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二章 社友莫慌,我來助你

  當時的我腦袋昏昏沉沉的,那是我人生的十五個年頭里完全沒有遇見過的情形,感覺楊小懶口中的熱氣一吹到我的耳邊,渾身的血液都開始燃燒起來,然而在這個時候,那鐵門的大喊讓我倏然回過神來,身子一縮,就朝著旁邊滾開去,楊小懶也沒有心思過來抓我,而是朝著門外喊道:“張雁回,我在審問犯人呢,到底什么事情,不能過一會兒再說么?”

  外面那人焦急地大喊道:“楊姑娘,是白紙扇讓我過來叫你的,外面來了一個拿劍的麻子,很厲害,已經傷了我們好幾個兄弟了,白紙扇讓你趕緊過去助拳呢。”

  外面的人正是白天羅大屌送飯時的那個看守,他語氣焦急,仿佛天都要塌下來了一般,楊小懶聽到,也沒有再拖延,一把將我的左胳膊給拽過來,俯下身子,狠狠地咬了一口。這妞兒是真咬,牙尖嘴利,我立刻感到了一陣劇痛。然而此刻的我卻并沒有在意這細節,因為從看守口中的描述,我聽到了一件事情——拿劍的麻子,這特征可不就是跟一字劍黃晨曲有著重疊么,難道說是劉老三過來救我了么?

  楊小懶咬完我,一嘴鮮血,一口白牙,朝著我嫵媚地笑了一聲,意味深長地剮了我一樣,接著轉身離開。

  隨著鐵門再一次轟然關上,我從地上一躍而起,將捆在我身上的繩索給解了下來,揉了揉手腳,感覺血痕處一陣火辣辣的痛,然而心臟在不斷地跳著,源源不斷地朝著全身傳遞強大的力量來。這是修魔帶來的后遺癥,那就是勁氣洗刷經髓,肉體力量變得強大,恢復能力也強。我將罐子里存著的水一口飲盡,感覺全身熱烘烘的,口渴得很,摸摸脖子,先前那股若有若無的死氣又傳了上來。

  我移步來到了鐵門前,悄不作聲地拉了一拉,發現這門給從外面鎖住了,我暗中發力,一次、兩次、三次,絲毫不動。

  我感受到了這鐵門并非人力可以打開,心中就謀劃了一會兒,接著往后退開了幾步,大聲叫了起來:“哎呀,哎呀,要死了,快來人啊,我這血流不止了,快來人啊,要死人了。”我扯著嗓子喊,而身子卻繃得緊緊,就等著那人一打開門,我就直接沖上前去,一拳撂翻。然而我喊了半天,外面才幽幽回了一句話:“要死快點死,利索點兒,省得明天還要弄死你!”

  那人防范心極嚴,根本不搭理我這茬,而且我這么做,也算是打草驚蛇了,弄得我哼也不是,不哼也不是,頗為尷尬。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我開始煩躁起來,一來是擔心一字劍說不定弄不過集云社的人馬,二來還擔心對方要是見勢不妙,先下手為強,斬草除根,那我可慘了。這般糾結著,結果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驚呼聲,接著嘎然而止,我心一跳,從這鐵門這兒摸過來,在停頓了幾秒鐘之后,我聽到有鑰匙的聲音,嘩啦啦地朝著我這兒走來。

  來人很緊張,連試了幾次鑰匙都沒有對,弄得我小心肝兒一陣撲通跳,還全神戒備,猜度著來人到底是誰。

  叮——鐵門終于開了,接著有人推開了一條縫,我早就等待良久,一把將那門給抓住,朝著里面一拉,接著一個身影就跌落進來。來人倒也機靈,曉得這兒有攻擊,就地一滾,就在我還待繼續的時候,他大聲叫出聲來:“陳二蛋,你娃住手,是老夫!”我認識的人里面,自稱“老夫”的,就只有劉老三一人,我低頭看,瞧見地上這家伙,果真就是劉老三,他瞧見我停手了,嘻嘻跑起來,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嘿嘿,我還以為你被辣椒水、老虎凳地伺候著呢,沒想到生龍活虎,日子過得不錯啊!”

  他不說還好,一說,我就想起了這幾日的怨恨,頓時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悶聲喝道:“我日你爺爺的,這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

  劉老三雖然身形敏捷,但到底是個算命的,比不得我們這些武夫子,我一用勁兒,他就有些喘不過來氣了,連著拍打我的手,讓我放松些。瞧他這難過的樣子,我想到他自個兒的身手也不強,還跑到這么危險的地方過來救我,也算是有點兒良心,這才放開他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道:“沒有下次,要不然,我……”

  我的狠話都還沒有撂完呢,眼尖的劉老三卻發現了新大陸,指著我的脖子笑道:“嘿喲嗬,這是什么?天啊,二蛋,這是什么?這不會是剛才從這兒走出去的那個美女,給你留下來的吧,我聞聞,啊,好香啊……”

  劉老三這猥瑣的樣子讓我一陣惡寒,也顧不上追究他給我挖坑下套的事兒,匆匆朝著門外走去。

  出了這房間,我才發現外面這兒有個大廳,中間一條長桌子,兩個人倒在了地上,在盡頭處有一個旋梯,那兒就是出口。來不及打量太多,我回過身子,拉著劉老三問道:“外面什么個情況,你趕緊跟我講一講。”身處敵營,劉老三此時其實也非常緊張,跟我說道:“現在外面的大部分人,都被殺豬的給吸引過去了,不過這兒是集云社在江寧的一處巢穴,人手非常多,我怕殺豬的有點頂不住,所以我們得趕緊逃,要不然大家都得陷在這兒……”

  這家伙是個無聊之人,明明這么急迫,他還非要拉著我說脖子上的紅印,我沒有再理會,而是讓他趕緊帶路,我們離開。

  劉老三此人也是個珍惜生命的家伙,賊眉鼠眼地打量了一下,然后領先朝著旋梯那兒沖去,我瞧見那人的腳步很碎,但是每一步,都好像踏到了最合適的地方,就仿佛打鼓,行走得十分有節奏。他這一手,叫做罡步輕功,走的是那先天八卦結合的洛書九宮,疾如水火,鼓舞風雷,變澤成山,翻地覆天,不求施法,專司那逃命和躲避之術,最為巧妙,然而當他一沖上那樓梯口,突然橫空伸出一個拳頭,朝著這家伙的腦殼砸來。

  劉老三早已是如臨大敵,全身備注,這邊偷襲一來,他立刻避開了,往著下方跳來,我跟在后面,瞧見來的正是前日審問我的那個“黑無常”。

  黑無常膀大腰圓,一臉肥膘,瞧見了劉老三和后面的我,又瞥見了地板上躺下的那兩個同伴,不由得冷笑道:“白紙扇說那個麻子在不停地拖時間,必然是另有目的,而這地牢之處,最是嫌疑,讓我過來瞧一眼,果然就被抓個正著。你們兩個家伙,倒也狡猾,不過在我郭道子面前,就全部白瞎了。”

  黑無常從身后掏出一根黑色哭喪棍,得意地抖了一個棍花。

  這長棍發出一聲“嗡”響,手勁倒也了得,不過聽到他這名號,我和劉老三對視一眼,都忍不住笑。劉老三朝著我喊道:“小子,李鬼碰到李逵,這人還得你來教訓。”劉老三害怕那人的哭喪棍,但是聽到那人的名字,我心中也有火起,天下間,能夠叫做“道子”的,有且只有一個,世上哪里冒出這么多鳥人來?我腳步如飛,再次沖上了那樓梯,來人冷聲一哼,朝著我當頭一棍打來。

  對于棍法,我并不陌生,畢竟我的好友啞巴努爾,是那巫門棍郎,耍得一手好棍法,我也跟著受益,學會許多,瞧見他當頭打來,腳步一錯,避開鋒芒,然后抱住他的腿,想要將其往下面扯開。然而我到底還是低估了對手,沒想到那廝下盤極穩,根本就挪不動,反而是回手過來,要拿棍頭戳我。

  若要拼命,我并不怯這黑胖子,當日之所以被他們給擒住,主要是中了暗算,被吸了迷藥,而如今發現暫時動不得他,于是我翻身朝下閃去。

  黑無常郭道子守在樓梯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當真厲害,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又跑來一人,瞧見了這堵門的門神,一聲大吼道:“社友莫慌,我羅大屌過來助你!”來人化作一道黑影,從上往下撲來,郭道子并不在意,卻不曾想這人走到身邊時,手上突然多了一把鋒利匕首,悄不作聲地捅到了他的后腰處。

  后腰連腎,痛得連心,郭道子一陣驚慌,腳底一空,直接滾落下來,劉老三最能痛打落水狗,抄起墻角一塊板磚,沖上前去,劈啪一陣抽,那黑胖子頓時昏迷過去。

  羅大屌在上面叫我,而劉老三則一臉戒備,我來不及跟他們介紹,只是說一句“自己人”,便匆匆跑出了地下室。

  重見天日,星光點點,我瞧見我們置身于郊區的一處大院落里,前方燈火通明,似乎還有拼斗之聲,而在前面的走廊上,那個留著辮子的少年南南正在張望,瞧見我們出來,使勁揮手,讓我們翻墻離開。為了救我,劉老三還真請了不少人,我心中感激,匆匆趕到墻邊,然而這時突然聽到一聲喊,扭頭瞧去,卻見那個放風的少年,竟然被突然出現的白癜風給一把抓住脖子,高高地舉了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