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靜室修行

  禁閉室里,站也不是,躺也不是,本來就是一個十分難受的去處,然而有了隔壁這個怪人,倒也沒有那么的難過了。

  通過交談,我才曉得在這個學校里面,最厲害的懲罰便是關禁閉,總共有十五天、十天、五天和三天四檔,在這黑不隆冬、睡都不能睡的鬼地方待著,一天都難受,別說這么久,所以學校里所有的學員,最害怕地便是這里,然而這位姓蕭的大哥,卻是禁閉室的常客,短則三五天,長則十五天,連鐵門前的看守,都熟了。

  這一次,他把學校領導家屬養的雞給偷了,荷葉子一包,泥巴一裹,扔進火堆里去,拿出來就是香噴噴的雞肉,吃得舌頭都要吞下去了,結果被發現了,領導家屬鬧得不行——媽咧,那可是能下蛋的母雞,屁股一撅,白花花的雞蛋就一個,領導家屬寶貝得不行,結果一扭頭,就剩一堆雞架子了,那可不憤怒?

  于是這一回他便受了最重的懲罰,十五天禁閉,悶得整個人的骨頭都發霉了,至于為什么沒有被開除,他跟我解釋,說學校領導不敢。

  為何不敢?那是因為他有本事,真鬧起來,學校的教員都弄不過他,他就是過來修身養性來著,沒多久就要派出去賣命了,像他這樣的人,學校一般是不會為難他的——當年燕太子買兇刺殺秦始皇的時候,招了一漢子叫荊軻,好酒好肉伺候著,要錢給錢,要女人給女人,恨不得將自己老婆給人睡了,這才叫做誠意,他吃學校領導家的幾只雞,這也算是個事兒?

  我在此以前,從來沒有和這樣的人打過交道,他粗豪,臟話隨口就來,但是卻讓人倍感親切,聊著天,天文地理,古今軼事,啥都能掰扯一通,而且還好像很有道理,越琢磨越有勁,最重要的是他三言兩語,便能夠讓你心生好感,覺得這朋友好像認識了很久一樣。

  我聽我爹說過,有的人,天生就讓你感覺親切,一般這種人都是做大事的,遇到了,好好學著——我想,他便是這樣的人。

  當時的我并不曉得這不過是他在禁閉室待太久了,閑得蛋疼,反而是覺得人家看得起我,才會跟我說這么多。

  說到后來,我叫他“忠哥”,他叫我二蛋,說以后在這個學校,好好待著,要是碰到被人欺負的事情,直接報上他的名字,那些人還敢猖狂,便來告訴他,日他奶奶個腿,一個破地方還那么多的事兒,弄不死他們,我就不姓蕭了。

  我們一直聊到了晚飯時間,看守用勺子敲門,把鐵門下面的一個小窗戶打開,遞進來一個碗,不是什么好吃的,紅薯糊糊玉米粒,這玩意不吃還好,越吃越餓,還容易打屁,噗噗噗,沒一會兒我自己都不敢坐著了,生怕被這屁給熏到。

  飯后時間,忠哥跟我講了一下這個學校的情況,說前些年鬧得厲害,什么都廢止了,后來風云變幻,總局的幾個大佬也出山了,百廢待興,這兒其實也是才開不久,從教員到校長,都是扯淡的,啥經驗也沒有,學員也大多都是從部隊里面調過來的,這樣培訓出來的人,有個屁的用處?真正厲害的,其實還是那些隱藏在山林中的高門大派,才算牛逼,知道我為什么這么橫么?那是我祖上曾經出了一個茅山的長老,知道什么是長老么?全國輪下來,能夠稱得上對手的沒多少,要不是后來……

  他大肆說了一通,我有些不知真假,且聽他吹著,腦子里朦朦朧朧的有了些概念,結果沒多久,他口渴了,喊看守弄點水來喝,人家一開始沒理他,后來實在鬧騰了,就嘲笑道:“你說你茅山厲害,對吧,那你來一個穿墻術,我這誰就擺在外面,你穿出來,就有得喝了……”

  被人這般直接打臉,忠哥便沒有了吹牛的興致,大聲爭辯一句:“我艸,穿墻術是嶗山的旁枝末術好不好,老子才懶得理你。”

  這話說完,他倒也沒有再說話,沒一會兒,我便聽到有轟隆隆的鼾聲,從隔壁傳了過來。

  聽到忠哥并沒有理會那看守的挑釁,反而是選擇了睡覺,我不由得大失所望,也不知道他剛才跟我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在吹牛皮。不過這些并不重要了,我得在這兒生活十天,然而這沒兩個小時過去,我就有一種強烈出去的想法——不知道啞巴有沒有受罰,不知道胖妞跑到哪兒去了,在這個又悶又窄的格子間里面,坐著難受,躺著不能,我到底要怎么熬過去呢?

  沒想多久,我感覺腹中一陣膨脹,結果菊門一松,又打起了屁來。

  噗、噗、噗……好吧,這樣子,可就真的沒有辦法玩兒了。

  我只用了一個晚上,就明白了那些家伙為什么那么恐懼禁閉了,在一個連躺著都很勉強的方格子里面,除了吃飯睡覺,大部分時間里,都是一片死一樣的寂靜,忠哥呼呼睡去之后,黑暗中,又冷又餓,我只有聽著自己的心跳聲,輾轉難眠,感覺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漫長,向往自由的心,像野草一般生長,然后希望永遠被那冷冰冰的墻壁給澆滅。

  希望變成失望,失望變成絕望,然后有的人就會變得瘋狂,至于我,卻突然好像找到了一些事情做。

  那是在我被關禁閉的第二天晚上,而這件事情,其實就是修行。

  我八歲起,便已經跟著老鬼開始學習道經,我知道所謂的修行,其實就是讓人變成一個容器,然后可以容納充斥著在這世間所有的“炁”。

  常人感受不了這構成世間一切的最基本元素,所以只有刺激潛能,強壯身體,然而入了修道門中,便能夠用自己的皮膚、毛孔甚至意志,去感應它,了解它,甚至引以為用。過程很簡單,然而卻極為困難,這世間有著潛能和根骨的人,萬中無一,而且即便是有,無法門,無師長,也不能成事——我曾經就是熟讀道經,通曉法門,卻根本進不了這個行當,因為我的血脈,曾經被青衣老頭給封印過。

  成也李道子,敗也李道子,當初謀害我性命的水鬼兒已經超度,然而我卻一直都沒有入得門中。

  還好后來我碰到了麻衣老頭,這個被許多人視為十惡不赦的惡魔,卻是一舉把我引到到修行門中的推手,無論是傳我《種魔經注解》,還是為我洗髓伐經,都讓我陳二蛋比之以前,都有了質的變化,不過我藥浴過后,一路奔忙,幾乎沒有心思真正地沉浸下來,好好地體會一下其中的好處。

  道門之法走不通,那么我只有另辟蹊徑,從種魔經之中,去走一走,讓這奇經八脈,強行地推動一下,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成事?

  這般想著,我盤坐雙腿,雙手自然垂落于腿上,作那菩薩狀,開始行起氣來。

  致虛極,守靜篤。見素抱樸,少私寡欲。

  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但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靜矣,坐而后忘,身隨宇宙,心寧天空,炁伐入體,力伐成型……

  我的心中一片空明,萬事皆忘,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和過往,不記得身處何方,心海之上,陡然浮現出一尊大神,背生雙翅,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鬢如劍戟,面如牛首,頭有角,手持刀、斧、戈三般利器,環目而望,兇煞莫名,它仿佛在時間和空間的盡頭,俯仰整個世界,每瞧向我一眼,我便感覺一陣寒流在我身體里肆意洗刷,憑空又多出一股力量。

  如此來回震蕩,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自己每一分都變得強大,恨不能永遠沉浸其中,不愿醒來。

  然而就在這時,我的耳邊聽到了一陣又一陣的震響,接著那種玄妙的境界就像脫手的風箏,朝著天際飛去,當我睜開眼睛來的時候,只聽到隔壁的忠哥大喘氣地喊道:“二蛋,我艸,你娃搞什么鬼,老子要被你嚇死了!”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靜室修行”

  1. 回復 2015/05/12

    邪靈教

    這不是大黑天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