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章 鐵釜煮熬鮮肉

  那年頭,百業待興,工農剪刀差,農村苦得很,很多人有日子沒有沾到葷腥了,見到肉就流口水,雖說這條巨型鯰魚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肉質可能都老了,但是到底還是肉,這大鍋一煮,嘿喲喂,隔著好幾里地,都能夠聞到那種特殊的香味,把人肚子里面的饞蟲都直接勾了出來。

  當時的場面簡直是熱鬧極了,無論是白發蒼蒼的老人,還是拖著鼻涕的小孩兒,又或者為人父母的成年人,眼睛里面都冒著光,喜氣洋洋,然而我卻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兒,要知道,這條巨型鯰魚可是我們剛剛認定好的殺人兇手,還沒有得到上面的鑒定呢,現在就給擱鍋里面煮著了,這樣子實在是太草率了。

  而且這東西倘若真的是瓦浪山水庫頻頻溺水事件的真兇,那么肉質里面一定含著死氣,太陰寒,一般的老人和小孩肯定都受不了的,吃了,很容易出問題。

  看著這些滿懷期待的樸實村民,我覺得我一定要站出來,不然萬一發生了什么事情,上百號的人命,誰也耽擱不起。

  我在村公所門口找到了老孔和小魯,問申重在哪兒,他們指著房間里,說在里面跟人吵架呢,一時半會兒恐怕出不來。我側耳傾聽了一下,發現申重正是為這件事情在跟人爭吵呢,瞧那火爆的勁兒,便曉得我們的頭兒也在極力反對這件事情。申重在房間里面關著門吵架,我肯定也不會像二愣子一樣沖進去,于是在門口等著,小魯昨天在村公所這兒看車,沒有趕上機會,現在瞧見我,連忙拉著我問起昨天的事情。

  高調做事,低調做人,我年紀雖小,但是卻明白槍打出頭鳥的道理,面對著小魯的盤問,我也沒有過分的夸大,只是說當時手忙腳亂,一不小心就把劍給插進了那家伙的腦袋里面,歪打正著,碰運氣就撞上了。

  果然,小魯一臉遺憾地表示自己當時沒有在現場,要不然的話,說不定也能夠立上一功了。

  老孔是明眼人,在旁邊看著,嘴角掛著笑。

  競爭無處不在,相比于科室里面的老油條,比我先來一年的小魯表現得十分積極,他是退伍的老兵,托了關系,七轉八轉才來到的二科,就是牟足了勁兒,準備向上爬呢,沒想到我這個比他后來的人,竟然捷足先登,在這一次案件中獨占鰲頭,怎么讓他沒有危機感呢?說完昨天的事情,我把心中的擔憂講給老孔聽,他嘆了一口氣,說:“誰說不是呢?無論是老申,還是劉隊長,都極力反對,結果這村支書當面答應得好好的,結果身子一背過去,那魚兒都給剁成大塊,扔鍋里熬油了,還叫上了這么多的鄉親,趕鴨子上架,你說我們怎么搞?”

  我們正發著牢騷呢,房間的門給打開了,一臉惱怒的申重和劉公安給孟家村的村支書攔著走出來了,那老頭兒臉上浮著笑容,又是作揖,又是告饒,不過這生米都煮成了熟飯,再氣憤也無可奈何,申重繃著臉走到了我們這兒來,聳了聳肩膀,撇著嘴搖頭。

  老孔有些驚訝,站起來,拽著申重的胳膊質問道:“就這么算了?我說老申,你不會這么沒有原則吧?”

  申重苦笑道:“能怎么辦?老孟頭說了,他們村子這些年來,連續死了二十口子人,損失最大,所有人都恨不得將從兇手身上啃下一塊肉來。這是其一,二來他們村子太苦了,好多人家半年都沒有見過肉了,放著這么大一條魚扔那兒臭,還不如把它煮了,給村子里的人加餐呢——他一不貪、二不瞞,光明正大,你找誰說理去?”

  “可是那魚太古怪了,不但長了這么大的個兒,還能夠迷惑人,特別是它害死了這么多的人,身子里有著一股死氣,一般人吃了,肯定受不了,上吐下瀉,這是小事,說不定會鬧出人命案呢……”我也不甘心,在旁邊勸導道。

  申重依舊搖頭苦笑,說:“這道理你懂,我也懂,不過人家就是不信,那老孟頭自己都說了,一會兒開餐,他先吃第一口,沒事了,別人再吃。我們只是上面派來的,跟這里的村民沒打過交道,劉公安他們都同意了,我們也沒有強行制止的道理——你看看那些村民,如果要是說不準他們吃,你看看會不會把我們給生吞了?”

  我看著場院里那些伸著脖子吞口水的村民,便有些沒話兒了,我也餓過,也饞過肉,能夠理解那是一種什么樣的情緒。

  見我沒有再堅持了,申重指了指自己的兜兒,拍著我的肩膀,低聲說道:“到時候我們回去了,這顆魚珠子就可以交差了,二蛋,這一次你表現得很不錯,我一定會跟上面講的。我知道吳副局長對你很嚴苛,那是因為他以前跟戴局長就一直不睦,才會遷怒到你身上來,不過你已經用實力證明了自己,我想到時候,一定不會再有人對你指手畫腳了……”

  在申重給我許諾的時候,煮魚的大鍋已經蒸氣滾滾了,那魚太肥了,一熬,魚油都有手指深,經過一加熱,香得簡直就讓人根本無法思考,不過在大家都一片陶醉的時候,我卻聞到了一股很熟悉的腥氣。

  這腥氣不是魚腥,而是一種來自于人體脂肪分解的氣味。

  開飯在即,這時爐灶前面的老支書開始講話了,他講了三點,第一,感覺縣上面派來的同志,幫助孟家村以及整個瓦浪山清除了那禍害,從此以后,水庫再也不會發生人命案了;第二,今年在水庫有人被淹死的家庭,可以獲得雙份的魚肉;第三,為了保證大家的安全,由他老孟頭第一個試吃,等沒事兒了,再分發給大伙兒嘗鮮。

  肯為了村民利益跟上面頂牛的村支書,在村里面的威信還是很重的,他每說一句話,便迎來一陣歡呼和掌聲,說到最后,不用招呼,有人跳上了旁邊的八仙桌,用一個大勺舀了一碗魚湯出來,雪白的魚肉,上面厚厚一層魚油,撒上青色白色的蔥花,微微的胡椒粉,說不出來的美味,聞著就讓人口水直流。

  老支書輕輕喝了一口,燙得直哈氣,不過隨即他又樂呵呵地喊道:“好吃,好吃得很啊……”這話兒說完,大伙兒紛紛往前擠,將手中的大碗高高舉起,朝著八仙桌上面的那個人大聲喊道:“林杰、給我來一碗!”

  “杰娃子,給你三舅姥爺來一碗,多加點肉啊!”

  “我也要,我也要,杰哥,給我多弄點,你和我姐的事情就沒問題了……”

  大伙兒一齊向前,立刻亂成一團,八仙桌上的年輕人正用大勺攪著鍋子呢,瞧見這模樣,一邊擺手,一邊大聲說道:“先別忙,等孟爺爺吃完了,半小時了,再給你們舀。不要急,都有呢。”他說完,旁邊的老支書又拍了桌子,人群才傳來一陣失望的嘆息聲,老支書正待又喝魚湯,結果他老婆找過來了:“老頭子,老頭子,你先別忙了,咱家二子不見了……”

  一聽到這話兒,老支書頓時就沒有再喝那美味魚湯的心思,將碗一放,臉色立刻變了,大聲喊道:“怎么回事?我出門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么?”

  老支書二子就是昨夜中邪的孟老二,被老孔用朱砂點中鬼客廳之后,先是癱軟在地,而后又吐了幾回,虛弱得不行,天亮的時候我們一起送回了村子里來,一直擱家里待著呢,怎么就出了事?老支書家就挨著村公所,親兒子出事,當下也顧不得這邊,匆匆往家里跑去。

  孟老二中邪是有前科的,他若是再出問題,那么說明這條巨型鯰魚并非兇手,或者還有其他狀況,我們都站不住了,緊跟著后面去找。

  老支書家不大,翻箱倒柜地一通找,就是沒找到,老支書在那兒罵著自家老婆,屋里哭哭啼啼,申重則在屋外跟劉公安商量,說得發動人手,將孟老二找出來,晚一分鐘,就多一分的危險。劉公安點頭稱是,叫了幾個兄弟去外面查看,又找到老支書,說人手不夠,要發動村民才行。

  任何事情,涉及到自己親兒子,都變得不那么重要了,人都在村公所的場院前集合呢,老支書匆匆趕回來,結果發現已經有人等不及這幾分鐘,跳上桌子去撈了。那叫做林杰的年輕人阻止不得,也就隨著他們了,好幾個人舀了一大碗,也顧不得燙,一邊喝,一邊幸福地大喊道:“好喝啊,好喝……”

  場面有些亂,老支書不知道怎么叫村民先停下來,幫他找兒子,然而這個時候,從村口那兒大步流星地跑來一個算命打扮的先生,一路沖到面前來,突然拿著手中的幡子,將這些一邊吹起一邊喝湯的村民手中的碗,給一一挑落。

2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七章 鐵釜煮熬鮮肉”

  1. 回復 2014/08/28

    大大

    鐵齒神算劉 為國謀運的大拿啊

  2. 回復 2015/03/24

    初秋

    鐵齒神算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