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行動處二科室

  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

  金陵乃六朝古都,山水環伺,人杰地靈,即便才是七十年代末,但卻也是繁花似錦,人流如織,厚重的古城墻以及寬敞的秦淮河,讓從大山深處小地方來的我和羅大屌看得目不暇接,感覺腿都沒有長在自己身上,根本就移不動路。看著那些十幾層的高樓,我們都大開眼界,羅大屌拍著胸口,對我大聲說道:“二蛋,我的乖乖啊,萬萬沒想到,這世界上竟然有這么高的樓房,它到底是怎么蓋起來的喲,啷個就不倒呢?”

  相比從來沒有出過麻栗山的羅大屌,我倒也還算是有些見識,不過也是有限的,站在這人流如織的街道上面,頓時有一種“世界那么大,自己如此小”的感覺,撲面而來。

  戴校長給我安排的新單位,是江寧區民族宗教事務局,這是他以前的單位,走的是老關系,從這里來看,他對我還算是比較照顧了。

  這一點讓我十分感激,雖然我付出了四張符箓的代價,但是我卻獲得了畢業的機會,以及一份穩定體面的工作。這些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特別是那一份鐵飯碗,讓我真的是感覺到了戴校長濃濃的情誼,想起離開時他的諄諄教誨,我就有一種流淚的沖動。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有一點兒擔憂,就是戴校長倘若知道那符箓除我之外,無人可以使用,不知道還會不會對我這般好。

  金陵十分廣闊,我和羅大屌輾轉許久,終于找到了我的新單位,望著那棟四層小樓和封閉著的大門,我吞了吞口水,然后讓羅大屌帶著胖妞在外面的樹蔭下等著我。

  我心中忐忑,但是報道的過程卻并不復雜,當我在大門那兒給門衛出示了介紹信和身份證明之后,那老頭子掛了一個電話,接著便從樓里面來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姑娘,馬尾辮,臉白白凈凈的,有幾顆可愛的小雀斑。她跟門外大爺打過招呼之后,便領著我進了去。這姑娘是個比較熱情的人,自我介紹,說她是人事科的,名字叫做歐陽涵雪,叫她歐陽就好,我的調動,上面已經打過招呼了,由她來給我辦理入職手續。

  我跟著這位大姐來到了二樓人事科,發現辦公室里面沒人,一問才曉得這局也沒有恢復沒多久,人手緊缺,他們科長去省局辦事兒去了,另外兩個科員一個孩子生病,一個請了長病假,就只有她一人在這兒。

  不過人少有人少的好處,歐陽讓我把表填完,然后請我現在辦公室里坐一會兒,她帶著登記表和檔案,去找領導簽字。

  我剛剛來,什么規矩也不懂,別人說什么,我自然是照辦,等到歐陽出去之后,我才下意識地往走廊上面看了一眼,感覺這個局里面的人真的好少,剛才上樓來,幾乎沒有瞧見幾個人,空空蕩蕩,像鬼樓一樣。不過這事兒,我也只是心中估量一番,不敢表現出來。就這般傻乎乎地等,足足過了二十分鐘,歐陽方才回來,跟我說局里面的領導,只有吳琊吳副局長在,聽說來新人了,便讓帶著去見一下。

  我跟著歐陽一起,蹬蹬蹬來到了四樓吳副局長的辦公室,走進去,瞧見又是一個地中海大叔,腆著個大肚子,正拿那一條縫兒的小眼睛戳我呢。

  我規規矩矩地上前問好,吳副局長指著桌子上面的檔案,問我道:“陳二蛋,十八歲?”

  我心中一緊,這檔案是戴校長之前弄的,我也不知道他為何要給我做大三歲,不過他做事總是有理由的,吳副局長這般問,我也只有點頭稱是。沒曾想那大叔竟然在搖頭,對我說道:“嗯,巫山學校真不靠譜,年紀這么小的畢業生,都塞到我們這兒來,看看你,還只是初級班畢業的,這學歷,恐怕也就是個初中生吧?嘖嘖嘖,你自己說說吧,對于自己的以后,你有什么想法?”

  吳副局長一臉嫌棄的樣子,讓我感覺新單位可能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好待,面對著他的責問,我感覺倘若把自己未滿十五歲的真實年齡報給他聽,這人會不會頓時就炸了。

  我規規矩矩地說了些套話,無非是好好工作,認真努力,一定不會辜負領導的期望之類的話兒,那吳副局長又問了幾句話,接著埋頭簽了幾個字,然后冷冷地說道:“試用期一年,我會盯著你的,如果你在年終考評的時候成績太差,到時候,無論你是走了誰的關系,都不頂用的。”簽完字之后,他將表格遞給了歐陽,然后便再也沒有看我一眼。

  我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吳副局長辦公室,跟著歐陽一起下樓來,剛才還頗為熱情的歐陽現在卻顯得有一些冷淡,遞給了我以一個條子,告訴我入職的行動處二科室在一樓左手第二間,憑條子可以去后勤科那兒領取食堂飯票和宿舍鑰匙,至于工作證,過兩天才會發給我。交代完這些,她一甩馬尾,竟然就直接把我給扔在了樓梯口。

  這前后反差強烈的態度,顯然是受到了吳副局長的影響,我愣了愣,然后苦笑著往下走,去尋找我入職的科室。

  到了地頭,我瞧見門虛掩著的,里面傳來一陣歡聲笑語,聽著氣氛不錯,我便抬腳往里走,瞧見這寬敞的辦公室里面有四個人,三男一女,其中一個眉毛往兩邊滑落、長得十分有趣的年輕人正在這兒說笑話,大伙兒正笑得前仰后合呢,瞧見來了人,都一齊看了過來。被人注視,我恭恭敬敬地給大家點頭,然后打招呼道:“各位前輩,我是科里新來的同志,叫陳二蛋,請大家多多關照。”

  我一說完自己的名字,幾個人都樂,一個四十來歲、長相頗為成熟的中年男子站起,過來與我握手,一邊搖一邊說道:“歡迎歡迎,早聽說上面要調人過來了,沒想到今天過來。嘿,怎么沒人帶你來呢?”

  我剛想解釋,那人便攬著我的肩膀來到了辦公室的中間,給我介紹道:“孔梓丞,老孔,他是我們科室的老同志了;這是你向榮大姐,還有這位,魯子頡,小魯,比你早一年來這兒——對了,我叫做申重……”申重這邊說完,我立刻挨個兒地打招呼:“孔哥、向姐、魯哥、申哥,大家好……”

  相比之吳副局長辦公室的冷漠,這兒倒也還算熱情,一番寒暄之后,我也熟悉了行動室二科室的人員,了解到除了他們,我們還有一個科長和另外兩個科員,不過他們去外地辦事了,所以此刻沒有在。老申在這兒資歷最老,是副科,科長不在的時候就他最大,在了解到我剛剛從外地過來報道,什么都沒有弄之后,直接給我批假,讓我先去后勤科那兒將住處處理妥當,然后歇兩天,再來上班。

  有這樣開明的領導,我自然是沒口子的感謝,跟二科室的人道別之后,我去了后勤科領了飯票,接著又給帶到了單身科員宿舍。

  出乎意料,許是局里面人太少的緣故,我竟然分到了單獨一間,雖然是筒子樓,但是也足夠讓人驚喜了,當天我便將羅大屌和胖妞領進了宿舍,也算是在金陵這地界安了家。接下來的幾天,羅大屌每天出去找事做,而我則在二科室里面,跟著申重熟悉情況。這不了解還好,當我真正深入,才發現所謂的行動處,其實就是個新架子,跟張隊長領導的工作隊完全不一樣,十年浪潮,摧毀了太多的東西,很多工作都處于停滯狀態,現在雖然正在努力恢復,但是一切都屬于草創階段,上面下面,都有些找不到頭緒。

  找不到頭緒,那就是很閑,我每天都像無頭蒼蠅一樣,不知道自己干嘛好,瞧瞧別人,捧著報紙,喝著茶水,優哉游哉,讓我困惑不已。

  我這邊閑得厲害,而羅大屌則忙得不可開交,這是因為我有工作,而他則啥都沒有,當初雄心萬丈地出來,然而如果找不到事情做,灰溜溜回去,這可不丟大臉了?有著這樣的想法,他幾乎每天清晨就出去了,很晚才挨家,躺下就呼呼大睡,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我找了他幾次,都說不清楚,一會兒在碼頭上面看人卸貨,一會兒在中山陵跟人跑腿,然而在九月末的時候,一天晚上,他很激動地回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興奮地問道:“二蛋,你猜猜,我今天碰到誰了?”

6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一章 行動處二科室”

  1. 回復 2014/07/03

    游客

    能更新快點嗎? 太期待~

  2. 回復 2014/07/03

    游客

    能更新快點嗎?太期待了~

  3. 回復 2014/10/04

    警察蜀黍就是他

    江寧 是南京嘛

  4. 回復 2014/10/04

    吳邪….

  5. 回復 2014/11/04

    金陵老生

    那個時候沒有江寧區,只有江寧縣,而且那個時候南京也沒有十幾層的高樓!!

  6. 回復 2016/03/08

    朵朵

    很好奇二蛋啥時候跟陶地仙學藝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