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章 呼嘯迷魂梯

  黑暗中的視線畢竟是有限的,這手電筒的強光一掃過來,我就感覺眼睛一陣刺痛,剛剛閉上眼,楊小懶這震撼莫名的聲音就直接響了起來,在整個樓梯處直接回蕩。

  聽到這尖利的叫聲,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這心臟一陣收縮,莫名地感覺身后涼風一陣,倏然就往著我的后頸這兒鉆,涼颼颼的,嚇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趕忙睜著眼往上面瞧去。這不瞧不要緊,瞧一眼,也把我嚇得夠嗆——原來我們剛才從上面下來的路,在這兒竟然憑空消失了,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就是一團黢黑,手電筒的光芒照過去,樓梯空了,根本沒有實物存在。

  我扶著墻,詫異地爬起來,還沒有站穩,后面就飛來一道勁風。我下意識地伸手去抄,撈到了一條修長美腿,扭頭一看,卻是楊小懶氣勢洶洶地罵道:“都怪你,拖拖拉拉,搞得我爹不見了,回去的路都消失了!”

  她還要伸手過來打我,然而這一刻,我卻穩穩地避開了她揮出的這一巴掌,反手抓住她的手腕,沉聲說道:“如果你還想活著走出去的話,就收起這小性子,跟我一起想辦法!”

  楊小懶十幾年的修行,自然比我這剛剛入了門道的修為要高得多,不過瞧見我不再軟弱,一時間竟然忘記了掙脫,而是有些發愣地看著我。

  我甩開了楊小懶的胳膊,然后順著她手中的電筒光芒,開始往回走,一直走到了那樓梯的盡頭,果然是突然就沒有了,手往下摸,一點觸感都沒有,我往空出的地方看,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而再往上走,則是真正的空蕩蕩。楊小懶回過神來,沒有再對我打罵,而是蹲下身子,與我一同打量這突然消失了的臺階,摸了兩回之后,她從墻壁上面摳出一點兒泥塊碎屑,然后朝著下方扔去。

  泥塊跌落下方,在手電筒的光芒照耀下,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前方黑暗,后面無門,恐懼爬上了我和楊小懶的心頭,那小娘們四處看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問我:“我們下了多少級臺階?”我哪里能夠記得,回憶了一下,說大概三十多級吧?楊小懶又丟了幾回石子,都是空落落的,然后與我商量道:“我們剛才下來的時候,這臺階都還在,如果我沒有猜測的話,可能是我們中了幻覺,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眼前沒路,實際上是有路的,只要往回走,我們就夠得到……”

  楊小懶自小就跟隨她爹楊二丑闖蕩江湖,見多識廣,而是我這山村農家娃,啥都不曉得,所以她這般說,我也點頭,然后問:“那么,我們接下來怎么做?”

  楊小懶的眼珠子骨碌一轉,然后輕輕推了我一把,指著上方的回路說道:“這樣子,你不管別的,直接往回走,相信我,你一定能夠腳踏實地的。”

  她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和,然而我卻還是能夠感受到她的緊張,腦袋一轉,就知道她是準備讓我去試水,心中立刻變得反感起來,往后退了一步,不同意:“不,掉下去的話,一定會死的;我不去,要去你去。”

  楊小懶瞧見平日里百依百順的我竟然頻頻違反她的意志,不由氣得火冒三丈,一聲大叫,伸手過來撈我,想要給我兩個大耳刮子。我雖然打不贏楊小懶,但是卻還是能夠避開的她手,后退兩步,將小寶劍拔出來,一字一句地說道:“楊小懶,狗急了跳墻,兔子急了咬人,你別逼我,不然的話,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楊小懶聽了我的警告,更是生氣,抬起手來,一根牛筋和人筋編制在一起、浸過尸油的皮鞭子就抖落出來,接著她那張秀美的臉上立刻露出了冷冷的笑容:“陳二蛋,長本事了啊,你以為我現在制服不了你了,對吧?”

  狗咬狗,一嘴毛,在這種生死未卜的情況下,跟楊小懶貿然發生沖突,并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于是我搖了搖頭,冷靜地說道:“迷魂梯,升天路,這個是種魔經里面講到的一種法陣,我不是不知道,即便是那前路真的就是實打實的臺階,但是依我的修為和意志,恐怕抵受不住心靈的侵襲,便以為自己真的死了。這種蠢事,你不愿干,我也不愿干。我們還是談一談如何找到師父,這才是正理。”

  楊小懶將鞭子甩了一個響,然后像不認識我一般,仔細打量我,半天才悠悠說一句:“陳二蛋,這才是真正的你,對不對?”

  旁邊有點兒雜音,我沒有聽清楚,問怎么?而楊小懶直接厲聲喊道:“小小年紀,如此城府,以前那個勤勞憨厚的陳二蛋,是騙我們的吧,對不對?我爹告訴我,你什么都知道,但是卻悶著不說,對不對?”

  鞭子是長兵器,而我手中的小寶劍卻只能近身搏斗,不過瞧見楊小懶這般咄咄逼人的氣勢,我還是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平靜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楊小懶,我只是對你讓我去送死,不滿而已。”

  楊小懶見我死不承認,不由得怒意勃發,又甩了一個鞭子,大聲喊道:“你這個狗日的,欺騙老娘感情,我今天先弄死你再說……”

  這小娘們當真就是個神經病,無緣無故的,就露出了獠牙來,我心中一緊,想著在這樓梯中跟她交戰,一是我不敵她,二來麻衣老頭不知道什么時候回返,我也不敢拼命。然而正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整個臺階一震,我們剛才站立的那幾節臺階突然垮了,朝著下方跌落而去,而這種垮落的趨勢,正在順著我們這兒蔓延過來。

  生死關頭,我們也顧不得剛剛生出的仇怨,腦子一熱,當下也是扭過頭來,朝著下方開始奔跑。

  我和楊小懶一起跑,在手電筒的微光照耀下,大跨步地往下沖,身后轟隆隆,那堅實的臺階開始不斷地垮落,速度越來越快,幾乎就是追在我們的屁股后面,壓迫著我們所有的力量,好像我們只要稍微一點兒懈怠,就有可能掉落下去。

  那種壓迫潛力的極限狂奔,普通人堅持不了幾分鐘,即便是進入了修行養氣的門道,也持續不了多久,跑了十多分鐘,我也終于有些扛不住了。

  瞧著前方仿佛永無止盡的道路,我也有一點兒覺悟了,一個古墓,無論耗費了多少的精力修,都不應該弄這么一個幾里長的臺階,更大的可能,應是楊小懶所說的,我們中了迷陣,陷入了幻覺而已。想到了這兒,我再也沒有了跑開的心思,而是直接盤腿坐下來,開始下意識地念起了《種魔經注解》之中的經文,安定心神。這些日子以來,我幾乎是被逼著將此經讀熟,下意識地念著,根本來不得一點兒猶豫。

  我當時的心中在想,這是假的,如果我當真了,那我就死了,如果沒當真,那么一切都應該消解了吧?

  臺階垮落的速度太快了,我幾乎一坐下,就感覺整個人都在往下墜落,無盡的黑暗把我整個人的精神都給拉扯到了下方,而靈魂則在往上飄散……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體內一陣狂躁的氣息狂涌,猛地睜開眼睛,發現我并沒有跌落深淵,而是出現在了一個環形的甬道口,環目四望,瞧見旁邊有一個出口,還沒有等我明白過來,瞧見楊小懶從我身邊呼嘯而過,然而卻仿佛看不見我一般。

  一圈,兩圈,三圈……

  我愣愣地看著楊小懶疲憊欲死地繞著圈兒跑,正想上前將她給喚醒,然而憑空伸出一只手來,將我給直接拖拽到了一邊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