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楊二丑逞兇

  “陳冰、韓九……”

  眾人紛紛呼喊在洞口執勤的那兩位同伴的名字,然而卻眼睜睜地瞧著他們跌落崖間,沖到前方來,瞧見走來一個佝僂的黑影子,此人個頭不高,吊眉歪嘴,一臉猙獰,獨目兇惡,王朋伸手,攔住眾人上前,而是沉聲問道:“楊二丑?”

  那人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抖抖肩,露出一雙如鷹爪般枯瘦的手來,回答道:“正是我這老頭子,怎么著,見到我很意外?”

  王朋的肩膀在抖,然而聲音卻顯得平淡無奇:“我有些意外,沒想到你竟然蠢得會自投羅網。”

  麻衣老頭哈哈一笑,用鳥爪一般的指頭,平平指著我們,來回一圈,然后得意地笑道:“就憑你們這些小鬼,也能夠號稱這兒是‘網’,你說什么笑呢?”王朋的臉波瀾不驚,只是瞥了旁邊的老江一眼。留守觀音洞的人里面,有三人佩槍,然而剛才守門口的那兩人,連槍都沒拔,人就栽落下去了,現在只有老江身上,還有手槍在。

  老江若無其事地往懷里摸去,而王朋則在這里拖時間:“我們都是江湖后輩,論輩分,自然不如您老人家,但是你若想憑著一個人,便將我們這些人都給鎮住了,這也不可能。時代在進步,一代新人換舊人,別的不說,只要張隊長回來了,你還不是得屁顛屁顛兒跑開?”

  麻衣老頭似乎沒有瞧見老江的動作,而是平靜地說道:“張曉濤嘛,這瘋狗近年來名聲漸大,我也怕他,不過沒關系,自然有人拖著他,不讓他趕回來,而在這段時間里,我并不用太多的擔心……”

  他這話兒還沒有說完,老江便猛然掏出了手槍來,一聲大吼道:“楊二丑你這王八蛋,老子打死你!”

  他這把槍是警用五九,射速快,火力猛,啪啪直射,然而就在他胳膊一抬的那一剎那,麻衣老頭竟然身形一動,直接退回了洞口的黑暗中去,老江射出的子彈落在了空處,彈頭和石地擦出火花,跳彈飛射,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外面一陣狂風生出,陰森森的,將石廳之中的篝火給吹得一陣搖曳,幾乎就要熄滅了一般。

  我以前聽王朋說過,麻衣老頭對老江的家人犯有血仇,雖然不知真偽,但是瞧見他幾槍落空,便跟著要沖出石廳去,便知道這事兒錯不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老江這個人本來脾氣就暴,腦子一熱,直接就沖了出去,然而這時,旁邊的王朋突然身子一動,一把將老江的腰給拉住,腳下一拌,將老江壓在了地上,湊在他耳朵邊大聲喊道:“老江,冷靜,要想報仇,就不要給他激怒——你出去干嘛,你弄得過他么?”

  老江一股血直沖腦門,卻給王朋一盆涼水澆滅,清醒過來,這才曉得麻衣老頭是想讓他沖到洞口,然后將他手上的槍給卸下來。

  人乃血肉之軀,無論再厲害,其實也罕有能夠生扛槍彈的,這事兒早在百年前鬧義和團的時候,就已經被無數的鮮血和亡魂給證實了,所以麻衣老頭若想沖進來拿人,那么這把槍,是他最大的威脅。想到這里,他極力收斂起心頭的怒火,朝王朋點了點頭。老江冷靜下來,王朋立刻吩咐眾人持械上前警戒,并且呼喚里面的茂姐拉著楊小懶出來,用麻衣老頭女兒的性命,來威脅他就范。

  這點子說實話,有些過分了,不過工作隊中最厲害的人都不在,能夠防住麻衣老頭的手段并不多,兩把槍被麻衣老頭給弄沒了,現在我們這邊雖然人多,但是反而成了弱勢。

  然而就在王朋吩咐的時候,又是一陣寒風吹了進來,我感覺一陣黑暗籠罩著石廳之中,接著老江手中的槍堅定地響了起來,啪、啪、啪,朝著一個沖進來的黑影子射去。打中了,血花四濺,然而當我恢復視線的時候,卻瞧見躺在地上流血的,卻是先前跌下山崖的一個同伴,身上開出了巨大的血口子,血肉翻卷,而那麻衣老頭,卻趁著這混亂,已經沖到了老江的身前來。

  老江抬手便射,然而那麻衣老頭速度更快,直接偏頭,避開了這最后一發子彈,接著手一伸,直接老江的手腕給抓住。

  別看他的手如鳥爪,卻十分堅韌,用勁一捏,老江根本握不住槍了,那坨鐵直接掉落了下來。

  麻衣老頭突進上前,速度簡直可以稱得上是鬼魅,然而工作隊長期與這些人打交道,個個都練就了一身的本事,幾乎沒有用上什么反應時間,圍攻而來。第一個上前的,自然是離得最近的王朋,他能夠被離去的張隊長委以重任,自然不是沒有道理的,此番短兵相接,立刻顯示出了十二分的強悍,朝前一掌,直接印在了神威大發的麻衣老頭背上。

  麻衣老頭已過輝煌時期,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已經大大降低了,然而經驗卻依舊還在,大伙兒一擁而上,他反而是如魚得了水,旁人的拳腳倒也不用防備,只是避開王朋的那一記掌,便在眾人之中翻騰起來。

  幾乎是一道身影閃動,三兩下,便有人吃了虧,啊的一聲,倒在地上,王朋在旁邊看得仔細,不由得氣炸了肺:“虧你是個前輩,居然還用毒!”

  麻衣老頭嘿嘿笑,說我老頭子年紀大了,比不得你們這些小伙子,用點取巧的手段,倒也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正得意,旁邊突然搶出一人來,卻是啞巴,一根滑溜溜的櫸木棍,朝著麻衣老頭的身后捅來。這棍子來勢洶洶,麻衣老頭一時間也有些心慌,往旁邊移動去閃,卻不料這使棍的人也是個招式連綿的老手,那棍風幾乎是擦著他的衣角而動,麻衣老頭連踏了幾個方位,那步伐詭異,身形變換,卻不料依然還是給捅了一棍,一個踉蹌,在我旁邊跌過去。

  我雖然對麻衣老頭有著天生的畏懼感,然而真正到了你死我活的這一刻,惡向膽邊生,捏緊了小寶劍,便朝著麻衣老頭捅去。

  許是太過于熟悉了,麻衣老頭對別人防備,對我卻多了一絲懈怠,結果閃避不及,右臂給我的小寶劍劃拉了一下。

  這小寶劍鋒利無比,順帶著劃一下,便是一個大大的血口子,麻衣老頭“啊”的一聲大喊,騰身后撤,不管旁邊圍上來的眾人,而是死死地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質問道:“陳二蛋,你居然膽敢弒師?”

  “師父?”旁人紛紛疑惑地看著我,都沒想到我跟這兇煞盛名的楊二丑,居然還有這么一層關系。我沒有理會旁人詫異的目光,而是死死盯著面前這個丑惡的老頭子,膽子也長了毛,一邊摸著懷中的符袋,一邊緊緊抓著小寶劍,大聲喝道:“去你媽的師父,一個天天謀奪著我性命的老頭子,有什么資格當我師父?我這半年來吃了無數的苦頭,低聲下氣,裝夠了孫子,今天我倒是要告訴你楊二丑一句話——滾你媽的蛋!”

  我罵得痛快,楊二丑卻是真正發了怒,仰天一陣笑,那冰冷的聲音卻在石廳中飄蕩起來:“哈哈,難怪我心里面一直感覺不安,原來你什么都知道。陳二蛋,你才十三歲吧,居然會有這么深的城府,如此能忍,果然不愧是‘特別之人’,如果讓你長大了,這天下還了得?擇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就把你給度了吧!”

  他這話兒一說完,那只獨目突然就變成了血紅色,身子一動,竟然直接沖到了我的面前來。

  他動了,我卻也能反應過來,閃身后跳,瞧見他詫異的目光,我恨意地大聲罵道:“你這個老不死的,你以為我除了打雜,什么都沒有學么?”麻衣老頭哈哈大笑,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無數的黑氣散發,整個石廳里面充斥著濃烈的尸臭味,抵抗力稍微低一點兒的人,直接就吐了出來,接著他像惡魔一般,朝著我這邊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

  麻衣老頭表現出了勢不可擋的氣概,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旁邊沖出了一個身影,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

  誤殺戰友的老江,用生命,攔住了麻衣老頭。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楊二丑逞兇”

  1. 回復 2016/03/29

    小艾

    鎮虎門張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