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四章 巫山后備培訓學校

  王朋告訴我們,他們所在的部門叫做宗教局,當然,這只是一個外皮而已,真正的宗教局與與他們,其實并沒有太多的聯系。

  這是一個十分神秘的部門,處理的事情,也是許多神秘的事件和人物,一般來講,基本上都用不到他們,但是一旦發生了類似于楊二丑這樣的人物和事件,他們便會第一時間到場,維護國家、以及人民群眾的人身和財產安全。因為神秘,所以選員也十分慎重,除了必要的政審之外,還需要進行入崗之前的培訓,然后再因材施教,分配工作,派遣任務,這是一個十分有必要的過程,即便是啞巴這種被點名出來的人物,或者像我這樣托了關系、走了后門的家伙,都不可落下。

  對于王朋的安排,啞巴并無異議,我知道自己也就是一個搭頭,人家要不是看在啞巴的面子,說不定根本不會管我死活,于是也點頭表示同意。

  瞧見我們都沒有什么別的想法,王朋笑了,讓我們帶上隨身的行李,他送我們去報道。

  我除了符袋和小寶劍,也沒有什么好拿的,連換洗的衣服都沒有,啞巴倒是有好多零碎,回房收拾去了,而我帶著胖妞出來,瞧見場院中有一輛綠色的吉普車,兩排座,寬敞極了,瞧見王朋在那兒按喇叭,不由得興奮極了,沖到他面前大聲喊道:“王朋大哥,這車是你的么,好厲害啊!”

  我帶著胖妞,王朋讓我坐后面,等我關好車門,他笑呵呵地告訴我,說這車是軍區的,他也是專門借過來開的。

  我摸著吉普車里面的座椅和各種裝飾,問東問西,好奇死了——在此之前,我只坐過解放牌的卡車后廂,也是跟著工作隊一起的,實在沒想到我竟然能夠坐上小汽車,而且王朋這個年紀大不了我多少的年輕人,居然還會開車,這簡直是太神奇了。王朋在此之前,看見我小小年紀,這么沉穩,總感覺有些疏離,現在瞧我露出了這般好奇的模樣,心中也放松了許多,跟我講起了這開車的要領,離合、剎車和加油門,其實都不難,只要想學,一兩個星期便能夠掌握的。

  我一邊羨慕地看著坐在駕駛室的王朋,一邊想著有朝一日,我也能夠開上這樣的小車,然后載著我爹我娘,還有我姐,在寬敞的大馬路上面兜風。

  嘿嘿,想一想就感覺幸福滿滿啊。

  啞巴努爾沒有讓我們多等,不一會兒就帶著行李出來了,他一坐好,王朋便油門一踩,車子就朝著遠方駛去。

  我來的時候坐在那車廂后面,什么也看不著,而后一直待在這院落里面,沒有理由也不好出去,此刻坐在這吉普車里,通過透明的車窗往外面看,這才發現我們這兒真的好大,好多好多的房子,都是磚的,三四層,林立在道路兩旁,路上行人紛紛,有的騎著單車,叮鈴鈴,灑落一陣清脆的鈴聲,再往遠處看,在東邊靠河邊的地方,竟然有好高好高的煙囪,上面有黃白色的煙霧吐出來,好像是巨人的手臂,直指蒼穹。

  這是小妮的爹,張知青跟我描述的世界,山外的世界,這兒雖然遠處還是有山,但是平地卻遠比我的家鄉多得多,到處都是房子和人,人們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自行車、汽車、馬車還有好多大大的鐵門,讓我感覺自己眼睛都不夠看。

  瞧見我和啞巴東張西望,一副鄉巴佬進城的樣子,王朋就笑了,說這個地方,只是個小城市,你們是沒有去過北京,那里可是祖國的心臟,人山人海,到處都是房子和工廠,氣派極了。我舉手,說我知道,我知道,那里有天安門,有人民紀念碑,有人民大會堂,有長城,還有毛主席……

  這話兒剛落,王朋原本喜氣洋洋的臉變得有些低沉,車速都慢了一些,過了一會兒,他才低聲說道:“毛主席他老人家,已經故去了。”

  他這么說,我才想起來,心情也十分沉重。

  車子出了城市,開始朝著郊區行駛,道路兩邊的房子越來越少,而田地卻越來越多,這會兒是冬天,地里面的土凍得硬邦邦的,田野里一片灰冷,前面的道路也開始變得曲折起來,轉來轉去,最后又進了山里面,往山腹走,接著就看到有很多禁止標志,也看到了很多當兵的人,山谷中綠色的崗哨和營房,也有哨卡攔在路上,不過在王朋出示了證件之后,打量了一會兒車,就放行了。

  這山里面有軍營,但是我們沒有進,最后來到了一處緊挨著軍營的地方來,大鐵門,上面豎著一個破舊的牌子,寫著“宗教局巫山后備培訓學校”這么幾個字。

  鐵門旁邊有門衛室,王朋上前交涉,接著將車開了進去,到了里面,能夠瞧見左邊一排三層兩層的樓房,而在右手邊,則是一塊大操場,五十多個漢子在那兒揮灑著汗水,有的在跑步,有的在蛙跳,有的則在兩兩捉對廝殺,這么冷的冬天,紅背心藍褲子,一副熱火朝天的場景。我們開車進來的時候,好多人都往這邊瞧過來,似乎還指著這邊議論,不過立刻有穿著黑色中山裝的教員呵斥,低下頭去。

  這個培訓學校的校長是一個戴著厚厚黑框眼鏡的老頭子,姓戴,個兒才一米六多一點兒,跟我差不多高,在接過王朋遞過來的牛皮袋檔案之后,點了點頭,然后一絲不茍地審查起里面的內容來,差不多十多分鐘之后,他才扶了扶眼鏡,點頭說道:“好了,這兩個學生我們收下了。”

  他話語不多,表現得也很冷淡,王朋客氣兩句話之后,拍了拍我和啞巴的肩膀,又揉了揉胖妞的頭,什么也沒說,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王朋一走,原本顯得沉默不語的戴校長抬起頭來,從厚玻璃鏡片后面打量了我和啞巴一眼,然后拿起桌子上面的紅色電話,吩咐教員過來領人。我和啞巴在旁邊,瞧著戴校長沖著那個話筒嘰里呱啦講著話,感覺好神奇,不愧是神秘的有關部門,這么先進,居然有電話這種東西。

  沒多久便來了一個留著地中海頭型的教員,進了辦公室,先請我們在門口等一下,他和戴校長交接。

  兩人在里面說話,我本來也沒有打算仔細聽,卻不想那戴校長的聲音,竟然就這樣飄進了我的耳朵里:“這兩個人,一個呢是啞巴,說不了話,另外一個還沒有滿十四歲,居然送進我們這兒來,擺明了是混飯吃,不知道是托了哪兒的關系。不過剛才開車來的那人,也有點兒背景,那就先收著吧,別照顧,該怎么練,就怎么練,別練廢了就成……”

  兩人嘀嘀咕咕說了一下,結果那個地中海教員出來的時候,臉上就沒有了多少笑容,帶著我們往左邊走,過了兩棟建筑,來到一處紅磚蘇聯樓里,一樓靠里的第四個房間,這兒就是我們的住處,里面兩排大通鋪,散發著一股濃烈的男人汗臭味,他指著靠角落的那里,說那便是你們的地方。

  這兒的被褥用具都是軍用品,一會讓我們自己去庫房領,地中海教員讓我們先歇一會兒,他先去幫我們辦理歸檔手續。

  那人離開了,我和啞巴都松了一口氣,放松下來,胖妞從我的肩頭一縱而下,在房間里面四處躥,顯然對這兒的環境并不滿意,不時吱吱叫,捂著鼻子,讓人發笑。新地方,新環境,啞巴十分坦然,然而我心中卻是忐忑不已,坐立不安,而我們等了好久,并沒有等來地中海教員,而是迎來了我們的同屋,六個膀大腰圓的漢子。

  這些人里面,其中有一個是剃著短寸,左臉有疤,一臉的兇悍,打量我們一會兒,沉聲問道:“新來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們都是新來的,不敢貿然說話,點頭哈腰,說是,那疤臉打量我們一陣,然后目光落到了胖妞身上,眉毛一豎,大聲喊道:“當這兒是動物園吧?這兒不準養猴,趕緊扔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