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口嚼大蒜夜話長

  這情況讓我瞬間就不淡定了,一把抓住了劉老三的胳膊,問他到底對我做了什么?

  我這當然是胡亂蠻纏,噴這一口酒,怎么可能將我脖子弄成這般模樣,這終歸還是我自己的問題。不過我當時也是急得不行了,沒有了辦法。這時所有人都為了上來,羅大屌瞧見我的脖子,嚇了一大跳,大聲喊道:“二蛋,你脖子上,怎么有這么多流淌黑血的印子?”他這般一說,我頓時就想起了大戰之前,跟楊小懶的那一場貼身纏綿,讓人面紅耳熱,接著我又想起了后面那一場戰斗,楊小懶從始至終都沒有露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有鬼,自然不敢當著眾人的面說出此事來,只有將喝得醉醺醺的楊老三拉到一旁,壓低嗓門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劉老三睜開一雙醉意朦朧的眼,打著酒嗝,臉上浮現出壞壞的笑容道:“呃,你給我老實交代,你跟當初走出房間的那個女人,到底是什么關系?”他瞧著仿佛醉了,然而眼眸深處卻還是有光芒浮現。我曉得這個老家伙的八卦之心,肯定在熊熊燃燒,不刨根問底,是決不罷休的,于是告訴他,那個女人就是我曾經提起過的楊小懶,也就是邪符王楊二丑的女兒。

  我說的是實話,沒想到劉老三卻嗤之以鼻,搖頭表示不信:“你娃哄鬼咧,當老夫不曉得是吧?那楊小懶才十六歲,而從地牢里走出來的那女人,足有二十五六,你當人是西瓜咧,催點肥料就蹭蹭往上長啊?”

  我見劉老三不信,便將此事的來龍去脈給他講清楚,在得知楊小懶曾經被一埋葬了白蓮教舵主的墓中老鬼附身之后,劉老三這才勉強相信,沉吟:“如此說來,倒也可以解釋她為何一年時間的變化為何這般大,也曉得你脖子上面的這鬼啃黑印,是為何來的了。”這個家伙是算命的出身,沒事就喜歡藏著話頭,我沒辦法,求他破解,劉老三推阻四,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給我開出了條件:“幫你解開這鬼啃黑印,倒也不是什么麻煩事。不過情分歸情分,生意歸生意,我劉老三對你真不錯了,忙活到頭,那飲血寒光劍,居然就這么給你了,若以后你發達了,可得幫我辦三件事情才行。”

  這家伙當真是想像使喚一字劍那般弄我,我心中不愿,跟他討價還價道:“三件太多,一件行不行?”

  我本以為那家伙寸土不讓,卻不料他嘿然間就答應了,反問了我一個問題:“嘿,二蛋,你小子不錯啊,這么小就有女人緣。那我問你一個事兒,那女人啃你的時候,爽不爽?”

  這人別的事兒倒也好說,唯有一提起這那男女之事,滿臉的猥瑣,讓人十分難以接受。

  不過我想到他的厲害之處,倒也沒有隱瞞,老老實實地說道:“嗯……爽!”

  劉老三瞧見我這般老實,一拍大腿,哈哈笑道:“行,二蛋,沖著你這實誠勁兒,老夫今天就給你打個五折,幫你講一講了——那楊小懶呢,之所以會變成這般模樣,是因為她身體里面多了一頭惡鬼,吸食她的陽氣,加速了她的衰老,以至于一年之內,長了快十歲,如果她再這般下去,恐怕活不過四五年,就會陽氣枯竭而死。不過女人嘛,先天還是有優勢的,特別是像她這么漂亮的女人,只要豁出去,倒也不愁——她這次來找你,恐怕也是看中了你的童陽之身,還未破戒。此事并不復雜,只需吞服半斤生大蒜,然后姜湯熬煮過后擦拭身體,陰氣自然便會消解的……”

  我心中郁悶,大蒜能夠驅腥去邪,生姜能夠活血化瘀,這都是最基本的法子,然而就是這兩句話,結果我就欠了劉老三一個承諾。

  難怪那個家伙答應得這么快呢,說不定我去問于大師或者一字劍,人家隨口便會告訴我了。

  劉老三吩咐完,自個兒跑到于大師的房間睡覺去了,旁邊的南南倒是肯幫忙,去弄了一大摞的大蒜來,還去廚房幫我煮熬姜湯,這少年話語不多,手腳卻十分勤快,給我的感覺,跟我那啞巴哥們挺像的,也討人喜歡。當時已經到了后半夜,大人們相繼睡去,而我和羅大屌則還在葡萄藤下面的石桌前坐下,一邊剝蒜,一邊聊天。

  對于未來,羅大屌有些彷徨,他曾經在集云社待過一段時間,曉得這江湖行內,并不平靜,稍有差池,就會殞命。這跟他之前的生活,天差地別,不過今天那個琳瑯真人蘇冷的表現,也讓他憧憬不已,幻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有了如此的身手,衣錦還鄉,卻也是風光無兩。他心中忐忑,惶恐不安,嘴里面的話兒便多了起來,一會兒憂心忡忡,一會兒又浮想聯翩。

  我先前雖然有些羨慕嫉妒,但是看到羅大屌有一個好的前程,卻也是替他高興,安慰了好一會兒,再想想自己,心中又有些難過。

  此去經年,羅大屌已是名門子弟,而我呢?我陳二蛋身負十八劫,能不能活到十八歲,都還是一個謎題呢。

  我心中傷懷,口中又嚼著大蒜,淚水都往心底留,拉著羅大屌說了好久的話,那話兒啰哩啰嗦,至今已然記不清楚,大概的意思,便是“茍富貴、勿相忘”之意,羅大屌信心滿滿,拍著胸脯說自己進了龍虎山之后,一定好好混,到時候,把我也接過去,他當龍虎山老大,然后給我個一字并肩王坐一坐,就像隋唐演義里面的靠山王楊林一樣。

  那夜我和羅大屌談了很久,暢所欲言,說的話抵得上我在單位閑聊一個月的還要多,那個時候的我們,現在回想起來,都感覺好單純。

  那是我跟羅大屌最后一次促膝長談,他并沒有再待幾天,次日中午的時候,因為琳瑯真人有急事返回龍虎山,他甚至都沒有來得及與我道別,便離開了金陵。而后我因為傷勢,也獲準不用上班,直接擱宿舍里休息。我倒也是個閑不住的人,沒事就整天跑于大師那兒,不過我去那兒,一不是惦記那把讓許多人眼紅的飲血寒光劍,二不是要跟劉老三拉什么關系,主要的,是跟一字劍黃晨曲討教些功夫。

  我認識的所有人里面,一字劍絕對不是功夫最高強的,也不是手段最厲害的,他雖然能耍得傳聞中的飛劍,但基本上一劍過后,腿都要軟,不是逼急了,輕易不會使出來,但是我卻不知道為了什么,跟他特別投緣,而他也肯指導我一兩手功夫,讓我不只是憑著一股血勇,和蠻力上前爭斗。

  那天在集云社的經歷給了我很強烈的刺激,一個人,如果沒有本事,誰都能夠欺負你,不但生死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就連節操這玩意,都保留不得。我先前心憂畏懼,沒有怎么修習種魔經注解,不過這回即便有人攔住,我也得咬著牙上了——因為之前,我在金陵閑適無憂,但是楊小懶和集云社的出現,讓我頓時就感覺到危機重重,一點兒也不敢馬虎,即便修魔會有后患,但是此時也顧不得了。

  劉老三把這些看在眼里,但他除了勸,也沒有辦法,不過他總是對一字劍說道:“這個家伙,以后若是真成了一個魔頭,你可得為民除害。”

  一字劍嘿嘿笑,不懷好意地看著我的脖子,仿佛隨時都有可能飛出一劍,取我項上首級。

  劉老三是個極為聰明之人,對于我的小心思,他多少也能夠把握得請,有一天他拉著我到角落,問我道:“你是不是覺得你應該比你朋友羅大屌強許多,為何那琳瑯真人收徒,選他不選你?”他這話兒簡直就問到了我的心坎上去,我問他為什么,劉老三嘿嘿地笑了起來:“當初我給他摸骨,一抓那褲襠,便曉得他跟龍虎山天師道有緣。這是為何?龍虎山分屬正一教符箓宗,與符箓三山中的茅山和皂閣山不同,他們一直都是國師之位,歷來最重雙修之法,就本錢而言,你真不如你那兄弟……”

  劉老三一席話說得我啞口無言,較勁的心思也就淡了許多,不過依舊辛苦修行種魔經注解,希望能夠在楊小懶接下來的報復中,得以幸免。

  不過我整日恐懼狼來了,楊小懶卻并沒有來,反而是一天我返回宿舍,門房大爺告訴我,說申重白天來找了我兩回,讓他幫著轉告我,明天早上,還會過來找我的。

  申重調到省里去了,雖然我們還在一個城市,但是彼此的聯系卻算是斷了,我不知道他找我這么急,是為了何事,于是第二天也就沒有出去,申重如期而至,告訴了我一個讓我十分意外的消息——金陵大學組織科考隊奔赴神農架,請求配合,省局抽調了精干小組護送,而剛到省局不久的申重奉命組建,這會兒,是過來招攬人手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