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重返觀音洞

  時隔半年,我再一次瞧見我爹,發現他頭上面平添出了許多的白發,使得人到中年的他顯得分外老相,我母親也是,淚水盈盈,不住地擦著眼淚,讓我的心都碎了。這一次會面是工作隊的領導安排的,把路線提前告訴了攆山狗,讓他帶著我爹娘過來,見上一面,一來解了我亡故的謠傳,二來也是讓我安心,免得去神農架那邊,出工不出力。

  不管他們什么目的,反正我還是挺感激的,跟父母見上一面之后,雖然也沒有說上什么,便匆匆離開了,但是那心里面,卻是十分的溫暖。

  親人是最溫暖的港灣,這話兒從來都不假,在接下來行路的過程中,我雖然還是有些傷感,但沒有了一開始的那種惆悵,因為我想著等我幫助工作隊解決完剩下的事情,就有機會再見到他們了。

  離別,只是為了更好的相聚,如此想來,便沒有了太多的不舍。

  啞巴是個很敏感的人,他瞧見了我情緒上面的興奮,也替我開心,陪在我身邊,不時還逗一下我肩膀上面的胖妞,完全沒有以前那種沉悶之感。看得出來,他對于這一次出遠門,還是蠻期待的,甚至希望有著一個不一樣的生活開端。不過這情緒感染不了胖妞,這小猴子自知闖了禍,沒臉見人,于是一開始就蹲在我的肩膀上面,低著頭,一會兒睡著了,一會兒又悄不作聲,眼睛滴溜溜,四處打量人,瞧著就不對勁兒。

  不過工作隊倒是沒有太追究此事,王朋不時過來與我們說話,并且還逗一下胖妞。

  對于這個為自己說話的“王大爺”,胖妞倒是知道好歹的,瞧見他就用手作揖,這副可愛的模樣,弄得王朋哈哈大笑,摸了摸這小小的猴頭,撓癢癢。王朋的鼓勵讓胖妞終于有了一些活力,然后開始琢磨著將功補過,從我肩頭往樹上跳,沒多一會兒,獻寶一般地弄了些野果和白乎乎、蠶蛹一般的肥蟲子來,給工作隊的人吃,又在休息時間,屁顛屁顛兒地跑到張隊長身旁,給敲背揉肩,雖然用的力都錯了方向,但是這熱情卻感染了所有的人,沒多久,大家都開始喜歡上了這個機靈又勤快的小猴兒了。

  愛屋及烏,他們又順帶著喜歡上了我,我幾乎不用很努力,便融入了這些人里面。

  一聊天,才發現大家都來自于天南海北、五湖四海,有的是退伍軍人,有的是家學淵源,還有的則沒有講明來歷,不過我卻了解到,他們所在的部門,其實是一個相對而言,比較神秘的所在,就像一個專案組,一旦有類似于這種事情的發生,他們總是第一時間站出來,處理妥當,而因為面對的都是一些窮兇極惡的人物,有時犧牲的可能比較大,經常會有朋友在任務中失去性命。這讓工作隊的氣氛通常比較緊張和壓抑,算起來,屬于一種比軍人還要危險的職業。

  不過這些東西,在我的生命中已經是非常的神秘和好奇了,想到能夠像電影里面的英雄一樣,為人民群眾和國家奉獻自己的生命,我就忍不住熱血沸騰,心動不已。

  不過王朋先前雖然還提出說讓我加入他們部門,但胖妞偷吃的那件事情出了之后,他便沒有再提起,我也不好問,只有憋在心里。

  從神農架而來,麻衣老頭幾乎是晝伏夜出,走的也都是偏離人群聚居地的山路、叢林,這是因為我們一路上都帶著十三頭僵尸,生怕引起驚慌,造成不必要的麻煩,然而工作隊卻不用,直接翻出了麻栗山,沿路而下,然后到了我們縣城,工作隊從武裝部聯系了一臺解放卡車,將我們直接拉到了鄂南。

  這是我第一次坐車,在此之前,麻栗山根本沒有通車,我只能和羅大屌、龍根子這些小伙伴去鄉場上面趕集的時候,蹲在路邊看那些鋼鐵怪物鳴著喇叭遠去,羨慕得緊。這回坐在那車上,聽著那車轱轆在馬路上面轉,發動機的轟鳴聲和飄散的汽油味兒,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鮮。

  有了車,所有的節奏都變得無比的快,第二天我們就到了鄂南的一個小鎮,張隊長他們根據我的描述,特別是我那次私自逃出觀音洞,在溪邊不遠處遇到的那個兇宅子,打聽到的地名,大概確定了幾個地點,而我們所到的第一處,便是最有可能的地方。

  不愧是專業的工作隊,再次進山的時候,我便瞧出了那路十分熟,往山里面再深入一些,我便對上了號,連忙拉著王朋,告訴他當日我和麻衣老頭、楊小懶等人,就是從這一邊,翻過那片山的,他很激動,拉著我的手,問我說這兒離楊二丑的老巢,到底還有多遠?

  我低頭想了一會兒,說如果腳程快一些,估計不用三、四個小時。

  這消息傳回去,大伙兒都不由發出了一聲歡呼,工作隊跟著這件案子也有一段時間了,別的不說,光是領頭的張隊長,他據說是從南方那邊調過來的,小半年都沒有回家,如果這一回能夠將麻衣老頭兒的老巢找到,把那些剩余的僵尸給鏟除了,也算是能夠結案了。

  此番前來,為了雙保險,工作隊還帶上了楊小懶。

  這小娘們兒昏迷了三天,在車上的時候蘇醒了過來,神志還在,但就是不愿說話,時間匆忙,工作隊也沒有怎么審她,更沒有把她留在地方上,而是由一個身高體壯的健婦帶著她。這小娘們瞧見我沒有被逮住,反而是領著工作隊前往觀音洞,便曉得我背叛了她爹,于是有事沒事,就總拿那種惡毒的眼神死死盯著我,讓我感覺總有一條毒蛇,在脖子后面爬。

  這種情況大家都知道,但是沒有人提起,我當時雖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投名狀”,但隱約也能感覺到這是工作隊故意的。

  不過既然想要重新獲得自由,我就需要表現出跟楊二丑一點兒關系都沒有的樣子來。

  我們進山,一路找尋,很快就來到了溪邊的那間爛房子,接著再往里走,其實就已經十分熟悉了,大概到了下午,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終于來到了觀音洞的山崖前,山谷交夾,林密樹深,張隊長瞧見我指的那處隱沒在藤幔之間的洞口,點了點頭,說道:“嗯,很不錯的藏身之地,一般人即使路過,也不一定會發現那兒還住著人呢,不過不知道楊二丑是否有回來過……”

  他沉吟了一番,然后回頭喊道:“江南,你帶著陳冰、江霖,先摸上去看看……”

  脾氣很不好的漢子老江聽令,立刻帶著兩個身型比較瘦弱的隊友走了出來,大約地瞧了一下離地十幾米的洞口,然后開始往上爬。這三個人十分靈活,三兩下,便翻上了洞口,然后一人在外面等待,另外兩人結伴而入,沒多久,便傳來反饋:“張隊,沒有人,上來吧!”

  聽到這話兒,下面的大隊人馬便只留下幾個人在下面照應,其余的人,全部都攀爬上了去,包括看著楊小懶的那個健壯婦人。

  重回觀音洞,一切都還是那么的熟悉,我領著人一路往前,走到了最里面的石廳,卻沒有發現當初麻衣老頭藏在這兒的那十幾具僵尸,不過從里面的布置,還有余下的那股濃重尸氣,還是能夠取信于工作隊的一干人員,看著石廳凹口處留下來的尸漿,張朋十分懊惱地說道:“唉,到底還是來晚了,沒想到那個家伙反應居然這么快,到底還是跑了一個空。”

  眾人紛紛表示遺憾,然而張隊長在沉思一番之后,卻表示先不用著急,我們今天晚上,先住在觀音洞中,明天再想辦法。

  此刻天色已晚,出山不易,還不如就在這兒休息,我在這里生活半年,十分熟悉,然后開始生火劈材,準備眾人晚飯,不過這兒的食材雖然都有,但是因為擔心麻衣老頭在這兒下手腳,張隊長還是制止了我,吩咐大家吃攜帶的干糧即可。

  那天晚上,我沒有跟啞巴、張朋以及老江一伙人擠在大廳,而是帶著胖妞,回到我以前住的那個小洞子里,臨睡前還瞧見張隊長他找人在對楊小懶進行突擊審訊,我瞧著那小娘們看我時,那詭異的笑容,莫名就有些心慌,生怕她說出什么誣陷我的話語。雖說清者自清,但是被人潑了臟水,總是會有許多麻煩的,萬一工作隊的領導一個念頭沒有想好,我可是冤得慌。

  我輾轉反側,好久才睡著,然而半夜里,迷迷朧朧間,總感覺有一絲涼氣在身邊徘徊,好似毒蛇吐信,猛然一睜開眼睛,便有一張慘白的女人臉孔,印入我的眼簾。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