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一章 顧老板的親戚

  我有一段時間總是在懷疑自己,覺得我是一個不詳之人。

  在我那便宜師叔王洛和從東南亞襲來,小美身死之后,我曾經沮喪得一度想要離開自己拼搏和奮斗的東官,想要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去隱姓埋名,不沾因果。然而我終于發現了一個問題,無論如何,我都逃脫不了人群的包圍,總是會沾惹到禍事,即使我逃到了天邊,那又如何?還不是一樣,該來的總是會來的,逃避,無用,唯有反抗,積極樂觀地生活,方能夠讓自己成為一個真正強大的人。

  所以我重返了南方,來到了洪山,與老鄉阿東開了這么一家餐館。

  他需要我的投資,我需要一份穩定的收入,不讓自己為了三斗米而奔波忙碌。我的時間太珍貴了,我終于明白,我不是在為我一個人而活,我肩頭有了太多的責任:朵朵、肥蟲子、對黃菲的承諾……以及,好吧,小妖朵朵這狐媚子,也算是吧。

  這么多張嘴,我壓力山大。

  顧老板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正好完成了苗疆餐房的交接。阿東在經營上是一個有著自己主見和想法的人,太多的干擾反而會讓他失去方向,于是決定先離開一陣子。顧老板跟我抱怨,說我再不來,他親戚估計就要奔潰了。

  我苦笑,說香港那么多著作等身的玄學大師,為毛偏偏就等我一個人?

  他說屁,名氣大的請不來,小的,毛都沒有用,一個個都是嘴皮子上的功夫。

  于是我便收拾好行囊,與黏上來的雜毛小道、虎皮貓大人一同經鵬市羅湖關口,前往香港。顧老板的助理秦立早已經在鵬市等候,一應手續均有他辦理。我之前跟顧老板一起做過事,到過香港,有港澳通行證,雜毛小道居然也有,于是過關很順利。顧老板親自在關口這邊等待,一番寒暄之后,上了一輛黑色的豪華商務車,一路穿行,過高樓大廈、擁擠車流,來到九龍的一條繁華街道。

  香港伊麗莎白醫院,據說李小龍就在這家醫院去世的。顧老板輕車熟路,帶著我們直接前往病房。乘電梯上樓,或許是巧合,居然是五樓。

  這個數字讓我頓時菊花一緊,自從那次“五樓回魂梯”事件之后,我對于“五樓”這件字眼,一直都存在著莫名的不適應感,或許那是我第一次因為恐懼而嚇尿了褲子吧?這是一段慘痛的回憶,讓我無顏以對。

心有警兆,此行不詳。

  在醫院五樓的走廊中,我見到了顧老板這個遠方親戚家中的大部分成員,包括他太太、一個二十多歲的兒子和十八歲的女兒(他還有一個三十歲的大女兒,現在在加拿大)。顧老板的遠房親戚是一家小貿易公司的公司董事,姓章,姑且稱之為章董吧。聽顧老板跟我介紹,章董現年五十有六,常年奔波于兩岸三地,各地風情見得也多,是個久得其中三味的老饕,不僅在東官,江城和鵬市也都置有家產,包著情兒。

  香港是個比較重視風俗和國學的地方,歷來對各種學問都抱著寬容的態度,所以,顧老板的太太、兒子和女兒見到我和雜毛小道,都十分的尊重——當然,這里面多少也包含了顧老板給我的夸張吹噓存在。相比之下,雜毛小道受到的歡迎重視程度,簡直是國賓級的待遇,蓋因為他道袍發髻的緣故,將其猥瑣的本質給掩蓋住,又多了一些仙風道骨,越發的像“尹志平”了。

  章董住的是獨立病房,隔著門口的玻璃看去,很難從病床上那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家身上,想象出他一年前還風流倜儻、灑脫花叢的身姿。

  顧老板在旁邊跟我說,老章這個人,對家人是極好的,自從知道自己染病之后,交接了公司的業務,便住進了這里來,經過藥物治療,病情已經得到了控制,陸續好轉,都已經出院治療。然而自從被那鬼纏身之后,人就完全消沉下去,住院后幾乎瘋了,前兩天還試圖自殺,所幸有人看著,沒有成功——所以他才火急火燎地找我過來。

  艾滋病全稱為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癥,它主要是通過血液、體液和分泌物感染,日常的握手、擁抱和正常交往都不會傳染的,所以我們放心地走進去,找椅子坐了下來。章董躺在床上,靜靜地看著我和雜毛小道,兩眼無神,臉龐消瘦,一臉的老人斑,伸出被子的手臂,猶如冢中枯骨,皮連著骨頭,呈現一種不健康的顏色。

  顧老板將我和雜毛小道介紹給章董時,本來出氣多過進氣的他,眼睛突然多了許多神采,哆嗦著烏黑的嘴唇,發出了艱澀的聲音:“兩位大師,你們可要救救我啊?”雜毛小道大喇喇地揮手,說無妨,貧道此次來,定然還居士一個周全。他左右地看了一下,說要清場。

  大師的話是不容置疑的,一時間,章董的家人和顧老板、秦立都被趕了出去。

  人都走了,雜毛小道取出一瓶凈水,點兩滴到章董的額頭和眼窩中,念甘露咒:“悲夫長夜苦……猛火出咽喉,常思饑渴念,一灑甘露水,如熱得清涼……”他持咒有一個特點,就是既急又準,長達幾百字的咒文,他不用一分鐘就持完,而且均有效果,不像是我,磕磕巴巴地念完,還不一定能夠奏效。

  這便是名門子弟和半路出家的野雞路子,最大的區別。

  基本功。

  咒罷,章董的精神便高了很多,半坐起來。既然雜毛小道出了風頭,我便樂得清閑,在旁邊看。雜毛小道問,章董答,事無巨細,不敢隱瞞。

  從他們的談話中,我大概理清楚了輪廓:

原來這章董果真是那個跳樓身亡女子的主顧,那女子既然已死,不便提及尊諱,便說為小A。小A本來已經懷有了章董的骨肉,準備著生下子嗣,分得財產。然而小A前男友突然介入,小A空虛寂寞,居然就從了,花費錢財無數,而且還被感染了艾滋病,不得不把腹中三個月大的胎兒打掉。章董本來是個花花老頭,出了生意忙碌之外,在珠三角也有幾處巢穴,養著籠中金絲雀,而且頻繁出入歡場。

  結果這病便如擊鼓傳花,染了十幾人,唯一慶幸的是老妻容貌衰老,很久沒有進行過夫妻生活了,所以并沒有傳染。他自然惱怒,再追問緣由,更是一點兒情分不講,便想著把這個害得自己染病的死女子給掃地出門,任其自生自滅。

  結果,小A跳樓而死,此事便一直耽擱下來。

  章董一直在香港進行積極的治療,并沒有太多功夫,去了解小A這個讓他咬牙切齒的女人。然而某天夜里,迷迷蒙蒙之間,發現床邊有一重物,推,發現陰冷潮濕,半坐起來,發現居然是小A,她穿著情趣內衣,極盡挑逗之能事,章董并未明了所處的境況,笑瞇瞇,依著好色的天性,抱著身邊這尤物顛龍倒鳳了一回。

  關鍵時刻時,他才記憶起來,身下這女人早已死去,腦袋都摔成了爛西瓜,哪里能與他纏綿。這一想起,畫面立轉,懷中這女子果然渾身濕淋淋,全是血,再看小A的臉,尼瑪,這哪是臉,分明就是將各種碎肉拼湊在一起的恐怖怪物……

  驚悸倉惶之下,章董居然把持不住,元陽頓失。

  他這一下,渾身的魂兒都丟了……

  接著他醒轉過來,發現自己依然躺在自己家中的大床上,窗外燈影搖曳,渾身濕淋淋,竟然流了一身的汗。他本來身體就不好,此番一驚嚇便發燒了,本以為只是偶然現象,然而此后,多則一個星期,少則三兩天,這小A便入了他的夢中,要么纏綿悱惻,要么驚嚇威脅,要么就無盡的哭訴,將他折磨得不堪其擾,想死而不得。

  這段時間,他也請過了好幾個大師——港島灣仔的黃忠信黃大師、九龍觀塘的鐵板張、新界離島的葛天師……都說沾惹到了不詳之物,有纏紅線的,有畫鎮宅符的,有結惡靈咒的,沒有一個有用,該來的照樣來,而且還變本加厲,頻繁,讓人瘋狂。

  雜毛小道從百寶囊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個紅銅做的羅盤。

  這羅盤與他三叔那個一般無二,上面有五十四層同心圓,密密麻麻的繁體字在各空格間點綴。平托著,念開光請神咒,接著羅盤正中天池的黑色磁針,開始左右搖擺起來,不住地旋動。看到這幅度,我和雜毛小道的眉頭都皺了起來。要知道,小A的惡靈早就已經被雜毛小道的符箓給消滅了,這么強的磁場反應,顯然不是僅僅一個惡魄所能夠導致出來的。

  雜毛小道問我什么看法,我搖了搖頭,白天陽氣太盛,那鬼東西不知道躲在哪里,只有到夜間,它出來害人,我們才能夠確定是什么。雜毛曉東又念了一下安靜心靈的咒法,章董閉上眼睛,開始進入了安靜的睡眠。看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我和老蕭對視,搖頭。

  這可能是他這么久來,睡得最安穩的一覺。

  我看著窗外夕陽的余暉,知道我們要在這個醫院過夜了。說實話,我討厭消毒水的味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