曜石其實并不算貴,但是這樣完整而純正的黑曜石棺柩,還真的是世間少有呢。

  墓地乃人臨終的歸宿,能夠修得起如此大墓之人,為了防止自己身后被人摸了手腳,里面自然是機關重重,不過此處因為之前就有人來過,諸多設置差不多都被專業人士給破除了,而且我們這兒又是老馬識途,故而才會如此順利,瞧見這棺柩,麻衣老頭突然想到了一點,問地包天:“既然如此,當初你父親他們,為何又折轉而返,而且同伴還相繼死去呢?”

  這樽奇怪的棺柩,地包天也是久有聽聞,但從來沒有見過,睜大著眼睛打量,聽旁邊問起,吞著口水說道:“當時,我爹他們按照秘錄的指示到此,將此處的陪葬之物一掃而空之后,開始琢磨起這棺柩之中的東西——但凡墓葬,最值錢的就是陪在死人身邊的東西,便如傳說中的護魂珠,就是塞在那舵主的肛門里面。這棺柩蓋子沉,用什么工具都打不開,后來有懂這個的,說要找童子,先圍著尿一圈,然后用中指血涂抹,方才能夠開。他們找了一個,結果真的開起來了,然后一陣大霧,大家慌亂,奪路而逃……”

  麻衣老頭沉吟半晌,然后出言道:“一陣大霧,眾人驚慌——說明此處煞氣濃重,一般人抵擋不住,直接被迷惑了心志。無妨,我這里有靜神符一張,可以鎮場。”

  說完,他摸出一張血色黃符,然后轉頭瞧向地包天,地包天一邊笑,一邊擺手:“之所以會與您一同來,就是瞧中了您的本事,不過要打開的話,我可不行——我結婚了,孩子就比二蛋小一點兒……”我在旁邊也算機靈,不用催促,直接把褲子摟下來,背著楊小懶,開始圍著這黑曜石棺柩尿尿。

  這些天趕路忙,火氣大,這尿液都有些濁黃,不過不打緊,數量倒也湊合,完了之后我還意猶未盡地抖了抖,結果麻衣老頭直接抽出我腰間的小寶劍,隨手一揮,我的中指就是一陣刺痛。

  我幾乎是被麻衣老頭野蠻地舉起來,手指在棺材蓋上涂抹一番,完了之后,連人帶著小寶劍,給扔在了一旁,接著他開始作起了法來,腳踏罡步,身形變換,三兩下,大袖一揮,整個空間的溫度陡然間竟然拔高了好幾度。

  在一陣飛速的舞動中,麻衣老頭倏然靜止,整個人停了下來,然而揮揮衣袖,手伸在了半空中。

  他整個人宛如石佛,手緩慢地抬起來,一點一點,向上推移,而讓人詫異的事情發生了,原本重若千斤的那棺材蓋子,居然發出了“喀喀喀”的聲音,然后朝著上方,緩慢抬起,仿佛無形之中有一雙巨手,將其憑空托起一般。這場景十分離奇,顯示出了麻衣老道厲害的手段。我在旁邊瞧著,發現地包天小心地往后推開,那盞銅燈被他收起,臉上似乎顯得有些害怕。我起初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然而當整個棺材蓋子完全離開了那黑曜石棺柩的時候,突然間就冒出了一股黑色如墨的濃霧,朝著我們這邊席卷而來。

  “疾!”

  麻衣老頭早有準備,手往袖子里一縮,當揮出來的時候,卻是一道火光飛起,朝著那黑霧迎了上去。

  兩者皆是來勢洶洶,一旦撞上,便如同那火星掉進了油桶,轟地一聲,那符箓竟然化作了一道火墻,直接將所有的黑霧格擋,接著在麻衣老頭的誦念之下,那火墻搖曳,然后宛如江中巨石,穩穩地將所有的黑霧燃燒殆盡,接著自己也化作了一片虛無之中。

  讓人奇怪的事情是,就算這火燒連天,空間中的溫度卻反而變得更加的冰冷起來,我下意識地抱著胳膊,瞧見地包天已經走上了前去,對麻衣老頭說著恭維的話。

  麻衣老頭無心聊天,草草說了兩句,手上接了一個法印,然后向前。

  這黑曜石棺柩十分高大,大個兒很自覺地跪在前面,讓麻衣老頭踩著自己上去。我在旁邊,瞧見攀上了棺柩之上的麻衣老頭的側臉,很明顯地一愣,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回頭說道:“果真是一個通道,走吧,我們繼續下去,看看有什么幺蛾子。”麻衣老頭率先翻身而下,地包天心中激動,也借著大個兒的身體,翻了下去,我扭過頭來,看到楊小懶在瞪我,不敢拖延,也乖乖地攀上大個兒的身體,趴在棺柩旁邊一瞧,不由得嚇了一跳。

  這么大的棺柩里面,果然沒有躺著什么尸體,而是生長著一堆墨綠色的苔蘚,而在正中,有一個口子,是向下的樓梯,我上來時,正好瞧見地包天走下去的背影。

  我還待仔細看,屁股那兒猛然一痛,憤憤地扭過頭去,瞧見楊小懶正拿指間戳我那兒呢。

  這貌美如花、但心思狠厲的少女一點兒男女之防都沒有,又或者說她根本不拿我當一男的,我咬著牙,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翻身而下,落在了那堆苔蘚旁邊,腳一滑,就直接滾落到了棺柩中間的臺階口處。我根本沒想到那苔蘚會這么滑,結果摔下來,腦袋就磕到了旁邊的臺階,額頭處立刻有鮮血冒了出來。

  血很快就從額頭蔓延到了眼眶,我趕緊用手捂住傷口,接著旁邊的楊小懶也跳了下來,瞧見我這副衰樣,氣不打一處來,又來踢我,口中恨恨罵道:“你不能小心一點啊,咋咋呼呼的,準備去投胎是怎么的?”

  我不敢跟她斗嘴,想起了身后的背包中有魚骨粉,連忙掏出來碾碎,然后求楊小懶給我灑在傷口處。

  楊小懶嫌臟,忒埋汰,本來不愿意,然而這棺材雖大,但容不下幾人,我擋在了口子里,也有些耽擱時間,于是把這些魚骨粉灑在了傷口處,一邊撒一邊笑,說:“二蛋,嘿嘿,你這傷口好可愛,像那嬰兒的小嘴巴一樣。”我腦門火辣辣的,心里面卻聽著有些涼,尼瑪,這么大的傷口,會不會留疤啊?

  好在楊小懶到底還是有些惻隱之心,她給我傷口撒好止血的魚骨粉,然后從兜里弄了一個小瓶子,在旁邊涂上一點綠油油的膏藥,然后接過我手上的紗布,在我腦袋上纏了一圈,笑著拍了我的傷口一下,說道:“好了,一會兒就沒事了。”

  她說完,擠開我,然后朝著下面的樓梯走去。我本來不愿走,然而抬頭一看,卻瞧見大個兒居然也開始要爬進來,我知道那東西別看著像狗一樣聽話,一旦發起狂來,沒有幾個人能夠敵得過,于是吞了一口唾沫,跟在了楊小懶身后。

  這棺柩里面的口子不大,但是走下去,卻是一節一節的臺階,旋轉而下,直著身子走也不費勁,我手摸了摸旁邊的墻壁,都是磚砌的,上面有好多同樣的苔蘚,感覺這下面還是蠻潮濕的。

  我們在口子那兒耽擱了一下,沒相當剛剛還在前面的麻衣老頭和地包天一轉眼,人就不見了蹤影,一開始我們還沒覺得,以為就在前面,然而連著下了好幾圈,還是沒有看到,楊小懶急了,大聲地喊著:“爹,爹……”

  沒有回答,只有回應,整個樓梯通道回蕩著楊小懶那驚慌失措的聲音。

  地包天用的是一盞銅燈,而我們別的人,手上都有手電筒,照著這黑黝黝的樓梯處,聽著這回聲,心中不由得越加的驚慌起來,前面太黑,楊小懶不敢往前走了,回頭來看我,結果這手電筒一掃過來,她臉上立刻露出了極度驚恐的表情,張大嘴巴,使勁兒地一聲大喊:“啊……”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棺中有梯”

  1. 回復 2014/08/25

    大大

    李道子要找的轉世老友應該就是屈陽吧 別看這一正一邪 兩人都是奇才啊 就好像笑傲江湖里的劉正風和曲洋 至于追殺他這一世姓王的很明顯是王新鑒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