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五章 琳瑯真人蘇冷

  來人卻是我們單位的頭兒,李浩然李局長,他朝劉老三表達著歉意,一片溫和,然而抬起頭來,掃向院落中的集云社一伙人的時候,雙目之中,凜冽如冰。

  盡量這院中還剩下了近十人的集云社高手,然而在李局的眼中,這些人就跟死人一般,幾乎沒有什么差別。

  這白癜風,其實就是集云社的白紙扇王斌。所謂白紙扇,就是舊式幫會之中的一種暗語——坐館大哥就是大檔頭,又喚作龍頭,下方就是二路元帥,又作長老數人,再往下便是紅棍、白紙扇和草鞋諸人。這紅棍,顧名思義,便是當家打手,白紙扇則是負責社內財物以及出謀劃策的狗頭軍師,至于草鞋,則是對外聯絡的行走,這三種職位一般都是平級的,不過集云社中,白紙扇的地位要略高于紅棍和草鞋。

  這是為何?其實也不難猜,現代社會,掌管了錢財,便已經足夠證明其地位所在了,更何況王斌此人,精于謀略,擅長陣法,是個不可多得的技術性人才。

  有本事的人,難免心高氣傲,向來都有些小瞧旁人,但見墻頭突然多了這么一個家伙,白癜風先是一愣,繼而怒極而笑了起來:“看來我們集云社真的沒落了,什么阿貓阿狗都冒出來,真當我們這兒是公共廁所了……”他的臉色一冷,旁邊的手下臉上就掛不住了,有一個光頭巨漢一聲巨吼,一個箭步就沖到了墻角來。此人手上有一根長索,蠶絲編織,末端束著一根西瓜大的銅錘,耍得極溜,手腕一抖,那銅錘便宛若流星,朝著那墻砸去。

  “轟”的一聲巨響,那墻邊塌了半邊,而李局則順勢從上方跳了下來,還不忘朝后面拱手喊道:“蘇師叔,有請……”

  這一聲之后,但見一個鶴發童顏的青衫老道從虛無之中,一步跨來,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便見一根青絲拂塵陡然散開,纏在了那個光頭大漢的脖子上。這個老道長著一張娃娃臉,看著就像個小孩兒一樣,不過他出手卻并不仁慈,拂塵一拉,一個頭顱便沖天而起,漫天的血雨噴出幾丈高,落下來的時候,竟然像遇到屏障了一般,從他的身邊滑落,一滴都沒有沾到身上。

  炁場,竟然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連落雨都沾不得半分,修道修至這樣的境界,怕已是行當中高手的境界了。

  被我拽到身前的一字劍雙眼驟然瞇緊,竟然不去看白癜風等人,而是瞧向了這個跟著李局一同前來的娃娃臉老道士。我們自己人都紛紛側目,而作為敵人,自然是如臨大敵,白癜風一個閃身,本來想要將手下搶出,卻晚了一步,只有弓緊全身,做出全神貫注防御的姿態來,打量了好一番,這才緩聲說道:“閣下好身手,不知道來自哪個碼頭啊?”

  他套著話兒,那人倒也坦蕩,嘿然笑道:“龍虎山蘇冷,你可識得?”

  這邊報了姓名,白癜風直接就吸了一口冷氣。我分不清楚這里面的門道,也不知道來人的身份,扭過頭來,則聽到劉老三壓低嗓門跟我說道:“這蘇冷的道號叫做琳瑯真人,在龍虎山,是能夠名列前五的大拿——前五,你有概念吧?朝堂之上,最活躍的頂級道門,便只有龍虎山一家,而龍虎山派駐帝都的長老,實力連前十都排不上,天曉得這位到底是因為何事,竟然會出現在此處……”

  我對于這宗門之類的事情,并不熟悉,也不曉得在龍虎山排名前五,到底有多厲害,只曉得這名字一撂出來,原來牛逼轟轟的集云社一干人等集體歇火,除了一兩個愣頭青,其余人的眼神直接就朝著退路,尋摸而去。

  不過這并不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畢竟琳瑯真人只有一個,大家伙打不過,分頭跑,總是能夠跑得脫幾個的,然而就在他們這般小心思剛剛浮出來的時候,周邊一陣響動,我瞧見一科的羅小濤,我們二科的張北以及黃岐、老孔、小魯等人都沖進了院子,幾乎能佩槍的所有人都拿著黑黝黝的鐵殼子,對準了場中的人。

  “不準動,舉起手來!”黃岐是個大嗓門,每次喊這句話的時候,都能震天響,然而就在眾人一出現的時候,場中的集云社眾人并沒有如我們所想象的一般舉手投降,而是爆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厲喝,各自朝著空隙處逃去。

  敵人反抗的意志最為堅決,我們這邊也就毫不客氣,黃岐作為單位里第一神槍手,毫不客氣地扣動了扳機,隨后小魯等人也亂槍齊射,手槍射程雖短,但是在這種并不寬闊的空間里倒也夠用了,不過時間實在是太快了,為了避免誤傷,大家還是有些謹慎,沒有盡數射殺,對于沖將上前來的人,三兩個圍著,爭取將其拿下。

  白癜風逃生的意志最為堅決,他身法好,左腳一蹬,人便越上了房梁,剛要轉身撤離,卻瞧見原本站在院墻前的那個娃娃臉老道,竟然就擋在了他的身后,而當他暴起反擊的時候,那人更是宛如鬼魅,與其在極短的時間內交手幾十回合。白癜風自己是個全能高手,近戰并不怯弱,然而越打越驚,感覺處處受制于人,根本就容不得一丁點兒發揮的地方,而且越往后,那節奏快得根本就停不下來,因為只要他一停下,那狂暴的攻擊立刻驟然而至。

  然而白癜風到底還是沒有能夠跟上節奏,給琳瑯真人一記窩心腳踹中心口,直接從瓦梁上滾落下來,旁人一擁而上,將其拿下。

  白癜風身為集云社的白紙扇,在金陵這一代也是兇名赫赫之輩,便連一字劍都不能與之力敵,然而在短暫之間,竟然就被那琳瑯真人制服,讓人對那龍虎山一般的頂級道門,心中不由生出許多感慨來。隨后的戰斗依然還在持續,不過首惡已除,在這般嚴陣以待之下,倒也沒有人能夠逃脫。這時的我已經不再關心什么戰況,而是從一字劍懷里,將昏迷過去的胖妞接了過來。

  瞧見縮在我懷里呼呼大睡的胖妞,我的心中一陣柔軟,這小家伙,我不知道它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變化,但是卻深深曉得,它是為了我,才忘死作戰的。

  我緊緊摟著胖妞,不管旁邊的風云變幻,而這時大局已定,李局走到了我的面前來,將我給扶了起來,溫言說道:“二蛋,自你失蹤之后,局里面一直都在尋找,還好有鐵齒神算劉幫忙,這才將你給找到。怎么,你身上的傷這么重,要不要緊,我找人把你送到醫院去看一看?”

  這大過年的,誰愿意到醫院待著?我莫說沒多大的事,就算是真的受了重傷,也接受不了,寧愿明天再說,估量了一陣傷口之后,我搖頭,說不用。

  我這傷勢看著嚇人,但是沒有傷到筋骨,李局長是個明眼人,倒也沒有堅持,而是跟旁邊的劉老三、一字劍等人招呼。

  當初申重瞧見劉老三斷陰布局的本事,熱情招攬,然而身為一個單位的頭目,李局對這事兒卻看得十分清楚,曉得劉老三、一字劍這等奇人雖然一身本事,但對這公門中人卻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并不熱切,跟他能夠有些聯系,倒也是看在他人不錯的份上。能夠保持良好的關系,這已經達到了李局的需求,寒暄兩句,然后回首過來,將那娃娃臉老道介紹給我們:“這是我師叔,琳瑯真人蘇冷!”

  面對著這等高手,我們都不敢矜持,紛紛上前點頭問好,只有一字劍沒有表現得太多熱切,一雙銅鈴似的牛眼睛瞇著,仔細地瞄著蘇冷。

  高手之間總是有一種氣場在的,一字劍雖然還沒有到達琳瑯真人的境界,但是心中卻有著一股熊熊燃燒的好勝之心,琳瑯真人也瞧見了,平緩地說道:“年輕人,你的劍不錯啊?”一字劍年紀足有三十多,加上長得丑,說是四五十也有人信,平日里向來自恃甚高,然而被琳瑯真人這“年輕人”一叫,頓時就有幾分不舒服了,冷聲哼道:“劍是不錯,人更不錯。”

  他這強硬的回答讓那來自龍虎山的高手略微有些意外,忍不住再看了他一眼,點頭,也不知道是稱贊、還是譏諷:“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李局瞧見這氣氛僵硬,便插言,繼續介紹,先是劉老三,然后是南南,又把我介紹了一番,言語之間,頗多推崇。

  這劉老三是麻衣世家的出色之人,南南是于大師的孫子,這些也就算了,我根本就是李局麾下一無名小卒,他卻用上了“天之驕子”這幾個字,著實讓我有些汗顏,琳瑯真人眼界何其之高,只是應付兩句而已,然而就在此時,他微微一偏頭,卻瞧見了旁邊的羅大屌。

  羅大屌在剛才的戰斗中,褲子給人絞得粉碎,這會兒稍微安全些,正光著腚,四處找可以蔽體的褲子呢,這模樣著實狼狽,然而琳瑯真人瞧見到處晃蕩的羅大屌,眼睛陡然一亮,朝著李局問道:“浩然,那一位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