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老友重逢

  抱著我的這個人,是不能說話的啞巴努爾。

  這是一個久違的擁抱,包含著最真摯的友誼,和濃濃的關心,是我在麻衣老頭手下低聲下氣、苦苦掙扎的時候,所不能夠感受到的。

  這就是所謂的“尊嚴”。

  在此之前,很多人都以為我命喪于麻衣老頭之手,努爾也得到了消息,如今瞧見我死而復生,十分的激動,我們兩個緊緊摟著,熱淚直流,旁人都瞧出了我們之間的感情,并不打擾,任我們將情感宣泄出來之后,王朋走了過來,將那塊銀牌子遞給了我,笑著說道:“既然有努爾證明你的身份,那么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二蛋,歡迎回來!”

  我握著那塊銀牌子,看著王朋寬厚的笑容,心中無限溫暖,而旁邊的人也都過來拍我的肩膀,無論是那個領頭的張隊,還是先前對我橫豎看不順眼的老江,臉上都露出了笑容來。

  在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心里面歡喜得都快要炸開了,然而更加讓我驚喜的事情卻接踵而來。

  一個瘦小的身影從樹上跳了下來,沖入了我的懷中。

  我摸著又肥了一些的小猴子胖妞,高興得幾乎都要跳了起來,旁邊的啞巴給我比劃一番,我才曉得,當日胖妞被麻衣老頭父女甩脫了之后,去找回了我爹,但是它不愿在我家待著,又重新進了山里,后來它遇到了啞巴,因為相互之間也有些淵源,然后就暫時留在了這西熊寨里,卻沒想到我竟然會出現,于是便帶著它,歡喜地跑了過來。

  人生四大喜,他鄉遇故知,這死里逃生、久別重逢,自然是讓人歡喜得心中要炸了,不過總在這田壩前一直待著,也不算是個事,于是苗寨的人領著我們往寨子里面走。通過旁邊的王朋介紹,我才曉得雖然有很多苗寨子與世隔絕,但畢竟跟很多修行中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所以倒也沒有我們想象的那般冷淡,當年的蛇婆婆一人盡滅日本勘測隊,名聲大震,后來有人慕名而來,彼此相交,倒也成了朋友。

  王朋的師父便是其中一位,他和啞巴自小就認識,所以認得我的這銀牌子,昨天才沒有讓我吃苦頭。

  西熊寨是一個藏在山窩窩里面的寨子,放眼一看,全是梯田,陽光灑落水田上,金燦燦的光芒連著半天的天,進了寨子,和外面的村子差不多,不過建筑似乎陳舊一些,而且時新的東西幾乎都沒有,讓我曉得偏安一隅,避世不出,看似自由自在,其實反倒是失去了許多發展的機會。不過我不說,隨著眾人的腳步,一直來到了寨子的宗堂鼓樓前,早前有人聯系了,這邊也有人接待,桌子一排擺開,大碗的苞谷酒,大塊的肥肉,載歌載舞,熱鬧得很。

  我在這一群身穿苗族服飾的寨民里面,開始尋摸著傳奇人物蛇奶奶的聲音,結果愣沒有看到能夠對應得上的,后來一問,才曉得蛇奶奶這些年生病了,一般都不會露面。

  押送我的這隊人馬里面,似乎就王朋跟苗寨的人挺熟,其他的人也是第一次來,不好亂走,在宗堂鼓樓旁邊安排了一頓飯,全部都是飽滿油光的黑糯米,然后是大塊的肥豬肉,有些人吃不慣,嘗幾口便停住了,然而我卻是好久沒有吃到這種飯菜了,一連吃了三大碗,最后噎得直打嗝,這才罷休。

  王朋他們這隊伍,對外統稱工作隊,是國家的人,而啞巴他們寨子出面的又是頭面人物,雙方在一起有很多事情要談,啞巴和王朋作為牽橋搭線的人物,必須在場,而我呢,就給安排在了旁邊的一個小房間里,因為確定了我只是受害者,而不是楊二丑的同黨,所以沒有受到特別的關照,也沒有人過來監視我。

  沒人管我,我倒樂得清閑,跟胖妞在一起,像個小孩子一般玩兒。

  瞧著胖妞那憨態可掬的模樣,我整個人的情緒便已經從先前麻衣老頭的陰霾中走了出來,不由得想起了當初青衣老道說過的一句話:“有時候,動物比人還可愛。”

  我跟胖妞兩個玩了好久,不一會兒啞巴也進來了,跟我比劃了一下,還沒有談幾句,王朋就過來了,說張隊長找我。

  我沒有拒絕的權力,于是跟著他一起到了旁邊的一個房間,瞧見里面只有張隊長一個人,而旁邊的木床上面,則平躺著楊小懶的身體。瞧見我進來,他一絲不茍的臉上勉強地擠出了一絲笑容,然后悶聲說道:“昨天一戰,眾人埋伏,嚴防死守,結果還是讓楊二丑給逃了。這家伙是個極度邪惡的人物,你估計也知道,所以有一些事情,我想向你了解一下……”

  了解案情,我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當然,為了保護自己,我也沒有說關于楊二丑留我,是因為換魂之事。

  當我把這前因后果講清楚的時候,張隊長的眉毛又皺了起來,問我道:“你是說,楊二丑帶了十二頭僵尸,還留了十來頭,放在神農架老巢?”我點頭稱是,只曉得大概區域,不曉得具體位置,他問了一下當時的情況之后,就沒有再追問,而是將從我身上搜出來的三件物品,一把小寶劍、一個符袋以及一顆黑黝黝的珠子攤出來,問起了來歷,前兩者是別人相贈,而后者則是麻衣老頭自墓中而得,我坦然說起,張隊長倒也爽利,直接將小寶劍和符袋交還給我,然后把那黑珠子收起來。

  做完這些,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小同志,目前基本上已經確定了,這兒基本上沒有你什么事,不過以后有需要,還是希望你能夠配合。

  這是自然,我忙不迭答應,鄭重其事地跟張隊長握手,離開的時候,我瞥了一眼旁邊昏迷不醒的楊小懶,下意識地問道:“張領導,她怎么了?”

  張隊長雖然有些意外,不過還是認真地給我解答:“她啊,我找隊內的專家問了一下,說她是有些失魂了,不過不要緊,等出去了,我們會有專門的人員來對她進行處理的。”他揮了揮手,有些心不在焉,我雖然還想提醒他一句,后來想人家是領導,是專家,哪里會容我一個小孩子胡亂插嘴,就悶了下來,然后離開。

  下午的時候,我瞧見工作隊只留下了王朋和老江,其余人再次出發,應該是去找我所說的僵尸去了。

  然而晚上的時候他們回來,卻是一臉掃興,張隊長又找我確認了一下,然后沒有再說了。我回來的時候聽到王朋跟啞巴講,說他們去的時候,撲了個空,不知道是麻衣老頭給轉移了,還是那個地包天弄的手腳。十二頭僵尸是一個隱憂,讓人實在放不下心來,所以工作隊暫時決定不走了,先在這麻栗山附近盤查一下,免得讓人民群眾的財產和生命安全收到威脅。

  西熊苗寨有吃有喝,還有我的朋友,啞巴和新交的朋友王朋,以及小猴子胖妞,我倒也沒有太多的抱怨,只不過有一些想念家人,歸心似箭。

  啞巴告訴我,讓我放心,他已經找族人傳信到龍家嶺去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回來的。

  他這么說,我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當晚被啞巴和王朋找去他家喝酒,凜冽的苞谷酒喝到喉嚨里面,火辣辣的,到肚子里,整個人像燒起來了一般,不過沒一會兒,渾身暖洋洋,人直打飄,我沒喝幾口便有些上頭,不知不覺,人就是醉眼朦朧起來,然而正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從后面沖過來,一把將我給拉了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