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章 坎坷畢業路

  八月一日夜里的建軍節廁所斗毆案,是巫山后備培訓學校成立以來,第一件轟動全校、甚至整個分軍區的大事,沒有人會想到一個平日里沉默寡言、勤奮刻苦的小子,竟然在瞬間爆發,跟十三名學員在廁所里面瘋狂斗毆,重傷三人,輕傷九人,然后狂追著一個學員十里地,嚇得那人魂飛魄散,屎尿一襠,最后在一群教員和分軍區稽查隊的憲兵團團鎮壓下,才最終被制服。

  陳二蛋這個名字,在此之后,也成為了巫山后備培訓學校所津津樂道的話題,很多人把它和蕭應忠、梁努爾并放在一起,稱作巫山三怪。

  這個頭銜聽起來挺侮辱人的,不過在當時人們的心里,卻代表著一種實力的象征。

  當然,這都是后面的事情,當時爆發的我在被制服之后,稍微地處理了一下傷口,然后就給再一次扔進了禁閉室里面,沒有人告訴我需要在這里待上多少天,所有人看向我的目光,都好像是瞧一頭怪物一般,充滿了陌生,我當時也沒有任何懼怕,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媽了個巴子的,他們忍我很久了,我也忍這些家伙更久。

  我陳二蛋自生下來,除了楊小懶欺負我之外,就沒有吃過啥虧,就連邪符王楊二丑這樣的人,都在我面前死了,我受夠了白眼,受夠了冷漠,到了今天,老子未必還會怕賤男春這樣的小雜魚么?

  人要是活著不痛快,那還活著干嘛地?在禁閉室里面,我蜷縮著躺好,啥也不想,呼呼大睡。

  我不知道我睡過去的時候,學校以及軍分區里,到底發生了怎樣翻天覆地的爭論,只知道在此之后的三天時間里,沒有一個人來提問我,除了送飯的看守,我沒有見到任何一個人,得不到任何的消息,也不知道后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三天的時間里,我不斷地回憶起那天廁所里面發生的事情,想著當時的場面還真的混亂,要不是我突然接通了《種魔經注解》中的功力,說不定就要被打死了。

  賤男春和謝毅當時的計劃其實十分妥當,十三個人里面,有中級班的,有初級班的,基本上都當過兵,而且還受訓許久,一擁而上,把我弄成肉餅都有可能,然而他們終究沒有想到,我除了跟他們受過一樣的訓練之外,暗地里還有著別樣的修行。

  當他們在睡覺的時候,我在打坐修行,他們在玩鬧的時候,我在行修動功,吃飯睡覺,拉屎拉尿,我無時不刻,都在努力。

  因為我要成為一名有力量的人,成為能夠改變命運的人,所以我從來都沒有放松過。

  我跟他們不一樣,我命中應有十八劫,是一個有可能活不過十八歲的家伙——別人不努力,或者只是一生默默無名,然而我若是不努力,便有可能活不下去。

  我在禁閉室里面關了三天,第四天清早,負責學校后勤的地中海教員李青虬過來提我,帶到了校長室里。

  一路上,他都顯得小心翼翼,不時打量我的臉色,瞧見我一點兒攻擊性都沒有,這才舒了一口氣。而在校長辦公室里,我規規矩矩地站在了辦公桌前,瞧見戴校長泡了一杯濃茶,霧氣冉冉,他在仔細地打量著我,而我則渾然無懼,筆直地站著。過了好久,戴校長才緩緩的地說道:“陳二蛋,你知不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事?”

  這會兒我倒沒有示弱,而是梗著脖子說道:“架是他們要打的,十幾個人,黑燈瞎火地堵在廁所里面,我要是不反抗,豈不是要被打死?”

  戴校長瞧我理直氣壯,不由得被氣笑了:“你啊你,我真的不知道說你什么好了。這半年來,你的表現我一直都看在眼里的,聰明勤奮,好學刻苦,本來學校已經準備將你提到中級班,并且評選為十佳優秀學員的,結果鬧出這么一檔子事兒來。別人欺負你?他們能欺負到你么,好嘛,一個揍十三個,還追著劉春同學十里地,瘋起來十多個教員和憲兵都制不住你——你知道這些天來,別人都是怎么議論你的么?”

  我低著頭,不答話,戴校長猛地一拍桌子,大聲喝道:“能耐!別人說真能耐,巫山學校啥時候出了這么一個怪物!”

  我不知道他這話兒是在夸獎我,還是在罵我,低頭不語,接著聽到戴校長后面又跟了一句:“你知道么,學校方面現在的壓力非常大,很多人給我提建議,說這樣的學生太難管了,實在不行,就開除得了——你說說,我該怎么辦?”

  開除我?這不就是說,我哪兒來的,就要滾回哪兒去了?

  我心中一驚,直接沖到了戴校長的辦公桌前,雙手按住臺面,大聲問道:“為什么?事情是他們挑起來的,為什么要懲罰我,而不懲罰他們?”戴校長也霍然站了起來,沖著我罵道:“你倒還好意思說這事兒?三個人重傷,九個人輕傷,還有一個人給你嚇得到現在還沒有恢復正常,都擱軍分區醫院里面躺著呢,不處理你,處理誰?”

  戴校長這么一吼,我整個兒的心都往下面沉,頹然地蹲在了地上,抱著頭,不知道說什么好。

  說起來,學校的生活其實很不錯,除了少數日子,大部分時間的米飯都管夠,雖然缺鹽少油,但是我卻十分滿意了,最重要的是在這兒我能夠學習各種知識,聽說到了中級班、高級班,他們還會組織真正有本事的人過來教學,什么畫符啊,陣法啊,以及各種詭異事件的處理,都會教,從那兒畢業了,以后工作對口,工齡直接從入學的那一天開始算起,成績優異還能夠提級……

  然而所有一切美好的前途,都給我一瞬間的暴怒給毀了,這叫我怎么不懊惱,就這樣回家去,我還真的沒有臉。

  就在我萬分懊惱的時候,嚴肅的戴校長卻突然問起了一個問題來:“陳二蛋同學,你打傷劉春、謝毅這些同學的本事,是不是跟李道子學的?”他問得很突兀,我陡然醒轉過來,麻衣老頭曾經說過,《種魔經注解》是一門魔功,什么是魔功,那就是投機取巧、另辟蹊徑,不為正統道學所容的手段,我要是讓戴校長曉得我學的是這兒,別說被開除出學校,只怕連自由都不能保證了。

  在這千鈞一發之機,我果斷地說道:“是,不過他不準我在別人面前使,說是威力太大,容易誤傷旁人……”

  我說得欲言又止,戴校長立刻會意,他用食指叩了叩桌面,沉默了好久,這才說道:“這件事情鬧得很大,畢竟那些學員都在醫院里面躺著呢,學校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不得不處理你。不過怎么處理,這事兒還是有待商榷的——是開除你,還是給你安排一場考核,讓你立刻畢業,主要還是看你自己的態度,以及選擇……咳咳,你入學的時候,學校幫你保管了兩件東西,那把法劍,可以護身,至于那四張符箓,很有科研價值,如果你肯貢獻出來給學校作研究,我想對于你這樣的學生,其實學校也是可以酌情處理的。”

  青衣老道當初走的時候,留下六張符箓,被我用了兩張,剩下的甘露符、風符、斗母玄靈秘符以及雷符,都一直放在符袋里面,小心收藏著,當初被戴校長收起來的時候,我并沒有異議,而如今他突然說出了這么一個提議,我便陷入了沉默。

  十分鐘之后,我選擇了妥協,同意了戴校長的提議,作為我慷慨的回報,中午我就被安排了考核,而下午我便從巫山后備培訓學校畢了業,帶著胖妞和我的那把小寶劍,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這處大山。戴校長幫我聯系了一家位于金陵的對口單位,而在此之前,我有十天的假期,可以回家探望親人,接著就要到新單位去報道了。

  離開位于大山里面的培訓學校,我歸心似箭,幾番周折,終于返回了三省交界的麻栗山來,看到霧靄中的大山,恍如隔世。

2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六十章 坎坷畢業路”

  1. 回復 2015/01/03

    虎皮貓大人

    媽的,這群官僚

  2. 回復 2019/02/05

    疾風

    世事如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