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七章 請聽我解釋……

  我們重新返回了伊麗莎白醫院的病房,給章董檢查,發現他脖子后面那大理石云層的聚邪紋,已經消散了很多。

  果然,聚邪紋的產生,當真就是那個瘦小身影的女人給弄出來的,而媒介物,便是詛咒貓靈。貓其實是一種十分乖巧可愛的動物,素來都是我們的朋友。人類養寵物,一為狗,二為貓,可見其惹人喜愛之處。然而惡毒者,卻最擅長把善良淳和的東西,給扭曲成讓人害怕的存在,比如這“詛咒貓靈”,比如我們剛才在老槐樹下面遇見的藏陰地。

  吉普賽人是發源于印度北部的高加索人種,與猶太人一樣,是著名的流浪民族。

  然而與猶太人聰明的頭腦、單一的宗教不同的是,吉普賽人早先是以浪蕩而聞名(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叫做灑脫、熱情、奔放)。在不斷遷徙和流浪的過程中,吉普賽人逐漸發現了一些未知的規律,譬如塔羅牌,譬如詛咒貓靈……這些人聚集在一起,被稱之為占星師(Magician)。

  章董告訴我們,一直纏在他身上的那絲陰冷,消失不見了。

  我們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告知了章董,并把那只死去的黑貓拎給他看。這下他回憶起來了,說他見過這只貓,在病發的前一段時間里。當時這只貓在路邊的花壇上曬太陽,他手癢,摸了這貓一下。談及緣由,章董千恩萬謝,并讓我們明天早上,務必去一趟他的家中,幫忙布置一下家居風水,以防此類事情的再次發生。

我們點頭答應,吩咐旁人照看好他,轉身離開。

  秦立送我們返回酒店,而這黑貓的尸體,雜毛小道借來我的銅鏡照了幾遍,念經超度完畢后,一再吩咐秦立,要焚化干凈,妥善處理,不然后患無窮。秦立連連點頭,說曉得了,便提著貓身離去。

  我見他渾不在意,放心不下,追到門口又多說了幾句。

  要不是在香港一頭抹黑,我還真的不會讓秦立去處理。

  忙了一晚上,我的造型慘不忍睹,胳膊上的爪痕已經結痂,但是卻癢癢麻麻的,在長新肉,卻難受得緊,顧不了這么多,我徑直跑到浴室,美美地泡了一個熱水澡。出來時,發現雜毛小道正坐在沙發上研究手中的布條。那是一塊灰黑色的綢布,吸光,黯淡,針腳細密,看著質量上乘,也可想而知我當時力道之大。見我出來,雜毛小道問胳膊沒事吧?我揚起右手,轉了一圈,說外傷有金蠶蠱,里面的陰毒怨氣,一會睡覺之前打坐,念幾段“凈心咒”便是。

  我坐下來,接過他手中的布條,問有什么發現么?

  他點頭,說這布條不是普通的衣服布料,是手工紡制的,看看上面的暗紋,交疊纏繞,形似叉形閃電,似乎有些來歷呢。說不定,我們惹到了不該惹的東西了呢!他說著這話,眼中卻有著笑意,往旁邊的房間走去。我便知道這小子在滿嘴跑火車、放大炮,不理他,而是拿起了懷中的銅鏡子,仔細打量起來。

  雜毛小道在上面篆刻的是“破地獄咒”,但凡妖邪之物,都能夠被這鏡所鎮。

奈何這鏡靈本身是個野路子,雖有力量,輸出的功率卻并不大。若要加強這鏡子的威能,有兩條途徑:一是增加我和它的默契程度,完全的掌握;二則是讓這鏡子不斷地吞噬亡魂,壯大這鏡靈。

要面對現實,我只有努力把握這破鏡子才是。

  這時小妖朵朵從我的懷中蹦出來,對我一臉壞笑,說洗完澡了?我點頭,說咋了?她指著我的右臂,說她餓了,里面的怨氣,她正好可以吃。我擺手,說不行,還是吃香火吧,你屬狗的,要是又咬掉我一坨肉,我到時候找誰哭去?

她嘟著嘴,說我小氣,好是一陣胡攪蠻纏。

我無奈,想著這似乎是雙贏之事,便松口答應了,小妖朵朵一聲歡呼,立刻撲到了我的手上,張開嘴,就朝著傷口處吸去。

  她這一吸,附在傷口上的肥蟲子不樂意了,飛出來,吱吱叫,抗議。

  自從朵朵的靈體被妖化之后,便有了一些副作用,比如靈體有了重量,成為了實體,比如雖然依舊可以穿墻過戶,但是卻喪失了隱身的功能,要是不施展幻術,連最尋常的人,都可以看得見。

這一點,在小妖朵朵身上尤其的明顯。

我坐在沙發上,她則趴在扶手上,雙腳踩著我的腿,紅潤的小嘴輕輕吸著我所看不見的氣息,有柔軟的觸感傳來,讓我感覺怪怪的。

  好在肥蟲子在旁邊搗亂,氣氛才沒有這么尷尬。

  沒一會兒,我僵直的右臂漸漸地回暖過來,握緊拳頭,有充足的力量集中在上面,之前那種像得了風濕一般的寒冷陰濕,全都不見。小妖朵朵的側臉像電視劇里的妖精,嫵媚美麗,看著一臉認真吸食怨氣的這小東西,我心中有些暖:她雖然自誕生起,就一直給我找麻煩,時至如今,我最大的難題也是解決她和朵朵的分離,然而有時候,這小狐媚子,著實讓人恨不起來。

  她是妖,但也是我的一個伙伴——盡管很多時候,我不是這么認為。

  我心中不禁犯難,如果真找到麒麟胎,將小妖朵朵分離到上面后,我還要不要帶著她呢?

  正思索著,雜毛小道出現在我面前,臉上寫滿了鄙視。我不解,問他干嘛了,像個神經兒童一樣。他悲憤地指著我和小妖朵朵,嘴唇哆嗦,說小毒物,我本以為你是個正正經經的漢子,沒想到你居然這么畜牲?

  我順著雜毛小道的目光打量,果然,小妖朵朵趴在我身上吸氣的樣子,真的很曖昧。

  這哪里像是在幫我吸食手臂上的怨氣,簡直就是一對情侶在調情——如果將她放大一倍的話。

  雜毛小道一臉悲憤,又仿佛夾雜著羨慕嫉妒恨,猛然一指,轉身回房。

而我只有無力地辯解:“請聽我解釋……”

  ********

  第二天我們來到了章董位于九龍西的家中,這是一棟帶小花園的別墅,在寸金寸土地香港,算得上是富豪階級了。

  接待我們的是章董的二兒子章家田。香港是個現代和傳統并存的大都市,也有不少的風水師傅,章董的家宅一看也是有過布置的,但是簡單,太廣泛,沒有針對性,所以需要重新布置。風水二字,囊括了太多學問,我懂得不多,過來也只是給雜毛小道打打下手。

  雜毛小道在房子周圍和里面繞了幾周,觀察妥當后,用羅盤、梅花卦推算,然后將房間的家具稍微擺置妥當,并將我們采購的一應避邪之物,譬如桃木卦鏡、神像畫幡……分類布置,又在院中墻頭的八個方向,分別立柱子,用天罡三十六結繩法,捆好紅繩。

  忙活了一上午,雜毛小道又找來章家田,去附近的花草市場買來了竹蘭等風水之物,按方位放置妥當。

  章家田一直陪伴著我們,雜毛小道有意賣弄,便將青囊之術,娓娓道來,何為吉利,何為忌害,引經據典,將這小子侃得不斷點頭,佩服不已。到了中午的時候,整個“三合寅火納甲局”,便已然成型。

  我站在門口,看著這宅院中,觸目處都是莫名的和諧,內中又有一股淡淡的氣感。

  不得不說,雜毛小道果真是有兩把刷子。

  也許是他口中的那半部《金篆玉函》所學到的本事吧,話說回來,這半部書,還是虎皮貓大人所授。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問雜毛小道,虎皮貓大人自我們到港的頭一天晚上離開,就再也不見了,莫不是有些齷齪之人,誤把這扁毛畜牲當作肥母雞,給獵殺了,以滿足口腹之欲了吧?雜毛小道毫不擔心,說我們全部死了,這肥鳥兒都不會掛,丫命硬著呢。它離開,據說是去拜訪幾個老友了。

  這肥鳥的老友,是什么鳥人?

  我一想,就頭疼。

  章董是早上辦的出院手續,我們布完風水局,他也在旁邊,立刻讓他太太奉上一個大紅包,遞給雜毛小道。老蕭也不推托,安然收下。章家人留飯,我們卻不肯停留,十分堅決,只說來了香港數日,沒正經逛過,這邊事了,正好抽空去玩玩,見識一下明珠風情和繁華。

  說是如此,其實我們終究還是怕章董身上的艾滋病,傳染開來。

  肥蟲子不懼毒素,但是卻未必是百試百靈的萬金油。

  臨走時,章董遣開家人,偷偷問我們,說能不能夠幫他找出在背后算計他的那個人?如果能,他愿意出雙倍的酬金。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下,知道這老家伙終究還是放心不下身邊的人。想到那個會吉普賽占星術的女人,已然中了蠱毒,必然會上門來求我,我點點頭,說盡量吧,有消息會轉告他。

  離開章家,雜毛小道掏出那個大紅包,拆開,里面是20萬港幣的支票。

  這個是港島一流風水師兩倍的例錢。

  當然,這包括了我們幫忙給他破邪和布風水局這兩件事情的酬勞,不算多,也不算少,很公平的買賣。我和雜毛小道自然是對半分,看著這張支票,我心中感嘆,這個行當果然是“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而且還是無本買賣。雜毛小道拿著支票,高興得很,說今天晚上,我們去蘭桂坊去,風流快活一番。

  然而我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一接聽,晚上的行程又泡湯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