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七章 這魔劍歸你了

  我一生中遇到有趣的人很多,但是讓我感覺到最特別的,恐怕就是面前這個笑瞇瞇看著我的猥瑣大叔了。

  劉老三是一個性格很有特點的人,他有真本事,這個我瞧見過,布陣謀局,那叫一個條理分明,然而當他跟你嘻嘻笑著說話的時候,卻有一種“此人就是個江湖騙子”的即視感。這樣的人很特別,討厭他的人討厭得要死,而喜歡他的人也喜歡得要死,所幸我是后面的一種。

  能夠再見到劉老三,我十分地高興,瞧見他一身黑色中山裝的干部打扮,中規中矩,便笑了,興奮地跟他說:“我正找你呢,都一個多月了,你跑到哪兒去了?”

  劉老三也哈哈大笑,說這真的是巧了,我也找你呢,怎么樣,你有空么,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兩人聊了兩句,我問他什么事兒,他不肯說,就說到地方就知道了。我想著這大街上的,也不好跟他講起白合的事情,于是讓他等我一下,我先回宿舍去,帶上了小寶劍和胖妞,然后想起他的飯量,又在箱子里面摸了摸,把飯錢和糧票拿夠了,這才回來。

  劉老三看到我帶著胖妞一起下了樓來,不由得多看了兩眼,問我道:“上次我就想說這小家伙的事兒了,我問你,這猴子是你的?”

  我點頭,說對,也不對,它是我朋友,而不是我的。劉老三點頭,對于胖妞,他似乎知道些什么,不過到底是個算命先生出身的家伙,也頗能賣關子,硬是把半截話兒給咽了下去。

  出了單位宿舍,我想帶著他去飯館子,他擺了擺手,說這頓先記下,他要帶我去見一個人,那兒也管飯,算是有來有往。對于劉老三這人,我大體還是信任的,再說了,我也這么大的一個人了,他未必能夠把我給賣了。兩人沿著除了街口,沿著河沿一直走,劉老三似乎對這一代很熟,七轉八繞,帶著我往江寧老城區的胡同串子轉,七走八拐,倒是把我給走暈了。

  我也是在巫山后備培訓學校結過業的,一瞧見他這架勢,頓時就笑了,拉著他說道:“劉老哥,你若是覺得不信任我呢,大可另外約地方,不必這般繞,你也累,我也暈。”

  劉老三揮揮手,低聲說道:“倒不是我不信任你,說到底,還是你小子自個兒惹了禍,我出于謹慎,不得不防啊。”

  他這話兒讓我有些莫名其妙,停下腳步,拉著他的胳膊問道:“嘿,你別嚇我啊,到底什么個情況啊,什么叫我自己惹了禍?”劉老三瞧見我一臉懵懂無知,這才曉得我一點兒風聲都沒有收到,這才壓低嗓子說道:“哎呀,你真是個實誠人呢。這么說吧,可能是你們內部走漏了消息,結果有人把你親手殺了楊大侉子這件事兒,給捅出去了。你想想啊,楊大侉子是什么人,集云社頭號煉器師,頂尖的技術人才,交游廣泛,所以你就一戰成名了。”

  劉老三這話兒說得我一陣背脊發涼,我這明明是成全好事,怎么傳到別人耳中,好像楊大侉子就是我殺的一樣?

  這強加到了我身上的榮譽,讓我頓時就不淡定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見識過楊大侉子那狠辣手段,我并不會期待他的同伙有多么的仁慈善良,要萬一我真的被盯上了,被滅了那是分分鐘的事情。這般忐忑著,我渾身就不自在,結果七轉八繞,我們竟然來到了一處院門口來。這舊城區建筑擁擠,不過這里倒是獨門獨院,幽靜得很。劉老三先是在門上敲,三長一短,接著那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有一個留著小辮子的少年站在了門口。

  “南南,你爺爺在么?”劉老三臉上堆滿了討好的笑容,而那個留小辮兒的少年卻毫不客氣地一扭頭,朝著房里頭喊道:“爺,那個老騙子又來了!”

  小辮兒少年南南的話讓劉老三很受傷,干咳了一陣,帶著我走進了里面,這處屋子只有三間,小院也并不算大,但是院中有幾顆桑樹和葡萄藤,一口古井,旁邊還有歇涼的石桌石凳,感覺頗為雅致。劉老三帶著我走進來,看我盯著那桑樹瞧,于是就笑了:“你是不是覺得院子里種桑樹,不太好?”

  我點頭,說書里面不是這么說的么?劉老三搖搖頭,說道:“家中種桑,易招鬼煞,這話兒自然不假,不過這風水之說,對于真正的大師,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正說著,這時從屋子里走出了一個須發潔白的老頭來,他中等身材,一雙手的手掌跟蒲扇一般大,沖著劉老三說道:“少在別人面前說這口舌是非,怎么,你又來催劍了?我不是告訴你了么,你送來的那魚骨,應該有孕育出妖丹,有了那玩意,魚骨劍才算是真正完美,要不然,做出來也會砸了我老于頭的手藝。”

  劉老三瞧見他,拉著我到跟前來,嘿嘿笑著說道:“于叔,嘿,這回不是為了那魚骨劍,而是他,”這家伙指著我說道:“上次送那把魔劍來的時候,您不是問我說用它砍下楊大侉子腦袋的那孩子么,就是他,我這回把他給您帶了過來了,您幫著瞧瞧,提點兩句唄。”

  劉老三將我給推到了前面來,我瞧見這個白胡子老頭兒,便想起了前因后果,知道他便是與楊大侉子齊名的金陵雙器于墨晗,連忙拱手問好。

  我稱呼他為于大師,而他則擺擺手,笑著說道:“這個年代,大師死得快,我不過就是個藏在小巷子里面茍且偷生的手藝人而已,你叫我老于頭就好了。”他說得謙虛,不過我還是堅持著,他也不管,拉著我來到葡萄藤下的石桌前坐下,打量了我一會兒,又看了胖妞你幾眼,這才擊節稱贊道:“這位小哥,當真是好相貌,福緣也好,難怪那魔劍對你念念不忘,剛才都還在嗡動呢——看來,降服這魔劍的辦法,可就在你身上了。”

  我聽著一臉糊涂,然而旁邊的劉老三卻豁然站了起來,失聲說道::“不會吧,這事兒真的可行?”

  于大師笑了笑,然后點頭,劉老三一副飽受打擊的樣子,喃喃自語道:“這世界上真不公平,費煞苦心者,雞飛蛋打,人去財空;機緣巧合者,什么都不用做,好東西自己就找上門來了……”說話間,那個留辮子的小孩兒給我們上了一壺茶,然后扭頭到了旁邊,蹲著身子,拿著小刀專心致志地削起木頭,而于大師瞧見我一臉懵懂,則跟我解釋道:“小哥,今天找你過來呢,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找你幫忙,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有一些問題,想要請教你,不知道可否如實相告?”

  我在二科混了這么久,多少也懂得察言觀色,瞧見于大師一臉鄭重其事的樣子,便曉得他有心考較,于是恭敬地回復道:“長者問,不敢辭,但有所問,只管講來。”

  于大師擺擺手,讓我不要緊張,然后問我道:“你的事情,我大概聽劉老三說過了,他說你雖然是六扇門中人,但是另有師出,不知道能否講來?”

  劉老六眼睛很毒,跟我沒有照過幾次面,便已然通曉大概,而我此刻已然曉得茅山宗和李道子這面大旗的厲害,也不隱瞞,說起了當年于五姑娘山求醫問藥之事。果不其然,我這一說到青衣老道之名,無論是于大師,還是劉老三,都變得肅然起敬,當得知我就打了幾年雜時,劉老三更是失望地喊道:“你真傻啊,當時為何不求李道子,拜他為師?你若是能夠學得他的一兩分本事,這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何必窩在你們那個小小的地方,白受這么多憋屈?”

  我想起當年青衣老道的評語,于是撿著好的說道:“他當年曾說我與他無緣,但是與茅山有緣。”

  這話說完,劉老三有些激動,拍了拍我的肩膀,低聲說道:“最近一直有消息,傳言繼青城山之后,茅山也將開啟山門,重歸塵世。到時候觀禮,你一定要去,說不定能夠被哪位長老招為徒弟哦……”這話兒說著,他轉而又說道:“你小子除了李道子那兒,還有點邪門的東西,別藏了,快一并說來吧。”

  劉老三這般一說,我便曉得瞞不過他,于是又將曾經被楊二丑擄走之事講出,在得知我因為李道子的血咒,無法奠基,打底的功夫是《種魔經注解》之后,他這才點了點頭:“原來如此,我就說哪兒不對嘛。你修行的這門東西,是最著名的嫁衣神功,修得越厲害,就死得越快,楊二丑他分明就是想要拿你當鼎爐,方才會傳你的,以后能不修,最好不要修了。”

  劉老三這邊問完,看了旁邊的于大師一眼,沒再說話,而我萬萬沒想到,那于大師在沉默良久之后,竟然鄭重其事地站了起來,寬厚的手掌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字一句地說道:“飲血寒光劍,從今日起,歸你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