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銀牌子

  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沒有理由的,比如機會,它也許有且只有一次,如果錯過了,也許就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有。

  先前在墓中,我之所以會去幫麻衣老頭,是因為他暫時不會殺了我,而被惡鬼附身的地包天才是敵我矛盾,但是出了墓外,海闊天空,我若還是一直待在他的身邊,這身體遲早都是他的。而想要脫離他的掌控,此時此刻,是我唯一的機會。

  什么是機會,那就是稍縱即逝,追之不及。

  我幾乎沒有一點兒思想緩沖的時間,就在麻衣老頭如旋風一般,怒吼著向前沖的時候,我也是貓著身子,朝著旁邊的角落溜了出去。

  我記得地包天在此之前曾經介紹過,這兒離下面的谷底,只有十幾米的距離,跳過那個平臺,斜坡往下,一路就可遠離。這條路我觀察過,以我現在的身手,有很大的機會逃脫,于是這邊一縱,人便逃開。前面混戰一團,那四個黑影子都是極厲害的角色,麻衣老頭在他們的面前也算不上壓倒性的優勢,不過他眼觀四路,一下就瞧出了我的目的,朝著我一聲怒吼道:“孽畜,你還敢跑?”

  我是麻衣老頭繼續生存于世間的希望,相對而言,他最是在意我,所以十分焦急,圍住他的那四人之中,也有一人想要過來攔我,旁邊的一個矮壯中年人卻拉住了他,低聲喝道:“點子扎手,放過小魚,先料理正事!”

  兩方一牽扯,我卻已是逃過了一劫,整個人縱身一跳,直接沖出了這懸崖敞口,朝著旁邊的一個土坡那兒飛去。

  夜風呼呼,我一下就跳到了對面來,手抓到了藤蔓之上,幾乎是出于慣性,根本就沒有停留,直接向下滑去,手上鮮血淋漓,然而還沒有倒地,那藤蔓就到了末端,我心中好像有一只巨手在緊緊抓著,身后催促,結果眼睛一閉,人便再次往下跳去。

  下跳的時候,我的雙膝自動彎曲,結果很快便落了地,巨大的力量使得我朝前一陣翻滾,整個人像滾地葫蘆一般在泥地里撲騰。

  沖勢一止,我便一躍而起,顧不得渾身的傷痕,借著天邊的一點兒星光,朝著前方的樹林子就撒丫子地跑。

  就在我逃進林子里面的時候,我聽到一聲巨響,忍不住回過頭去,瞧見一道黑光從那懸崖口子處飛逝,半空中傳來一聲凄厲的叫喊,似乎是麻衣老頭的聲音。我心中更加緊張,心想著這個老家伙這么厲害,居然能夠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在那么一堆人的圍困之中逃離,果然不愧是江湖上曾經鼎鼎有名的“邪符王”,不過他這般倉惶而走,楊小懶肯定是自顧不暇了。

  伏擊他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來頭呢?

  我來不及多想,一來那些在洞口伏擊的人,能夠悄無聲息地將大個兒搞定,并且逼迫麻衣老頭遠走,必然是強人一伙;而麻衣老頭又逃遁了,倘若讓他把我找到,又是一場血光之災。這些人都不好惹,好在二蛋哥我已經暫且逃離,他們最好去追麻衣老頭,狗咬狗,一嘴毛,而我則在山里面隱藏起來,等到風頭過來,我再悄悄回家,見我爹娘去。

  馬上要過年了,離家半年多,我還真的是想死我爹娘和我姐了。

  此時的我腦門流淌著鮮血,頭被麻衣老頭扇了一巴掌,到現在還有些暈乎,不過渾身的鮮血卻都在沸騰,自由和希望就像燈塔一般,指引著我,朝著前方的林子處狂奔不已。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十分鐘,或者半個小時,一開始林深黝黑,又是渾身熱血,跑得那叫一個酣暢淋漓,然而到了后面,力有不逮,一雙腿就像灌了鉛一樣的沉重,呼吸一聲沉過一聲,到了最后,萬籟寂靜,唯有蟲吟,我突然聽到有一陣極有律動的腳步聲,在身后響了起來。這些腳步聲輕靈,而且不止一人,我便曉得,這恐怕是剛才在洞口伏擊麻衣老頭的那些人,順著我的痕跡,追蹤而來。

  他們是什么人?老鼠會的人么,若是如此,按著麻衣老頭將他們的那些人熬成尸油的仇恨,只怕我要是給逮到了,恐怕也沒有什么好果子吃啊。

  以及之道還施彼身,他們會不會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也要把我給弄死,才算是消解仇恨啊?

  我若是對他們說,我也是受害者,他們會相信么?

  我的腦子里面亂糟糟的,無數的念頭生出,感覺最終的腳步越來越近,幾乎就挨在身后了,心中越發地驚慌起來,身體也乏累得很。

  終于,在一個山彎子處的時候,我終于跑不動了,身子一低,直接鉆進了旁邊的草叢里面去,還沒有歇兩分鐘,那心臟都還在咚咚敲擊我的胸膛時,身后的林子里突然就毫無預兆地躥出了幾個身影來,身姿颯爽,朝著我的前方奔去,領頭的是一個短發青年,口中低聲照應道:“大家快點,朝東邊跑的這個,應該是楊二丑的徒弟,也是個重要角色;楊二丑跑了,功勞虧了,小魚小蝦也要算上來!”

  這幾人從我身前呼嘯而過,我屏著呼吸,一動也不敢動,看著他們消失在了黑暗之中,緊張得一身冷汗出來,冷風一吹,直打哆嗦。

  瞧瞧這身手,矯健如龍,跟我簡直就是天差地別,我若是被他們給逮到,哪里會有好果子吃?

  我心中恐懼,便沒有再作停留,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逃開,然而沒走十幾步,突然感覺腳下被什么一拌,整個人便騰空飛了起來,砰的一下,直接撞到了對面的一棵樹上,疼得我眼冒金星,淚水肆流。我知道中了人埋伏,手往懷里掏,想要摸出小寶劍出來與人搏斗,卻不想三兩個人就直接壓到了我的身上,結果我的一對胳膊都給按得死死的,耳邊傳來好幾個人的歡呼雀躍聲:“抓到了,抓到了!”

  我奮力掙扎,結果后心給人飽捶了兩拳,肚子里一股氣給打到了嗓子眼,憋得慌,整個人就沒了力氣,然后被人翻轉過來,七手八腳,將我懷里的小寶劍和符袋給扒了出來,然后強光手電照在了我的臉上,有人問道:“是這小子?”

  旁人點頭,接著用繩子將我的手腕捆住,這人手法粗暴,而且又一身臭氣,熏得我直咳嗽,他反而更加用勁兒了,勒得我眼淚水直流。

  領頭的那個年輕人走過來,低頭看了我一眼,拍了拍那個漢子,說老江,輕一點,這個少年應該剛剛入門道,別把人家的手給弄斷了。那個臭氣熏熏的漢子應了一聲,沒有再用勁,只是將我抬起的腦袋死死壓低,恨聲說道:“這小兔崽子,跑得還挺快,搞得老子差點兒岔氣了。”

  我沒逃開多遠,就被人制服,接著被那個叫做老江的漢子押著往回走,幾人交談,我才曉得這個叫做老江的漢子,名字蠻好聽,叫江南,而給我講好話的那個人叫做王朋,是這幾個人的頭。

  時間有限,我聽到的并不多,被拽著往回走沒多久,前面突然就出現了幾堆篝火,那兒人影憧憧,熏臭漢子老江將我提留著到了近前,朝著人群大聲地邀功道:“張隊,楊二丑的那個徒弟找到了,就在這兒……”他將我往地上使勁兒一扔,我滾了幾周,差一點兒掉進了篝火里去,瞧見中間有一個滿臉愁容的中年漢子正蹲在昏迷著的楊小懶旁邊,回過頭來冷冷地瞥了我一樣,然后吩咐道:“哦,審一下,問他知道楊二丑的落腳點在哪里。”

  我被人拖到了一邊,接著先前抓到我的那個年輕人王朋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我一樣,突然伸手,從我的脖子里,拽出了一塊銀牌子來,仔細一看,臉色不由變得凝重,蹲下身,舉到我面前,沉聲說道:“這東西,是你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