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八章 寒光劍將出世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一直覺得穿著打扮,跟人的氣質有著很重要的聯系,然而當我瞧見這個駝背老頭的時候,卻發現人其實真的是可以千變萬化的,真正有深度和演技的人,根本不會讓你一眼就能讀懂,比如此刻,在說話之前,那個駝背老頭就是一個半夜被從被窩里面拉出來的可憐老電工,然而當他抬起頭來,眼神放光的時候,一股讓人心悸的霸氣,卻從他身上流露出來。

  被人說是“手黑”,我不知道這是夸獎,還是別的什么,在我出劍的那一霎那,便能夠感受到身后所有人的驚訝,然而當這個保衛處馬同志化作了一團黑霧消散的時候,我又能夠感受到旁人奇異的目光。

  我是一個敏感的人,很在乎別人的態度,而面對著這個駝背老頭的話語之時,卻突然語塞,一時無語。

  駝背老頭此人個子看起來雖然矮小,背如弓形,然而當他走到我們的跟前來,雙腿站定,卻給人予泰山般的穩重,每一個人瞧向他去的時候,都不由自主地有種仰視的感覺。此人出場威風凜凜,目光如電,寒光乍露,我們四人竟然沒有一個能夠與他對目而視,都低下了頭,而在說出了對我的評價之后,那人打量了我一番,竟然有些好奇地說了一句話:“呵呵,竟然是你,沒想到我們還真的有緣啊?”

  這話兒說得我完全愣住了神,下意識地反問了一句:“我們認識么,我怎么不曉得?”

  駝背老頭背著手,平靜地說道:“你不認識我,但是我卻認識你——后勤處鍋爐房里面,來了一個黔北大山的小子,叫做羅大屌的,他就是跟著我干活的,嘴雖然笨,但是人卻蠻勤快的,也好用,可幫了我老頭子不少忙呢。只可惜呢,看到了不該看的事情,讓我給處理掉了,哎,他的根骨不錯,我本來打算考察完,收當徒弟的,結果……”

  “什么?你把大屌給我處理了?”我聽到后面,睚眥欲裂,也管不得此人帶給我們那種巍峨如山的壓力,一步踏前,大聲問道:“你到底把大屌給怎么了?”

  那駝背老頭瞧見我如此焦急,不由得笑了起來,要挾我道:“小子,不如這樣吧,你若想要知道自己老鄉的消息,就跟著我做事,你好好干,我就把那衰貨的下落,告訴你。”

  所謂下落,那就是說羅大屌現在的境況并不會讓人著急,至少還沒有死。

  這一點確定之后,我便沒有了后顧之憂,左腳一蹬,朝著前方就撲去。我修道法魔功,卻并無道術相輔助,全憑一雙肉拳,和青衣老道留下的小寶劍,先前那女鬼白合談起此人,不寒而栗,能夠讓一個已故之人都感到恐懼的,手段必然也是極為厲害,而瞧見他這殺人不眨眼的兇焰,我便曉得此人肯定比楊二丑還要難以對付。

  楊二丑走火入魔之后,身體向來不好,一直都是靠著僵尸死氣維持,早已不復巔峰狀態,就連畫符的精力都難為,然而這個駝背老頭,卻是潛伏在鋼廠多年的一條毒蛇,臥薪嘗膽,苦忍爪牙,一旦顯露身形,必然是雷霆手段。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若想要在這個家伙手上逃脫性命,便得趁著他還沒有什么防備的時候,近身纏斗,讓他沒有施展手段的時間。

  我手上的是小寶劍,跟把匕首差不多,一寸短,一寸險,搶的就是一個“兇悍”二字。

  我動得出人意料,然而那駝背老頭卻仿佛能夠看透我心思一般,我奮力前撲,他則輕飄飄地朝著后方退開去,我沖了三兩步,發現那人竟然退到了配電箱那兒去了,我的身后傳來了申重的一聲大喊:“二蛋,小心那個家伙關電閘……”

  這話音未落,結果便聽到“啪嗒”一聲響,整個廠房都陷入一陣伸手不見雙手的黑暗中去。

  我憑著印象朝著前方刺去,結果落了一個空,那人將配電箱里面的電閘全數破壞之后,很短的時間里,衣袂飛動,人卻轉移到了別處去了。

  驟然的黑暗讓所有人都變得一陣慌亂,而就在這凌亂的腳步聲中,那駝背老人的聲音,卻從空曠的頭頂上悠悠傳來:“很高興見到諸位,特別是那位叫做二蛋的小同志。我這個人呢,有一個講究,那就是但凡死在我手下的人,我都會告訴他我的名字,以及死因,以便他下了幽府,或者黃泉路上,有一個念想——我呢,叫做楊從順,老伙計們都叫我楊大侉子,也有人會把我和于墨晗那老不死的并在一塊兒,成為金陵雙器……”

  他停頓了一下,不屑地說道:“姓于的那個家伙,就是個迂腐愚昧的老不死,跟他相提并論,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悲哀,不過呢,從他手底下,流落出過一把六轉的雷擊棗木劍,這一點比我強;所以我現在,需要練就一把超越巔峰之作,而這些,則需要諸位的配合,我本來還準備再瞞幾天的,只可惜,你們都已經找上門來了……”

  “楊大侉子?”申重低沉的聲音從我左手邊的四米處傳了過來:“集云社頭號煉器師,據說擅長用人命來填制法器,脾氣暴躁詭異、秉性冷漠多疑,是局里面通緝榜上的重犯。沒想到這樣的人物,竟然會隱藏在這鋼廠里面,真的是小隱隱于市啊……”

  申重的話語讓那駝背老頭略微有些吃驚,他的聲音悠悠傳來:“嘿喲,沒想到你腦子還真的好使啊,不過你們來的人,我都看過了,除了那個喝得暈暈乎乎的地中海,其他人倒還真的入不了我的法眼,至于你們幾個,還是乖乖地給我做鼎爐陰靈吧,弄完今天這一波,我親手打造的寒光劍,也就可以正式出世了!”

  這話兒一說完,我立刻感覺到一陣勁風吹起,有股陰柔的風朝著左邊,也就是申重的那個方向吹來。

  這是準備殺人了么?

  我心中一緊,申重這人雖然江湖門道夠多,但是他依靠的是經驗豐富的頭腦,而不是道門中的修行,若說打架,我或許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若是有陰靈附體,只怕他也是沒有什么抗衡的手段。這般一想,我沒有再作猶豫,快步向左移動,口中大聲提醒道:“申頭兒,小心了,我來應付那東西。”

  所謂那東西,其實就是事故當年死者的其中之一,被駝背老頭兇化之后的它顯示出了極強的迷惑性和攻擊力來,不過這些剛剛凝結成靈的東西,并不是小寶劍那鋒利劍刃的對手,先前騎在小魯脖子上面的小張,還有被我毫不猶豫就捅滅了的馬同志,都是前車之鑒,所以面對著洶涌而來的我,那股陰靈之僅僅只是作了一個停頓,便朝著我們頭頂上飄了開去。

  我一劍刺了個空,不過卻是給申重解了圍,然而就在此時,我突然聽到小魯在旁邊朝我大喊道:“二蛋,小心上面!”

  小魯吞服過人肉湯煮的鯰魚精眼珠子,夜能視物,而剛剛吃的我效果還沒有那么明顯,所以他一出聲,我幾乎都沒有考慮,就地一滾,朝著旁邊避開去,卻聽到駝背老頭吆喝道:“給我將那個愣小子給我制住,他好像可以看到你們……”

  這一聲吩咐剛落,我便聽到了小魯那邊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叫聲,驚慌失措,心道慘了,我們這四個人,都只是二線人員,申重擅長經驗謀略,老孔和我半瓶水晃蕩,至于小魯,給他一把AK或許還有得玩,但是現在徒手空空,可不就真的給人捏在手上,動彈不得了?

  小魯這尖叫聲還在持續,而我又聽到了兩聲沉悶的擊打聲,申重和虛弱的老孔似乎都給人撂倒了,甚至反抗的氣力都沒有。

  黑暗中,我感覺面前幾米外突然又多了一個人,卻正是那個駝背老頭,嘿然笑道:“小子,我說過吧,收拾你們,我手到擒來。不要奢望會有人來救你們,這二車間的地下,被我鋪設了九陰聚魂陣,只要你進來了,而我把握中樞,任誰也逃脫不出去。你根骨絕佳,不過那又怎么樣,這天下間的天才多得是,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我覺得作為鼎爐,你更合適……”

  他桀桀怪笑著,伸手過來抓我,然而這個時候,一道白影飄過,竟然擋在了他的面前。

  是白合,先前通過老孔之口訴說自己遭遇、并且催促我們離開的那只女鬼,沒想到她竟然突然出現,擋在了我的面前。這是怎么回事?我不明白,駝背老頭也不明白,停住了腳步,寒聲罵道:“你個吃里扒外的浪蹄子,居然還敢反叛我?”

  那白影子伸出手來,接著空間中冥冥有聲而出:“我便算是飛灰湮滅,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這話語倔強,透露出了一個早夭女孩子的堅強,然而駝背老頭卻桀桀一笑,罵道:“好,那我就讓你神魂俱滅,讓你曉得,背叛我的下場。”昏暗之中,他手腕一抖,似乎弄了一串珠子出來,朝著那白影子甩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單聽“刷”的一聲,有破空聲而起。

  接著,一個得意洋洋的聲音竟然從我們上面的管道那兒傳來:“我艸,我就說是集云社的人在搗鬼,果然是你啊,楊大侉子,好久不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