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章 水庫大魚長兩米

  劉公安他們來得及時,三兩下就沖到了跟前,一個猛撲,一人一個,直接將這兩人撲倒在了地上,旁邊還有一個人,是我們二科的老孔,把手電照在那個從水里面爬起來的人臉上,不由得詫異地大聲叫道:“孟老二?”

  我們匆匆趕到,聽到這話兒,我瞇著眼睛瞧去,看見那個被按倒在地下的,竟然是前幾天和那個神漢一起來山里面勘察地形的村支書二子。

  這人因為神漢之死,被劉公安他們審過了,嫌疑不大,不過給勒令留在家里,不得外出,沒想到這深更半夜的時候,不好好在家待著,竟然從水庫里面爬了出來,拉著村民老李一同沉入水里去。我們都沒有想到,然而當這手電筒照在了他的臉上時,不知道是光線太搖晃,還是別的原因,總感覺他的臉上有一點兒模糊,朦朦朧朧的。

  而接下來,更是發生了一件讓我們都想不到的事情,他竟然很輕松地將壓在自己身上的劉公安給一下甩開了,然后像狗一樣爬到了老李的身前,搭著他的胳膊,就往水里拽。

  老李身上也壓著劉公安的一個兄弟呢,那兄弟是六名公安同志里面體型最健碩的一位,一個能頂倆,然而卻被連帶著,直往水里拖去。

  岸邊的泥地里,竟然被拖出了一條長長的人形痕跡來。

  天啊,孟老二到底有多大的力氣,才能夠將兩個拼命掙扎的成年人,給拉成這般模樣啊?

  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寒氣從心頭生出來,不過老孔倒也是反應及時,眼看著這地上兩人就要給拖到水里去,他毫不猶豫地沖了上去,攔在了孟老二的身前,伸手搭住了孟老二的胳膊。相對于那些干警,老孔還是練了一些把式的,下盤也穩,瞧見那孟老二甩手過來,他的身子明顯的抖動了一下,但還是穩住了,手往腰間摸去。

  這個時候我們這組也反應過來,飛快地沖到了跟前,搭手的搭手,按腳的按腳,七手八腳,準備將孟老二壓倒地上,不讓他發狂。

  然而整整五個人,卻都沒有能夠制服孟老二,他像一頭發瘋的公牛,不怕疼也能吃勁,無論是誰,一旦搭住他的身子,便猛然一甩,根本讓你把握不住他,我拉住了他的胳膊,結果胸口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中了一腳,直接摔在了水邊去。這時申重也帶著人趕了過來,瞧見這場景,大聲喊道:“他中邪了,掐他人中!”

  這時老孔終于從他的兜里面掏出了一個東西,混合著雞血的朱砂,抽空狠狠地按在了孟老二鼻下的嘴唇上面。

  人中穴屬督脈,為手、足陽明,督脈之會,內有地部經水,故而又被成為鬼客廳。

  嗷……

  老孔這般一掐,那孟老二便發出了一種類似于猛鬼出籠一般的吼叫出來,接著他甩開了死死拽著的老李,渾身如同篩糠一般地抖動,這劇烈的幅度讓所有的人都已經他的身子幾乎就要搖散了。申重摸摸衣服的兜,然后伙同旁邊幾人一把將孟老二按倒在地,朝著我大聲喊道:“二蛋,撒尿,快撒尿!”

  這領導一發話,我也顧不得羞澀,直接沖上前來,一撩褲子,一泡宿尿就激射而出,劈里啪啦地澆在了孟老二的身上。

  一泡尿撒完,孟老二終于停歇了,軟綿綿地趴在了地上,旁邊幾個按著他的人也累得夠嗆,癱倒一旁,老孔愛開玩笑,一邊瞧著我系褲子,一邊笑著說道:“嘿喲,二蛋,還別說,你爹可真會取名字,這兩個蛋兒還挺大的呢。”

  旁邊的劉公安卻在抱怨:“小子,你的尿怎么一點兒準頭都沒有啊,也尿了我一身!”

  他剛才拼命得很,所以按住孟老二也用上了老命,這會兒孟老二趴下來,他一邊指揮著手下的兄弟將其銬起來,一邊走到水邊去洗臉——剛才橫七豎八,我直接尿到了他的頭上。屎尿惹人嫌,誰也擱不住,因為剛剛將孟老二給制服,所以大家都有些放松,沒想到劉公安剛剛一走到水邊,蹲下來洗手還沒一會兒,突然我們聽到撲通一聲,扭頭看去,卻見劉公安整個人都栽進了水里去。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啊?這人剛才還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往水里面扎去了啊?

  關鍵時刻,還是我這麻栗山龍家嶺第一密子王站了出來,一個箭步,直接沖到了水里,將在水中撲騰的劉公安一把撈起來,沒曾想他剛剛爬起來,一抬頭,竟然是滿臉的鮮血,口鼻之間,盡是泡沫。

  我心中一跳,又一個人中邪了么?

  我有些愣住了神,又想要去解褲帶,結果劉公安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大聲哭喊道:“救我啊,底下有東西在抓我!”

  我一聽,往下面一看,黑不隆冬地,什么也沒有瞧見。

  不過沒有瞧見不要緊,這兒的水也就齊膝蓋,有什么東西,只有把他推上岸上就好了,于是我來不及追根問底,直接將他往岸上頂去。兩人奮力往岸上撲騰,然而劉公安的雙腿如有千斤,根本就抬不得一步,這時大家伙兒都反應過來,朝著我們這邊跑來,第一個來的是老孔,他一把抓住了劉公安的手,拽了拽,然后朝著我大喊道:“二蛋,水下有東西,你看一下是啥?”

  幾道手電筒的光束照過來,我硬著頭皮,伸手往水里摸去,結果一抓,竟然只是一把水草,剛才劉公安手忙腳亂,一不小心就給這些水草給纏住了。

  “水草而已,大家別慌!”我拔出兩把水草來,揮了揮手,然而抬頭看去的時候,發現所有人都用一種極度驚恐的目光瞧著我,在這昏暗的環境下,讓我感覺有的人甚至整個眼睛都凸了出來,這讓我十分不適應,郁悶地問道:“怎么了,我沒說錯啊,這就是一把水草……”

  我說著話,突然聽到申重大聲喊道:“二蛋,小心背后……”伴隨著他這尖利的叫聲,是隨之而起的槍響,巨大的聲音在我的耳邊轟鳴,我不知道他們為何如此害怕,甚至還直接拔槍射擊了,下意識地扭頭看去,瞧見一道巨大的黑影子朝著我這邊撞來。

  時間太緊迫了,我根本就沒有反應的時間,只能隨手一抓,竟然拽到了一根滑溜溜的東西,接著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我給撞到了水里去。

  觸不及防之下,我根本就來不及多做思考,感覺整個人好像被砸入了水下的淤泥里面,骨頭都仿佛散架了一般,不過好在我也是練家子,丹田一憋,立刻有一股暖流將身體護住。

  我不知道這個突然從我背后出現的東西,到底是什么,不過卻曉得被抓在我手掌里面的那滑膩之物,應該是對方身體的一部分,于是緊緊不敢放松,同時雙腳往泥土里一踩,整個人騰空跳出了水面。我這幾乎是下意識地行動,來源于巫山學校的培訓,那就是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要讓自己處于被動挨打狀態,誰知我這一落下,竟然沒有摔在泥土里面,而是坐在了一處冰冷而滑膩的東西上面。

  這種感覺,好像是沾到了一泡屎。

  接著我感覺到一陣劇烈翻滾,在水中不停地跳動,一會兒泥里,一會兒水中,不過我的左手卻攀到了一個可以固定住我的東西。

  是魚鰓,我很快就準確地感受到了,被我緊緊騎在身下的,竟然是一條比成年人的身高,還要長的大魚。

  麻栗山處于十萬大山的東北部,都是小溪小河,我從未有見過這般巨大的魚,而實際上,即使在金陵這處地界,這樣巨大的魚也顯得實在罕見,事出反常必為妖,剛才孟老二突然中邪,接著劉公安雙腳被水草絆住,一動也不能動,一直到這一條大魚出現在河岸邊,只怕此次瓦浪山無頭尸案的緣由,恐怕就要落在這條反常的大魚身上了。

  不過當所有的疑團似乎就要豁然解開的時候,騎在魚背上面的我雖然并沒有被甩脫下來,但是就在眾人一片驚慌之中,那水中畜生尾巴一擺,竟然帶著我,朝著水庫的湖中間一躍而起,接著將我往水底里帶去。

  我的天啊,俺陳二蛋雖然號稱龍家嶺第一密子王,但是跟這么一頭成精了的大魚比水性,似乎真的是一件找死的事情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