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章 算命先生姓劉

  那年節的人,真窮,旱的地方,幾擔水都能夠操家伙拼命了,而在金陵這地界,雖然大伙兒都還能吃得上飯,但是活得也不暢快,便比如這海碗,一家里面可能就沒有幾個,那算命的家伙拿著竹竿兒旗幡給全部打翻在了地上,立刻就有人惱了,直接站起來,怒氣沖沖地朝著這個穿著舊式青衫長袍的家伙破口大罵,有脾氣不好的小伙子,直接就上前推搡了。

  算命的?哼,他也是遇到好日子了,要是擱前兩年,絕對是要算在批斗任務里面,直接押到鄉上去,臺上一站,尖尖帽子一戴,批得頭破血流。

  這方圓幾十里地,從事這個行業的,哪個不是被弄得哭爹喊娘,承認自己的這點兒破玩意是封建余虐,奶奶的,竟然敢把俺們的飯碗給打翻?

  群情洶涌,然而那個留著三撇飄逸青須的先生卻滿不在乎地喊道:“老夫是在救你們的命,你們倒真不識好歹,竟然還罵起了我來?”他被四五人圍攻,連連后退,余光往我們這兒一瞥,便趁著自己在被圍毆之前,擠到了我們身旁,拉著我的衣袖說道:“小兄弟,你來評評理,世上哪兒有這般不講道理的人,對自己的救命恩人,竟然惡言相向,實在是太讓人絕望了……”

  我被這窮酸算命的拽著,然后被頂到了前面來,那些村民知道我便是抓獲這條大魚的人,是上頭的干部,于是這才停歇了一點兒,不過還是有人不甘愿,撿起地上碎成幾塊的破碗,憤憤不平地說道:“我這碗,是娶我媳婦的時候置辦的,碗底下還印著喜字呢;這且不算,這么一大碗魚肉湯,劃拉一下就沒了,這不是糟蹋糧食么?”

  糟蹋糧食!這罪名對于農民來說,簡直就是可以比擬殺人,在天天就發愁一口嚼頭的當下,所有人的情緒又都上來了,眼里充滿怒火,死死盯著這算命先生。

  我這時才有得閑來打量這人,但見他穿著一身還算齊整的青衫長袍,挑著一張算命卜卦的旗幡和包袱,戴著圓圈兒的眼鏡,三撇青須,仙風道骨,不過年歲卻也不大,估計也就三十啷當,四十出頭的樣子。他聽到這個村民的話,眉頭一豎,將手中的這旗幡往泥土里面一插,回手指著這煮沸的鐵鍋說道:“魚肉湯,你們真以為自己在喝魚肉湯?呵呵……”

  他輕蔑地回望了一眼,瞧見了我們臉上迷茫的表情之后,這才凝重地說道:“我打遠處而來,隔得有十里地,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腥味,一開始還以為哪兒死了人,沒想到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竟然在這里煮熬人肉,這也罷了,那兇煞非常的精怪之肉,竟然也有人敢吃——你們這幫蠢貨,只聞到了香,卻不知道那罌粟花越嬌艷,果實就越毒,蘑菇越花哨,吃的人死得越快……”

  這人在大放厥詞,主持這場魚宴的老支書就不干了,他也忘記了去找自家兒子的事情,擠到前面來,指著這算命先生大喊道:“哪里來的家伙,裝神弄鬼的,都以為我們鄉下人好欺負是吧?什么煮熬人肉?這鍋里面明明是煮著魚呢,我全程照看著的,除了魚,你找不出第二樣東西來——至于兇煞,哈哈,老頭子我剛才吃了肉、喝了湯,你看我現在,哪里有問題么?”

  他拍著胸口大聲喊著,而那算命先生仔細掃量了他一眼,突然冷笑道:“嘿嘿,果然是老子債,兒子還啊,你既然不信,那我就驗證給你們看!”

  這話兒說完,旁人也沒有見到他怎么動,那身子卻倏然一下,移到了大鍋旁邊的八仙桌上來,接著他從負責分配的那個小伙子林杰手中接過了勺子,在鍋子里面使勁兒地攪了一攪,眉頭越發地皺得緊了。那些村民瞧見他這樣,都不由得紛紛大叫道:“杰娃子,別讓這老頭趁機占了便宜,他就是個叫花子,說不定是過來搶吃的呢!”

  在一片鬧騰之中,那算命先生突然踢出一腳,直接將架在土灶上面的鍋子給踹翻在了地上。

  轟——

  那鍋子本來就不穩,這一腳踹了個正著,整個灶臺都給垮了,偌大的鐵鍋子倒向了一邊,許是磕到了什么大石頭,發出一聲巨響,半邊鍋壁就給砸碎了,里面立刻有濃白的湯汁濺灑出來,而灶臺下面的火焰在那一霎那,竟然騰然而起,足足躥出了兩三米,差一點兒就要燒到了這算命先生的眉頭來。

  這突然來的一下,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當瞧見那鐵鍋傾倒在一旁,大塊大塊雪白的魚肉和湯汁灑落在了泥地里面的時候,別說是村民,我都覺得這算命先生是不是來鬧事的了。我瞧見圍在前面的二十多個村民在一瞬間就站了起來,口中高罵著什么,朝著這個算命先生沖過來。場面再次陷入混亂之中,我雖然感覺那算命先生的確欠揍,然而想著總不能讓他被村民給活活打死吧,于此沖上前去,準備攔下眾人。

  這些人都站在那巨鍋的鍋口前,因為角度的緣故,我需要繞過這一片湯湯水水,才能到達算命先生的前頭,結果我這一沖,感覺腳下踩中了什么東西,低頭一看,竟然是一根手指。

  一根人的手指,雖然被煮得半熟,但是我卻能夠清晰地了解到,它來自于一個人的手掌之上。

  接著那些沖上前來準備圍毆算命先生的村民突然停下了腳步,人群在那一刻呈現出死一樣的寧靜,每個人都露出了極度驚恐的表情,有的人直接蹲了下來,開始嘔吐,哇啦哇啦,似乎想要將胃都吐出來一般。我心中一動,三兩步沖到了跟前來,往那巨鍋里面瞧了一眼,卻見在鍋子底下,竟然倦縮著一具被煮得十成熟的尸體,因為被煮熬得太久了,整張臉都變得模糊,紅彤彤的,眼珠子掉出了眼眶,頭發被煮成了一堆一堆,人仿佛膨脹了一些,沾著那詭異而香濃的氣味,有一種讓人忍不住想吐的強烈意愿。

  不過我的第一直覺,卻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難道這個蜷縮在鍋子地下的尸體,就是老支書家失蹤的二兒子?

  不可能吧?不是說做著魚的時候,幾乎都有人在邊上瞧著的么,那么什么時候鍋子里面就跑進去了這么一個大活人,并且還悄無聲息地給煮熟了呢?世界上,怎會有這樣蹊蹺的事情呢?

  然而即便是我們再不相信,這煮魚的鍋子底下竟然藏著一個人,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具被煮得爛熟的尸體,鐵一般的事實就擺在了面前,容不得我們選擇性地去忽視。

  一陣又一陣劇烈的嘔吐聲從我的身后傳來,所有看過這種慘狀的人,胃里面都忍不住往外面冒酸水,至于那些喝過了魚湯的人,直接趴在地上,橫不得直接將胃都給吐出來。死了人,又是一樁人命案,劉公安等人立刻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招呼著周圍的人幫忙將這鍋給弄開,將人整出來,他們還命令所有人都不得離開,到時候他們會盤查,一一對質,看一看到底是誰這么窮兇極惡,竟然將人活活地煮死。

  申重曉得是碰到了高人,立刻迎上前去,跟那個算命先生握手,講明了我們的身份,而那算命先生也比較友善,自我介紹道:“我姓劉,家中排行老三,你們叫我劉老三就好,這一次過來呢,是因為我一個同門的師兄弟,他叫做黃養神,聽說在這兒死了,我就過來看看,處理后事,順便查明一下緣由,也好給他的家人一個交待。”

  這人不卑不亢,倒也是個厲害的人物,申重請教他,問是怎么知道這鍋底下藏得有人的,又是誰在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做的這等荒唐事?

  劉老三掐指一算,搖頭說道:“這不難,我曉得這鍋魚肉,一直都有人看著,按理說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你們卻不曉得,鯉魚過百便成精,鯰魚更是兇惡,成精之后,能吞人魂,壯大身體,且能夠分泌一種迷幻的腺體來,擾亂人的意志,即便是死,明明很臭的氣味,在這種腺體的影響下,也香氣四溢,從而將這些村民給上了障眼法,別說是一大活人,就是一群,只怕也是視若無睹的。”

  這些年來,無數人莫名其妙地進山溺水,孟家老二也曾經被迷得力大無窮,如鬼附身,說明這巨型鯰魚迷惑人的本領實在厲害,別說普通村民,就算是我們二科的,能夠聞出氣味的也幾乎沒有。

  這解釋倒也行得通,申重見此人輕描淡寫,舉手投足都透著一股泰然自若的勁兒,有心結交,然而這話兒還沒說出口,便聽到旁邊的老支書撲通一下,直接跪倒在那熟透了的尸體面前,放聲大哭道:“天啊,我的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