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三章 臨時抓丁遇險

  雖然我知道吳副局長一直對我有成見,也曉得他跟前任戴校長之間的齟齬頗深,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我一路狂奔而來,卻直接給他叫停,不準參與此案,并且責令我回家反省。

  被他這一通喝罵,我愣在了當場,臉一瞬間就紅了,感覺心頭有一團烈火,將我的血液都燒得沸騰。

  少年人氣盛,而我這個從大山里面走出來的土包子更是藏著一團火,當初在巫山后備培訓學校,疤臉賤男春辱我,愣是被我生生追出十里地,那兇悍震撼了整個山里頭,這檔案被戴校長給我親自銷了,吳副局長也許不曉得,不過當時我的確是有一種想要從他身上咬下一塊肉的沖動。

  還好在這個時候,申重上前來打圓場:“嘿嘿,吳局長,這孩兒有個朋友失蹤了,也是這個廠子的,我讓他先過來調查,倒也不是開小差……”

  吳副局長瞥了一眼賠笑的申重,哼了一聲,然后跟著保衛處的領導朝著遠處走去,旁人都離散開了,一科羅小濤和他手下的幾個兄弟幸災樂禍地打量了我一樣,揚長而去。

  這時老孔才從旁邊走了過來,攬著我的腰,發現我全身繃得僵直,拳頭攥得緊緊,于是寬慰我道:“二蛋,你別生氣了,這兒的事情有點復雜,吳副局長也是有些控制不住情緒,你別介意。”我想起了羅大屌的事情,這才收斂了怒氣,問老孔現在的情況怎么樣,老孔把剛才小魯的話兒又跟我說了一遍,然后講道:“目前毫無頭緒,然后吳副局長說留下來,等到晚上的時候,我們在看看。”

  我問老孔那幾具尸首在哪兒,我想要去看看。

  老孔有些奇怪,問我為啥要看這個?那些死者因為被高達幾千度的鋼水浸泡,完全就看不到人形了,所以在保衛處拍照存檔、并且征得家屬同意之后,就直接給火化了。我當時就沉下了臉來,看著老孔,說:“老孔,你沒覺得程序不對么?”

  老孔四處望了一下,然后壓低聲音對我說道:“我曉得你的意思,這事兒是透著一股邪門,大家都了解。不過有的東西,根本沒辦法去追究——省鋼是副省級國企,養著好幾萬口子人,他們有自己的學校、銀行和郵局,保衛處的權力也大得很,土霸王一樣,根本沒辦法管。”我急了,說那現場死的不只是三個人,還有一個呢,那個莫名其妙出現的死者,到現在都還沒有查清楚,他們倒也真敢直接毀尸滅跡啊?

  老孔聳了聳肩膀,表示沒有辦法,我心里面憋著一肚子的邪火,感覺憋屈死了,他大概是看出什么來了,問我到底咋回事兒?

  我把羅大屌失蹤之事,和此次省鋼鋼水泄露事故聯系到一起來,老孔也有些緊張起來,他見過羅大屌的,明白我和大屌之間的感情,而旁邊的小魯則插嘴說道:“現場的照片,在一科的手上,一會兒叫申哥去要一下,讓你認一下,免得你這么擔憂。”

  得了小董的提醒,我趕忙想著去找申重,結果老孔一把拉住了我,告訴我省鋼的領導請吳副局長他們吃飯,這會兒可能正吃著呢,你急也急不得一時;再說了,吳副局長最重權威,他剛才叫你回去寫檢討,結果你又出現在他面前,要萬一較起真來,得不償失,還不如讓小魯去跑一趟腿,你跟我先去現場看一下吧。

  老孔說得我沒辦法反駁,于是求了小魯幫忙去和一科溝通一下,而后便跟著老孔來到了出事的煉鋼二車間。

  鋼廠屬于重工業,分為很多車間,光常化爐、外部機械化爐、車底爐、淬火爐、回火爐這些高爐都讓人目不暇接,高高的煙囪、粗大的管道以及燈火通明的寬敞廠房,這些曾經是我和羅大屌最為羨慕的一切,然而此刻,在夜幕的襯托下,所有一切的重工業都變得是那么的恐怖和黑暗,讓人感覺呼吸不過來。

  到了出事的二車間,發現事故現場剛剛收拾妥當,不過別的車間燈火輝煌,工人都在等著上夜班,而這里則一片寂靜,除了幾個出入口和大廳有燈光照明之外,別的地方,都是一片昏暗。

  省鋼保衛處安排了三個人守在這兒,跟老孔也算是熟悉,見我們進來,打了招呼,然后轉到了里面的調度室去了,我看了一下這偌大的車間,但見到處都是樓梯和巨大的產線,地下積得有厚厚一層鋼渣,可以想象得到,在事故之前,這里熱火朝天的生產場面。

  老孔瞧我四處張望,在旁邊跟我解釋道:“今天吳副局長帶人勘查一天了,初步判斷有人在壓模里面動了手腳,那多出來的一具尸體,就是被塞進了那兒去的。至于兇手為何這么做,有兩種可能,其一,無外乎就是想要毀尸滅跡,第二,有可能是要煉一爐血鋼。”

  “血鋼?”我瞪大了眼睛,止不住心中的驚訝問道,而老孔則點了點頭,說:“對,若是如此,那事情可能就變得有些復雜了。”

  我明白老孔的擔心,在冶金技術如此發達的現在,血鋼這東西是很少有人能夠聽聞的,但是擱在古時候,用生命來填入鐵爐之中,使得鑄就的兵器天生就有一股煞氣,這法子并不新鮮,有的鑄劍師甚至直接在劍即將成型的時候,跳入火爐,成就兇兵,這行為雖然沒有什么科學根據,但是古往今來,卻成就了許多名劍。人與器之間,是有很多方法可以聯系在一起來的,血鋼則是一種神秘的邪法,為的就是達到孕育某種兇靈的目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我們此番,恐怕又有許多麻煩了。

  這煉鋼二車間占地極廣,我在老孔的帶領下,大致地瞧了一圈兒,這時小魯趕了過來,他用網兜拎著三個鋁皮飯盒,瞧見我們,憤憤不平地嚷道:“真操蛋啊,那些家伙吃香喝辣,就給我們弄了點饅頭咸菜,真的是很過分呢。”

  小魯走到我們面前來,將手上的盒飯遞給了老孔,而我則擋開,著急地問道:“現場的照片,討到了么?”

  小魯見我這般著急,也沒有開玩笑,直接從兜里面掏了兩張照片來,嘴上還不滿地埋怨道:“你是不知道,一科的黃歧有多討厭,我求了他半天,連申哥都幫忙講了話,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給了我兩張,你拿去看吧,一會兒我還要還給他們呢。”

  一科二科,前者負責縣區,自謂精兵強將,一直都看不起二科,而二科負責周邊鎮子和鄉村,總是動不動就出差去鄉下,心中也有怨氣,所以兩個科室關系向來不睦,小魯受氣也屬正常,而我則迫不及待地搶過他手中的照片,接著昏暗的燈光查看,發現兩張照片,一張是四個人一起的,另一張則是那具神秘的尸體。

  不過這些死者都被鋼水包裹,劇烈的高溫在瞬間將人體里的水分給氣化了,留下來的只有一具焦黑的尸體,還是縮水了的,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然而從這身形上面來看,嬌小瘦弱,看著跟還沒有發育完全的羅大屌,真有那么幾分相似。

  老孔瞧見我臉都變黑了,便過來攬住我的肩膀,勸道:“二蛋,你別著急,人呢,都已經這樣了,真是看不出什么來的,到底怎么回事呢,還是需要調查的。今天你既然來了,就跟著我們二科一起值班,吳副局長這人脾氣雖臭,但是本事不錯,相信用不了幾天,就水落石出了。”他勸著我,然后把飯盒打開,招呼我吃飯。

  小魯打的飯菜,每人兩個大饅頭,一點兒咸菜,還有半碗苞谷粥,平日里倒也不錯,不過我卻沒有什么胃口,心中陰郁得很。

  吳副局長他們有省鋼相關領導的招待,吃吃喝喝,一直到了晚上八點多,才有一科的人過來交接,他們會在這里守到凌晨一點,然后由我們二科接班,這事兒本來只用一個科室就夠了,人多了反而指揮不暢,不過最近好多人出差,我們二科是被臨時抓了丁。

  跟一科的人交接完畢之后,自然有人安排我們到廠招待所先行歇下,我心事重重,沒有怎么睡,到了凌晨的時候,申重過來叫人,于是我、老孔和小魯便深一腳淺一腳地趕到了二車間,與我們一起的,還有省鋼保衛處的三位同志。

  事情到沒什么事情,不過申重去跟一科的羅小濤交接,回來的時候臉都黑了,瞧著交接完的這些人揚長而去,申重朝地上呸了一口,說小人得志。

  分局長李浩然不怎么管事,局里面一般都有吳副局長主持事務,一科傍上吳副局長,春風得意,倒也沒有什么好說的,所謂值班守夜,其實就是七個人留在調度室,燈點亮,然后聊天說話,開始熬著。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不知覺就到了下半夜,保衛處的幾個人都有些熬不住了,小魯也昏昏欲睡,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調度室的電燈陡然變亮了之后,又熄滅了,接著整個車間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那一剎那,每個人的呼吸都變得粗重了幾分……

3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十三章 臨時抓丁遇險”

  1. 回復 2014/07/16

    老十

    坐等更新

  2. 回復 2014/10/18

    陸左

    還是有我的影子在里面

  3. 回復 2015/05/12

    小妖朵朵

    有嗎?我怎么沒看見我那親愛的陸左哥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