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八章 分離不過是另一種的開始

  那年代,百廢俱興,一切都在重頭而來,申重由我們二科,上調到省里去,沒過多久,便獲得了機會,負責牽頭這個任務。

  這是申重領到的第一個任務,自然是極為費心,不過這事兒能夠落到他的手上來,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踢皮球的結果,上面其實并不重視,也沒打算投入什么力量,一切都需要申重白手起家,自己拉起隊伍來。對于這件事情,申重表示了十二分的無奈,不過當局已經被余揚那邊的事情鬧得十分心煩,他也沒有辦法再去找上級鬧些什么,于是在思考了一番之后,跑回了老單位過來尋求支援。

  申重告訴我,我這兒是他的第一站,當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他腦海里面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我陳二蛋。

  他永遠都記得這么一件事情,一個剛剛加入科室的新人,沖入黑漆漆的水庫之中,與一條巨大的鯰魚精怪搏斗,最后竟然還將其弄死了,這樣的人,才是他的工作組里面最需要的。申重講起此事的時候,我心中并沒有一點兒得意,通過后來的事件,我已然得知,那鯰魚是楊二丑通過陣法引導,怨魂注入身體而產生的精怪,這里面還有著很深的糾葛,只可惜我們并沒有再深入一點兒去挖,如果真的那般,說不定就能夠找出許多塵封已久的往事來。

  比如集云社的大檔頭朱建龍,我們或許能夠順藤摸瓜,將此人給找到,并且送入監牢。

  面對著申重的要求,我并沒有表現出明確的意見,而是問他,整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申重告訴我,說這件事情,其實是金陵大學考古系的程老提議的——程楊程教授是考古系的國寶,精通兩晉先秦的歷史,還曾經參加過幾年前長沙馬王堆的科考工作。而此次的科考工作,據說是由馬王堆中得到的線索,衍生而成的,兩者有一定的關聯,如果成功,必將是我國的考古工作有著極大的促進作用。

  馬王堆的出土牽扯了十分復雜的事情,亂像紛紜,據說還有人為此付出了性命,而這時間過得不久,如果消息傳出去的話,說不定又會引起巨大的紛爭,到時候陷入到這場爭端中去的話,就需要我們出手,將局勢穩定下來。

  申重的解釋是這樣的,不過我總感覺這也就是一個響亮的口號而已,上面若真的重視的話,這位老大就不用千辛萬苦地跑回原單位來招兵買馬了。

  由此可見,上面對金陵大學這一次的請求,并不是很在意,說不定派出申重,也只不過是走一個過場而已。

  我心中明了,不過卻也不會說穿,只是問申重的打算是什么。他瞧見我一臉平靜,也曉得騙不了我,苦笑著說道:“我是從江寧這兒調上去的,如果去別的地方要人,說不定人家根本就不理會咱;我之能夠去省局,其實還是因為李局的大力推薦,所以我呢,有事情找娘家,到時候從我們江寧分局找些人,再去部隊上面弄點人來,到時候有人有槍,卻也沒有多少好害怕的地方了……”

  我想了想,然后問申重:“金陵大學那邊,有沒有把科考隊的名單報上來,有沒有一個姓張的……呃,他叫什么名字來著,一時忘了,反正就是一個年紀挺大,三十來歲的男人,應該就是那位程楊教授的學生。”

  申重瞇著眼睛想了一下,這才回答道:“嗯,還真有這么一位,聽說是個頭腦很厲害的角色,本來沒有他的,后來那程老準備被他當做衣缽傳人來教,于是也將他帶上了。”張知青是小妮的父親,一枝花的丈夫,跟我也算是半個朋友,他既然也要去,那就算是為了那娘倆兒,我也得爭取一個名額,要不然,我自己都有些不放心。

  申重在我這里得到了確定的答案,非常高興,接下來他將會去接觸我們二科的幾位同志,也會找一科的熟人,這事兒也還只是在籌備,真正出發,可能要到三月中旬,那一段時間我們單位應該不是很忙,所以暫時有人手可供借調。

  申重離開之后,我帶著胖妞再次前往于大師家,卻沒想到正好碰到過來與于大師告辭的劉老三和一字劍兩人。

  劉老三當初趕來金陵,是因為他一個師弟黃養神在金陵郊區瓦浪山水庫離奇死亡,他過來調查情況,并且看看能不能查找到兇手,而如今事情的真相已經水落石出,罪魁禍首楊大侉子已經認罪授首,就連知曉些內情的白紙扇和一眾嘍啰都死的死,傷的傷,潰不成軍,他總不能挖地三尺,越俎代庖,將集云社的大檔頭都給弄出來吧?事情也就基本上算是解決,所以來與于大師祖孫兩人辭行,跟我也打一個招呼。

  劉老三并沒有透露自己的下一站在何方,也沒有給我留下聯絡地址,區區一句“有緣再會”,并不能夠表達我們之間的情誼,他過來將我緊緊抱住,嘿然笑道:“二蛋啊,你要加油啊,一定要強大起來,到了那個時候,飲血寒光劍用起來,當真是牛逼轟轟呢。而那時你可別忘記了,你欠我一個承諾。”

  都到了這檔口,他倒也沒有忘記提醒我對他的諾言,這言語讓本來滿腹離愁的我頓時就笑得不行,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滾,滾得越遠越好!”

  話兒是這么說,然而劉老三的離去,卻讓我的心中驟然一空。這家伙表面上看著十分不靠譜,然而走的時候,卻還是給我留下了一個東西。那是一張紙條,里面寫著一個耗費大量精力而做出來的推算,這東西與我無關,卻與寄居在我小寶劍里的白合有關系。因為那個鬼妞兒倘若是想要走第三條路,便需要紙條上羅列出來的諸多款項一一對應,方才能夠真正實現她的愿望。

  所有人對劉老三的離去,都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傷感,然而當他和一字劍的背影真正消失于小巷子的盡頭時,我們的眼中都不由得一陣發酸。

  無論如何,劉老三都是一個讓人恨不起來的可愛人物,我想我一定會想念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的。

  劉老三離去,而這時于大師則帶給了我一個新鮮玩意,準確的說,這東西應該是給胖妞的,當日胖妞額頭上面的第三只眼睛陡然睜開時,所爆發出來的巨大力量,讓小辮子少年南南震撼不已,心中也生出了許多仰慕之情,后來一直纏著自家爺爺,而于大師在受過了無數次的糾纏之后,從自己的家當里面,找出了些神秘的東西,耗盡周折,終于給做出來了。

  這東西就是一根特殊金屬制成的圓筒,平日里就掛在胖妞的脖子上面,而一旦它發狂,將額頭上面的第三只眼睜開,那么它便能夠將外放的氣息給收斂起來,化作了一根炁場鑄就的棍子,上捅天,下立地,十分的神奇。

  不知道是不是天賦,胖妞對棍子之類的東西最為擅長,當初跟努爾學的時候也有模有樣,不過它在后來,卻一直都沒有再睜開眼睛,無論是旁人如何努力,都動不得分毫。這圓筒是一件小東西,充滿了別致的理念和簡約有效的風格,胖妞喜歡得不得了,就像當初對王朋一般,向于大師和南南又是鞠躬、又是作揖,模樣十分滑稽,根本瞧不出當初手勢敵手的那種殘暴和剛烈。

  這樣善解人意的小猴子實在是太稀少了,有時候它給人的感覺,比人還要精明。

  劉老三離開金陵,我便沒有再繼續賴在宿舍,而是返回了工作崗位。然而不知道是因為我離開太久的緣故,還是另有變化,我總感覺哪兒有些不對勁。接著我很快便發現了,原本在科室里有著二老板地位的黃岐總是遲到早退,原本總是處心積慮地挖掘問題,針對我們,而此刻他卻是以身犯法,往往半天都沒有見到人影。那個時候的清查工作已經將近尾聲,省局也派了人過來插手,我們倒也沒有太忙,日子過得十分悠閑。

  私底下,對于黃岐離奇的表現,我還是十分好奇的,聽向榮大姐說,黃岐好像真的在跟一個女孩兒搞對象,所以經常沒有在崗位上。

  我以前不喜歡上班,大部分的原因都在黃岐身上,而辦公室里很少見到此人,倒也是一件極為愉悅的事情,便感覺日子也沒有那么難熬了。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轉眼又到了二月末,先前我們一直都在忙集云社的事情,然而事情并沒有進展,存活的幾人雖然都被關了起來,但是他們什么也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有白紙扇一人所操作的,若是想要一網打盡,必須得那雷霆手段。

  只可惜大家還沒有將方案討論成功,所有被抓的集云社眾,都在同一個晚上相繼斃命,就算是社內有頭有臉的白紙扇,都未能幸免。

  這事件發生之后,幾個科室的負責人都相繼被叫入局長室談話,而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被人事的歐陽給叫了過去。

1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三十八章 分離不過是另一種的開始”

  1. 回復 2014/10/20

    陸左

    這是孫悟空的節奏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