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九章 飲血寒光劍,鐵齒神算劉

  漆黑而封閉的廠房中,突然破空聲起,一道碧綠光華從無中生有,將駝背老頭打向女鬼白合的珠子給蕩開了去。

  聽到這猥瑣而得意的聲音,我渾身一震,這可不就是我先前想要去找的算命先生,劉老三么?

  我瞧見那道白影倉惶無措,竟然朝著我這邊撲來,眼睜睜地瞧見我們就要撞到一起,結果那玩意竟然朝著我手上的劍上面鉆了進去。這什么節奏?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突然又瞧見頭頂上面一陣光芒四射,接著有十二盞燈光,陸續亮起,將整個車間給照得透亮。這會兒我瞧見了,闖入這禁閉空間中來的,還真的是算命先生劉老三,此刻的他攏著袖子,正蹲在空中一根粗大的管道上面,看著下方。

  他那根布幡招牌豎在旁邊,有陰風吹動,獵獵作響。

  這出場,簡直就是帥爆了,然而瞧見他灰頭土腦的模樣,也不知道從哪兒鉆過來的,一副落魄,跟這驟然而出現的高手風范,十分不搭。

  燈光的亮起,讓我瞧見了滾落一旁的小魯、老孔和申重,也看到了駝背老頭,這家伙被突然闖入的劉老三給嚇了一跳,人竟然已經退到了十米開外,一臉謹慎地看著頭頂上的劉老三,臉色數變之后,這才寒聲問道:“你是誰?”劉老三得意洋洋地抬起頭來,手指著旁邊的那桿旗幡,對著上面的五個字念道:“認不認識字?老夫叫做——鐵、齒、神、算、劉!”

  駝背老頭一臉茫然,說:“鐵齒神算劉,哪個犄角旮旯蹦出來的小角色?你怎么進來的?”

  劉老三站了起來,提著幡布招牌,往著上面的鐵架子樓梯走,轉了下來,大聲地說道:“孤陋寡聞啊,孤陋寡聞!我們其實是見過的,劉大侉子,我師父曾經給你兄長算過命,說他戾氣過重,性格無常,年少易折,當時我在場,你也在場,當時你們都不信,你看看現在,他不是躺地下面去了么?你們這家傳的手藝,太殘暴了,邪門外道,總是活不長的。實話說吧,我從西郊的瓦浪山過來,那兒的聚邪斂魂陣,是不是你布下的?”

  駝背老頭面無表情,雙手反復地搓著,然后反問道:“哦,原來是麻衣世家的人,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這事兒重要么?”

  劉老三嘿然而笑,說:“這太有關系了,你知道你惹到了誰么?對,我們這伙人,學得是文功夫,推算測字,算的就是一個命,跟你們這些武行出身的人不能比,不過黃養神雖然是我的師弟,但他是黃家遠支,知道黃家么?就是荊門黃家,如今黃家的人死在了你手里,莫說是你,就算是你們集云社的大檔頭、白紙扇,都扛不住的……”

  “荊門黃家的?”駝背老頭一臉嚴肅,眼睛似乎左右轉了一下,然后試探著說道:“剛才出手的不是你吧,讓那人出來,我見識見識。”

  說話間,劉老三已經走到了地面來,不理他,而是自我感覺良好地跟我打招呼:“嘿,二蛋,又見面了,是不是有一種很驚訝的感覺啊?我說過了,水庫的事情還沒完,這不,老夫現在就已經找到兇手了。”

  似乎對先前我和羅大屌并不怎么搭理他這事兒,耿耿于懷,劉老三走過來,攬著我的肩膀,洋洋得意地說道:“你知道這貨是誰了吧,集云社你別聽著名字文氣,其實就是你們這一帶最兇殘毒辣的社團幫會,雖然解放這幾十年,被瓦解許多,但是依舊余孽仍在,可以這么說,你們這兒但凡出現點什么壞事兒,九成都是他們集云社弄的鬼。不過呢,今天倒是讓你瞧好,老夫是怎么滅了他的!”

  劉老三年紀頂了天也就四十,不過老喜歡在我面前說起“老夫”二字,倚老賣老,不過羅大屌這事兒上面,我有心找他幫忙,倒也在旁邊捧哏,拱手說道:“倒是請先生施法,將這魔梟給滅了,免得遺禍群眾。”

  劉老三這邊得意,卻沒曉得駝背老頭早已忍耐不住,這兒是他的地盤,整個車間的地下都被他暗中布置了法陣,哪里能容劉老三在這兒撒野?

  他本來還準備將那個黑暗中的高手給逼出來,卻沒想到劉老三根本不接招,于是厲聲喊道:“你這個家伙,莫非真以為將荊門黃家搬出來,我就會怕了?你當我楊大侉子是剛出來混的是吧?今朝就將你們給全部弄死,祭煉進那寒光劍里去,有了那深水怨靈和鋼鐵怒火的淬煉,我看到時候還有誰,能夠過來找我的麻煩?”

  他大聲喊著,身子朝著高爐那兒退去,不知道要做什么,我扭頭看了說大話的劉老三一眼,發現他只是光喊喊號子,身子卻是紋絲不動。

  這個家伙,他特意跑到這兒來,莫非是來吹牛的?

  劉老三給我的感覺十分不靠譜,手握著短劍,我想要再次沖上去跟駝背老頭拼了,心中估量著如果我將《種魔經注解》中的魔功施展而出,能不能拼得過?然而剛走一步,劉老三卻伸手拉住了我,沉聲說道:“你別動,讓那個家伙先吹一下,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敢說出這么牛逼的大話來。”

  劉老三這話兒一說完,我就曉得他應該是另有所圖了,而駝背老頭卻是毫不在乎,三兩步走到了高爐旁邊,腳在一塊地上很有規律地踩了三次,手朝著空中一揮,竟然憑空抓出了一把長劍來。

  這長劍,劍長三尺,非金非鐵非石非木,給人的感覺,好像是珊瑚上面鍍了一層膠質,然后有濃郁的血光將其籠罩,煞氣逼人。

  劉老三瞧見這玩意,整個人的眼睛都不由得亮了起來,大聲喊道:“不錯,以血鋼為構架,以深水凝膠為媒介,虎樓石碾碎而附著其上,先是在陰氣逼人的水底凝練,而后又用含血煞的現代鋼鐵技術熔煉——楊大侉子,金陵人稱呼你為天才,是可以并肩于墨晗的大師,這話兒倒真的不是吹捧,這把飲血寒光劍一出,只怕就算是于墨晗大師,都壓不住你的風頭了……”

  面對著劉老三的夸獎,駝背老頭的脾氣也變得溫柔了,他輕輕撫摸著那把長劍的劍身,就像撫摸自己情人滑膩而白皙的肌膚,投入了十二分的感情,這般膩乎好一會兒,他才抬起頭來,回復劉老三的話:“這劍呢,目前還只能算是半成品,所有的功效都還沒有完成,不過殺了你們,差不多就能夠出爐了!”

  劉老三嘻嘻笑,指著駝背老頭說道:“劍都是有靈性的,認主人,而世界上最了解這劍的,是它的創造者。一般來說,如果用鑄劍師的鮮血和性命,來給這劍開光,我覺得這才算是完美,對不對?這事兒古人就有典范,如果真的這樣做,我相信,這三十年內,將沒有人能夠做出超越這把飲血寒光劍的作品,而你,則將永垂不朽,驚醒后人——怎么樣,我給你想的結局美麗吧?”

  劉老三自說自話,而駝背老頭整張臉都變黑了,他將劍給提起來,做了一個標準的起手式,冷聲說道:“這結局,我不喜歡。”

  這話說完,他腳步一動,整個人就宛如鬼魅,一步竟然就跨到了劉老三的跟前來,那把劍的劍身上面有好多孔洞,一動,無數呼嘯聲便滾滾而起,宛如萬千的魑魅魍魎,一齊狂嘯,整個天地都化作了一片扭曲,無邊血海陡然而生。我心中駭然,感覺空氣在那一瞬間凝固了,渾身僵直,動彈不得,而旁邊的劉老三也是有些猝不及防,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將手中的那桿旗幡往前一擋。

  刷……

  一道清脆的撕裂聲驟然響起,劉老三的那桿旗幡碎成了一大片,漫天飛揚,而我和他則終于一齊往后退開,我心中發麻,朝他大聲喊道:“大哥,你不是信心滿滿,勝券在握么?現在是咋回事啊?”

  我痛苦,而劉老三并不亞于我:“我艸,我的招牌!那可是我混飯的玩意啊,沒了它,我吃啥呢?殺豬的,你再不出現,老子就死了!”

  這話音未落,持著飲血寒光劍大步前來的駝背老頭突然停住,那把紅光滾滾的長劍往前一絞,竟然給一道碧綠色的寒光給纏住。

  叮叮當當……空中發出了一陣爆響,跟打鐵一般模樣。一開始我的視線被那漫天的劍光給吸引,然而過了一會兒,我才發現那碧綠色的光芒末端,竟然有一只手把握,憑空之間,出現了一個矮個兒男人,鼻孔外翻,滿臉麻子,長相極為丑陋,然而他的身手卻是出奇的好,與這個手持飲血寒光劍的駝背老頭,竟然戰得不相上下,隱隱還有反超之勢。

  漫天的劍光宛如星光,能夠將人的眼睛都給耀瞎,高手較技,在于劍招,也在于劍勢,兩人在一陣交鋒之后,雙雙后退,駝背老頭握劍的手都有些顫抖,朝著那個丑漢子厲聲喝道:“哪里來的家伙,報上姓名來!”

3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十九章 飲血寒光劍,鐵齒神算劉”

  1. 回復 2014/07/18

    qq1667878386

    是殺豬的老黃嗎?

  2. 回復 2014/12/26

    一字劍

    媽蛋,別特么叫哥殺豬匠

  3. 回復 2015/05/12

    黃晨曲君

    媽蛋,叫老子殺豬的,知不知道老子在蠱事里是個大英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