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四章 冥火魔身,銅錢破陣

  胖妞當日吞噬了南明墓中盜出來的護魂珠之后,額頭之上,就一直長了一顆瘤子,羅大屌還曾戲言,說這家伙可不像它的祖宗孫悟空,反而像是楊戩。

  楊戩什么特征?除了沒事遛一條狗之外,不就是額頭之上,長了第三只眼睛么?

  當初我們都以為是戲言,然而此刻胖妞額頭上面的肉疙瘩艱難地翻動,兩張粉嫩的皮往外一開,竟然真的睜開了第三只眼睛來。

  那眼睛,自然就是護魂珠,又或者說,是融合了胖妞血肉的護魂珠。私底下不算,這是我第一次瞧見胖妞將額頭上面的肉疙瘩剝開來,露出了里面玻璃珠子一般的第三只眼,因為是側面,我瞧得并不真切,然而先前嘲笑胖妞的那一個壯漢,渾身莫名就是一僵,一股寒氣直往脊梁骨上面涌起。

  幾乎沒有緩沖時間,胖妞的第三只眼睛中陡然射出了一道橘黃色的光,那家伙整個人就化作了一團火焰,黑色的火焰沖天而起,將此人吞沒其中。

  這黑色的火焰一點兒也不灼熱,將這么一整個人都給點燃之后,不但沒有散發出半點兒熱度,反而像是將其化作了一大坨冰塊,寒風呼呼,整個空間都減低了好幾度。

  “冥火!天啊,宋泳,你要小心……”白癜風倒是一個見多識廣的家伙,瞧見胖妞額頭第三只眼弄出來的火焰有些特別,大聲朝著離我最近的白無常提醒道。

  被黑色火焰灼燒的那個人臉上充滿了驚悸,嘴巴張得大大,然而他的聲帶已經被那火焰給灼燒破壞,根本發不出一點兒聲音來。不過這種無聲、無法言喻的痛苦,更能夠傳遞給別人一種強烈的恐懼,瞧見這張被黑色烈焰吞沒的臉孔,以及化作虛無的青煙,所有人都下意識地往后面退了一步。別人倒也無妨,那白無常往后一退,我則給生生拖了一大截,這狀況讓胖妞怒不可言,它陡然抬起了頭來,像大猩猩一般身子前傾,仰天一陣大吼:“嗷、嗷、嗷……”

  胖妞這一番憤怒,突然間,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子從它的身上倏然浮現出來,仔細一看,此物幾近人形,渾身綠毛,尖嘴猴腮,手長過膝,皮膚上面有沙糖桔一般大小的密集膿包,胸口和下體等主要部位,皆有獸骨遮護,獨目單眼,宛如蜘蛛一般的復眼,兇煞莫名。

  這黑影子一旦浮現,身長足有三米,巨大無匹,伸手過來,一把就將白無常手上的鎖鏈給抓住,微微一扯動,那白無常便有些猝不及防地朝著這邊跌落而來。

  白無常那人跟我交過手,那勁力一般人根本比較不過,二般人都不行,然而此刻,卻像一個剛剛蹣跚學步的小孩,給胖妞身后幻化而出的黑影一把拽了過來。不過他到底是個極為厲害的角色,即便是有些意外,但還是穩住了身形,使勁兒一扯,沒有拉過,于是很光棍地將那鎖鏈扔開,朝著旁邊推開。他反應速度極為驚人,然而卻不曾想蹲在地上的胖妞也跟著一躍,直接沖到了這人跟前來。

  胖妞的本體并不答,蜷縮起來,跟一籃球差不多,然而第三只眼一睜開,身后幻化而出的黑影足有三米,身高手長,一把就將此人給抓了起來。

  這東西雖是黑影幻化,然而卻宛如實質一般,將白無常給抓起來后,往天空一拋,自個兒朝著上方一躍,接著再次抓住了他,然后張嘴一咬,直接將此人的腦袋給咬了下來,這還不算完,那黑影簡直就是暴戾到了極點,殺人不算,還要分尸,好端端的一個人,竟然給它三兩下,給撕成了碎塊,細碎的血肉化作了漫天的雨,灑落在了場中所有人的身上,也將下方的胖妞給淋得濕透全身。

  嗷……

  殺人過后,這會兒胖妞的一聲叫喊,當真是把威風給鼓蕩充足,將場中所有的心思牽絆,我固然是倉惶地從地上爬起來,將脖子上勒得緊緊的鐵鎖鏈取下,而原本勝券在握的白癜風一干人等也是大駭,為首的白紙扇更是調兵遣將,全數朝著胖妞攻擊而來。僅僅胖妞一個,并不算厲害,但是這小家伙額頭上的眼睛一睜,雖然并沒有再冒出嚇人冥火,卻好像坐入了坦克的駕駛員,直闖敵營,橫沖直撞,竟然莫有能與之抵抗者,便算是最厲害的白癜風,也不跟掠其鋒芒。

  胖妞這突然之間的暴起,雖然不知道緣由,但是卻給我們這邊的人減輕了許多壓力。

  此刻的它兇猛得宛如惡魔,卻并沒有傷害我們這一方的任何一人,就在它追著場中所有人滿地亂竄的時候,劉老三也蹲在了角落,在我們幾人的護翼之下,用一副銅錢,謀算著如何破陣的方法來。

  他這一副銅錢卦象總共有九枚,分屬不同朝代,一邊根據周圍的情境排列,口中還一邊念念有詞,顯然是在高強度的破解。

  胖妞突然狂暴,但是這并不代表者我們能夠對集云社戰而勝之,在短暫的慌亂之后,那白癜風到底是此間大拿,仔細一打量,便瞧出了漏洞,雙手一揮,立刻有三人站位,與其結成了四象陣法,將胖妞牢牢圍在其間,其間有嗚嗚鬼嘯之聲,縈繞其上,與其較力。胖妞身后的那黑影子雖然強悍,然而到底不是實物,當白癜風召集人手布置了對應的步罡斗陣之后,竟然步步都受限制,而瞧見此景,那家伙更是從身后取出一面令旗來,朝著胖妞的身上招呼道:“這猴子身上的投影,并不長久,兄弟們,只要再堅持一兩分鐘,便能夠守得云開見月明了!”

  白癜風眼光強悍,胖妞此刻卻也真的有些難以為繼,被一眾人等圍著,施展不開,唯有嗷嗷大叫,我瞧見這狀況,也顧不得危險,再次上前,結果旁邊的一字劍一把抓住我的手,冷靜地說道:“小子,你還不夠強,上去不夠塞人家牙縫,就在這里好好守著劉老夫子。硬仗,還是看我一字劍的手段吧。”

  這個丑漢說完,手中的碧綠石劍微微一晃,再次朝著前方沖去。

  在此之前,一字劍以一己之力,硬扛住了此處集云社所有高手的壓力,還斬殺數人,不過他到底不是神仙,在赫赫戰績之后,是累累的傷痕,他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勉力了,然而在這個時候,他卻義無返顧地再次站了出來,沖進了集云社一干高手之中。白癜風是集云社此處巢穴的首領,也是集云社的白紙扇,手段頗為了得,更重要的是他的眼光,能夠一樣看穿復雜的局勢,他在一字劍在前院吸引眾人注意的時候,便已經來到后方,而在胖妞大肆沖鋒的時候,卻選擇了退守,以柔化剛,此等人物,最是難纏,瞧見一字劍沖上前來,大聲指揮,讓人拖住這個殺氣凜然的家伙。

  不過他即便是指揮得再如臂使,卻不料一字劍太過于兇猛,竟然三兩步,便闖入了正中,與胖妞匯合一處。

  眼看著兩者并立,傲視豪雄之時,卻不料那胖妞果然如白癜風推測的一般,嚎叫一聲,竟然癱軟而下,倒在了地上。一字劍與這魔猿并立,本待并肩而戰,卻不料竟然是來收尾,慌忙將胖妞攬于懷中,結果被前后兩處殺招擊中,一口老血吐出,朝著我們這邊跌落而來。

  兵敗如山倒,瞧見我們這邊兩位可以憑恃的靠山相繼倒下,白癜風一陣狂笑:“好,看你們現在,還如何猖狂?來人,將這伙闖入分社的蟊賊給我抓住,老子要讓這些人的鮮血,來揚我集云社的威名,免得蟄伏日久,江湖人都忘記我們的兇名了!”

  白癜風一聲令下,諸人紛紛嘿笑著走上前來,仿佛我們就是那案板上的肥肉,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用銅錢排演破陣的劉老三猛然跳了起來,哈哈大笑道:“成了,媽的,居然是這樣!”

  他一邊大喊,一邊毫不停歇地將這九枚銅錢射向了不同的方位,這速度飛快,簡直就像是開槍一樣,然而我們卻能夠感受到每一枚銅錢落在那準確方位的時候,一種蓬勃的炁場變動陡然發生,這是一種莫名的律動,看似短暫,卻宛如一場華美的音樂會般漫長。

  終于,隨著最后一處銅錢的到位,我們的耳中突然傳來一聲類似玻璃破碎的聲音,接著周圍那無邊黑暗全部消退,屋子還是屋子,墻還是墻,全部都還原了。

  劉老三做到了,他將集云社最為聞名的歃血陰靈陣,給生生破掉了。

  然而破了陣,不過是解除了禁制,然而我們能逃過此劫么?

  我心中擔憂,而白癜風卻笑容不減,大聲招呼周圍的兄弟將墻頭占領,不要讓我們跑了。這一聲令下,立刻有兩個身子輕巧的社員飛身上去,劉老三一聲哀嚎,說我艸,那家伙還沒來,這回慘了。不過這話兒還沒說完,墻頭的那兩個集云社員卻一下子栽倒了下來,我扭頭看去,卻見一臉淡然的李局出現在墻頭,朝著劉老三歉然說道:“劉大師,大過年的,找人手花了些時間,抱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