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章 飛劍?飛劍!

  這個丑漢渾身有一股濃烈的殺氣,無形,但是卻能夠讓人從心底里感受到恐懼,駝背老頭雖然以此為主場,卻還是顯得十分謹慎,這邊鄭重其事地詢問,而那丑漢先是瞧了劉老三一樣,見對方不反對,這才抱拳說道:“錦官城中一字劍,黃晨曲。”

  他這架勢作得有些假,一看就知道并不是久跑江湖的人。

  我這時才發現,他剛才用來與駝背老頭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對拼的,竟然是一把玲瓏可愛的碧綠短劍,看著仿佛玉質,比我手中的這小寶劍,并沒有長多少——這真就是厲害了,以這樣的長度,竟然和對方拼得你死我活,看來劉老三這回找來的幫手,倒是一個強勢人物。

  聽到丑漢報出了自己的名號,這邊的駝背老頭眉頭緊皺,想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想起西川江湖之上,怎么突然多出了這么一號人物來,又問一句:“閣下可有師門傳承?西川之地,朱作良你可認得?”

  丑漢搖頭說道:“我無門無派,你不用查,至于朱作良,他是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我自然認得,不過他卻認不得我罷了。”

  駝背老頭說起那一個人名來,自然是想要攀交情的,然而瞧見這個丑漢不理不睬,根本就一點關系都不牽扯,也不給面子,便曉得有些不好對付了。不過他的右手捏了捏劍柄,感覺指骨一陣發酸,想要再努力一下,免得節外生枝,于是又說道:“其實呢,我跟小良也算是個忘年交,他們鬼面袍哥會很多骨干成員手上都有我的作品,所以面子蠻大的,這位兄弟,你若是不插手此事,以后西川之地,任你橫著走,你看如何?”

  他努力勸著,然而那個丑漢突然有些不耐煩起來,揮了揮手,嗆聲說道:“嘿,駝背,你他媽的到底是干嘛的?你以為你是窯子里面倒茶壺的龜公么?正打架呢,要砍就砍,你費他媽的什么話?”

  丑漢黃晨曲不耐煩地揮了揮手,這話兒直接將還待攀談的駝背老頭給氣得不行,胡子都翹了起來,寒聲說道:“無名小輩,得志便猖狂,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對吧?老頭子我不過是惜才而已,你若是執迷不悟,飲血寒光劍下,再多一條亡魂,那又如何?”

  對于駝背老頭的奚落和譏諷,丑漢渾不在乎,平靜地說道:“我剛剛出道,知道的人的確不多,不過殺多幾個人,以后就會好了。”

  他這話兒剛說完,駝背老頭的劍就已經遞到了跟前來。這把飲血寒光劍雖然并未成型,然而卻已經是崢嶸初現,拿在手里,根本就不是一柄長劍,而仿佛一根火把一般,將整個空間的炁場牽動,從勢之上,果斷緊壓。兩人再次糾纏在一塊,一邊是紅光四溢,兇猛如潮,而另外一邊,則是星星點點,疏密有致,叮叮叮,劍尖相交,讓人感覺狂風勁雨,撲面而來。

  這是我第一次瞧見這么高級別的拼斗,兩人身形宛如鬼魅,忽閃忽現,讓人連氣都透不過來,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卻有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竟然還能夠瞧出這里面的蹊蹺,指著那個駝背老頭,對旁邊的劉老三說道:“這個人的身子,好像詭異得很啊?”

  劉老三正心疼自己的招牌呢,聽到我談起,他點了點頭,說道:“一字劍呢,雖然是大器晚成,但也是正正經經的學劍出身,無論是基本功,還是劍招,都是有傳承,千錘百煉的架勢;而那個楊大侉子,他就是個鐵匠,手藝人,論拼斗的本事,十個他都及不上一字劍。不過這兒是楊大侉子的主場,你瞧他的步法,每一腳都能夠踩在點子上面,陣法玄妙,他一步能當別人五六步,而你在看看他舞劍的姿勢,這哪里是他在跟一字劍對砍,分明就是那飲血寒光劍,在跟人對拼呢,能不詭異么?”

  他這般說,我果然瞧出來了,駝背老頭完全就是被那把紅光四溢的血劍給帶著走的,這種不連貫不但體現在劍招之上,而且還體現在了他的腳步上,十分凌亂,好幾次,差一點兒就要絆倒了。

  然而駝背老頭隱藏在這省鋼里面,可不是一年兩年,費盡心思打造的主場,并不是我們能夠想象得到的,兩人交鋒良久,一字劍不但沒有將優勢發揚光大,然而隨著那血飲寒光劍的氣勢越來越盛,他竟然被步步緊逼,頗為狼狽起來。我仔細看,卻發現原來一字劍的雙腿之下,似乎有黑色影子拉扯,將他的動作變得異常緩慢,而駝背老頭卻一刻都不停歇,血劍之勢宛如暴雨勃發,瓢潑而下,讓他顧頭不顧尾,難堪得緊。

  瞧見這場景,駝背老頭洋洋得意起來,一邊出劍,一邊還有閑心奚落道:“麻子,身上有點兒本事,你就真的不知南北和西東了?實話告訴你把,這車間里面的血煞陣已經被我給啟動了,天明之前,是不會有任何人能來援助你們,你們自個兒也出不去的。你且猖狂,老頭兒一會兒就將你給斬殺了,讓這劍,也沾一沾高手的精血……”

  駝背老頭笑得狂戾,手上的兇劍更加急迫,如雨落芭蕉,化作了一道血影,一字劍有些吃不住勁兒,朝著我們這邊移來,大聲喊道:“劉老三,我日你先人板板,你不是說就一個打鐵的么,這家伙咋這么兇悍啊?”

  劉老三也有點被嚇住了,一邊往后退,一邊喊道:“我啷個曉得咧,他自個兒水得很,兇的是那把劍,你本事不是蠻大么,一劍取他頭顱啊?”

  劉老三這撒手不管的架勢讓那丑漢十分受傷,破口大罵道:“算命的,雖然老子貧賤之時,蒙你一卦易運,但是這些年來,老子給你做了多少苦力,到今天,更是把命都要給扔在這兒了,這情分老子還完了,以后你他娘的別找我了,知道不?”這話兒說得絕情,然而劉老三卻是死皮賴臉,笑嘻嘻地說道:“別啊,咱們兩個人,說啥情分不情分的,朋友之間,幫幫忙而已,別鬧了——二蛋,你去幫忙,將那個纏人的小鬼給除了!”

  他謹慎得很,自個兒不敢冒頭,卻一腳踹在了我的屁股上面,我一個踉蹌,直接朝著前面跌倒而去。

  貿然闖入戰團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尤其這交手的還是十分兇悍的高手,我剛走兩步,便被一陣劍風給吹得差一點就要斃命了。不過這關鍵時刻,我反倒是清醒了,就地一滾,避開了這腰間以上的劍刃,然后舉著那柄小寶劍,朝著一字劍腳底下的黑影子扎去。我不厲害,但是這把小寶劍卻是十分犀利,這一晚上都已經捅了兩頭惡靈,兇煞之氣都出來了,但見我這般一出手,纏著那丑漢子的黑影竟然一扭身,下意識地朝著旁邊跑開了去。

  鬼靈之物,飄飄忽忽,我也是吃了那巨型鯰魚的眼珠子,方才能夠瞧得清楚的,一字劍未必得聞,然而黑影一散,他立刻得以解脫,周身一陣舒暢,口中便開始念念有詞起來。

  此咒文細碎,宛如鼓點急落,迅速升起,而與他對敵的駝背老頭顯然有些慌了,手中的血劍一震,竟然發出了一道比血還要濃郁的光芒,朝著丑漢斬來。一字劍咒文已致關鍵時刻,滿臉大汗,眼看著就要被斬中,突然有一道黑影子竟然騰空而落,伸手一抓,這犀利無匹的光芒竟然給接了過去,一點兒殺傷力都沒有。

  所有人的眼睛都瞧向了那道黑影子,好奇地以為又來了哪門子的高手,卻不曾想到這家伙個兒并不大,縮頭縮腦,竟然是……

  “胖妞!”我詫異非常,剛才受到驚嚇,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的胖妞,這么一個麻栗山土生土長的小猴子,竟然在關鍵時刻,空手接下了駝背老頭那兇煞莫名之血劍,鼓弄出來的絕殺劍芒,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覺自己有些看不懂呢?而就在所有人都陷入一陣思維停滯狀態之時,持咒完畢的丑漢子右手前伸,無名指和小指彎屈,令拇指壓在該二指的指甲上,食指中指并攏伸直,朝著駝背老頭犀利一指。

  一道碧綠色的青芒從丑漢子的手中,倏然而起,帶著最犀利的呼嘯聲,朝著駝背老頭電射而去。

  電有多快?那幾乎是轉瞬即逝,別說是視線,就連炁場都無法把握,所以當那道碧綠色的青芒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就瞧見它下一次出現,竟然插在了駝背老者的胸口上。這劍并沒有透體而過,而是將駝背老頭整個人給帶飛了,然后穩穩地扎在了高爐墻壁之上,而出劍的那個丑漢一字劍,全身精力陡散,竟然直接癱軟到了地上,氣喘如牛。

  駝背老頭被釘在了高爐之上,飲血寒光劍滑落下來,嗡嗡直鳴,而他一雙眼睛幾乎都要凸了出來,吸了好幾口氣,這才艱難地問道:“飛劍?”

  坐倒在地的一字劍點了點頭,很認真地回答道:“飛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