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章 惡鬼纏身楊小懶

  這聲音聽著情意綿綿,讓人浮想聯翩,然而語氣之中,卻充滿了直入骨子里的寒冷,躺倒在地上、渾身傷痕累累的我不可置信地抬起頭來,瞧見了一個絕對讓人感到意外的人物,那就是當日詭異失蹤了的楊小懶。

  從聲音上面來說,的確是楊小懶無疑,然而我瞧見的卻并不是一個窈窕少女,而是一個豐乳肥臀、嫵媚風騷的女人。

  瞧她那豐滿挺翹的身材和一雙媚力十足的眼眸,讓我很難將先前與我一同生活過大半年時光的小師姐楊小懶,和面前這個宛如蜜桃一般成熟嫵媚的大美女,聯系到一起來。

  光從身材上面來說,此刻的她,比一年前整整高了一個頭,胸口多了一大團——難道這段時間里,楊小懶是吃了化肥,才會這般蹭蹭地往上長么?

  不過就在我驚異的目光中,我面前的這個美艷女人笑盈盈地蹲下身子來,高聳挺翹的胸口差點兒就碰到了我的鼻尖來,她伸出手,一把托著我的腦袋,滿懷恨意地笑道:“陳二蛋,風水輪流轉,一年又一年啊,去年我淪落為階下囚,飽受屈辱,而你轉眼就成了朝廷的狗腿子。那個時候的你,大概是沒有想到,有朝一日,你會落到我的手上來吧?”

  她吐氣如蘭,一股成熟女人的氣息直撲我的臉上,讓我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身上傷口的灼痛在這一刻也似乎減輕了一些,然而聽到了她的話語,再看看這張依稀有些熟悉的臉孔,我不由得一陣哆嗦——哎呀,我的媽呀,這可不就是楊小懶么?雖然我不知道在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光想一想楊二丑的死,以及在工作隊的那個時候,楊小懶朝我投射而來的那種極度恨意,我就感覺自己可能逃不過這一劫了。

  唐僧西游八十一難,一難更比一難強,而我這個算什么,桃花劫么?

  心中雖然慌亂無比,但是我卻還是能夠勉強穩定住心神,朝著已然有些面目全非的楊小懶嘿然笑道:“小師姐,嘿嘿,我們好久沒見了,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之下,再一次見面,想一想,果真是緣分啊……”

  啪……

  我的訕笑被一記狠狠的耳光給打斷,原本還春風拂面的楊小懶銀牙一咬,直接給我來了一個大耳刮子。這耳光可不是男女之間調情的那種,狠狠一記,我一腦袋就直接栽倒在地,感覺這天也旋轉,地也旋轉,漫天的金星飛舞,腦袋里面像開了法會,嗡嗡作響,左邊的耳朵當時就什么也聽不見了。然而一耳光之后,我的領口一緊,整個人又被那狠毒的女人給拎了起來,狠狠一扔,朝著角落撞去。

  “啊……”我凄厲一聲叫,將受到的所有痛苦都呼喊出來,本以為會又迎來楊小懶一陣狂風暴雨的毒打,然而硬著頭皮挨了半天,卻并沒有等到。

  但我睜開眼睛來的時候,瞧見這個妖艷的女人蹲在我面前,雙手抱著臉,肩膀一聳一聳,泣不成聲。

  這狀況比楊小懶暴打我一頓更讓人驚訝,從認識這妞開始,我就沒有瞧見她哭過,即便是當初她被工作隊捉住,也只是冷冰冰的,拽得二五八萬,怎么這會兒竟然在我面前哭了起來。我坐在角落里,有些不知所措,看著楊小懶好一會兒,她才抬起頭來,凝視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陳二蛋,你毀了我的一生,你知道么?”

  我感受不到她話語里面的情緒,不過卻十分委屈:“小師姐……”

  這稱呼剛剛一出口,楊小懶就憤然喝斷了我的話頭,憤怒地罵道:“夠了,我爹沒有你這樣的徒弟,勾結外人,將我爹弄死,這血海深仇,你當我忘記了么?你還好意思叫我‘小師姐’?”她勃然大怒,然而我的火氣也上來了,曉得此遭左右也是難免一死,于是也梗著脖子,大聲罵道:“哼,你當我不知道你們的陰謀么?道心種魔,這事兒我正不曉得?你爹根本就是想把我當做鼎爐,培養出來,好取而代之,我若不奮起反擊,此時此刻,在這副軀體里面的,想必就是你爹了。”

  “哼,果然,你什么都知道!”楊小懶的臉色冰冷,死死地盯著我說道:“我爹說得果然很對,你這個腹黑的小子,裝作傻乎乎的樣子,其實你什么都懂。”

  面對著她的責問,我閉上眼睛,也算是默認了。我二蛋是山里娃,但不是傻子,任何人把我當做傻瓜,那他自己的智商也不咋地。

  我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如何,然而楊小懶似乎并沒有立刻殺我的意思,而是在旁邊緩緩說道:“當日我倉惶逃出,一個人在荒山野嶺里面,吃盡苦頭,人不人,鬼不鬼的過了大半年,一夜變老,心中那個恨啊,感覺全天下的人都欠我的。不過后來我想明白了,這世界上,你有實力,才輪到你說了算,若沒有,再怨恨又有何妨呢?我楊小懶,前半輩子享受,后半輩子孤苦,有個哥哥,結果沒辦法找,有個遠方的堂叔,結果沒兩天,就又給人殺了——陳二蛋,你說我們到底是不是孽緣啊?”

  遠方堂叔,說的是楊大侉子么?我睜開眼睛來,瞧了楊小懶一眼,只見她此刻的眼里并沒有恨意,或者其他,平靜如水。

  她就是一個神經病,我不知道她的腦海里到底在想著什么,低聲低氣地說道:“楊大侉子的事情,真的跟我沒多大關系,他當時半邊腦袋都快要掉了,又死不成,哭著喊著讓我幫他,我是心軟,受不住求,所以才出了手。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一個小跑腿打雜的,更是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二蛋,你看看我,有沒有什么變化?”楊小懶突然打斷了我,一雙宛若皓月的眼睛,直直地瞧著我。

  楊小懶的節奏一向比較飄,我完全把握不住她這話語里面的意圖,余光不由瞧向了這大妞俯下身來時,胸口露出的那深深溝壑,吞了下口水,敷衍著說道:“變化啊,好像一下子長大了十來歲呢……”這話說著,我突然瞧見楊小懶媚眼如絲,那小腦袋突兀地湊了上來,雙手托著我的雙頰,紅潤而飽滿的嘴唇竟然附在了我的嘴上,接著一條冰冷而軟綿的東西,伸進了我的口中。

  我那個時候已經十五歲,什么都明白了,楊小懶這舉動把我給嚇了一大跳,感覺舌頭被人緊緊吸吮,舌根發麻,腦袋也發空。

  一開始我還如在天堂,美得不知道東南西北,突然之間,心生警兆,猛然朝著嘴里面那冰冷的物件咬去,結果楊小懶先知先覺,頭猛然往上一揚,避開了我唯一的反擊。從迷糊中清醒過來的我,瞧見楊小懶明眸里竟然有綠光蕩漾,那張明艷臉上盡是青筋,形如厲鬼,接著舌頭居然有尋常人的兩倍還長,在唇間微微一舔,嫵媚地笑著,收回口中。

  這情形讓我渾身發冷,剛才口中還馨香縈繞,然而此刻卻有一股腥臭揮散不去,胃中一陣翻騰,結果一口苦水噴射而出。

  楊小懶早已站立在了我的兩米之外,避開這穢物,看著縮在角落的我,冷冷地說道:“瞧見了吧,當日那白蓮舵主的亡魂,已經上了我的身,這是我的報應;不過你放心,我會因此變得更強,當天觀音洞里的所有人,都會在我手上一一死去,而作為我最喜愛的二蛋小弟弟,你將會是最后一個,而我將會讓你在快活中,升入天堂,或者地獄……”

  楊小懶飄然離去了,剩下我一人在黑暗中顫抖,而后兩天,她并沒有再露面,頭天還有人過來審我,是那天捉拿我的“黑無常”,這個矮個胖子又將我抽了一頓,不過我死都不肯開口,這并不是為了劉老三那個打短命的,而是因為胖妞。在得知了楊小懶也現身集云社之后,我就開始深深地擔憂起了胖妞來。

  楊二丑唯一的眼睛,可是胖妞給挖下來的,這事兒楊小懶若是知道,非要將那小猴子給生剝活剮了不成。

  現在的楊小懶,美麗得宛若妖精,然而性情卻更像瘋子,她給我的感覺,甚至比楊二丑還要恐怖了。

  黑無常審過我后,感覺從我嘴里面撬不出什么東西,就不再理會,扔我在這地下室里待著,死活不管。我躺在那角落里,整整三天,沒有人給我送過飯,我濕漉漉地待在角落,享受著寂寞和孤獨。我縮在那兒,繩索緊緊捆住,動彈不得,實在沒有了辦法,唯有再次修行魔功。這功法雖然被劉老三稱為“邪功”,但是為了維持生命,避免被饑餓和寒冷奪走性命,我不得不靠它維續。

  這一打坐修行,做而后忘,我幾乎都忘記了時間,當我再一次聽到那地下室的鐵門有響動的時候,意識從沉寂中恢復過來,卻意識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此次此刻的今天,竟然已經是春節了。

  多么吉祥而歡慶的日子,而我就要在這么一個潮濕而幽黑的地方死去么?

  鐵門打開,我瞧見一個竹籃子先進來,而后面那人,讓我嚇了一大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