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一章 除夕艷福不淺

  就在我縮在角落自怨自艾、顧影自憐的時候,地下室的鐵門打開,有一個人提著竹籃子走了進來。

  我抬頭一看,愣了半天——來人倘若是楊小懶,我倒也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然而我瞧見的,竟然是失蹤了好久的羅大屌。這小子當初在省鋼離奇失蹤,后來我逼問臨死前的楊大侉子,得知他被送往了集云社,準備當一個后備力量來培養。楊大侉子一死,線索全斷,不過我并沒有放棄對羅大屌的尋找,春節前,還將工資分為兩份,給他爹也寄了一點兒去。

  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小子竟然會和擄走我的那一伙人混到了一起來,而且瞧他這模樣,似乎過得不錯,個兒長高了一些,人也壯了一點兒。

  更重要的,是他的一雙眸子炯炯有神,好像里面有光,這種情況,一般都是已經開始有了修行門道,精氣不受控制外放的緣故,可以想得到,羅大屌已經在敵人內部,有一定的地位了。他的到來讓我整個人充滿了驚喜,正想叫他,結果瞧見他眼神不斷地朝著我擠,便閉住了嘴,而正在這時,旁邊有一個年輕人招呼他道:“大屌啊,這個家伙死鴨子嘴硬,死活不肯招,上面說餓死他得了,你何必還給他送飯?”

  羅大屌朝著門口低頭哈腰地笑道:“雁回大哥,話是這么說,但是今天不是除夕么,多少也給人吃口飯啊,對不對?再說了,這事兒可是楊姑娘吩咐的。”

  那人咕噥一句,似乎在輕笑,然后催促道:“那你快一點啊,別出了岔子。”

  羅大屌唯唯諾諾,然后提著竹籃子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來,口中念叨道:“哎呀,你也是可憐人啊,有事沒事,給人拉在這兒來受苦,連過個年,都不得安生。這位小哥,你可記住了,這頓飯可是楊小懶楊姑娘賞你的,你好好吃,當作是年夜飯,心中可要念著人家的好呢……”他一邊說著話,一邊朝我使臉色,我知道這兒人多眼雜,羅大屌肯定是沒辦法跟我說上話的,瞧見他毫不做聲地將我雙手的繩子給解開,又從袖子里遞了一張折得整齊的紙條來,悄無聲息,便曉得他有話兒跟我講,于是口中也回應道:“多謝楊姑娘,也多謝您了……”

  竹籃掀開,兩碗白米飯,一碟咸菜,一碟燉爛肉,還有一小罐的水,那米飯上面,豎插著一根紅筷子,特別不吉利。

  這架勢,我算是看出來了,擺明了斷頭飯的節奏啊。

  羅大屌也就是過來送個飯,沒有辦法在這兒多待,打過照面了就離開,我不曉得這房間里面是否監視的東西,身處此中,我自然曉得這些人的手段,當下也不急,先將紙條收好,然后一點兒不避諱地開始大吃大嚼起來。事實上,已經餓了快三天的我也實在沒有辦法挑剔這東西,這些飯菜幾乎是倒進了喉嚨里一般,而后咕嘟咕嘟,我將那水罐大半的水都喝掉了,然后用了極大的意志,才留了一點兒。

  長期處于收縮狀態的胃部在這一會兒終于得到了填充,我深深地呼吸著陳腐的空氣,將這些食物轉化成力量,分散于各處而去。

  我在這兒待了三天,若是常人早就已經崩潰了,然而我之所以能夠一直活到現在,還是因為修行了魔功的我,對自己的身體有著一部分控制力,方才沒有那么不堪一擊。我坐在角落假寐,耐心地等了好一會兒,判斷應該沒有什么人在旁監督之后,小心翼翼地從貼身之處,將羅大屌遞來的紙條一點一點抽出,然后借著門縫處的一點兒微光看去。

  這房間里面的光線昏暗,所幸我曾經吃過了那巨型鯰魚眼珠子,倒也能夠面前地瞧見羅大屌寫在紙條上面歪歪扭扭的字。

  羅大屌文化不高,字寫得也特別丑,不過表達倒也沒有什么問題,他通過紙條告訴我,說他也是剛加入這兒不久,跟了集云社大檔頭朱建龍做弟子,不過那大檔頭跟后來某著名笑星一樣,是個收徒狂人,總共收了二十八個弟子,綽號朱家班,他是最不受重視的一位,沒有什么地位,就跟這兒打雜呢,三天前就聽說我被人抓了,而那些人并不曉得他和我的關系。羅大屌讓我稍安勿躁,他到時候,就算是拼了老命,也要將我給救出來的。

  紙條的意思大體如此,結束的時候,他讓我把紙條吞下去,免得被人給發現了。

  瞧見這吩咐,我便曉得羅大屌在敵巢之中,倒也是學了幾分謹慎,于是毫不猶豫地將這紙條往嘴里塞,忍著不適,將其吞下了肚子。

  之后我就躺在了一處相對比較干燥的地方,思考著如何能夠逃離虎穴,如何擺脫這兇殘的集云社。我想得越多,心中就越發地恐懼起來,對手顯然并不是烏合之眾,無論是從楊大侉子,還好將我提溜至此的“黑白無常”,又或者是白癜風和楊小懶,都是遠比我厲害的角色,更何況還有羅大屌口中的朱建龍和他麾下的朱家班,在這群鯊魚之中,哪里有我這等小蝦米的活路。

  我越想越氣,老子在二科待得好好的,本來第二天就等著領年貨,雖然不能回家,但是卻也可以去張知青家里蹭一頓年夜飯,要餃子有餃子,要肉有肉,還有熱情的張知青一家人,以及總是黏著我的小妮,幾多好,結果劉老三那孫子一出現,假作好心地邀我吃一頓飯,竟然生出這么多的麻煩來。

  那個家伙,是不是故意設計,讓我被人抓到,好引蛇出洞,將這些潛藏在群眾之中的集云社,給一網打盡啊?

  這個想法從開始就一直浮現在我的心中,起初我并不愿意相信劉老三會這般齷齪,然而越到了后面,卻越希望這背后有著他的謀劃,因為只有如此,我才有可能獲救,要不然,我也沒有幾天好活的了。死亡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不過對我來說,卻是習以為常,但這并不代表我害怕,而是更加地小心翼翼。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我待在這個小小的地下室,什么也不知曉,周圍是死一樣的寂靜。

  大概到了晚上,盤腿而坐的我心中一動,抬起頭,向不遠處的那扇鐵門看去。

  在幾秒鐘之后,一身很輕微的吱呀響聲一起,鐵門緩緩打開,我先是瞧見了一條修長的美腿,接著楊小懶帶著一陣香風,走進了囚室之中來。來人并不是救兵羅大屌,這讓我無比失望,而來的是楊小懶,負負并沒有得正,我感覺自己的心似乎在往深淵滑落。

  楊小懶走進來之后,瞧見我情緒不高,不過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款款走到面前,蹲身而下,一雙眼睛凝視著我,半晌,她才淡淡地說道:“你不想對我說些什么嗎?”我愣了一下,轉而想起了羅大屌早上的吩咐,于是勉強地擠出了一絲笑容,說道:“謝謝你的關心,斷頭飯,我吃得很飽。”

  楊小懶凝視了我的眼睛好一會兒,沒有看到一點兒驚慌,若有所思地問道:“你消息滿靈通的,送飯的跟你講的?”

  這妖女竟然一下就聯想到了羅大屌身上去,這讓我有些吃驚,不過我卻穩定住自己的情緒,指著旁邊的碗筷說道:“將筷子豎直插在飯上,這是臨死前最后一頓的習慣,我讀書少,但并不是不懂。看來你們對我已經有了決斷了,對不對,什么時候處死我?今晚,還是明天?”

  “明天早晨,集云社的大檔頭朱建龍會親自過來,如果不出意外,他們會讓新入社的那個小子交投名狀,處死你——我跟王斌他們爭取過了,但是沒辦法,他們認為你是殺害我表叔的兇手,只有將你給三刀六洞,方才會維護社中威嚴。我救不了你了,也實現不了答應你的諾言,不過我倒是有一樣東西,可以給你……”

  楊小懶一點一點地朝著我這邊移動,我瞧見她的眼中有一團烈火,燃燒自己,也燃燒著別人,心中沒由來地一陣慌亂,不安地問道:“你要干什么?”

  楊小懶穿著厚厚的棉衣,此刻一件一件地脫下來,平靜地說道:“朱建龍那老色鬼,明天過來,一定會對我下手,老娘這身子,還沒有沾過男人,也不能便宜了那老烏龜,既然沒有實現對你的諾言,今天就便宜給你吧……”說話間,楊小懶已經脫得只剩內里一件小衣,猛然一撲過來,騎在我的身上,開始扒我身上的衣服。

  楊小懶身上有惡鬼,昨日奪走我的初吻,唇齒間有一股腐爛的死氣蔓延,常人不可聞,但是吃過鯰魚精眼珠的我卻是曉得,自然不愿,結果一番掙扎,這女人竟然放浪地低下頭來,抱著我的脖子一陣狂吻,我到底是血氣方剛的少年郎,被這么一弄,一種全所未有的情緒頓時彌漫全身,下意識地緊緊抱住面前這個女人的嬌軀,手便要揉過去,然而就在我兩人即將成就好事的時候,鐵門外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喊:“不好了,楊姑娘,出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