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九章 三月初旬工作組

  局里面出了這么大的事情,而且還是最讓人忌諱的殺人滅口,我幾乎不用打聽,都能夠想象得到上面的震怒。

  整整一個早晨,樓里面都能夠聽到李局和吳副局長辦公室傳來的咆哮聲,我們行動處的處長唐曦,以及一科羅小濤、二科張北、后勤科的皇甫凌云,這幾個中層干部被輪番訓斥,仿佛天都要塌下來了一般,同時以張局為首的內勤自檢小組也立刻成立了,對此事進行調查。不過目前被叫去談話的,都是各科室的頭腦,連下面一級的副科,也就是負責人,都沒有涉及到,所以人事的歐陽過來找我,說李局有請,所有人那詫異的目光,都看向了我這兒。

  我心中無鬼,倒也不慌,來到李局三樓的辦公室外,敲門,在得到吩咐之后走進去,瞧見這個國字臉的威嚴男子一臉凝重。

  他心情不好,不過對我倒也沒有什么牽連,而是平心靜氣地讓我坐下,然后問我道:“小陳,怎么樣,最近工作得還順心么?”

  在這風口浪尖的當下,領導突然找我談心,這情況讓我倒是有些摸不著頭腦,勉強說了兩句,他瞧見我一臉緊張,好言寬慰道:“最近局里面的確是出了些事情,也的確讓我們大吃一驚。不過跟你沒什么關系,這次找你過來呢,是因為省局那邊發來了一個借調的公函,具體的事兒,我相信申重那個家伙已經跟你通過氣了,所以我想要了解一下,你自己的想法是什么?”

  李局時間寶貴,說話從來都是直截了當,而我沒有思想準備,一時間愣在了當場,瞧見我在這兒支楞半天,沒有回話,他笑了,輕輕地扣動桌子,對我說道:“小陳,你知道新進的這幾批人里面,我為什么最欣賞你么?”

  我搖頭,表示不明白,李局看著我,微微笑道:“我欣賞你,并不因為你是我那新來小師弟的兒時伙伴,在我的字典里面,人情有,但從不體現在工作之上。在我看來,我們國家、我們單位,人從來都是多的,天才者,多如過江之鯉,但是真正能夠做事的、能夠傾盡全力搏命的人,不多,而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這樣一個特質。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每個人都有低潮,但你卻有一飛沖天的資質。江寧分局這兒,事情有,但不多,作為一個單位領導,我愛才,但是作為一個長輩,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到更大的舞臺去,所以,對于這次借調,我是持贊成態度的。”

  李局說得斬釘截鐵,這么一番好夸,倒是將我說得渾身暖洋洋,我之所以努力工作,遇事打拼,不就是為了這么一份認同感么?

  李局在表達了贊同的意見之后,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很多,省局的借調令是三月初才生效,現在還有大半個月,不過李局批準我上班時間不用太固定,如果有事,也可以不用來局里——翻年之后,分局的首要工作是自查,到時候人人自危,他不希望因為這事兒,影響到我的情緒。再說了,真正的修行者,如果案牘勞形,實在是走不遠。這事兒他會通知到我們二科張北那兒的,讓我不要擔心。

  暈暈乎乎地回到二科辦公室,我還為李局的另眼相待而感到興奮,說實在的,我這個人呢,別的不好說,就是一直都很幸運,無論是巫山學校的戴校長,還是江寧分局的申重,以及李局,對我都是照顧有加,雖然總是會碰到一些看我不順眼的,但踉踉蹌蹌,總能夠囫圇個兒地一路走下來。

  局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人心惶惶,黃岐也在辦公室,瞧見我回來,便上來開玩笑:“嘿,我說二蛋,李局不會是通知你下午去內勤自檢小組報道吧?”

  我瞧見他眼神恍惚而閃爍,又想起這些日子來他的狐假虎威狗仗人勢,心中頓時一陣惡心,反正我要走好長一段時間,再說這借調雖然關系還在分局,但是看李局意思,好像是想讓我去更大的舞臺,既然如此,老子干嘛要理會這種人,于是惡狠狠地盯著他說道:“李局說我們內部有奸細,問我是誰,我說就是你,黃岐!瞧瞧你這段時間,整天不見人影,一看就沒有什么好事……”

  我也就是隨口一說,黃岐頓時就暴怒起來,伸手過來抓我,大聲喝道:“你狗日的敢誣陷我,你不想活了?”

  黃岐這般作態,倒是有些色厲內荏了,論槍法,我沒他強,不過說到打架,我雖然年紀小,但是卻能夠甩他一條街,隨手撥動三兩下,他便直接倒在了地上。這家伙是個狗脾氣,從來沒有人跟他這么教過勁,頓時就不依不饒,還要來撓我,這時張科從外面回來,一通呵斥,他才懨懨停歇。我回了座位,旁邊的老孔便輕聲問道:“二蛋,李局找你,是不是省局調人?”

  申重能找的人手就這么多,我一個,老孔肯定也算一個,我點頭,問他去不去?老孔搖頭,說申重倒是找過他了,不過他沒有答應。

  我有些疑惑,而老孔則搖頭苦笑道:“二蛋,我自己有什么本事,自己曉得;再說我年紀也大了,不能跟你們年輕人比,拖家帶口的,冒不起險。”老孔閉口不談,我感覺他這理由其實也有些牽強,不過每個人都有秘密,我也沒有必要究根問底。說完李局的安排,老孔還告訴我一個消息,說到時候小魯應該也會跟我一起去,他畢竟是年輕人,也有些受不了黃岐這個家伙了。

  我們兩個談著,電話響了,張科長接了電話,聽了兩句,鄭重其事地點頭,完了之后,他站起身來,宣布了張局對我的決定。

  有了張局的吩咐,我倒也沒有再假惺惺地坐班,與民同苦,中午在飯堂吃過后,我便返回了家中。

  胖妞依舊沒在,這個家伙那日驚艷亮相之后,恢復過來,還是一胖乎乎的小猴子,得了于大師幫忙煉制的那圓筒也沒用,就吊在脖子上面,當個掛飾。不過這個家伙可比我有名,出門一打聽,我便曉得它又去了附近的機關幼兒園,陪著小孩兒玩耍。我閑著無事,走過去找它,到了地頭,瞧見一群小蘿卜頭兒圍為一個大圈兒,而中間那個上躥下跳的家伙,可不是胖妞么?

  城里人沒怎么見過猴子,特別是這么通靈的家伙,不過這些小蘿卜頭跟胖妞已成朋友,圍成這般模樣,倒是有些稀奇,我走近一看,卻瞧見胖妞不知道從哪兒拿了一根樹枝,正在那兒耍棍呢。

  我以前也見過胖妞耍棍,不過就像是小兒游戲,然而此刻,但見它舞棍風風,耍的竟然是一個源自少林的套路,名喚那猿猴棍法,這四平搭外扎里、大梁槍、一提金、上封槍、勾掛秦王跨劍……諸般棍法,雷霆驚出,倘若忽視其外貌,儼然就是一方名家大拿在舞動行走,讓人感覺一口氣血憋在胸口,恨不得大聲呼喚一個“好”字出口,方才罷休。

  這個跟著我好些年頭的小猴子,現如今,竟然已經這么厲害了啊?

  那一天我沒有去打擾胖妞,而是在遠處,默默地看著胖妞將這一整套棍法犀利地耍完,心想著倘若是我自己,在胖妞暴起的時候,只怕也扛不住這一通揍。這么一想,我便決定了,以后出任務的時候,多帶著胖妞,即使被人誤會也沒關系,到時候有劫難,我也能夠有一個幫手在旁邊。另外,劉老三雖然將白合轉生的方法給了我,但是我仔細一看,的確有些難,機遇難得,而白合在我小寶劍中的這段時間里,是不是也可以幫點忙?

  那個女鬼,據說是楊大侉子用九陰聚魂陣凝練而出的,還有一些本事呢。

  這么想著,頓時滿滿的安全感。

  二月中下旬,我都沒有怎么去局里面了,集云社白紙扇一干人等離奇死亡一事從最開始的沸沸揚揚,到后面竟然被壓了下來,接著就是一系列的人事調動,吳副局長和一科科長羅小濤相繼調離江寧分局,隨后又是一陣洗牌。不過這些跟我,倒也沒有什么關系,三月初,我接到調令,前往省局工作組報道。

  老孔說的沒錯,小魯果然跟我一起,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黃岐居然也一同前往。

  有車來接,我們分局的三人被拉到了西郊的一處大院里來,下了車,申重親自在門口迎接我們,我和小魯跟他很熟,言語之間十分熱切,而黃岐則在旁邊,默然不語。申重領我們進了院子,直走而入,來到了一處很大的辦公室,給我們介紹工作組的其他成員。工作組目前包括申重在內已有六人,四男兩女,成員很雜,來自各處,正介紹著,這時門推開了,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短發女人走了進來,環視一圈,問道:“我是戴巧姐,請問誰是申重?”

  還在跟我們說話的申重回過頭來,看著這個年輕的短發女人,頓時笑容就堆積到了臉上,忙過去握手:“巧姐,老局長跟我打過招呼了,歡迎,歡迎啊!”

2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三十九章 三月初旬工作組”

  1. 回復 2015/03/06

    匿名

    錯別字好多,一會李局一會張局的。有個地方應該是楊大挎子寫成了楊二丑

  2. 回復 2019/08/20

    匿名

    黃岐是楊小懶的丈夫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