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李局如沐春風

  平地之中,這炸雷般的聲音一響起,最先停手的是我們單位的所有人,無論是一科,還是二科,都沒有再繼續。

  接著是保衛處的幾人,他們已經陷入了一片混戰之中,手忙腳亂,然而瞧見旁邊有關部門的領導們都停了手,也都站起了身來,只有那劉老三還在拼命大喊道:“我艸你爺爺的,你們這幫孫子,還真動手啊,你們別逼我啊,真逼急了,等老子出來,到你們單位布陣,天天遭火災……”

  劉老三吵吵嚷嚷,這才發現周圍變得一片寂靜,抬起頭,瞧見有一個面目莊嚴的國字臉走了進來,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將雙手貼在了腿上,低頭不語。

  內訌,自己人打自己人,這絕對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而正好被上面的人瞧見,更是丟臉。

  唯一沒有感覺到畏懼的,恐怕就只有出手制住了黃晨曲手中石劍的吳副局長,他扭過頭來,瞧見這國字臉中年,臉色有些難看,不過還是打招呼道:“老李,你怎么來了?”

  來人正是我們單位的頭頭,空降而來的分局局長李浩然,他緩步走到了長中來,平淡地掃視了一下場中,然后看著手上握著槍的幾人,臉色有些冷,寒聲說道:“內部沖突,有必要動槍么?”他這話兒一出口,黃岐和另外一人慌忙將槍鎖好保險,收回套中,而另外兩人被他的目光逼視下,也訕訕收了起來。剛才的沖突,雖然都有肢體接觸,鬧得也兇,但大家都曉得這不過是內部之爭,所以倒是明智地沒有開槍。

  這槍一收起,場中的氣氛也都變得緩和了些,李局朝著吳副局長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伸過手來,輕易就從他手上拿過了那柄嗡嗡響著的石劍。

  一字劍剛才御劍殺敵,實在有些脫力,結果給吳副局長趁亂奪了去,雙眼兇光四溢,在被人松開之后,整個人的身子繃得緊緊,宛如彈簧,隨時都有可能暴起。我聽說過一個說法,那就是一個劍客,他手中的劍,就跟自己老婆一樣,誰都摸不得,這樣執念的劍客才能夠有大成就,而偏激的一字劍顯然就有這種傾向,就在他即將發狂之前,李局卻并沒有再多打量,直接就雙手恭敬地送到了他的面前來。

  “不錯的劍,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這把劍會在華夏大地上,平地驚雷,躍然而起的。”

  李局溫和地笑著,態度顯得有一絲真誠的推崇,一字劍這個丑漢子是個順毛驢,脾氣暴,但就是聽不得軟話,瞧見這國字臉這般說起來,感覺好像是吃了人參果,滿腔怒氣也就消解無蹤了,這手段讓我看著佩服不已,真正的大人物,就得像李局這般,和風細雨,什么事兒都在片刻之間解決了。一字劍怒氣消解之后,在吳副局長一臉驚容的注視下,李局又看向了旁邊喋喋不休的劉老三,拱手說道:“先生可是東北道上,鼎鼎有名的鐵齒神算劉?”

  花花轎子人抬人,伸手不打笑臉人,這道理大家都懂,劉老三久趟江湖,自然也不會對這新出來的國字臉表示出太多的敵意來,大喇喇地揮手說道:“唉,別這么說,我就是在東北那疙瘩混口飯吃而已,談不上什么鼎鼎有名……”

  他這話說得謙虛,但被這么一夸,臉上還是止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來,李局又抬了一句話:“先生何必自謙?我曾經聽九神堂的封先生說過,麻衣世家里面,謀算國運者眾,然而真正能夠有所大成、出類拔萃者,自當是不拘一格的劉先生。”

  被架得這般的高,劉老三骨頭都輕了幾兩,嘿嘿謙虛幾句,這才問起來者何人,而李局自我介紹了一番,他“哦”了一句,倏然轉冷,然后指著周圍這副場景,輕飄飄地說了一句:“哦,原來你是他們的頭啊,既然這樣,我倒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來,手銬在哪兒?把我們兩個閑人給銬上吧,免得為難你們。”

  他以退為進,算盤打得極響,而李局此番前來,自然不是要懲治眾人的,他先是虛晃一下,沒有搭理這茬,然后又問起了旁人來。

  他問了吳副局長,又點了申重的名字,同一件事情,兩種立場,在聽完大概的經過之后,他輕輕嘆了一聲:“集云社,我還沒來就有聽聞過他們的兇名,乃邪靈一脈,本以為早就被鏟除干凈,卻沒想到死灰復燃,竟然還折損了這么多的人命,當真遺憾。”李局在為那些逝去的生命傷懷,過了一會兒后,他雙手抱拳,朝著劉老三和一字劍長身而躬,鄭重其事地說道:“浩然在這里,多謝兩位的援手之情,若非你們及時趕到,我恐怕就要給自己手下的同志,開追悼會了。”

  他說得誠懇,看不出假,有著吳副局長行為的對比,讓我們幾人看得心中暖暖,而劉老三則揮揮手,謙虛不已。

  道完謝,李局問劉老三要那飲血寒光劍來一觀,那家伙竟然毫不猶豫地給了,李局拿過來,將包裹的破布一揭開,立刻有紅光閃耀,嗡嗡顫動,兇煞之氣透劍而出。他只看了一眼,點到為止,便沒有再理會,而是詢問道:“劉先生,不知道你拿走這劍,有何用途?”

  劉老三言明這劍太過兇煞,易入魔道,他也沒有辦法,只有拿給于墨晗大師,或者消減魔性,或者封印地底,這都未定。

  這話說得敞亮,劉老三雙目純凈,倒也沒有什么貪婪之意,李局已經將這劍雙手捧好歸還,待劉老三接過去之后,他出言再次感謝,然后恭送兩人離去。劉老三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朝著李局拱手說道:“李浩然,不錯,不錯,沒想到六扇門中,倒也不是皆如烏鴉,妙哉妙哉……”

  劉老三帶著一字劍離開,臨走之前,他竟然還拍了拍申重的肩膀,然后朝著我笑著說道:“嘿,二蛋,你小子不錯,有大造化,以后老夫若是有空,定來吃你那頓餃子,記得啊,一定要是大肉餡的,一丁點素菜都別放……”

  目送著兩位江湖奇人離去之后,臉色一直陰郁的吳副局長終于忍不住了,出言說道:“老李,你不能這么做,那把劍是魔兵兇器,倘若流落出去,定然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太冒失了?”吳副局長在我們單位,資格最老,地位也僅次于局長,脾氣難免會有些大,他這么一說,擱別的地方那就是頂撞上司,然而在這里,大家都不覺得奇怪,李局笑了笑,然后指著楊大侉子的無頭尸體說道:“老吳,他逞兇施威的時候,你在哪兒?”

  這一句話將吳副局長噎得半死,本來想擺出來的老資格,也被這無能之舉給弄得一點立足之地都沒有了,隨后李局又說道:“這個人,鐵齒神算劉老三,是麻衣世家當代最杰出的人物。這樣的人,跟我們武夫是不能比的,如果有機遇,一飛沖天,謀算國運都有可能,不但你惹不起,我們江寧分局惹不起,就連我的師門都惹不起——當然,你若覺得你惹得起,你就去惹,自個兒去,別給我們分局惹麻煩就成!”

  李局長話兒說得不重,但是振聾發聵,吳副局長再憤憤不平,也無濟于事,畢竟一把手發話了,什么都算是敲定了。

  至此,省鋼鬧鬼案也算是基本結束,我們二科大都負了些傷,后面破解那車間法陣,以及那頭遺漏亡魂處理等雜活兒,跟我們都沒有什么關系了,在李局的首肯下,我們都在附近的醫院接受了檢查,老孔和小魯都只是輕微撞傷,唯有申重,內臟受到了些暗傷,需要住院觀察幾天。但我們得知這事兒的時候,不約而同地想起了羅小濤的那一拳來。

  申重的傷,一半是楊大侉子弄的,還有另外一半,這個需要算到一科科長羅小濤頭上來,這仇我們且記下,有時間得還上才行。

  我沒事,殺人紅塵中,脫身白刃里——拼得最兇最狠的是我,結果反倒是沒有什么事情,果真應了那句老話,叫做“越不怕死,越死不了”。我無大礙,在照看了他們幾個之后,天蒙蒙亮,我便去找了一枝花,將羅大屌暫時的下落,告訴了她。當得知羅大屌有可能落到了一個邪惡的幫會里面,一枝花表示了很大的擔憂,不過我倒還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當初我被楊二丑擄走,別人都以為我死了,現在我不是還活得好好的么?

  人都有命,操心太多,反而是自尋煩惱,經歷了一夜惡斗,我的心態反而放松下來,張知青也在家,叫妻子去買了豆漿油條,然后跟我聊天。

  張知青學得是考古,跟我講起他們的老教授,說最近風氣漸變,一切向錢看,有很多人開始打起了老祖宗的主意來,結果中原之地,一到夜間,野地里到處都是挖墳刨地的家伙,說到這些,張知青痛心疾首,而小妮在一旁聽著,拉著我的衣角,一對小眼睛滴溜溜地看著我們,小臉上面寫滿了崇敬。說到了盜墓,張知青突然說道:“過段時間,我的導師有一個科考計劃,你能不能撥冗參加一下?”

2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李局如沐春風”

  1. 回復 2014/08/28

    大大

    姓羅的 莫不是
    羅青羽

  2. 回復 2014/09/29

    大咪咪

    說不定還是羅二妹或羅聾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