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二章 惡梟隕落

  “王朋,快點弄死這個老東西,我堅持不了多久,快……”

  老江的手槍被麻衣老頭給踢飛了,曉得自己如果上前搏斗,也和其他人一般無用,這仇人的身法最是靈活,若是讓他纏戰,越久越厲害,如此一想,直接橫下心思,飛奔而來,竟然趁著麻衣老頭的精力被啞巴和我給纏住的空擋,一下子就將這老家伙的大腿給抱住了。他人到中年,雖然常年在外面跑,但是也有一兩百斤的體重,此刻死死抱住麻衣老頭,那家伙便再也騰挪不得了。

  老江的舍生取義,不顧危險抱大腿,一下就將高手搏斗變成了街頭混混打爛架的級別,麻衣老頭又氣又惱,右手呈鷹爪狀,指甲又尖又銳,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一用勁兒,立刻有鮮血冒了出來。

  然而就是這么一空擋的功夫,最先反應過來的王朋、啞巴和被麻衣老頭狂追的我都有了機會,王朋一身卦衣,一雙肉掌,而啞巴則是一根滑溜溜的櫸木棍,兩人沖將上前來,櫸木棍長,當頭便是一棍,敲在了麻衣老頭的后腦勺上面,而王朋則從側面而來,一雙八卦掌舞動如飛,掌沿斜劈,一把砍在了麻衣老頭抓住老江脖子的右手上面。

  而這個時候,脖子被抓得盡是鮮血的老江也是頗為硬氣,不喊不叫,直接張開嘴巴,一口咬在了麻衣老頭的大腿上。

  他是恨極了這個老頭子,舍命也要其亡,這恨意轉化做了力量,這一口就咬了結實,麻衣老頭的大腿立刻就被老江的牙齒給深深嵌入。

  場中的情況,隨著洞口的兩人栽落崖間而變得極其危險,而隨著老江舍身而出又逆轉過來,然而我們終究還是猜錯了麻衣老頭的實力,啞巴這凌空一棍,雖然打得結實,然而卻像砸在了皮球上面一般,幾乎沒有多少受力時間,便給反彈了回去,而王朋這一掌也沒有解救到老江,反而是給麻衣老頭橫甩過來的一掌,給直接摔落到了另外一邊。

  恐怖!

  麻衣老頭自從身上開始有冉冉黑氣冒出之時起,便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強得讓人心悸。

  就在啞巴和王朋雙雙失利的那一刻,我的小寶劍也遞到了麻衣老頭的胸口前。

  那一刻我沒有逃,因為我知道此刻的我與麻衣老頭,是不死不休的結局,這是從他準備在我身上奪舍重生的那個念頭一起,便已經注定了的,我若是軟弱了,退卻了,讓他逃去了,那么受到威脅的便不止我一人,便連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以及我們整個龍家嶺,都會生活在整個惡魔的陰影下,一想到我那些淳樸的鄉親們,有可能會被煉成我在林間小屋里大鍋子中人肉塊兒,我就不得不拼命。

  我幾乎是依著本能地遞出了這一劍,身處其中的我根本沒有感覺到自己有多厲害,我只曉得,殺了他,不然我就得死。

  噗……

  小寶劍直入麻衣老頭胸口,一切仿佛都是做夢一般,這么強悍的高手竟然被我給再次傷了。然而幸運并沒有一直伴隨在我的身邊,我用盡全力,但是劍尖也僅僅只入了一寸,便有巨大的力量阻止其再往前。我憋著勁兒往里捅,然而瞧見那傷口處流出來的血,呈現出黑色,繼而化作了一團又一團的氣息,圍繞在小寶劍上面,一路蔓延,竟然朝著我的手臂上爬了過來。

  這黑氣如蛇,又滑又涼,我感覺胳膊肘都有些僵直,不過當時也是福靈心至,直接運轉起了他教予的《種魔經注解》,竟然化于無形。

  “你這個逆徒,沒想到你竟然會這么做!”瞧見我用他教授的法門來化解,麻衣老頭完全就陷入了怒火之中,整個人好像吹氣球一般,皮膚血肉一起鼓脹,繼而收縮,那黑色氣息便在這一張一縮之間,往外噴涌而出,這勁兒大,無論是王朋啞巴,還是緊緊抱著他大腿的老江,又或者其他的人,都感覺仿佛這兒有巨大的爆炸一般,踉蹌著朝后面翻滾而去。

  最慘的是老江,整個人直接飛了起來,然后直接撞到了石壁之上,滑下去之后就再也沒有起來。

  我當時直感覺眼前一花,再次睜開眼睛來的時候,瞧見自己整個人已經完全被這個麻衣老頭死死地抵在了巖壁上,那雙獨眼死死地瞪著我,仿佛要將我給吞下去一般。

  當時的我如遭雷轟,舉劍去刺,也被他輕易給制住,此時方才曉得自己與麻衣老頭之間的差距,遠遠比我所想象的還要遠。

  不過即便如此,人死氣不倒,我竟然也沒有什么好害怕的地方,依舊破口大罵道:“你這死老頭,有種弄死我啊——弄死我吧,我死都不愿給你做那替身的!”麻衣老頭不顧我噴他一臉的口水,臉上擠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桀桀笑道:“小子,任你鬼精鬼精,也逃不脫我的手掌,我這就帶你離開,今晚我們便換!”

  他說著話,然后開始往我的懷里摸,摸索一陣,先是疑惑,然后陡然大怒起來:“臭小子,我給你的護魂珠,你放哪兒去了!”

  果然,他當初塞住我懷里的珠子,竟然真的是護魂珠!

  瞧見他驚怒的表情,我心中莫名一陣快意,大聲喊道:“沒有護魂珠了,沒有了!你百密一疏,竟然想著把那東西放我身上,你以為我會當做寶貝一樣,幫你給供奉起來么?”我瘋狂地喊著,麻衣老頭卻不再理會我,而是回過頭來,打量旁邊圍上來的人,寒聲說道:“那珠子,誰拿了,趕緊交出來,不然,所有的人,都活不過今天……”

  他說得陰寒,然而王朋、啞巴他們雖然投鼠忌器,但卻也沒有什么好妥協的,只是拖延道:“你放了他,我們什么都好說……”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突然一道瘦小的黑影,直接竄上了麻衣老頭的頭上,一雙爪子,抓到了麻衣老頭的那只獨目之中。

  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讓麻衣老頭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出手的是胖妞,它出手很準,一抓,竟然將那老頭子唯一的眼珠子都給挖了出來,眼珠子后面還連著一長串的筋肉,模樣實在是恐怖。麻衣老頭眼睛一瞎,下意識地松開我,去抓胖妞,結果那小家伙屁股一扭,直接蹦到了另外一邊,麻衣老頭幾乎是憑著氣息去追,然而他哪里有胖妞靈活,三兩下,居然引到了人群的另外一邊去。

  我滾落地上,啞巴立刻沖上前來照顧,麻衣老頭方才清醒過來,返身來抓我,然而這個時候,卻突然聽到一聲巨大的槍響:“砰!”

  我抬頭看去,卻見那個黑框眼鏡男葉凡竟然撿起了甩落在角落的手槍,裝上子彈,在這關鍵時刻,直接朝著麻衣老頭的身上開了一槍。麻衣老頭身子一陣巨震,當時就感覺到了不妙,他眼睛被胖妞給挖下了來,視線全無,卻還能夠憑著感應,縱身朝著洞外沖去。此人渾身詭異,黑霧縈繞,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是對手,眼鏡男后面跟著的幾槍也落到了空處,眼看著他就要逃走,然而這個時候,洞口卻又出現了幾個身影。

  只見麻衣老頭跟領頭那人過了兩手,一口氣提不上來,便直接栽倒在了地下,我們沖上前一看,卻是折轉而回的張隊長,以及其余幾人趕了回來。

  再看地下,麻衣老頭已經氣息全無了,一代惡梟,竟然就此終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