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章 靈魂親子鑒定

  李家湖的家族,在香港也算是豪富,以做珠寶玉石等貴重首飾聞名,旗下的珠寶公司都有好幾所,店面十數家,遍布本島和珠三角地區。自他爺爺起,都是在這一行當里面混,如今家大業大,開枝散葉,人也便多了起來。他上頭有一個李氏珠寶的創始人李老爺子,還有兩個叔伯、三個姑姑,同輩還有十幾個堂表兄弟,算得上是人丁興旺,家門安康。

  他父親、大伯都是守成之輩,繼承了父業,在公司里謀了份董事職位過活。

  這都不表,單說他小叔叔。這位倫敦商學院的畢業生,做生意有著天生的敏銳嗅覺,回港之后一直從事金融證券工作,短短二十年間,聚斂了不遜于李老爺子所開創的家業,在商界也是一個傳奇性的人物。當然,他小叔最讓人值得稱道的,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專情。

  通常來說,類似于他小叔這般的富二代,年輕時都是些雄性荷爾蒙旺盛的小子,到處泡妞、包養小明星的事情,簡直不能算新聞。別說他小叔,便是他那個年逾80的爺爺,還不時跟新出道嫩模傳出緋聞,這都不稀奇。然而李家湖的小叔卻是個異類,他早年成婚,妻子是在英國的同學,他那小嬸嬸命短,難產死了,留下了一個兒子。二十多年以來,他那小叔居然一直沒有續弦,忙著工作,兼且將他那堂弟照顧成人,時至如今,已經有了二十四個年頭了。

  這一點,莫論是旁人,便是他嬸嬸的娘家人,都看不過去,紛紛給他介紹對象。

  他小叔一個不理,言明當初白首之約,今生必定永相伴,不離不棄。

  所以孑然一身至今,不再結婚。

  然而讓人遺憾的是,或許太忙于工作,家中又少了一個女主人操持,管教兒子,他那個叫做李致遠的堂弟,打小便不學好,到了十五六歲,便是個花花公子、混混太歲,十足的敗家玩意兒,花錢如流水不說,還不斷地闖禍惹事。遠的不說,就去年,也就是2007年,那小子就弄得三個女學生墮胎,一個差點就跳了樓,各種打架斗毆,還因為醉駕,造成了一起重大的車禍,傷了兩人。

  多虧他小叔找人頂了缸,這才沒事。

  禁足了兩月,又跑出去惹事,把香港大學的一個窮學生給打了,弄得人家昏迷了三天,自己也發了高燒。最后走了很多路子,買通了原告家屬,足足做了三個月義工。

  ********

  李家湖這么說著,我們一邊吃菜喝酒,一邊聽,都疑惑,雜毛小道直言不諱地說,平白無故說起這事干嘛?未必我們能夠布置個風水局,將那個混球的性子給轉過來?命算清明性,藥醫不死人,都說這風水堪輿之道,一是天時命盤,二是地理走勢、環境格局,第三還要靠人自身的努力,若真就能夠“一招鮮,吃遍天”,那就不是玄學道藏,而是真迷信了,真正的神話。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人若真能夠靠這些布置就什么不愁了,我們要是這么說,你直接趕我們走吧。

  一招布置,時來運轉,這是騙子的一貫手法,我們不是這種神棍,夸不出這樣的海口。

  李家湖放下筷子,拍手大笑,說道長果然是個真陳懇的人,至情至性,妙極妙極。不過,我幾天說的這一事,到并不是讓你們幫忙扭轉我那敗家堂弟的性子。事情說到這里就變得有些奇怪了,自從他那堂弟發了場高燒,蘇醒過來,就變得知書達理、文質彬彬了,為人竟然有了180度的大轉變,也不在整日出去和那些狐朋狗友聚會泡妞了,戒了許多的不良嗜好,白天老老實實地做義工,晚上就買來許多經濟文化類書籍,整日讀書……

  雜毛小道一拍大腿,說浪子回頭金不換,贊一個。

  我則停下了筷子,認真地看著李家湖,看他愁眉苦臉的樣子,知道他還有后話要講。顧老板跟李家湖比較熟,便問難怪最近都沒見到致遠,原來是關在家中苦讀書了,不錯,現在曉得道理便好……咦,這是什么時候發生的事情?

  李家湖想了一想,說是年前吧。

  他苦著臉,說哪里有這么簡單,他這一次來找我,便是因為這事情,太奇怪了。你們知道么?這個致遠一開始表現得像是得了失魂癥一般,完全沒有尋常的記憶,剛開始都以為是燒壞了腦袋,見他變得老實乖巧了,也就不再擔心,小叔老懷大慰,說這撲街仔但凡是懂了一點事,他這輩子就沒算白活——往日小叔曾經提過,這小子一直這么胡鬧下去,便把家財散盡,全部捐給福利院去。

  本以為事情就是這樣了,哪知道在第二個月的時候,那個被致遠打傷的窮學生找上門來,告訴家中菲傭,說他才是真正的“李致遠”。李家湖的小叔不在香港,而是在美國的華爾街,處理公司的一些事物。事有湊巧,這件事情當時他和他父親也在,問很多細節,居然一一吻合,又問起一些年幼時幾乎沒人知曉的往事,也是頭頭是道,十分的蹊蹺。

  而后那個窮學生大罵大鬧,發瘋似地與在一旁表現得懵懂無知的李志遠扭打成一團,形如瘋狗。

  看到這瘋勁,李家湖便覺得有些像他那個不靠譜的堂弟了。

  這事情當時鬧了一陣,李志遠被打得頭破血流,住進了醫院,而那個窮學生則跑了,后來警察去他家中,都沒有找到此人。據他的父母親反映,說那個叫做許鳴的窮學生,自昏迷醒轉后,渾渾噩噩過了兩個多星期,然后就說胡話,飯也不肯吃,自稱是李致遠,來自于豪富之家,對住屋村的父母大肆的抨擊。

  他這也是時好時壞,腦殼子燒得慌。他父母當初也是貪了李家的錢財,撤銷了訴訟,要不然以香港法律的嚴正,定然是沒有李致遠的好果子吃的。到了現在,也只是牙齒打碎了往肚子里吞,獨自承受了這苦果,只以為兒子是受了刺激,精神出了問題。

  許鳴打人之后,不見了,消失無蹤。

  香港一隅之地,卻有著700萬的人口,要想找到這么一個人,有些困難,罪行也不大,于是便不了了之了。

  這件事情最后經過李家湖父親之口,傳到了他小叔的耳朵里面。

  本來看著兒子陸漸乖巧懂事,而且已經開始到公司,能夠幫上忙了,他小叔是十分欣喜的,然而經過這么一鬧,心中卻是橫了一根刺,總是覺得有一些不適,說哪里有問題,卻也說不出來。這人就是莫要起疑心,一生這疑念,睜開眼睛也是想,閉上眼睛也是念,這原來的李致遠再混蛋,也是自己的骨肉血脈,眼前的這個李致遠再貼心懂事,卻……

  卻并非是自己的一脈傳承。

  是的,李家湖的小叔開始懷疑起自己現在這個兒子,并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了。

  他是個有著七竅玲瓏心的生意人,腦瓜子聰明得一口氣能背誦圓周率后面1000個小數點的角色,越是懷疑,越能夠發現許多疑點來。然而疑點終究是疑點,他也不敢將這些懷疑,擺在明面上來講,倘若這兒子是真的,他豈不是傷了這個“金不換”的心?

  他終究是一個重視親情的人,一直笨拙地表達著自己的父愛。

  患得患失。

  也偷偷取過兒子的血,去做過親子鑒定,然而化驗的結果卻是百分之百的親生兒子。他本來稍微消了些疑心,然而每次回想起二哥說起的事情,那個叫做許鳴的窮小子,連小時候家里面的零食放哪兒都知道,心中又猶豫。如此這般心路折騰,心力交瘁,拖累得在公司連連做了幾個錯誤的決策,好是損失了幾筆大單。

  時間慢慢到了今年的四月份,李致遠已經開始在他小叔的公司上班了,而且業績不錯,屢屢有所建樹,旁人和生意伙伴都夸獎他小叔,說養了一個好兒子,家業能夠繼承了。然而他小叔卻是如鯁在喉,有苦說不出來。后來他小叔與一個臺灣的客戶聊天,說起臺灣金門的朱秀華女士一事,說這世間,莫非果然有換魂一事?

  他小叔便驚異,問到底怎么回事?

  那臺灣客戶便將一個流傳在臺灣麥寮一帶的真實換魂事件,給他小叔一一敘述,聽得他小叔一驚一乍,口中不說,心中卻是有七分相信了。回來后找了私家偵探,暗中調查兒子與那許鳴父母是否有交往,又調查兒子的日常行為,是否與那許鳴有交集。然而遺憾的是,李致遠自從脫胎換骨之后,并沒有任何奇怪舉動,也沒有返回許鳴父母所住的屋村去過。

  完全正常。

  越是如此,他小叔的心卻越是如同蠹蟲噬咬,疑心是個魔鬼,不但吞噬了他的心里,而且還吞噬了他的健康。在今天的5月份,他小叔病倒了,是神經衰弱癥。

  談完這些,我們明白了,感情李家湖找到我們,是想讓我們做一回靈魂上的“親子鑒定”。

  我看著雜毛小道,他笑,低頭喝了一口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