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六章 機關苦悶生活

  這話兒讓我大吃一驚,因為我來到金陵這么久,申重從一開始就對我照顧有加,不但教會了我很多業務上的東西,也教我如何做人,這種亦師亦友的情感,讓我們之間超越了同事和上下級的關系。所以若說金陵之中,最讓我牽掛的,除了羅大屌、胖妞和張知青一家,也就只有申重了。他的突然離去,讓我十分不舍,聯想到那日一科羅小濤所說的話語,心中一口怒火就涌上了來:“是不是吳副局長的報復?”

  老孔瞧見我一臉怒容,便曉得我想岔了,拍拍我的肩膀,笑著說道:“不是報復,是高升,省里面需要有資歷的老偵查員,而正好老申這段時間表現不錯,李局又給了推薦,于是就準了。到省局里面去呢,不但眼界會更廣,而且工資啊、房子什么的,都有得談。老申他這幾年挺辛苦的,也該升一升了。”

  我這才曉得申重調職,是高升,這個我自然替他歡喜,不過想到要跟他分離了,心中有些不舍。

  老孔瞧出了我情緒有些低落,拍著我的肩膀說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人之常情,你也別太在意了。真的英雄,重相聚,輕離別,我們別給老申拖后腿,你說是不是?”

  我同意老孔的說法,想起一事,問他申重走了之后,我們二科怎么安排?老孔的臉色有些不好,沉默了一會兒,這才低聲說道:“人事問題,向來保密,不過又是謠言四起。現在的說法,是要將黃岐調到我們二科來負責,不過也不一定,我們科長,也要回來了。”

  我們二科的科長叫做張北,據說是余揚高郵龍虬鎮張家的人,這龍虬張家的祖上,是漕幫的,水里的活計利索得很,后來漕幫分解,化作了青洪,他們家就退隱了,不過卻有著祖傳的手藝,這一次余揚出事,我們二科調了人手過去,連同張科長帶著另外兩個科室兄弟,大半年都沒有回來。我知道申重對二科科長這個位置有心思,也知道老孔對申重這個負責人有心思,結果申重高升省里,而老孔原地不動,便知道老孔心中,其實也并不好受。

  那邊上班,二科的所有人都心不在焉的,鋼廠的事情是一科在處理,而我則被人叫過去做了兩次筆錄,事兒我倒也不會隱瞞,只是對于白合這女鬼,我還是擱下了。

  就一科那些人的德性,要是曉得白合的存在,說不定要將人家給弄出來研究研究,我可不敢冒險。

  下了班,我立刻買了點營養品,去醫院探望申重。躺在病床上面的申重并沒有對我隱瞞什么,跟我說這次上面要得急,組織上已經跟他談話了,等到一出院,就要到省里面去報道了。

  申重還記得羅大屌的事情,他告訴我,說這事兒他已經跟省鋼那個片區的朋友打過招呼了,他們會留意的,一旦有所消息,就會通知我。

  他已經把二科的電話號碼,以及我的通信地址都留給了派出所。

  瞧見我一副天塌下來的樣子,申重笑了,拍著我的肩膀說道:“二蛋,說實話,我很喜歡你這個小子,一個大山里面來的小孩兒,在城市里不容易,所以平日里也經常照顧你。不過呢,人這一輩子,最值得靠的,只有自己。你是個有本事的人,以后的成就,定會超出我很多,所以我也不擔心你。但我想告訴你一點,一個人,真正的成熟,在于他懂得取舍,懂得妥協,有的時候,你覺得世界不公、滿腔憤慨,最好先將它收在胸中,當你真正有能力了,再來實現自己胸中的抱負!”

  成熟與年紀無關,而在于你對事情的態度。

  那天申重跟我聊了很多,關于機關里面的人與事,關于現在和未來,以及如何處理工作中的人與事……他像是交代后事一般,傾囊相授,也不管我聽得懂與不懂。這些都是財富,足以讓人一生回味的經驗,聽得我津津有味,都忘記了時間。

  離開的時候,我將白合的事情輕聲告訴了申重,問她如何處理,申重不知道此事,一臉慎重,讓我暫時不要跟別人說,連老孔都不能,他先去找行內的人問一問,到時候再聯系我。

  這事兒暫且擱下,女鬼白合就一直住在了我的小寶劍中,晚上的時候,沒事就出來嚇人,她做鬼沒多久,在認命之后,倒也感覺新鮮,整夜整夜飄來飄去,搞得我有些精神衰弱,總感覺哪兒不對勁,新鬼怎么會是這樣?二科沒兩天就進行了人事調整,一科的黃岐果真調到了二科來,臨時負責二科的日常業務。這個家伙是一科羅小濤的心腹,對二科的這些人一向都看不過眼,沒事就組織大家學習上面的會議精神,然后又嚴查考勤,搞得大家都有些精力交瘁。

  我們這個單位,平日里也沒有什么事兒,清水衙門,人員也閑散慣了,比如向榮大姐,她上有老下有小,買菜做飯帶小孩,遲到早退都已經更習慣了,老孔和小魯也都差不多,結果怨聲載道,難過得不行。

  幾天之后,申重出院,然后過局里面來調檔,中午的時候請大伙兒在外面吃離別宴,他們幾個人便滿腹怨言,而我因為之前有被打預防針,倒是能夠將這閑話吞在肚子里,專心吃飯。

  機關單位,人事調整都是上面的決定,下面的人再多怨言,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只有苦苦熬著,不過沒有兩天,二科的科長張北終于回來了。

  但是他當初借調出去的時候,帶了兩個兄弟,這次回來,不但沒有帶回來,而且連自己的左胳膊都給丟了。

  當時的氣氛很嚴肅,我都不知道這事兒,只是瞧見一個留著絡腮胡的猛男去局長辦公室談話,才聽到老孔跟我介紹,這是我們二科的科長張北。他在三樓待了一下午,然后才來到我們二科,臉很冷,黃岐上前跟他攀談兩句,也沒有怎么搭茬,倒是老孔介紹我,說這是今年來的新人,本事不錯,這時他才點了點頭。張北待了沒一會兒,就離開了,不知道是回家,還是去別的地方辦手續,而黃岐則也跟著離開了,去探聽消息,沒多久,回來跟我們談起了張科長在余揚的事情。

  余揚發生的事情還是蠻恐怖的,盛況僅次于馬王堆出土,附近都抽調了人手,張科長深諳水性,信心滿滿,但還是折損了,兩個兄弟再也沒能回來,自個兒的左臂也斷了。

  黃岐說得有些興高采烈,因為如此一來,二科不但可以安插人手,而且說不定張北的位置都不穩了,然而我們科室里面的人卻大多沒有發言,默然以對。

  一個以自己同志犧牲為晉升臺階的家伙,真心是讓人覺得面目可憎。

  那段日子我過得十分壓抑,申重離去了,而張科長左臂斷去,顯得十分消沉,也不怎么管科室里面的業務,而黃岐雖然表面上很尊重張科長,但是背地里卻不斷地指手畫腳,儼然一副即將登臺的小丑模樣。

  轉眼間又到了年尾,科室里補充人員,又來了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我們巫山后備學校的畢業生,是中班的,聽過我的名聲,所以在瞧見我的時候,一臉的驚詫,好像見到鬼了一般。黃岐對這三個人極為拉攏,又是談心,又是吃飯,于是小小的二科就分成了三個派別,一派是我、老孔和小魯三人,一派是黃岐以及三位新人,張科長撒手不管,而向榮大姐則左右搖擺——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這勾心斗角的事兒一多,讓我人都老了十來歲。

  我沒有準備回家,而是將工資都存了起來,一份寄回家過年,另外還有一部分,我以羅大屌的名義,給他爹攆山狗寄了回去。我不敢跟攆山狗說起羅大屌的事情,但每個星期都去那派出所,打聽消息,只可惜這家伙像憑空消失了一般,一點兒音訊都沒有。

  說實話,我在這兒過得一點兒也不開心,行動不自由,機關里面,整日勾心斗角,還需要看別人的臉色過活,有時候我總是回憶起五姑娘山上的日子,一個小猴兒,一條小白狐,巖壁上的老鬼,和一個冷臉熱心的青衣老道。

  唯一讓我心中覺得溫暖的,就是張知青一家,健談的張知青,熱情的一枝花和對我充滿依賴的小妮,是我心底里的一抹陽光。

  當然,胖妞和突然出現在我生活里面的女鬼白合,也讓我感覺到生活有所期待,只可惜,申重詢問了好幾位行內的人,對于被那法陣拘過魂的鬼靈,都沒有什么特別好的辦法,雞鳴寺倒是有一位高僧愿意給她超度,但是白合卻不愿意虛無飄渺地離開人世。

  死亡總是神秘而可怕的,我們習慣了這世間,就害怕別離。

  就在我感覺生活實在是太過于煩悶的時候,春節前的一天下午,步行回家的我被一個家伙給拉住了,朝著我嘿嘿笑道:“二蛋,好久不見啊,你還記得欠老夫的那頓大肉餃子吧?”

4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二十六章 機關苦悶生活”

  1. 回復 2014/10/23

    徐超

    老家高郵上榜了

  2. 回復 2014/11/05

    金陵老生

    雞鳴寺是尼姑庵!!

  3. 回復 2015/02/09

    Moon

    我也是高郵噠

  4. 回復 2015/05/19

    高郵

    我也高郵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