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我弄死你

  那人的力氣十分大,我根本來不及防備,整個人就被直接拽了過去,下意識地要反抗,卻瞧見拉我的這個人,竟然是先前下來的地包天,不過更讓人驚訝的是,此刻的他,上身的衣服竟然浸滿了鮮血,整個人的臉色都變得格外蒼白,如紙一般。

  我沒有反抗了,地包天將我一路拽到了旁邊的出口處,低聲說道:“你如果不想她死,就不要貿然把她叫醒,要不然,后果會很嚴重的……”

  我有些不明其意,瞧見地包天沒有再拉我,而是從身后的背包中掏出了一卷白沙布來,直接塞在了自己胸口處,然后又抓出一把藥丸來,吞進了脖子里。這些藥丸拇指大,他又沒有用水,太干了,噎得直撐脖子。

  曾經有好幾次,我都想讓那個總是欺負我的漂亮少女死去,然而真正到了臨頭,我卻又沒有那么狠厲的決心,瞧見這兒只有地包天一個,不由覺得驚訝,問他道:“王叔,我師父呢,他到哪兒去了?”我剛剛從幻境中掙脫出來,一時間有些摸不清方向,地包天一臉慘白,指著里間說道:“你進去看看,就知道咯。”

  地包天這副模樣讓我感到奇怪,總感覺他哪里不對勁,不過也沒有多想,抬腿往那出口走,結果沒走幾步,腳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通道有些向下傾斜,一時間滑溜著,朝前方掉去。

  我用背部靠著地下,順著慣性溜出了好幾米遠之后,終于停下,瞧見這是另外一個大房間,方方正正,比第二層的還要大上許多,裝扮跟上面的差不多,不過多了許多古怪的旗幡和銅鐵器皿,最中間什么都沒有,而四周的墻壁之上,都有一團暖黃色的火焰,不知道是剛剛點燃,還是一直都存在。在中間,我瞧見了兩個人,一個是麻衣老頭,而另外一個,竟然是——地包天。

  對,是地包天,這個留著兩撇小胡子的矮個漢子,手中多了一根甩棍,而先前的那盞銅鏡則圍繞在了他的身旁,不斷的旋轉著,而那里面的火焰,不停地閃爍著,簡直就是信號彈一般。

  陰陽燈,能夠感受臟東西,越是陰氣十足,閃爍得便越厲害。

  地包天身手矯健,然而最吸引人眼球的卻是麻衣老頭,我原先只瞧見過他和老鼠會的劉領導、馬領導的交鋒,伸伸腿腳而已,并不算精彩,然而在此刻,我瞧見他果真不愧是“邪符王”之名,手上不斷有符箓飛出來,刷刷刷,那軟軟的紙片飛在空中,就如同硬刮紙、畫片一般,戳到空處,立刻無火自燃起來,將整個房間都給點亮,接著黑霧繚繞,某些無形、卻能夠讓人感應到的氣息不斷地上下游動,我甚至還能夠聽到有尖厲的哭叫聲。

  整個空間,充斥在一種莫名的詭異當中。

  這場面十分精彩,讓人看了目不暇接,大氣不敢喘,然而麻衣老頭和地包天都在這里間跟不知名的東西拼斗,那么剛才指引我來到這兒的那個地包天,到底是誰呢?

  我下意識地扭頭過去看,瞧見一張蒼白的側臉,嘴角含著詭異陰森的笑容,隱沒在了轉角。

  他不是地包天,轉眼之間,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我下意識地看了一下我剛才被拽的胳膊,只見那衣服上面,竟然有著一個詭異的黑手印。我心中震撼,一骨碌就要爬起來,然而雙手撐在地上,卻感覺身下又滑又黏,將手掌抬起來,放在眼前一看,卻見竟然是黏稠的黃色液體,有過經驗的我自然曉得,這種液體一般都是來自于尸體腐爛或者分解的時候,變質產生的尸液。

  見得多了,我也顧不得臟和臭,一咕嚕爬起來,仰頭看去,瞧見那兒有一個小洞口,有一滴一滴的液體滑落下來,曉得這些東西,來自于上面的某一處。

  我的心思還震驚于剛才指引我前來的那個假的地包天上面,不過要是讓我獨自返回去,卻又不敢,于是朝著場中叫喊道:“師父,師父……”

  麻衣老道燃符鎮陰,頗有些焦頭爛額,聽到我叫他,抽空瞥了一眼過來,朝著我大聲喊道:“二蛋,你小師姐呢,快讓她過來,我需要她符袋里面的東西。”楊小懶貼身而放的符袋是來自于青衣老道之手,本來是我的,后來卻落到了楊小懶手里,麻衣老道雖然被人叫做邪符王,然而事到如今,想要擺脫困境,卻還是需要別人的符箓,說起來實在諷刺,不過現在他也沒有太多的忌諱,朝我大聲地喊,然而我卻沒有辦法,朝著回喊道:“師姐中了幻覺,我弄不醒她啊!”

  正在奮力拼殺的麻衣老頭聽到這話,手里面的活計倏然一頓,錯愕地望著我道:“那你怎么沒事?”

  麻衣老道此人雖然兇戾無比,又心黑手狠,然而對于楊小懶這個小女兒卻最是疼愛,聽到消息,便有些慌了,我多的也不跟他說,簡單跟他講了兩句話,心中還在疑惑,這兩人對著空氣這般舞動,那敵人到底在哪兒呢?

  聽完了我的講述,麻衣老頭下意識地看了旁邊的地包天一樣,然后身形開始前移,然而他一動,旁邊的地包天臉色就變得一陣蒼白,朝著麻衣老頭大聲喊道:“楊老前輩,你可別走啊!你走了,我怎么辦?”

  地包天苦苦哀求,麻衣老頭卻絲毫沒有動容,一步跨前,直接沖出了房間的中央,朝著我這邊大步而來。

  就在他一步走出的時候,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黑色的網線,無形又有形,直接勒在了麻衣老頭的身上,眼看著麻衣老頭就要給這些絲網勒死的時候,但見他左腳一踏,一口精血噴出來,那些網便仿佛被火灼燒一般,煙消云散。不過他這般硬闖,卻也是受到了許多沖擊,臉色變得更加紅艷,而在他身后的地包天也想跟著沖出來,卻沒想到無形之中,又生出一道墻壁,將他給擋住,我置身事外,并不知道其中的兇險,卻瞧見地包天的臉上露出了極度驚恐的表情,接著整個人像是被什么東西重重一錘,向后面跌飛而去。

  我還想看地包天的結局,卻不想麻衣老頭一陣風地沖到了我的面前,問我說哪兒呢?我回頭指向那通道,然后問:“王叔怎么辦?”

  “讓他先扛著吧……”

  麻衣老頭輕飄飄地說了一句話,拉著我就往回跑去,我沒敢再問,跟著他折轉回來,瞧見剛才明明還在狂奔的楊小懶,此刻卻瞧不見了蹤影。麻衣老頭心中發緊,問我到底怎么一回事?我只有把剛才遇到那個跟地包天幾乎一模一樣的人,說給麻衣老頭聽,我剛剛一講完,便瞧見麻衣老頭的手“呼”的一聲就揚了起來,幾乎還沒有反應,臉上就被重重一巴掌扇到,眼前一黑,整個人就騰空飛了起來。

  我被麻衣老頭一巴掌扇得暈暈乎乎,眼前金星四冒,感覺腦子成了一灘漿糊,嘴里、鼻子里面全部都是血,接著我又被麻衣老頭給揪著脖子,提起來,只聽到他朝我大聲說些什么,然而我的耳朵一直都在嗡嗡響動,什么也聽不到。

  麻衣老頭瞧見我被他盛怒之下,扇懵了,也有些后悔了,從懷里掏出一顆黑色的珠子來,先是按在我的腦門上,然后一路下滑,最后塞進來我胸口的兜里,緊緊一頂,這時我才隱約聽到:“……好兇的家伙,不愧是修煉了幾百年鬼道的家伙,不過被我擊中了兇魄,開始耍陰謀了,對吧?”

  我不知道麻衣老頭到底在說些什么,睜了睜有些模糊的眼,瞧見剛才跌落在了地下的地包天,從我們剛才來的那個房間緩慢地走了過來,于是使勁地拍了拍他,以作提醒,麻衣老頭這才反應過來,剛剛將我放下,一轉身,卻被地包天給直接撲到在了地上。

  “啊!”地包天撕破喉嚨地一般叫喊著,然后死死掐住麻衣老頭的脖子,大聲罵道:“你這惡鬼,我弄死你,我弄死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