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這是原則問題

  敲門聲一陣強過一陣,這讓剛剛從危險之中走脫出來的我們,難免有些心慌,左右一看,我們二科也就只有我還有點兒戰斗力,而劉老三就是個花花架子,一字劍剛才飛劍斬殺駝背老頭楊從順,也是有些脫力,我們這些人,幾乎沒有誰可堪一戰,倘若來的是駝背老頭集云社的同伙,只怕我們真的就得死在這兒了。

  然而在一陣激烈的敲門聲后,鐵門那兒傳來了一陣洪亮的嗓音:“開門、開門,里面的人快點開,不然我們就砸門了啊?”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申重,他耳朵一動,伸手示意道:“大家別慌,這是我們局行動處一科的羅小濤,是自己人!”

  他這么一說,老孔和小魯都聽出來了,紛紛點頭表示確認:“對,自己人,是自己人呢……”原本顯露出十二分戒備一字劍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氣,不過劉老三的臉上卻并沒有露出太多釋然的表情,而是頗有深意地笑道:“自己人?嘿嘿,一會兒見面,還不知道什么情況呢,小黃,我們走后門吧,別跟他們照面了。”

  說話間他就要轉身了,申重側移一步,擋在了他的面前,誠懇挽留道:“劉先生,上次我出言邀請您到我們局里面做客,你嫌太遠了,這一回,無論如何都不要走,您救了我們兩次,怎么著,我都得請您吃頓飯,表示一下謝意,你說對不對?”

  我也有心讓劉老三幫著找尋一下羅大屌的下落,于是也附和道:“劉老三,三哥、三爺,您到底擔心什么,我們又不能把你吃了,一會兒出去,我請您吃大肉餃子,純肉餡,不放韭菜和大蔥,包管香,你覺得咋樣?”

  劉老三一聽說有餃子吃,口水都流下來,不過他舉起了手中這用駝背老頭外衣包裹的飲血寒光劍,說道:“你們幾個,我都了解,為人不貪不戀,這都是不錯的性子,但是未必人人都如你們一般。這劍,是金陵雙器楊大侉子費盡畢生之力,鑄就而成的兇器,定會有許多人貪圖——但是,這劍乃不祥之物,煞氣十足,太邪,鑄成起便有異象,以后定是一代兇物,或能成魔。若想讓這魔劍消解煞氣,這一帶也就只有于老頭兒能弄,所以我們才不能與你們的同志見面,以免多出事端來……”

  他這番解釋,倒也誠懇,申重是個知道好歹的人,在明白了劉老三的意思之后,也沒有再挽留了,而是朝著來料房那邊指去:“既然如此,我也不好留你,以后若有機會,我們再敘舊情。那邊還有一個門,不過被楊大侉子封住了,他死去之后,說不定能解開……”

  劉老三擺擺手,指著頭頂上面說道:“楊大侉子是個雜家,陣法也精通,人雖死,但是效用還在,破了也要些時間,我們是從上面的氣孔進來的,原路返回,雖然狼狽,不過倒也快捷……”

  他與我們拱手作別,拉著一字劍朝那邊鐵梯走去,然而還沒有上得樓梯,鐵門那兒突然傳來一陣巨響,哐當一聲,竟然被人從外面給弄開了。

  門一開,立刻涌進來一堆人,領頭的竟然是那個自吃過飯后就一直沒有露過面的吳副局長,而跟在他旁邊的,則是二科的羅小濤以及他手下的幾個兄弟,旁邊還有鋼廠保衛處的七八人,總共加起來十來個,居然有四人佩槍,一沖進來,便將槍對準了里面的所有人,大聲喊道:“都別動,蹲下——快點,蹲下來!不然就開槍了!”

  放聲大喊的那個壯漢,是一科的黃岐,羅小濤手下大將,也是專業軍人出身,在部隊練就了一手的好槍法,指哪打哪,是我們單位有名的神槍王。

  面對著這一伙氣勢洶洶的家伙,我們幾個都有些無語,然而申重到底是老江湖,立刻將雙手給舉起來,然后踢了我一腳,讓我跟著蹲下。

  我明白申重的意思,這兒來的,除了我們單位的這些人,還有鋼廠保衛處的,這些人按照規定也能佩槍,而且有幾個陌生臉孔,并不認識我們,一旦慌亂,誤傷了誰,這可都是說不清楚的事情。好在我們這兒剛剛一蹲下,吳副局長就走到跟前來了,將申重給扶起來,然后看了一眼僵直在鐵樓梯那兒不動的劉老三和一字劍,沉聲問道:“申重,剛才那一道沖天而起的寒光,到底是怎么回事?還有那具尸體……”

  隨后而來的一科羅小濤跟保衛處的同志解釋,說這幾個是自己人,那些人才轉移槍口,對準了樓梯上的兩人,而申重在確定局面已經穩定過來之后,站了起來,攔住大家道:“別誤會,那兩個也是自己人,大家把槍都給收起來。”

  申重好是一頓勸,然而所有人都看向了為首的吳副局長,這個腆著大肚子的中年男人眼睛轉了一圈,這才悠悠說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既然是自己人,為什么又不肯見面,而是準備跑呢?”

  這一句話,便將話兒封死了,四把槍都指向了劉老三和一字劍的身上來。功夫再高,板磚撂倒,劉老三他們不曉得我們的人會這么快就闖進了來,被槍一指,立刻不敢動彈,畢竟這萬一擦槍走火,傷了性命,實在劃不來,在黃岐的呼喝下,兩人緩慢地回到了平地上,申重瞧見這如臨大敵的場面,忐忑不安,又擠到了吳副局長的面前來,將整件事情的經過,給地中海解釋清楚,再次表明,這個穿長褂的男人,就是上次在水庫幫我們布陣封陰的先生,這會兒也救了我們的性命,這樣指著人家,不合適。

  申重做這行當久矣,對于案件的脈絡把握得十分清晰,表達得也明確無疑,在他這般娓娓道來下,這些人都了解了事情經過,那兩個保衛處的同志,甚至都已經將手槍都給放了下來。

  但是黃岐沒有放,另外一個一科室的家伙也沒有放,他們有紀律,上面沒發話,下面就照做不誤,不會因為自己的觀感而胡亂行事。

  在聽完了申重的講述之后,吳副局長的臉上面沉如水,在長時間的沉默之后,他點了點頭,示意手下人將槍收起來,然后平靜地對劉老三說道:“如此說來,兩位倒是拯救大局的英雄了,這件事情,我們記下了。不過兩位如果有空,最好能夠跟我們回單位,做一趟筆錄,這樣子,整個案子也才會清晰明了,你們說對不?”

  劉老三嫌麻煩,揮了揮手,笑著說道:“你們自己人其實都已經將事情經過說清楚了,至于我們兩個,不過是鄉野之人,路過而已,如果沒有事兒,我們就先走了。”

  他并不喜歡跟官面上的人打交道,稍微應付一下,就準備離開,一字劍無所謂,跟在他后面走,然而吳副局長一個眼色,羅小濤帶著一科幾個人,團團攔在了跟前。這場面讓劉老三有些意外,扭頭來看吳副局長,而那地中海大叔則面無表情,一字一句地說道:“人可以走,沒問題,不過劍留下,那是證物,需要我們單位來保管!”

  這話兒不但使得劉老三和一字劍都變了臉色,就連我們幾個二科的當事人,都感覺到有些無恥。

  劉老三此人,雖然極不靠譜,但是他關于飲血寒光劍的解釋,倒是真的,那是魔兵,我握過那把劍,一握緊,便感覺仿佛有一種極為放縱的意志在影響著自己,無邊的暴戾和仇恨就瘋狂涌上心頭,尋常人根本無法控制,必須要消解怨氣,方才不會造下冤孽,而吳副局長要把這劍留下來當做證物之事,未免有些太強人所難了

  劉老三擔心的事兒,果然還是發生了,他回過頭來,凝視著吳副局長的眼睛,平靜地說道:“我如果要是說不呢?”

  吳副局長沒有說話,旁邊的羅小濤卻站前一步,一板一眼地說道:“如果你們要是強行帶走,我們將會以妨礙公務以及涉嫌殺人的理由,將你們拘留。”他說得決然,劉老三和一字劍臉色又是一變,我瞧見一字劍的右手悄然無聲地伸進了懷里,那里有他剛剛擦拭干凈的碧綠石劍,這是一個有本事的人,絕對不會受屈辱,然而就在這時,黃岐兩人,果斷地將槍口對準了他。

  “放下你的手!”黃岐沉靜地說道:“任何有可能涉及到危害辦案人員人身安全的行為,都將被視為襲擊,我會毫不猶豫扣動扳機的,別挑戰我的耐心。”

  一字劍并沒有示弱,而是一字一句地回應道:“你有本事,就開槍,再來摸摸自己的腦袋,還在不在!”

  面對著如此強硬的態度,霸道慣了的黃岐暴跳如雷,想要沖上前去理論,然而旁邊的羅小濤一把抓住了他,然后將目光投向了默然無語的吳副局長,這時所有的人,都等待著吳副局長的態度,而這個地中海男人卻還是淡然說道:“筆錄可以不做,人也可以走,但是證物,必須要留下,這件事情,是原則問題,誰都不能違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